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78章 流云斩姜使

我的书架

第78章 流云斩姜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眼间,秦俊在家过了半个月。

根据前世所知,他对所有产业进行了一次调整,以应对未来变化。

起码,他很清楚国战不远了。战争一起,会对赵国的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准备充分的能发战争财,反应不及的会关门大吉。

许多管事的对他的决定表示不理解,秦俊却没有多解释,只吩咐他们执行。

赵国和南边的姜国一直有摩擦,边境军队时不时爆发小型交战。

前世,是大约距今四个月后,白如玉那货会截杀姜国主和派的使者,导致两国大战全面爆发。之后,赵国内部也出现动荡,皇位更迭,好戏连场。

秦俊不知道这一世那小子还会不会再惹出这个大麻烦,就算不杀使者,根据他的判断两国也和不起来,战争早晚还会降临。

就在秦俊猜测这些时,却不知因为虞师姐提前带七彩玉藕返回玄女宗出意外,以及他带走了那柄碧玉刀,导致部分先天层面的势力在赵国南部和姜国边境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有些事已经不一样。

受一些影响波及,姜国的主和派终于说服皇帝,提前向赵国派出了使者。

这些天,流云公子白如玉的名声在临安府和周边一带愈发响亮,他配合流云山庄追查杀手幽影的下落,更是得到了蓝鸢楼的支持,上窜下跳,非常活跃。

事实上江湖人来人往,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要找到幽影的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连蓝鸢楼这种神秘情报组织都抓瞎,更何况白如玉,也只是无头苍蝇般到处碰运气而已。

蓝鸢楼确实在周围几个府域撒了不少饵,想钓出幽影。

正午,白如玉带着两名流云山庄的家丁从临安府东面一处“钓鱼”点返回府城,途经白马县,三人进入城中一座酒楼歇息。

酒楼有二层,大厅呈中空的复式格局。

正是午餐时刻,酒楼里坐了九成满,显得颇为热闹。半老徐娘的老板娘风韵犹存,扭着腰肢,步姿风骚的亲自招呼,不管熟人生人她都能说上几句话,也是这座酒楼生意兴隆的重要原因。

白如玉三人进来时,正好一楼大厅中部有客人离席,三人便顺势坐下,等小二上来收拾。正等待间,二楼回廊传出一声惊呼,引得所有人纷纷望去。

三人位置正好在大厅中空区域,抬头看上去时,只见护栏边一桌有个形象粗犷的大汉刚把手从老板娘的屁股上拿开,若无其事的哈哈大笑。

周围食客中,有熟客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准备看热闹。

这是一张大桌,坐了七个男人,个个带刀形象彪悍。换成普通店家,或许笑闹几句,此事就过去了。不曾想那老板娘也是个彪悍的主,笑眯眯的靠近那下手的大汉,道:

“客人,不知这菜味道如何,可还合口?”

“哈哈,味道不错,尤其是这豆腐,又软又嫩,我最喜欢吃了!”

那大汉抬起咸猪手,在面前握手搓指,回味手感,眼神还猥琐的看向老板娘的臀部。

老板娘面不改色,咯咯娇笑着端起刚送上来的一盆热汤:“那客人再尝尝这道生滚猪脸汤味道如何?”

话没说完,她已把汤盆扣在大汉脸上,烫得那大汉猛地跳起,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这一幕,让同桌另外六人都惊呆了。在他们的思想上,这种调戏风骚老板娘的行为就跟开个玩笑一样平常,所以对老板娘的这种反应措手不及。

其他对这座酒楼不熟的客人也目瞪口呆。

唯有那些熟客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有人说道:“春十三娘果然一如既往的彪悍,这些不知哪里来的蛮子,也不打听清楚就敢对她动爪子,活该!”

还有人说道:“哈哈,如愿以偿看得好戏,不过就是差点劲,换成十年前,这只爪子非得被砍下来不可!”

直到这时,被烫大汉的六个同伴才纷纷反应过来。

他们只是想不到一个开门做生意的,居然敢对客人下这种狠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时一个个怒骂着拔刀出鞘,围住老板娘。

这下就如捅了马蜂窝,一楼柜台后的掌柜竟然从柜子下抄出三柄长刀,自己拿一柄,另两柄扔给两个小二伙计,食客中的熟人也纷纷抄家伙,二十多人反围向二楼这一桌子。

白如玉看得眼睛都直了,心里直呼卧槽,感觉自己是不是进的一家黑店。

他手下一名家丁嘿嘿笑道:“少爷您是不知道,这位春十三娘年轻时也是个混江湖的,是个小有名气的美人,却心狠手辣,据说连续三任男人都因为出去偷腥被她割了命根子,其中两人惨死,一人不知所踪。十多年前,才在这里开起了酒楼。”

说话间,处于包围中的春十三娘一撩裙摆,从小腿上拔出两柄鸳鸯短刀,脸色冰冷地喝道:“不想死就收起家伙,否则老娘把你们剁了做人血馒头!”

那被烫伤的大汉短短时间里整张脸就已变得如红烧猪脸,连眼睛都睁不开,听到声音,急怒攻心不管不顾地拔刀劈去,嘴上骂道:“贱人,给老子去死!”

“铛……”

春十三娘以短刀格开长刀,凌空翻身从此人头顶越过,脱出包围圈落向一楼。

另六名大汉似有顾忌,眼睁睁怒目看着这一切,和包围过来的二十几人对峙。

二楼一个雅间有人开门探头出来张望,又匆匆缩回去。下一刻,鱼贯出来三名中、老年人,为首中年喝道:“何事争执斗殴?”

掌柜一看,见是和这一桌七人前后脚进店来的,心里一动猜到他们是一伙,当即怒道:“此人公然调戏妇女,竟然还欲行凶杀人,须驱逐出城去,以免再生事端!”

那中年自然地看向几名大汉,这七人都是他带来的护卫,留在外面用餐,不想却惹出如此事端。

一大汉说道:“大人,牛二只是开个玩笑,却被这娘们一盆滚汤扣在脸上,把脸给烫坏了!”

“既然是玩笑,你们的作为过了!”中年人沉下脸,看向掌柜,身上散发上位者的威严。

“嚯?还是位大人呐!敢问这位大人,惹有男人把手抓向尊夫人的屁股,大人可认为那是开玩笑么?”掌柜冷笑,根本不憈对方所谓“大人”的身份。

“大人”的脸色僵住,眼里一闪而过煞气。

“萧雄!”

一楼大厅突然有人惊喜大叫。

那中年“大人”一愣,看向下方的白如玉,说道:“这位少侠认错人了吧?本官梁万鑫,是姜国派来的使者,前往赵国京都和贵国皇帝谈事情!”

白如玉一跃而上,落在二楼,仿佛色狼见到绝色美女,两眼发光盯着姜国使者,道:

“你若不是萧雄,又怎么知道本公子喊的是你?”

“可能本官确实长得和某人相似,少侠不是第一个错将本官认为那萧雄之人!”

“梁万鑫”淡定微笑,捋着胡子回应。

“哈哈,别否认了,你就是萧雄,十二年前江州府薛家灭门的元凶,以为留了胡子就没人认得么?你就处化成灰本公子也认得出来。”

白如玉满脸兴奋,拔出长剑指着姜国使者,继续道:

“难怪你销声匿迹了,原来隐姓埋名跑去姜国改头换面当官啦!哈哈,本公子今日要斩你,以祭薛家四十七口冤魂在天之灵!”

这家伙为了闯名声,曾默记下许多被官府海捕的通缉犯,而且他对那些被通缉的画像似乎特别敏感,即便目标做了改变,他依然笃定自己不会认错人。

这一点,他已经用实际成果多次验证过,那透露百花谷后山秘密的江洋大盗也是被他这么认出来的。

他对追杀这些通缉犯有种特别的执着劲,也很上头。

或者说,他对于能扬名的事很上头,要不然也不会惹出宣府覃太守那摊事。这时,他就根本不顾对方如今的身份和杀掉对方的后果,直接展开流云剑法发起攻击。

姜国使者眼里闪动冷芒,边退边喝道:“混账,胆敢指鹿为马攻击一国特使,你想掀起两国战争吗?拿下他!”

包括那脸被烫伤、越来越肿的大汉在内,七名护卫纷纷挥刀出击。

这些护卫的实力没有一个低于江湖二流水准,单打独斗或许不是白如玉的对手,但联手起来,白如玉顿时就疲于应付,险象环生。他手下的两名家丁见状,拔剑冲了上去。

那掌柜大喊:“原来是萧雄那厮,他可是个通缉犯啊,搞他,回头去官府领赏!”

原本就包围这个区域的一群人呐喊一声响应,一哄而上。他们的实力参差不齐,有的二流,有的三流,有的甚至不入流,却个个悍不畏死。

姜国使者脸上变色,拔出佩剑应对。

他一出手,众人都忌惮了。这家伙赫然拥有一流实力,凭在场这些人恐怕还拿不下。

而且,他身边的那个老者和另一个中年人虽然皱眉,却不见慌乱,退避得极有章法,显然也有不俗的武功在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