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91章 人王剑意“逝”

我的书架

第91章 人王剑意“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俊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去莽,他很清醒自己目前的真实修为只有江湖一流水平,无形飞刀的本体也还没有重新凝聚,所以他在避开耄耋老者时根本没有停顿的退向干瘦老头身后。信天游身法被他施展到极致,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不给对方用天地元气束缚的机会。

倏进而退,走位风骚,滑如泥鳅。

人家是先天,明面上就占优势,不躲很正常,死了是意外。他有前世的战斗经验,明知不如敌人,不能不躲,这就是意识。

老头被他的操作气死。

他这时抢得先手,正独自压着一个面具人打,强势镇压对方的剑意几乎就能将其烧死在熔炉下,秦俊偏偏在这时把另外两个面具人的攻击引来他这边。

那边的老家伙明显不行了,剑意侵袭伤口,血喷个不停,就算不死也已经废掉。

老头暴吼一声,天地熔炉威势大盛,轰然砸破面具人的防御,将其震得狂吐鲜血倒飞出去。他自己也是脸色一白,来不及缓气,便一拳轰出。

真元奔涌,意、势与天地元气凝聚,他的拳头竟也能化出灭世神枪,带着轰鸣的雷火直刺封天锁地的剑阵。

同时,他一步错开秦俊,让他面对那砸破天宇而来的拳印。

该拼命了小子,要是扛不住,你自个呷屁吧!

秦俊避不过去了,拳印在感观中放大,带着滔天威势,如一座巨山的底部向他砸下,牢牢锁定他周围的天地元气。还没近身,他就感受到要炸开的恐怖压力。

没有丝毫迟疑的,秦俊施展人王剑诀,挥剑斩出。

他的剑法已登峰造极、返璞归真,看似没有章法的一剑,却剑势升腾,浩荡莫匹……

龙魂来自仙朝文明的高等世界,所授《人王经》蕴含无比庞大的信息量,其中除了凝聚气运金龙之法,更多是关于社会发展、国家兴衰、文明更迭的种种奥义,本质上是治世之大经略,而非功法。

秦俊糅合诸如无双剑法等绝顶剑法和前世的剑道造诣,独辟蹊径在剑势中融入了他从《人王经》中领悟的种种奥义。所以他的剑势本来已能令人产生一种置身于历史长河、文明兴衰更迭的错觉之中,仿佛一念千古。

令人无语的是,或许和他的心性和前世经历有关,他的那些感悟也独辟蹊径。

他制造死亡,令生命凋零,所以他仿佛没看到文明新兴的种种欣欣向荣,反而对一个个仙朝盛世迈向腐朽、衰落和消逝于历史长河的结局深有感触。

这就导致,受他剑势影响的人心灵历尽沧桑、疲惫不堪的同时,又会被那种注定逝去的沉重命运压得喘不过气来。

此前,他的这种剑势就隐隐有踏入意境的趋势,只差一点感觉没能进入状态。如今生死关头,他凭借两世意志坚挺,又一次顿悟,终于迈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在巨大的压力下,秦俊的剑势猛地一震,踏上剑意之境。

一股意从他身上散发,迎着拳印笼罩向面具人。在心神中,这股剑意具现成一只历史巨轮滚滚碾压而去,带着逝去的岁月那腐朽气息,令人心灰意冷、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这种剑意,竟和飞刀的寂灭刀意有异曲同工之妙,但秦俊本能地觉得它还不完整。

按照他的设想,他的人王剑意应该一体两面,如今他只是领悟了衰落、逝去的一面。若他对《人王经》的感悟更透彻,还应该包含欣欣向荣的一面。

“文明有兴衰,大世也沉浮,给我逝去吧!”

秦俊在生死关头领悟“逝”之剑意,悍然迎击面具人的拳印。

剑意对上拳意,滚滚巨轮带着逝去岁月那腐朽的气息,与砸碎一切而来的拳印轰然相撞。

所有人都意外,没想到这少年除了飞刀的刀意,竟然还领悟了另一种强大的剑意。

才十几岁的年纪啊,这是怎样的妖孽?三个面具人愈发忌惮,认为冒险提前扼杀白魅的决定是对的。

“碎灭!”

面具人的心神怒吼,什么历史长河、什么岁月无情,在我的铁拳下统统给我粉碎!

能把拳意练到如此境界,此人的意志自然不弱。他不怯场的主动投入心神,誓要轰碎一切。

轰然巨响中,拳印狠狠砸在巨轮上,硬生生将巨轮砸破。

一道道裂痕在巨轮上蔓延,终于崩碎,逝去岁月的腐朽气息弥漫、侵蚀,拳印也瞬间分崩离析。

“噗……”

秦俊和面具人同时狂喷鲜血。

那人的面具都脱落了,暴露出来的却是一张涂满染料的花脸,真够谨慎的。

他的真实拳印仅是一顿,就轰碎秦俊的剑光,继续砸向秦俊。

这时,一道凌厉的刀芒从侧面斩来,劈碎了花脸人的拳印。却是那几乎死去的耄耋老者口吐真元,硬以一口先天真元凝聚出最后的攻击,助秦俊挡下一劫,随即头一歪没了动静。

秦俊脸色苍白,飘身后退,甩手射出三柄元气飞刀。他攻击的却不是花脸人,而是被老头一拳凝聚灭世神枪轰飞的面具人。

三柄元气飞刀同样蕴含着秦俊的刀意,威力和速度却是远不如由先天刀气祭炼而成的无形飞刀本体,刚接近面具人便被他的剑气绞碎。

这人擅长防御,被老头轰破剑阵后,收缩防御,长剑看似无序挥洒,却有无尽剑气在其身边吞吐、飞舞,如茧又如刺猬。他防御的,其实是老头的拳枪。

老头的枪意一往无前,拳枪轰破剑阵后又强势刺入面具人的乌龟壳,几乎将其洞穿。

即使如此,他最后也只是被轰飞出去,内脏震伤真元动荡而已,弥漫在体表的剑气仍斩碎了秦俊的元气飞刀。

老头这时如一头疯牛,轰飞面具人后不依不饶,挥舞烟枪,烟锅化出数十米大的天地熔炉倒扣,携带灭世般的雷火追击。

花脸人和最先被老头砸飞的面具人再次出手,联手攻向老头。那被老头追击的面具人却喝道:“别管我,先杀那小子!”

他奋起,长剑指天画地,构筑至强剑阵和老头对峙,要拖住老头。有两位先天联手,他不信这次还干不掉那小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