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于是我们在一起了 > 67.第 67 章
  当前位置: > > > 67、第 67 章 

  </strong>  陆续这几年逐步融入了曲向向的生活圈, 她的小伙伴们他都熟悉, 接触的也多。

  最初的那段时间,他不想离她太远,总是在一旁看她跟他们玩闹, 看着看着, 自己就慢慢的开始靠近。

  这次能给室友过生日, 是他性格不再像以前那么孤僻的最好证明。

  曲向向很重视, 她在超市楼上楼下的跑着挑选礼物。

  等她跟陆续到饭馆那儿时, 人基本都到齐了。

  周成在班上是老大哥, 人缘很好, 他过生日,班上来了十多个, 有家属的都带过来了,围着一个大圆桌。

  大家没有瞎起哄,只是表示出了热烈的欢迎。

  桌上摆的鸳鸯锅, 就一个。

  吃不到站起来够, 女生害羞就让男朋友给自己夹。

  没男朋友的,那只能先想好自己要吃什么, 等男生们喝酒说笑的时候, 快速起来捞到碗里。

  曲向向想吃鹌鹑蛋, 陆续给她捞了好几个。

  后面她就没再让他捞。

  鹌鹑蛋点的不多,就那么些,要是都捞光了,别人吃什么?那多难为情啊。

  陆续坐在旁边, 话很少,她碗里没了,他就给她添,自己没怎么吃,啤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有集体碰杯,有班上同学吆喝,不管哪个他都爽快的回应,没拒绝过。

  这次班上就来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看了桌上的三对儿情侣,忍不住感慨,“有男朋友就是好啊。”

  男生们嗷嗷的激动敲筷子,“哥几个都单着呢。”

  那女生说,“那就继续单着吧。”

  “……”

  “噗嗤。”

  曲向向没憋住,见大家都看过来,她原本吃饭热红的脸变得更红,像两团晚霞印在脸颊上面,很好看。

  男生们多看了几眼,有个还看直了。

  斜对面的周成发现室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筷子,他的眼皮一跳,连忙扯开嗓子说,“小老弟,小老妹,你们都吃菜啊,都吃菜,后面还有很多呢,敞开了肚皮吃就是,不够再点!”

  说着就站起来,拿勺子在沸腾的锅里捞羊肉片,给大家伙捞,吃辣的就给捞辣的,不吃辣的就换勺子换锅。

  一圈捞下来,小插曲就过去了。

  曲向向想上洗手间,陆续要跟她去,她跟他咬耳朵,“我自己去就行。”

  陆续皱眉,“知道在哪?”

  “不知道。”曲向向整理整理身上的小线衫,“我会问的嘛,没事的,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陆续给她把领子往后拉拉,看她起身走出包间。

  周成坐过来,满嘴酒气的压低声音,“小老弟啊,你是不是就希望你对象一直在你眼睛能看到的地方?”

  他注意着卫生,把面前的碗筷跟饮料都往陆续那边放放,“这想法不能有。”

  陆续的面上没有情绪起伏,“有了会怎么样?”

  “会吵架,无休止的吵架,吵到最后就……”周成停顿了一下,搔了搔刚剪的寸头,“两个人在一起,要给对方适当的空间。”

  陆续没给什么反应。

  周成指指他的酒杯,“你看这杯子里的酒,多了就漫出来了,一塌糊涂,谈感情也是一样的,要把握好那个度。”

  陆续后仰一些靠着椅背,“平时怎么没听你说这些?”

  “平时没正儿八经的见你跟你对象在一起,这还是头一回。”

  周成看他的眼神一言难尽,“人在每个年龄段都会变得不一样,自己可能没意识到,别人一定清楚,除了心态,还有自己的圈子,大学跟高中不同,进了社会跟大学那又会有不同,感情也要跟着做一些调整。”

  “你想啊,现在你是跟你对象一个学校,每天可以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去自习室刷题,毕业了怎么办?还能在一个单位?那不实际,你看我说的在不在理?”

  陆续的太阳穴有点疼。

  周成拍他肩膀,“诶,你也觉得我说的在理是吧,我建议你在毕业前这四年,不对,现在不到了,就这个时间段,你试着改变一下自己。”

  “改起来艰难是一定的,那也要改,为了将来,为了以后,为了让她当你的新娘子,当你的孩子他妈,对自己狠点心吧,别等吵的感情破裂了再后悔。”

  陆续双手的指缝交叉在一起,用力扣了一下,“她没烦我。”

  周成摇摇头,“老弟啊,我前面讲了的,年龄段不同,区别很大,她现在喜欢你管着,工作了呢?”

  陆续的下颚线条绷紧。

  周成咳了声,“你谈对象不是养小孩儿,老想着她一个人不行,非得管这个管那个,你也累的。”

  陆续说,“我不累。”

  “……”

  周成说,“你会累的,相信我,小老弟,你已经神奇的坚持了一个高中,现在是大学了,你后面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觉得凭什么我要管这么多?凭什么我付出这么多?凭什么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那都是累造成的后遗症并发症。”

  陆续半搭着眼皮,声音压的极低,从喉咙里碾出来的,听着很平静,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很独立,思想也很成熟,什么都能做的很好,不需要我操心,我不是要管她的生活大小事,我就想跟着她,不想离她太远,我想她一转身就能看到我。”

  周成咽了一口唾沫,“那你这是……”病了啊?

  对面一男生大喊,“周成,你跟陆续说什么呢?唧唧歪歪半天了都。”

  周成吓的一哆嗦,他满脸卧槽的拍拍胸口,正想说话,瞥见室友对象回来,赶忙挪回自己的位子上面。

  十点多的时候,火锅吃的差不多了,生日歌唱了,蛋糕也半抹半玩的吃了几口。

  大家说说笑笑,懒懒散散的离开。

  陆续送曲向向回寝室,经过湖边的时候,他们顺着小路下去,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曲向向早就发现陆续的情绪出现了问题,就是在她去洗手间回来之后,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他主动跟自己分享。

  陆续两手放在腿上,眼睛望着湖面。

  曲向向也望的那个方向。

  夜风裹挟着丝丝凉意吹来,柳树乱动着,发出轻微的怯怯声响。

  曲向向刚觉得冷,陆续就脱了外套给她穿上,她眨着眼睛,“我本来要加外套的,可是王莹说我这件衣服不适合加外套,那样有点不好看,我就没有加。”

  “你脱了外套给我,自己会冷的,我们回去吧,”

  陆续给她把压在外套里面的头发撩出来,“我不冷。”

  似是怕她不信,他握住了她的手,用热乎乎的掌心包|着。

  曲向向看他手挺热的,放心许多,她缩在外套里面,鼻端全是他的味道。

  “你有话要跟我说的吧?”

  陆续摩|挲着她的手心,“我总是想跟着你。”

  曲向向愣了愣,“那就跟着。”

  陆续的喉头攒动几下,说,“你会嫌我烦。”

  曲向向蹙眉,“是谁跟你说的?”

  陆续抿直唇角,沉默不语。

  曲向向温柔的鼓励,“你说,我听着,说吧,没事的。”

  陆续一言不发的坐着,半响才哑声开口,将周成告诉他的那些话概括着说了出来。

  曲向向听完静默良久,“你那个室友人蛮好的,愿意跟你说那么多,他是真拿你当弟弟呢。”

  陆续垂着眼帘,“嗯。”

  曲向向问道,“他多大来着?”

  陆续说,“二十三。”

  “我二十一毕业,等我到他那个年纪,就是工作两年后。”

  曲向向的眼里露出几分茫然,“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什么样子,会不会像他一样,什么都看的深,看的透彻。”

  只是茫然了两三秒,她就变得坚定,“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想一点问题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有就有,没什么好怕的,一起想办法解决就行。”

  “这次是周成,以后可能还会有别人跟你说这些,他们都不知道你高中什么样,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的在调整自己了。”

  陆续弓着腰背,没说话。

  “况且周成不是我,你也不是我,谁都不是我,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什么感受,我并不觉得你在处理感情上面存在严重的问题,别否定自己,你非常的优秀。”

  曲向向跟他讲道理,也跟他掏心窝子,“别人说的,你听一听,想一想,自我过滤一下,过滤不了就找我,我帮你过滤。”

  “你只要记着一点,接收你感情的人是我,我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你有不确定的,可以直接问我,那样效率跟准确率都会很高。”

  陆续的喉头滚了滚,干哑着说,“好。”

  曲向向摸他的脸,夸张的叹息,“陆同学啊,我老听人说你看着超凶,都不敢跟你说话,怎么到我面前就这么脆弱可爱呢?”

  陆续的面部漆黑。

  曲向向噗哈哈大笑,“你看,我俩说开了,是不是觉得是自己瞎纠结,其实没什么事儿?”

  她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以后也要这样,多跟我说说心里话,我不会烦你的,相反,你都憋着不跟我说,我就烦你,还会跟你吵架。”

  陆续抿唇,“你真的不想我改?”

  曲向向惬意的左右晃了晃身体,“顺其自然吧,不要刻意。”

  陆续绷着的神经末梢终于放松下来,他慢慢的吐出一口气,“高一那年小姨带我来这边看了心理医生,我觉得你比他管用,你说的每一句都很关键,没有废话。”

  曲向向当年没细问他看医生的情况,这次也没有,她得瑟的砸了砸嘴巴,“是吗是吗?看来我有成为心理医生的潜力啊。”

  陆续把她拉起来,“回寝室吧,全能的曲同学。”

  “……”

  曲向向脚步轻快的跟他上台阶,“今晚的蛋糕好好吃,那个小小的红红的不知道是什么水果。”

  陆续说,“樱桃。”

  “原来那个叫樱桃啊。”曲向向说,“我都没吃过。”

  陆续侧低头问,“喜欢?”

  曲向向点点头。

  陆续在心里的小本子上记下来。

  第二天曲向向收到了快递,有冬天的棉袄跟棉衣,还有两包大枣。

  曲向向拆开一包问寝室里的人,“你们要吃枣子吗?”

  王莹从书桌那里扭头,“个头好大啊。”

  “我家里给我寄的。”

  曲向向抱着袋子过去,从里面抓了一大把放到她的桌上,“这个很甜的,你尝尝。”

  之后曲向向也给唐月抓了一些,到陶娟那儿时,她拉开椅子起身出去了。

  曲向向抿了抿嘴,把手里的大枣塞口袋里,没给她。

  604就在这样压抑的氛围里迎来了军训。

  上午站军姿的时候,陶娟晕倒了,很突然,毫无预兆。

  周围的人都蒙着,没反应过来,教官准备让男生送她去医院的时候,结果她自己醒了,像喝断片,不知道是怎么倒下来的。

  军官等她站起来了问,“你是不是低血糖?”

  陶娟说没有。

  军官粗声呵斥,“撒谎!”

  陶娟的身子抖了一下,眼圈变红。

  军官掷地有声,“你不把你身体的真实情况告诉我,对我有隐瞒,这就是对你自己不负责。”

  陶娟低垂着头,肩膀轻微颤动,最小号的迷彩服套在她身上,还宽很多,看着弱不禁风,她的脸被太阳光一照,白的吓人。

  军官手一摆,“去吃东西,吃好了再回来!”

  陶娟在很多人的注视下离开了操场。

  曲向向隔着两个人看看唐月,想问她陶娟的事,又觉得她估计也不知道,就把视线收了回来。

  站在后面的几个男生在议论纷纷。

  “陶娟不会是白血病吧?”

  “不像,我看她不是低血糖就是贫血,开学那天做自我介绍那会儿我就注意到她了,瘦的不正常,脸惨白惨白的,没血丝,还有她那头发,跟晒干的稻草一样,严重营养不良。”

  “听说数院是b大退学率最高的一个院,课业跟不上就垮掉了,整个垮掉,可能她就是高中死拼过一年,把底子拼坏了,开学后发现自己竟然从学霸成了学渣,心理压力大到承受不住,害怕期中考差?”

  “别说那个,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

  那几个男生被教官叫出来,说完了再归队。

  曲向向看看他们,心态都蛮好的,离崩掉还很遥远。

  心态这东西,不知道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上午最后一次休息的时候,数院跟旁边的化院坐在了一起。

  教官跟教官勾肩搭背,两个班的学生非常的矜持。

  虽然矜持,但是小眼睛还是忍不住的扫一下,又扫一下,女生扫帅哥,男生扫美女,扫来扫去的。

  曲向向不一会就往化院那边转头,纯粹是下意识的行为,没顾得上害羞。

  陆续也在看她。

  “第一排从左往右数第五个,你出来给大家唱首歌。”

  曲向向冷不丁的听到喊声,连忙把头转回来,她开心的想,又有歌听了,这次不知道是谁唱。

  旁边的女生用胳膊肘拐她,“第五个是你。”

  曲向向从帽檐下投过去一个惊恐的眼神,不是吧?你别吓我啊。

  女生很小声的说,“就是你,不信你自己数数。”

  曲向向快速用余光数了一下,确认两边之后,整个人立马就不好了。

  教官看过来,她惊慌的垂头,装作不知道教官喊的是自己。

  视野里多了双黄球鞋,伴随着一片充满威严的阴影。

  曲向向抬起头,弱弱的跟教官对视了不到三秒,磨磨蹭蹭的走到前面,转身面向两个班的学生,一张脸通红。

  教官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黝黑的脸微抬,“来一首,唱你喜欢的。”

  化院的教官一脸的看热闹表情。

  曲向向不知所措的看向化院最后一排的陆续,怎么办?我五音不全,会吓到人的。

  陆续站了起来,“教官,我替她唱。” </p>

  () | | ()

  | | | 

  ,,,,

  大书包小说网-无弹窗,无广告,更新快!本站提供各位热门好看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穿越小说,武侠小说, 历史小说,军事小说,网游小说,以及各类TXT小说下载

  由于所有小说均为网友上传及来自于网络,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处理!

  Copyright © 201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看过《于是我们在一起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