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整齐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百花谷的高手实力超出秦俊的认知,强夺七彩玉藕事不可为。

他远离后山,慢慢潜行到山谷中部,一边回想前世所知关于百花谷的消息。

前世虽然成就先天之上,封王于杀手界,那毕竟是见不得光的身份。说到底,他还是“蜃”的半个打工人,连组织的许多秘密都不知道,更不可能天下事事皆知。

至少,他就不知道百花谷有宗师级以上的强者。

山谷中部是百花谷的核心区域,建筑物众多,亭台楼榭、假山流水,布局极有讲究。秦俊在这样的环境中潜行,如鱼得水,更难以被人发现。他看到更多人赶去后山,都说抓到了小偷,还要搜捕小偷的同党,却不知小偷的同党已经到了他们后方。

不多久,他又看到白如玉被捆绑着押解回来,带入一座大殿建筑,并有人传令搜查全谷。一时间,百花谷到处灯光大亮,裙衣飘飘,莺声燕语此起彼伏。

“好讨厌,人家刚睡着,啊……唔……”

秦俊听到熟悉的声音,真是巧了,是莫雨馨那小丫头,一副睡意正浓的样子。

一个没听过的声音跟着响起:“快打起精神,小心被贼人拍晕掳了去!”

待人走远,秦俊再次潜行,进入白如玉所在大殿后侧的另一座三层建筑,打算就此蛰伏,等待时机。

就在这时,大殿后门被人从里边拉开,走出来两名约四五十岁的妇人。这二人长发挽成云髻,气度雍容,观她们的穿着打扮,地位似乎不低。

只听走在前边的妇人边走边摇头说道:

“这白如玉我听说过,是临安府流云山庄的小公子,一个惹事精,江湖名声还算正面,想不到他会潜入百花谷偷盗七彩玉藕。那满口说辞,也不知有几句是真!”

另一妇人笑道:“先关押着吧,那田伯光在江湖上名声不显,却有不俗的飞刀绝技,对宗师境都能产生威胁,弟子们搜捕起来恐怕难度不小,希望他真如白如玉所说不会随便出手伤人。”

前方妇人冷哼道:“他既然敢这么,要是我有一个门人受伤,我就砍他一只手!”

“呵呵,这可跟师姐你竖立的江湖形象不符呀,万一伤的门人多了,他哪有那么多手让你砍?”

“有什么关系,大不了砍了给他接上,再继续砍!”

“好凶残哦,嘻嘻,难怪师姐你找不到男人!”

“要男人做什么,都七老八十了,老娘一个人不也过得舒心写意……咦,这话说得你好象有男人一样,难道你真找了相好?”

“啊?哈哈……虞师姐亲自去搜查,以她大宗师的实力,加上宁师妹相助,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那田伯光,你不必担心啦……”

两人沿着木楼梯一路上了三楼,完全没留意到楼梯下的阴影区有一块格外浓厚。

秦俊心里诧异,那走在前面的妇人正是百花谷的掌门胡月姬,也是李竹音的师父,年纪应该有六十多了,却保养得如四十几的风韵美妇一般,可见百花谷在这方面确有所长。

那走在后边的妇人则是刚才温泉那边出手的两大宗师之一,秦俊不认识。她所说的宁师妹应该就是另一位宗师,而虞师姐则是那位大宗师。

胡月姬竟然有三位宗师境以上的师姐妹,若她本人也是隐藏实力的宗师,百花谷的真正实力就太令人震惊了。可以肯定的是,它至少是超一流势力,甚至可能是先天之上的势力。难怪百花谷能在江湖上一直发展得稳稳当当,人家依靠的也不全是联姻,本身也非同小可。

秦俊的好奇心被勾起,很想再多听些百花谷的信息,尤其想知道她们为什么要隐藏实力。

楼梯底的浓重阴影晃动,随即秦俊出现在明处。楼梯和走道上都有用防风灯罩罩着的油灯,却没有人驻守,他倾听片刻,如壁虎般沿着楼梯往上游走。

蓦然他一顿,感觉头大无比。

外面有衣袂破空声传来,似乎是那大宗师虞师姐返回了。他这时不上不下,只要人一进来走上楼梯,就能看到他。

而此时在后山,搜查的重点向山下转移,温泉区寂静无声。

林枫再次从浅潭的植物丛下钻出头,仔细倾听一会,便离开浅潭往温泉摸去。

“机关已经被触发,还没有布置回去,暂时应该是安全的!”他看向池边的网兜想。

都到这里了,七彩玉藕就在手边,他不甘心空手而归,怎么也得摘一截尝尝味道。

林枫再次四顾观察一番,继续伏地滑向温泉池。眼看已经爬到池边的石头上,就要滑入水里,林枫突然一僵,只觉得后颈发凉……

“继续呀,做不到一万个,就不要起来了!”

宁师妹笑吟吟地看着温泉池边刚做完几个俯卧撑的林枫,手中长剑直指着他的后颈。

林枫脸色一垮,颓然趴地,苦笑道:“美女没必要这么狠吧?江湖艰苦,请多些谅解!”

“我要是不谅解,早一剑戳下去了!”女人冷笑:“你就是那田伯光?很会藏嘛!”

“误会!”

林枫翻身仰躺,用两根手指夹住咽喉上的剑锋试图移开,下一秒又被女人指回咽喉。

“在下大玄国祭剑门弟子林枫,是追杀千里独行采花大盗田伯光而来,误入此地,见有温泉,便欲做个热身运动后进去泡一会儿。若有冒犯,还请看在侠义同道上多多包涵!”

“还敢狡辩,你分明就是田伯光。既然是采花大盗,我先废了你那害人的玩意,再让你和同伙相聚!”宁师妹说完,脸色一寒,就挥剑削向林枫两腿之间。

“不要啊!”林枫惨叫,小宇宙爆发,在间不容发中翻身滚入池子。

“美女手下留情,在下真的是祭剑门弟子林枫,田伯光另有其人啊,不要错杀无辜!”

林枫趴在池边举起双手,语速极快,继续说道:“要尽快找到那田伯光才是,不然恐怕有女子会遭其祸害啊!”

宁师妹脸色一变:“还真另有一个田伯光?”

“千真万确,在下以师尊的性命发誓,若有半句虚言,我师尊不得好死!”

“……你还真是个好徒弟!”

宁师妹手腕一抖,以剑脊拍在林枫颈侧。林枫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