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70章 先天势力玄女宗

我的书架

第70章 先天势力玄女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说田伯光是采花大盗,宁师妹不敢怠慢了,拎起林枫转身掠向山下。

百花谷女子个个貌美如花,即使上了年纪也风韵犹存,若被一个采花大盗潜伏在谷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大殿后侧的建筑里,秦俊进退两难,都来不及了。

但他马上松了一口气,那虞师姐竟然直接在建筑外凌空掠上三楼,从窗户入了屋,两人避免了一次尴尬的邂逅。

他稳住心态,继续往上游动,来到三楼走道。

只听一房子里传出胡月姬的声音道:“那田伯光竟然如此了得,躲过了虞师姐的感知?”

虞师姐说道:“百花谷范围太大,大深夜时分藏个人不好找。而且如果我猜测没错,这个田伯光掌握了高明的潜匿技巧。且让谷中弟子先保持声势震慑,天明再作拉网式搜查,必定让他插翅难飞!”

“宁师妹呢,还在后山守着七彩玉藕吗?”另一个师妹说。

“嗯,试试能否钓出那毛贼。”

虞师姐说完,继续道:“本想看完这一界选魁再返回主宗,如今七彩玉藕的消息明显泄露了出去,接下来江湖人汇聚,容易节外生枝,我想必须提前带七彩玉藕回去了。”

“啊,要回去了吗?”那宗师境师妹语气不舍地说。

“嗯,我玄女宗圣女即将入江湖历练,宗主需要各种灵药助其突破先天屏障。为了避免意外,天亮后我就带七彩玉藕离开。聂师妹你也尽快返回冰清阁,带上冰蟾玉涎,宁师妹返回素心门带上九叶天心草,我们在主宗再聚!”

“好吧,苗师姐也会去主宗吗?”聂师妹问。

“会去,玉净斋的元磁净水也是炼丹辅药……”

正说到这里,宁师妹拎着白如玉从窗外掠入,急声道:“师姐,另外抓到一个小贼,但他不是田伯光。”

三个女人一起看向白如玉,异口同声道:“是谁?”

“他自称是祭剑门弟子林枫,为了追杀田伯光误入百花谷。”

胡月姬脸色不好看,道:“岂有此理,我百花谷是破筛子不成?蓄意潜入就罢了,还能误入?”

宁师妹急道:“胡师姐,这点容后再查不迟,重点是据这小贼所言,那田伯光外号千里独行,是个采花大盗。若其言不虚,必须尽快把他找出来才行啊。”

“此言当真?”三个女人脸色大变。

嗖的一声,胡月姬率先穿窗而出,急匆匆回大殿找白如玉确认。虞师姐、聂师妹、宁师妹相视一眼,也提着林枫跃出窗外,赶去大殿。

百花谷鸡飞狗跳,所有弟子被要求集合。若不是那大宗师虞师姐赶去温泉旁亲自守护,现在倒是个盗取七彩玉藕的好机会。

秦俊趁机潜入四个女人刚离开的房间,里边有桌椅蒲团,却没有床榻,看样子是个私人待客的场所。

他心里仍震惊于刚才听到的信息。百花谷、玉净斋、素心门、冰清阁,这四个江湖闻名的一流女子门派,竟然都是神秘先天势力玄女宗的分支。

这玄女宗他也只闻其名,没想到连圣女入江湖历练都需要先天境修为,可见其综合实力之强大。

“前世李竹音离开百花谷后创立天音阁,一帆风顺,该不会也是获得玄女宗的暗中支持吧?”秦俊心里若有所思。

前面大殿里,林枫已被拍醒,和白如玉大眼对小眼。一个眼神里说兄弟你也来了,另一个说是啊好巧……

随着越来越多弟子汇聚到大殿里,很快超过百人。满大殿的美女,个个姿色不凡。

莫雨馨认出两人,惊讶问:

“啊,林公子、白公子,你们怎么在这里?”

李竹音也面露异色,合着今晚折腾得百花谷鸡犬不宁的,就是这两个家伙?

“原来是你们,果然不是好人,幸好今天蓝钰师姐拒绝你们。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敢偷偷潜入!”另一名少女也认出林枫和白如玉,瞪大眼睛惊道。

她正是白天在马头镇外关卡上的女弟子之一。

胡月姬闻言,向她示意,道:“怎么回事?”

少女行了个弟子礼,说道:“师伯,今天这两人和那小魔头秦俊意图前来我们百花谷,被蓝钰师姐拒绝了,那秦俊还一招废了银剑公子吴逸的右肩。后来啊,那吴逸的师父出手,居然也被那小魔头一剑击败呢!”

宁师妹心里一动,不怀好意地扫视林枫和白如玉,道:“千里独行采花大盗田伯光?呵呵,你们的另一个同伙就是秦俊吧,居然满口谎言欺骗我们!”

林枫和白如玉相视一眼,白如玉点头林枫摇头。发现双方不同步,连忙改变动作,结果又成了林枫点头白如玉摇头。

李竹音忍不住扶了扶额头,莫雨馨连连翻白眼。

胡月姬额头上浮现青筋,怒道:“还试图掩饰?秦俊在淮水之上助竹音击杀那穆笙,据说用的就是飞刀绝技。今晚你们之中便有人使用飞刀发出攻击意图救援白如玉,他不是秦俊是谁?”

林、白二人再次相视一眼,颓然低头,算是默认了。

李竹音暗叹一声,以内功加持声音远远传出去,道:“秦三公子,出来吧。如果其中有所误会,还请当面说清,看在上次相助之谊上,竹音希望不要把事情弄僵!”

寂静中过了片刻,秦俊面带无奈从大殿正门走入。

这下,是真的整齐了。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秦俊身上。

“果然是你这个小魔头!”

蓝钰冷着脸看向秦俊,随后对胡月姬行礼道:“师伯,这三人偷偷潜入我派意图不轨,性质极度恶劣,必须杀了以儆效尤!”

胡月姬脸色冰冷,目光落在大殿中央的三人身上,似乎真的不打算轻饶。

李竹音站出来,道:“师父,三位公子曾有恩于徒儿,还请师父先容他们解释一二,再作定夺!”

胡月姬哼了一声,道:“看在竹音的份上,本座给你们解释的机会。说吧,你们是如何潜入谷中?又从休息得知七彩玉藕的消息?除了盗取灵药,你们还有什么企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