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饵被吃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俊在路边吃完一碗面,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得出一个猜测:

这次刺杀叶家二老爷的雇主,应该就是放出其抢得千年老参消息的人,也就是在抢夺中死了人的一方。

至于为什么雇了杀手还要放出这种消息,无非是为了摆脱其雇凶的嫌疑,让叶家以为是江湖高手眼红千年老参而杀人。

由此可见,雇主的势力不如叶家甚多,连叶家的猜疑都不敢担当。

夜未深,月光下一道人影掠过叶家后院的高墙,消失在阴影中。

此时还未到就寝的时刻,叶家四处灯光通明,不少人在活动,而护院武师也已正常巡逻。秦俊潜行在一处处阴影中,寻找叶友琼的所在。

他需要通过别人的交谈来确认叶友琼的身份,也在熟悉叶家的内部环境。

最后,他锁定了目标。

那是一个面相威严的高瘦老者,约六十岁出头,叶家的下人都恭敬地称他为二老爷。秦俊锁定他时,他正和一个老妇人在花园荷池边赏月。

都说叶友琼抢到一株千年老参,一个冯掌柜就分别从不同之人口中听说了三次,可见外面已传得沸沸扬扬,秦俊不相信叶友琼这个地头蛇会不知道。

他潜伏在距离叶友琼三十几米的阴影里,耐心等待,试图看出叶友琼有什么防范措施,并希望从两人的交谈中听到千年老参的下落。

可惜那两人一直没谈及千年老参,甚至没说几句话,似乎很享受静静地赏月的氛围。

秦俊也没能看出对方是否布下了什么防范手段,这令他疑惑。要么,这个叶友琼自大到极致,要么就是已布下的防范手段高明得连他都看不出来。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眼看叶友琼都要和那妇人回去了,秦俊决定动手。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秦俊这种老杀手自然不会因为目标实力低于自己就有所保留。他一抬左手,无形飞刀本体已出现在掌指之间,没有停顿的,下一秒飞刀就已射出。

随着秦俊的功力日渐深厚,对无形飞刀的祭炼也愈发到位,威力大增。

刀芒一闪而逝,如瞬移般从叶友琼的眉心透入。他双目突然圆睁,无声无息的向后便倒。

飞刀一出手秦俊就知道成功了,他一击即走,施展潜行术严格地按照制定的路线撤离。这条路线已错开他出手的方位,并避开目标死亡发出动静后可能引来其他人的方向,兼顾有足够的阴影给他潜藏。

后方传来那名老妇的惊呼,随即其身上散发强大的气机,瞬间锁定秦俊的方向扑来。

然后,秦俊又感应到至少有三位大宗师的气机分别从叶家外围三个方向升腾而起,不加掩饰。

加上刚才那名老妇,共四位大宗师。

“飞刀,不是幽影……老叶死了,天杀的混蛋,我要将你锉骨扬灰!”

老妇高声怒骂,明显是向他人传递信息。她的声音中没有悲伤,只有强烈的怒意。

她毕竟是大宗师,感知强大,反应敏捷。即使秦俊的潜行术已达到意境层面,飞刀角度仍暴露了他的方位,没等他成功潜行避开,就被对方锁定。

这个时候,秦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陷阱,蓝鸢楼欲钓幽影的陷阱!

这么长时间过去,对方仍没有放弃,用叶友琼又布下了这个局。

他暴露了,被大宗师锁定方位,就算他潜伏不动、不显形体,也躲不过别人的杀招。

所以,他放弃了潜伏,身形冲天而起,施展轻功掠向外围两股大宗师气机之间,试图强闯出包围圈。

果然,那两股气机向他围堵,证实这里就是一个陷阱。

这个方向离城外最近,只有五百余米。在这两股气机合拢之前,秦俊成功闯出叶家,继续向城外飞掠。但他身后,那老妇却接近到了十米距离,挥剑射出一道剑气。

秦俊头也不回地挥剑后斩,劈碎剑气。

他感觉麻烦大了,这四个大宗师的轻功都很出色,功力更是远比他深厚两个大境界,他不可能摆脱得了。

而他刚才射出了无形飞刀本体,需要时间重新凝聚先天刀气才能再次发出至强飞刀。单靠天地元气凝聚的飞刀根本无法对大宗师造成威胁,连宗师都能劈碎。

明知如此,他仍然甩手射出三枚元气飞刀,试图影响对方的速度。

此举确实有点效果,老妇受到阻滞,速度慢了一点,让秦俊拉开数米距离,但她马上又提速追来。这次她没有逼得太近,保持十五六米的距离等另外三位大宗师赶上。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另外两位大宗师接近,最远的那位也赶到五十米外。他们分开形成拉网的格局,其中两人从两侧意图包抄。

衣袂破空声嗖嗖响,月光下五条人影极速从各种建筑物上掠过,转瞬间出了城。

城外不远就是山地,只有稍低处有少数区域被开发耕种,地势略高便是山林。

这时,四位大宗师收网,把秦俊围在了中央。秦俊不得不停下脚步,重新凝聚的无形飞刀在他掌指间吞吐刀芒,随时准备射出,令四位大宗师都隐隐感受到威胁。

他们一步步逼近,最后停在十六米外,蓄势待发。

“你是谁?我们掌握的情报中,蜃没有你这样的飞刀高手!”

老妇打量秦俊。秦俊一身灰白色劲服,头脸都被罩住,只留两个眼睛外露,她只能看出他的身形,却看不出其他任何特征。

但从那挺拔的身形和气血之机,大概也能判断出他年龄不大。

秦俊不出声,对方引他说话,就是想收集他的声音特征。

他听说过,蓝鸢楼有一些天赋特殊的人,不需要什么技术手段,纯粹只用耳朵听和眼睛看,就能还原刻意改变过的声音和容貌。

“可能是一个新出道的杀手!”

另外三位大宗师中,有两个是中年男人模样,一个老者,其中一中年如此说。

老者说道:“可惜了,如果老叶没死,我们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秦俊继续无语。怪我刺杀太成功咯!他这时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沮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