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先天之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荒野上,虞师姐的长剑被打飞。一名留着黑长胡子的灰色长衫老者手拿短矛,锋利的矛尖指在虞师姐的咽喉前,逼问她的同伙。

虞师姐淡定地说:“阁下误会了,老身只是路过此地,并非追杀阁下之人,却遭到阁下突然出手。不知阁下所说,又是何方势力?”

老者明显不信,说道:“天下又哪有如此多巧合,让你刚好在此时此地路过?不必狡辩,老夫并非一定需要你的答案,你不说一样会死。说了,老夫给你一个痛快!”

虞师姐叹息一声,道:“阁下真的误会了,老身是玄女宗之人,深夜路过此地,只是为了去前面山里见一位隐居的故人,确实与追杀阁下的势力无关。”

老者也叹息,道:“还是不肯说么?无所谓了。不管是不是,既然看到了老夫的行踪,你除了死别无选择!”

他手腕微动,矛尖便刺透了虞师姐的咽喉。

秦俊伏在灌木与野草之间,他仍然是一身白衣,稍有异动便会让人察觉。

听到虞师姐闷哼倒地和鲜血喷射的声音,他无动于衷。江湖便是如此,即便是大宗师,在先天强者面前也是命如草芥。

唯一可惜的是,那虞师姐此来不知是否随身携带七彩玉藕。如果没带,他回头还可以去船上寻找。若带了来,落到一位先天手里,他更没有希望虎口夺食了。

就在这时,那老者翻动虞师姐的随身物品后,发出一声轻咦,低声自言自语道:

“竟然是七彩玉藕?看来真的不是黑血之人……看来老夫命不该绝,正好用这七彩玉藕疗伤!”

秦俊心里暗叹,七彩玉藕果然被虞师姐随身带来了。

那人对于自己错杀一位大宗师的事绝口不提,只惊喜于获得七彩玉藕,显然也是个冷血无情之辈。

而对方提到的黑血,应该是某个先天之上的势力组织,但秦俊从未听说过。

先天之上的势力都很神秘,不达到那个层次,根本没资格知道。就算达到先天之上,不进入某些圈子也难以获知那些存在。

就如先天之上的后三境洞虚、渡劫、破虚,对于后天境界而言就是传说的存在,难道没人达到吗?

肯定有,只是不到那层次,就算人家在你身边生活几十年,你也不会知道。

秦俊前世是死得太突然了,刚封王杀手便莫名其妙的殒命,要不然他应该就能进入“蜃”的核心,并接触到一个重叠却又超然于常规世界的更高层次世界,获悉更多强者和势力的信息。

封王杀手通常称为“杀王”,有专享的称号,在杀手界就是很超然的存在,很少会再出手。但秦俊猜测,这只是“蜃”在明面上的终极力量,实际上达到杀王层次后应该会慢慢过度进入另一个群体,那或许是脱离了杀手概念的另一个系统,是组织真正的核心阶层。

秦俊蛰伏不动,约五六十米外传来那老者剧烈的咳嗽声,他听出那种声音是肺部受到重伤未愈的表现,而不是对方意图引诱暗中可能潜伏之人。

突然,强烈的尖啸声从左侧传来,那是北边,有强者在超高速掠近,身体破开空气阻力造成的动静,还有其不加掩饰地引起的天地元气动荡。

又一个先天!

“乔元宵,你逃不掉了,交出碧玉刀,可以留你一条狗命!”

来人一身黑衣,声音阴柔,却是男声,因其高速接近而显得飘忽不定。

老者压根不相信这种骗小孩子的鬼话,而且他也不可能交出东西。

咻……

长剑在黑夜中爆发璀璨的光,如流星坠地,极速向他刺来。

剑当然不能发光,那是来人的剑意和剑势给老者造成的错觉。

敌人来得太快,出手也太快,他来不及服食七彩玉藕了,这时抵挡慢一秒、多一丝分神,都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冷哼一声,以短矛正面截击长剑。那短矛明明只有一米二长,戳出去时给人感觉却如通天彻地,无限粗长。

先天战斗,还没发生碰撞,天地元气已激荡,以二人为中心,直往四周扩散。

矛尖和剑尖相抵,仿佛时间停滞了。

下一秒,只听一声轰鸣震耳欲聋,剑尖与矛尖相撞,真实爆发出一团耀目的火光。

地面的野草与灌木被炸飞、绞成齑粉,碎石混合泥土激射,气浪席卷,清空周围二三十米。那虞师姐的尸体也如破布般被卷飞,远远落向战场边缘。

乔元宵脸色一白,又是瞬间通红。他寸步不让,缩手猛地挥动短矛,似在空中画了个圆,再次刺向仍滞空的黑衣男人。

顿时,如有漫天长矛合一,威力与气势无限攀升,仿佛能把天都捅出个窟窿。

直面长矛的黑衣男人脸色凝重,他很清楚对手已经身受重伤,竟然还能爆发如此可怕的战斗力。显然,对方已经榨取所有潜能,要拼个鱼死网破。

黑衣男人没有硬拼,他一挥左掌,引动天地元气翻涌,借力倒飞避其锋芒。但他稍退即进,长剑指天画地,仿佛卷下一片天幕,无数星辰坠落,汇聚成剑斩向老者。

剑矛未近,天地元气已激烈碰撞,引发一连串气爆。

又是一声巨响,两人一触即分,交战的余波肆虐,直卷到秦俊藏身之地前一米,将他弄了个灰头土脸。但他一动未动,连观看战斗都不敢。

先天强者的感知超级敏锐,只要他有一丝窥视,对方立即就能产生感应。

战斗仍然在继续,老者的伤势在加重,似乎更加不方便移动了。他扎根原地,短矛出神入化,如贯通天地,不断扎出,硬是将对手挡在十数米外不能近身。

但他也需要付出全部心神和力量,用尽每一秒反应,才能应对黑衣男人的连绵进攻。他想分心吞服七彩玉藕,其实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这时竟然也难以实现。

这样僵持不下的战斗,对老者非常不利。敌人比他年轻,状态完好,就算实力稍逊他一筹,只要保持如今这种高强度的攻击,就完全有能力拖垮他。

而黑衣男人显然也明白这点,所以出剑连绵不断,完全不给乔元宵丝毫缓气的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