第65章 震慑全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如玉还真不是去看选魁,或者说主要不是看选魁。但现在碰个正着,躲是不可能躲了,只能光明正大表明来意。

然而百花谷弟子不但认出秦俊,而且还拒绝秦俊入谷,这事令白如玉措手不及。

他没有回头看秦俊的反应,脸上挂上微笑,说道:

“这位师姐,你们可能对秦兄有些误会。事实上,秦兄也是侠义之士,在落龙城附近还曾仗义为贵谷李仙子出手,斩杀欲对贵谷弟子行不轨之事的恶贼。”

“至于在河洛城秦家的事,只是被人夸大了,师姐可别听信谣言!”

“是否误会,我自有判断。李师姐的遭遇,我也听说了,不代表他就是侠义之辈,借机讨好李师姐也是可能的。白少侠若坚持和秦三公子同行,请恕我等招待不周了!”

那百花谷女弟子神色冷淡,不再看向三人。

林枫心里不忿,奶奶的自己被彻底无视,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江湖一流高手了的……好吧,这事没几个人知道。

秦俊就知道自己的名声不会好,上辈子他初报家仇后也是如此,事后经营多年,才慢慢获得侠名。当然,这是在他的杀手身份没公开的前提下。

江湖名声好,无论在外行走还是在家经营一亩三分地,都事半功倍,所以没有哪个江湖人怕出名的,除非身上摊着事。

经营江湖名声和地位首先需要有行动,让别人去宣传,而不是自夸。就像白如玉那小子,到处搞事闯名堂,然后让人去宣扬。

这时,秦俊神色如常,对百花谷的态度和周围之人的议论无动于衷。

辩驳没有意义,只会显得他心虚和不成熟。百花谷拒绝他们前往更好,借机先假装离开,夜里再潜入。

江湖从来不缺傻逼,有人见百花谷不待见秦俊,就想出风头了。

一个摇着折扇的青年自诩风度翩翩,故意从关卡前方走出,引起百花谷弟子注意,随后刷的一声收了折扇,用扇子指着秦俊说道:

“既然此子已入魔道,就当趁早除了以绝后患。我吴逸不才,今日为武林斩杀此獠!”

有人面露古怪之色,心想这白痴明显没听说过秦家三公子的实力,甚至没听说过秦俊的事迹,光见百花谷不待见对方,就急着跳出来露脸。要知道,当初在秦家亲眼目睹秦俊杀戮的宾客言之确凿,一至认为秦俊的剑道修为已臻一流。

也是,秦俊看着太年少,按常理达到二流水平顶天了。这吴逸有名号为银剑公子,名气不大,却也是晋升二流好些年了,就算不能斩杀秦俊于此,也能出一把风头。

现场的江湖人就喜欢看热闹,见有人挑事,更多人煽风点火,怂恿吴逸快出手。

吴逸面露得意之色,铮的一声拔出佩剑。剑倒是没毛病,看着挺锋利的青锋剑,就那银光闪闪的剑鞘显得很俗气,也不知有多少成色,合着他银剑公子的名头就这么来的。

“魔头,看剑!”

吴逸沉浸在大出风头的幻想中,兴奋地掠身出剑,直刺白马上的秦俊。

一群人叫好,起哄多于真心。

秦俊淡然看向对方,以他的剑道造诣,连招式都不需要用,看似随意的连鞘扫出长剑,直拍在吴逸持剑的右肩,将其拍飞出去。

听声音,骨头似乎碎了,青锋长剑横飞一旁。

叫好声嘎然而止,只余吴逸凄厉的惨叫。看他的样子,许多眼力好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这种伤就算养好了以后也会影响出剑的威力。

百花谷那冷艳女子眼神一凝,忍不住多看了秦俊一会。尽管听说了秦俊的剑术高明,真实表现仍令她惊讶。至少,对付吴逸她就做不到如秦俊般轻描淡写。

周围的江湖人更不必说,自忖换成自己对秦俊出手,后果也不会比吴逸好多少。

一时间,没有人再对秦俊指指点点。

林枫同样看得眼睛一亮,他得韩圣衣内功灌顶,功力直达江湖一流高手水准,这几日又对照《祭剑诀》琢磨,人剑同诀,内外兼修,眼界已非当初的菜鸟可比。

通过秦俊刚才的出手,他虽看不透奥妙,却也隐约看出了几分精妙。

那一扫看似简单随意,就如吴逸不知道躲避自己撞上去一样。实际上,那一扫自蕴含无数变化,就算吴逸有机会躲避,也避之不过。

林枫下意识地比划,代入秦俊的角色复盘刚才的瞬间交手,思考种种变化可能,不放过任何提升剑术的机会。

这一比划,他果然深有体会,心里欣喜之极。

却说秦俊一剑拍飞吴逸,就如拍飞一只苍蝇般,瞬间镇住了场面。白如玉见他已经出面,也退了回来,一副同进退的姿态。

百花谷那主事女子脸色更冷了。

不是每个弟子都如李竹音和莫雨馨那般好相处,有些弟子习惯了被江湖人众星捧月般奉承,她们可以不把江湖人放在眼里,却难以接受江湖人对她们漠视。

一个刚才还活泼可爱的少女同样脸色不愉,低声哼道:“再厉害又怎样,我们不欢迎,就是不欢迎!”

“就是,这种狠辣无情之辈,出手就废人手脚,修为再高我们也耻于为伍。几位仙子,不必为这种人坏了心情!”

有人看到机会,趁机出声讨好,自动忽略了吴逸刚才出手就要人性命的本意。

秦俊似不经意的扫了他一眼,那人本能的脖子一缩,眼神立即飘忽向别处,不敢多言。

秦俊说道:“既然百花谷不欢迎,我们便不打扰了,告辞!”

“且慢!”

一声大喝从后方传来,三人回头看去,只见一黄衫长须中年施展轻功身法正从镇子里奔掠而出。

刚压下惨呼的吴逸立即叫得更加凄厉。

秦俊便意识到,来人就算不是吴逸的长辈,也必定与其相熟识。这是典型的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了,在江湖上也算是常见现象。

果然,来人接近现场看到吴逸耷拉着右肩的惨状,勃然大怒,道:“好个贼子,下手如此狠毒,竟敢废我徒儿右臂,是存心废其剑道啊,给本座纳命来!”

话没说完,此人已拔剑挥出连绵剑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