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77章 明月照山林

我的书架

第77章 明月照山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晚,赵崇宵命人做了丰盛的家宴,为陆元霜接风洗尘。

席间,武仙儿和陆元霜有说有笑,很快便姐妹相称,和睦如亲姐妹。只有从她们的眼神中,才看到浓重的火药味。

饭后花园赏月,直到夜深,赵崇宵急不可耐地来到华凝院,却在陆元霜门外吃了闭门羹。

……

一线天后,距离不到十里的荒山野岭之间,有一座人迹罕至的小山谷。

山谷里有简单的小茅庐,有新开辟的两块菜地,生活用具多是木头削制,崭新而精致。

明月高挂,山谷中皎白如雪。

一个倩影在茅庐前舞剑,月光下她白发及腰,长裙飘飘,如广寒仙子。

剑是木剑,经过多日苦练,达到剑气如霜境界的林明月对剑气的掌握已是如火纯青,剑仙子的剑法传承,也令她对细微之处的把握愈发到位,以剑气削制木剑和一些生活用具轻而易举。

林明月心无旁骛,全身心沉浸在剑法之中。山谷边缘,秦俊静观片刻,不由动容。

那两块新开辟的菜地里,竟然有作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他明白,林明月明悟剑意了。她的剑法融入环境与四时变化,招无定式,势融天地。如今,正是在那一丝剑意的影响下,那片区域的四时变化被加快了,催化了植物的生长。

这是何等逆天的天赋,短短时日,便由对武功一窍不通的弱女子提升到明悟剑意的境界。或许不用多久,她就能剑意大成,引天地元气灌体一举踏入先天之境。

即便如今,单就剑法一道的境界上,林明月已经走到了秦俊的前面。

继续观看片刻,秦俊忍不住技痒,拔剑掠身向林明月刺去。

很不对劲,明明在左侧的小树怎么拦在了面前,林明月也不在他出剑的方向上,他下意识的要改变招式。

幻境么?

秦俊坚定地刺出去,结果确实没刺到人,而林明月的木剑却吞吐着剑气向他脖子削来。

秦俊心里一动,干脆闭上眼睛,凭听力和感知出剑。

然而,他受到的干扰更强烈了,连风向都变了,甚至他明明闭目却看到了刺眼的剑光。他听到有山石滚动而来,置之不理时却直接被山石撞飞,一口鲜血逆涌上喉。

秦俊惊骇,不敢再轻敌,连忙施展人王剑诀。剑光席卷如长河,护着他盘旋而上,以轻功退出林明月的攻击范围。

她的剑法太玄妙了,除非以力破巧,仗着功力深厚覆盖式攻击,否则正面交手他已经不是林明月的对手。即便如此,在耗光对方的心神之前,要击败她也不容易。

“你来做什么?”

林明月收剑,目光平静地注视秦俊。

秦俊平复体内真气,微笑道:“今日刚回,来看看你。其实,你没必要离开别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多有不便。”

林明月说道:“在这里,我的剑法进步更快!”

“看得出来!”秦俊沉默一下,又说道:“还缺什么,我吩咐人送来!”

“不必了,请回吧,地方简陋,不便招待!”

“那……这些银票你拿着。有什么需要,随时回来找我或者姑父!”

林明月没有拒绝,接过数额三千两的银票,转身自进了茅屋。

秦俊站在原地默然良久,脑海里反复重演林明月的剑法和刚才交手的过程,似有所得却又不甚明了。直至夜深,圆月西沉照不到此地,他才离开山谷返回别苑。

三更时分,秦俊回到自己那栋阁楼,刚推开门,他便意识到房里有人。

这是一种特殊的感应,根本不需要征兆。

不等他有所反应,房里之人突然吹燃火折子,点亮油灯,似乎早已准备好火折子就等着这个时间。

看到幽影那银面具,秦俊念头一动收起了夹在指缝的无形飞刀。

“没有人告诉过你,这种擅自进入别人房间的行为很作死吗?”

秦俊进门,顺手关上房门,对幽影说道。

“这是职业习惯,如果你介意,可以提意见,下次我还会这么做的!”

幽影声音沙哑,似乎很久没睡过好觉很上火一样。

秦俊打量对方,嘴上说道:“你这次来,有我的转正任务了吗?”

幽影摆摆手,道:“还没有合适的任务给你转正,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

“上次见习任务时刺杀的临安太守竟然是神秘情报组织蓝鸢楼的成员,麻烦很大,我的处境很危险。目前,组织还愿意保我,但对方也一直在寻找我的身份和下落。如果有一天我意外消失了,应该就是已经被他们清理。”

“告诉你这个消息,不是要你将来给我报仇,是让你小心,千万不要暴露与此事有关。”

秦俊盯着他看了片刻,道:“你来这里,就不怕把我们两个都暴露了?”

幽影傲然仰头:“那不能,我这个形象就算让他们看到,也无法和身份挂钩。……话说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我来过许多次了。”

“出去游历。以后未经过我同意,不许擅自进入我的房间,否则你会死!”

秦俊如此说,却没告诉他如果刚才点灯慢上一秒,他已经死了。

不过他也承认,这家伙的潜行技巧也是挺高明的,连水中天都没发现他来过许多次。

幽影这段时间估计压力不小,此刻无形中变得话多了。他顾左右而言,道:

“附近区域这些天多了不少委托,经我们自己的情报人员查核,怀疑是蓝鸢楼派人搞鬼,打算用任务引我主动出现。所以,这段时期我不会再接任务。不过你的转正不受影响,有合适任务时我会通知你。”

秦俊若有所思,道:“如果转正任务也是蓝鸢楼的饵呢?”

“有什么关系么?只要发现接任务的不是我,他们应该不会对你下死手,最多就是让你任务失败罢了,大不了多做几次。总不能怀疑对方在搞鬼,我们就不做生意了吧?”

秦俊无言了,你特么说得好有道理,反正多做几次的又不是你。

幽影可能真的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而他又认为秦俊是个不错的说话对象,接下来居然指点了秦俊一些任务技巧,才潜行离开。

在此过程,秦俊也是做出虚心受教的样子。

如此一来,他以后完成任务太过出色,也能有合适的理由了。

次日上午,秦妙婵亲手做了丰盛的早餐,试图改善和侄儿的关系。她和女儿水安安都进行了精心打扮,在共用早餐时提议一家人去郊游。

看到水安安期盼的眼神,秦俊微笑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