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88章 路过你们继续

我的书架

第88章 路过你们继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先天之战通常都在荒山野岭无人区,很少会让普通人看到,看到的也容易被波及,死得差不多了。但今天在这座小山村的村民却大开眼界,几乎疑是神仙打架。

战场迅速远离小山村,已经深入群山之中。小山村里的老少仍目瞪口呆的看向后山,遥遥听到打雷般的巨大轰鸣。

战场中心,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他们下方的山头炸裂,草木纷飞,被肆虐的天地元气绞碎。

外人看不到的异象,在这里却宏大可怕。先天强者以意志及势调天地元气为用,意、势、真元与天地元气相融,举手投足之间演化恐怖的攻伐手段,动辄便是长剑横空、刀芒裂天,拳印如陨石,与化成巨大火炉的烟锅相撞。

耄耋老者牙都没几颗了,偏偏没停口的骂骂咧咧,把三个面具人的全家女性逐个问候一遍。

他和干瘦老头配合,明显强出三个面具人半筹,略占上风却无碾压之势。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根本不可能留下这三人。

战场在继续移动。也幸亏赵国多山,不然还真经不住这些先天强者的破坏。

干瘦老头觉得这么打下去也没意思,便想算了,反正自己暴露身份也无所谓,大不了换个人来做这片区域的接头人。至于那掉牙的老不死,本来就是对外接委托的,该知道他身份的人都知道,无所谓暴露不暴露。

正这么想,一个全身笼罩在灰布里的人踩踏树冠,凌空飞度而来。

还没接近到百米,那人就向干瘦老头挥剑斩出粗大的剑气。

“麻炸鸡腿,老子敢打赌,这后来的孙子绝对是蓝鸢楼的,你信不信?”

耄耋老者这么说时,一记侧鞭腿劈出数十米长的刀芒,与来人的剑气互斩,发出炸雷般的巨响。他这么一分出力量,一个面具人便把握机会,挥剑削向其大腿根部。

这一招绝对是下意识的,盖因这老货刚才逐一问候他们全家女性,出口成脏言语不堪,实在太气人。

耄耋老者怪叫应对时,干瘦老头也感受到压力陡增,说道:

“你个老不死,就不应该带他们来!”

耄耋老者怒道:“放你娘屁,老子不得找人救命么?”

老头不客气,道:“你直接死了不干净么,反正都老得快死了!”

“艹,你再这么说,信不信老子立即倒戈,和他们联手干掉你?”

“……开玩笑的,几十老交情了,至于这么激动么?”

耄耋老者继续骂骂咧咧,各种污言秽语问候,直气得老头想和敌人联手先干掉他。

随着灰袍人加入,又变成他们两人被围殴的局面,形势急转直下,二人险象环生。

又一次被迫硬碰后,两人被对方一个配合轰击得横飞,远远砸向百余米外,从空中向地面坠落。

不知不觉间,他们竟已接近官道。干瘦老头和耄耋老者正好就坠向官道上。

官道上,一名白衣俊美少年腰挂宝剑,坐在神骏的白马上,看向两人目瞪口呆。

刚才阵阵雷鸣般的巨响中,秦俊听出是先天层面的大战,已经是快马加鞭意图脱离是非之地。没想到战斗的动静接近得如此快,转眼间就到了身边,还直接拦在了他面前。

嗖嗖嗖……

三个面具人和一个灰袍人飞掠而至,把两个老家伙连同秦俊包围在中间。

干瘦老头和耄耋老者爬起来,两人都受伤了,脸色发白,七孔流血。耄耋老者的右手右脚更是晃荡着,在刚才的碰撞中已被重新震断,看上去惨不忍睹。

秦俊定了定神,小心地策马意图从两个老家伙旁边绕过,嘴上说道:“抱歉,在下只是路过,你们继续,别管我!”

耄耋老者“呸”的一声吐了口带血的老痰,在戒备敌人出手的同时,说道:

“小子你是什么态度,看不到这四个藏头露尾的败类在对两位老人行凶吗?年轻人行走江湖就该纵横睥睨,行侠仗义锄奸恶,一腔热血写豪情,你怎能反而对恶行视若无睹?”

此言引来老头的鄙夷眼神,这快老死的家伙果然还是没有丝毫下限,走投无路拉人下水已经荤素不顾,随便见个人都拉。

秦俊刻意不去看四个包围在二三十米外的人,认真地说:“老人家你说得对,白某在家则尊老爱幼、出门则行侠仗义,奈何昨夜吃坏了肚子,彻夜拉稀,至今仍是没有一丝力气,确实爱莫能助也!”

他试图绕过两人,结果却被干瘦老头拦住了。

“小友,老夫现在委托你杀掉两个面具人,报酬丰厚!”干瘦老头如此说。

在他看来,秦俊能正面斩杀四位大宗师,若出其不意对先天下手,还是有机会射死个别的。有他们牵制,再逐一灭了另外三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暴露秦俊的身份……现在明显不重要了好么,他们活下去才最要紧。

老头立即收获耄耋老者鄙夷的眼神。

他虽然知道组织中多了“白魅”这号杀手,却不知道具体是谁。这时包括四名围攻者在内,都只以为老头得了失心疯,见个人都以为是自家的王牌杀手。

当然,四名围攻者更愿意相信,老头的心思其实和那老掉牙的差不多歹毒,无非是死前拉个人垫背,黄泉路上好多个伴。

江湖凶险,良善之辈真的不多。正如老掉牙的说,他们几人也不见得是好人,何况达到先天境界,对他人生命漠视是常态。若这少年真的被战斗波及丢了小命,他们也不会内疚。

所以,四人的眼神都很冷漠,目光交接间就达成默契,准备继续动手。

“老伯你说笑了,白某虽然带着剑,但那是仁者之剑,未开锋的,更从不杀人!”

秦俊拉了拉缰绳微微后仰,大白马极聪慧,踏步后退。

这是四位先天啊,可不是四位大宗师,让他参战?开什么玩笑!

他的刀意是可怕,但也只是刚领悟,缺乏积累,万一人家也领悟了某种强大的战斗意境,面对这种先天他分分钟会翻船。

秦俊坚决不趟浑水,调转马头准备离开漩涡中心。这两个老货都不是好东西,死就死了,无非就是换个接头人,跟他有什么关系!

“兄台请让一让,在下路过,就不打扰了,后会无期!”

秦俊对拦在后路上的灰袍人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