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又暴露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位先天和老头从小山村打到官道,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通知帮手来的。

突兀出现的剑道先天强者,加上虎视眈眈的秦俊,令两人心生绝望。

来人看上去才三十几岁模样,青色长袍,留着三绺美须,背负剑鞘。仅一剑斩来,就将朱连甫劈的吐血翻滚。

没有任何悬念,秦俊以飞刀偷袭,两位先天相继陨落。

老头在大坑边缘找到耄耋老者的尸体,叹息一声道:“每次相见,都以为你第二天就会老死,结果你一直活着……如今,你终于死了。”

他用烟枪随手在地上一敲,震开一吧小坑,就要把老者的尸体埋了。

“咳,你娘的,几十年交情,你竟然要活埋老子……”

老者居然诈尸了,艰难地抬起头。

老头惊奇打量:“这样都不死?”

他在老者身上捏来捏去,还在断手断脚的截面扒拉,令老者满脸扭曲,几乎真的一命呜乎。

最后他艰难的说:“真的要死了,老子只是不甘心,勉强以意封锁住心脉……”

那新来的中年点出一根手指在老者心脏部位一接触,点头说道:“确实没救了,你还有什么遗言,趁早说吧!”

老者两眼已经非常暗淡,随时会无力地闭上,嘴上却骂骂咧咧,道:“艹你良,你都不尝试抢救一下就下断言……算了,不认命也不行了。老子孤独一生,无亲无故,能有屁的遗言……老子先走一步,在下边等你们,艹……”

中年微一用力,点散老者的意,令老者彻底没了生机。

“你这种状态,多弥留一刻都是受苦,还是送你走得痛快些吧!”

他如此说道。

随后,他抬头打量秦俊,惊讶的说:“出手果断、冷血无情,看到如此情景也没有反应,果然是个天生的杀手胚子,本座这次出手替你灭口也算值得!”

“您过誉了,白……秦某只是有点面瘫!”秦俊面无表情的说。

这个家伙他认得,是“蜃”的王牌杀手,绰号“毒蜂”,最擅长的杀人技巧其实是控制某种小巧的机关虫,近距离射出毒针,连先天强者都防不胜防。刚才参战,这家伙根本没用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两人前世的交集,源于一次竞刺中对目标的争夺,秦俊纯属侥幸加运气赢了对方。

“在我面前别装……”

“有人来了,先离开!”老头打断毒蜂之话。

刷……

秦俊施展身法掠回战场边缘,坐在白马上满脸震惊地盯着面前的大坑,整个人被吓呆的样子。战场中,老头和毒蜂都已不见身影。

马蹄声急骤,在一阵“吁”声中杂乱的停在秦俊身后。

秦俊回头看去,见是十好几人骑马赶至,个个装扮各异,一看就是临时集合在一起的江湖人,听到动静后赶来。后方,还隐隐有马蹄声在接近。

看热闹是江湖人的爱好,无论是大战还是其它原因引起如此大的动静,必定会有人赶去查看。这里距离河洛城近十余里,先天大战的动静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

“原来三公子也在此,倒是比我们快上一步!不知先前动静,是因何而起?”

一个身形彪圆的中年妇人打量面前截断官道的大坑,半晌后向秦俊抱拳问。

看向秦俊时,她又忍不住上下打量,眼里闪烁着莫名之意,心里暗叹好一个俊美的小郎君,不知会便宜了哪个浪蹄子。

秦俊一副也从震惊中恢复平静的样子,指着场中尸体摇头道:

“从动静大小上判断,极可能是大宗师、甚至是传说中的先天强者大战。在下本是路过,远远听到动静便不敢靠近,也是片刻前才过来。”

他话刚说完,已有多人抢出,冲向大坑中的尸体。

这些人看似查看分析情况,实际上心照不宣地摸尸,一点不担心会引来杀身之祸。

有人开了头,包括那彪形妇人在内的更多人拥了上去,只剩下寥寥四人仍端坐马背上观望。其中,有一位戴着面纱、身材曼妙的女子,目光一直凝注在秦俊身上。

秦俊敢肯定,如果真发现什么珍贵之物,这里很快会爆发另一场混战。

事实上秦俊的这个念头刚结束,场中已经打了起来。几位先天的武器自然不会是凡物,第一时间引发争抢。

秦俊摇摇头,叹息道:“贪婪使人疯狂,江湖不宁,皆缘于此!几位能置身事外,可见是明白人!”

“三公子抬举了,我们不进去,是因为三公子本身比那些事物更有价值!”

那戴着面纱的女子轻声说道。

她声音轻柔,听之如一阵轻风抚面而过,异常舒服。

但听在秦俊耳中,却又是另一回事,令他心里一动,暗自警惕。

这时,面纱女子和另外三人已隐隐对秦俊形成包围,其中有一名老妇和中年、青年男子各一,皆已手按剑柄,随时会出剑。

秦俊露出迷茫之色,道:“几位这是何意?秦某和四位从未谋面,理应未得罪于你们!”

面纱女子轻声说道:“凡服食过七彩玉藕之人,肌体表面会隐约带有独特的玉质光泽,持续数年不可消失。这一点,江湖上并不可知,只有我们玄女宗和百花谷少数人知晓。这么说,三公子现在明白了么?”

秦俊闻言心里一沉,淮兴城外之事他一直认为做得极隐秘,没想到却会在这里暴露。

这件事可不是小事,涉及到玄女宗和黑血两大先天组织势力,以及神秘的碧玉刀,麻烦很大,比他的杀手身份暴露还大。

“三公子曾到过百花谷意图窃取七彩玉藕,据我们掌握的情报,事后阁下和两位同伴分开了一段时间。也正是这段时间里,赵国南部发生了某些事情!”

“三公子可以辩解的,不过相信三公子也不希望在这里辩解吧,还是请移步随我们离开如何?”面纱女子目光平静,始终停留在秦俊的脸上。

秦俊猜测,这位很可能就是玄女宗当代圣女了。不需要证据,就凭她那比李竹音还出色的气质。

他很清楚自己没办法否认了,对方掌握的证据充分,不容辩驳。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撇清自己和虞师姐之死的关系,并争取通过利益交换弥补七彩玉藕。

毕竟,吃都吃了。

或许,那柄能引起先天争夺的碧玉刀可以让玄女宗做出让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