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79章 林枫走大玄

我的书架

第79章 林枫走大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通缉犯啊!”

酒楼里混乱不堪,正常进食的客人胆小的被吓得赶紧逃出店去,胆大的远远躲在角落围观,还有些江湖人跃跃欲试,想加入战团。

那姜国使者虽然实力超群,却不敢在这里下杀手把人杀死,打得憋屈而愤怒。

他确实就是萧雄,但他认为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自身变化巨大,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没有人能奈他何。

然而,意外总在不经意间发生。

混战中,又一雅间的门开了,一个风采飘逸的白衣中年男人走出,旁若无人地从战场中穿过。在他经过时,每一个人都不自觉的让开,而他们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反应。

当他从楼梯走下一楼时,萧雄突然发觉自己身边的空气变得如浆糊般极度粘稠,几乎让他难以动作。恰在这时,白如玉一剑削向他的脖子,他竟然费尽全力也难以举剑格挡或退避。

噗……

血柱冲天,萧雄身首异处。

白如玉愣住了,这家伙怎么放弃反抗了?

“小子,薛某替四十七位族人向你表示感谢,这颗人头送你了。另外薛某在雅间给你留了一枚丹药,可助你增长二十年功力,一举踏入江湖一流水平,别忘了去拿!”

这段声音直接传入白如玉耳中,他豁然转身看向一楼,只见那白衣中年已走出酒楼,眨眼间没了踪影。

萧雄一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混战突然停顿。

寂静中过了几秒,姜国一方的老者脸色大变,喝道:“冲出去!”

他身边的中年男人率先撞破窗户掠向下方街道,老者紧随其后,连萧雄的尸体都不管了。剩下护卫拖着那脸被烫伤的大汉冲向楼梯,令他们不解的是,刚刚还打死打生的敌人竟然都让开了路,给他们顺利冲出酒楼而去。

白如玉心里惦记丹药,哪里还管这些人的去留?闪身冲入那白衣中年刚出来的雅间,便见桌子上果然摆着一只比拇指略大的玉瓶。他心里大喜,出手如电,将玉瓶抢到手中收好,这才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

见似乎所有人都在向自己看来,白如玉干咳一声,道:“在下流云山庄白如玉,感谢各位仗义相助。萧雄已授首,今日损坏的东西,都算在白某账上!”

老板娘咯咯娇笑,摇曳着腰肢走上来,道:“些许物件不值什么钱,白公子无需如此,以后多来光顾小店,照顾一二生意即可!”

其余人纷纷抱拳,

有人说:“今日能和流云公子并肩剿杀凶徒,某何其荣幸!”

又有人说:“流云公子果然侠义心肠,连十几年前的灭门元凶都不放弃追查,我等佩服!”

……

作为特使的萧雄都死了,这次出使任务自然没办法继续,姜国其余人等怒气冲冲,快马加鞭返程。

秦俊做梦也想不到这一世的杀使事件不但仍然发生了,而且提前了四个月。

在家的这半个月以来,幽影没有再来找过他,倒是林枫今天突然登门了。

其实在秦俊回来后的第二日,林枫就得到消息了。他在家陪父母和小妹,同时专心修炼祭剑诀,直到今天才决定动身去大玄国祭剑门,并在离开之前来见秦俊,希望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秦家能照应一下他的家人。

“你真是祭剑门的弟子?”秦俊眼神狐疑的盯着林枫。

他当初已经有所猜测,韩圣衣应该是和峒山尊者两败俱伤后不治,匆忙收林枫为徒,并以内功灌顶之法将一身功力传承给了他。不过,这个只是他的猜测。

林枫露出无奈之色,道:“秦兄,小弟当初安葬师尊遗体,你可是亲眼看见的!”

秦俊面带思索,道:“你确定不是趁人之危以吸星大法吸了他的功力?”

林枫瞪大了眼睛:“秦兄,再怎么说咱俩相识多年,小弟是那种人吗?吸星大法也只是小弟编故事瞎说的,要真有那种功法,我怎么可能才这点修为?”

“可你一夜之间从三流水平突飞猛进到一流!”

林枫抓狂:“我都说了,是我师尊以灌顶之法将一身功力传给了我!”

秦俊神情认真地说:“我还是觉得,你修炼了吸星大法。给我老实交出功法来!”

说完,他拔剑挥出,直接就是人王剑诀。

林枫大惊,匆忙出剑,却发现对方的剑招虽然玄妙,却没有杀气。他心里一动,极力施展这段时间所学抵御。

两人从大厅打到前院,动静越来越大。林枫从一开始的生涩,渐渐有了感觉,在压力下终于能将一身功力发挥出七成威力,剑法也越来越娴熟……

午后,林枫上路,在别苑门口对秦俊抱拳道:“秦兄,小弟的家人便拜托了!”

秦俊摆摆手,道:“我会吩咐那些管事照应一二,本身却是没时间帮你天天盯着的!”

“如此足矣,后会有期!”

……

五天又是一晃而过,白如玉杀姜国来使的消息终于传到秦俊耳中,他硬是愣了半天。

同样是这天,赵国密探的飞鸽传书抵达京城。

姜国因为使者被杀之事,朝廷上下大为震怒,主战派一举占据上风,决定开启国战。

京城,赵崇宵策马直奔皇宫,在宫门处与一三十余岁的高大男子相遇。

“原来是皇兄!这次姜国厉兵秣马欲与我国一战,不知皇兄可有高见呈与父皇?”

赵崇宵面对太子象征性地抱拳拜了拜,连马都不下。

太子赵崇昊眼神深邃的注视赵崇宵片刻,突然笑道:

“高见谈不上,但凡父皇有所差遣,本宫赴汤蹈火,竭尽全力为父皇分忧。倒是二弟你,听说你从外面带了个女子回府欲纳为妃,却三番五次被人拒在门外,不知可真有此事?”

赵崇宵眼神一沉,道:“你在我府中安排了探子?”

“哈哈,这件事都快传遍京城了,为兄还需要探子?”赵崇昊眼里尽是嘲讽之色地说。

赵崇宵的脸色阴晴不定,目光牢牢盯着太子的眼睛。

如果这件事真的已经传遍京城,他没理由收不到消息。对方这么说,分明是告诉他这件事很快就要传遍京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