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成了首富祖奶奶 > 36.36.金莲
  姜妍和父母一起吃了晚餐, 又给老两口安排了电影,便去了齐宅。

  因为姜妍家里太小, 不够闪电这只大狗活动,小茉莉索性就把闪电带回了自己家。别墅足够宽敞,足够这只大狗随便躁。

  姜妍抵达齐宅, 文哥亲自出门来接她,闪电仿佛已经知道门外的人是姜妍,摇着尾巴等在原地,等门一开, 立刻激动地扑了上去。

  姜妍弯下腰揉了揉闪电狗头, 拍着它宽厚的肩背夸赞它“好狗”。

  文哥将闪电轰开, 凑到姜妍身边说:“杜姐, 您在网上的视频我可全看了, 您打得那套拳法,您教教我呗……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教会我你也饿不死。”

  “教你没问题, 学我的功夫,得正儿八经的拜师才行。”姜妍牵过闪电的p链,对他说:“我这套拳法不外传,只传门人。”

  “…………”文哥瞪了她一眼:“我说你这小丫头,叫你一声姐你还上瘾了是吧?你别忘了, 你有今天可全都是我的功劳!当初, 如果不是我去那姓于的丫头家里收高利贷, 你能遇见我?能认识老板?能认识齐茉莉?能认识杜笙?能成网络红人?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 都管你叫姐了,都这么低声下气了,你就从了我吧,教我打拳吧好不好?”

  他在网上看了姜妍的教学视频,特意用了慢速看,发现姜妍这套拳打架确实很有优势。

  像他们这种给大老板富豪做事的,每天面临的隐性危险可不少。

  全国那么多人口,总有那么几个是走到绝路且不怕死的,专挑富豪下手打劫绑架。运气好可能一辈子不会碰见,运气不好碰见了,可能稍不留神就会挂,多个技能傍身总是好的。

  而且,最近网上关于姜妍的视频火得一塌糊涂。现在人就在他眼前,不学白不学。

  姜妍依然坚持:“教你可以,但规矩不能破,你还是得拜师入门。你可想清楚了,现在入门你还能混个大师兄的名头当当,如果晚了,你的辈分可就不一样了。”

  文哥:“…………”妈的,蹬鼻子上脸了还!

  进了客厅,闪电轻车熟路率先跑上楼,甩着尾巴进了小茉莉卧室。

  齐钰叫住姜妍,把她叫道客厅里,跟她聊了一下。

  男人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给她倒了杯茶,说:“我听小茉莉说,你打算开个拳馆?”

  “嗯。”姜妍把自己想法和他说了一遍,“具体模式,我还得好好规划。不知道,老板您有没有兴趣入股?”

  “以你如今在互联网的影响力,我不入一股,又怎么配得上当你老板?”齐钰顿了一下又说:“我出钱,以小茉莉的名义入股。对了,你现在身份不同以前,为了方便你以后出入齐家,你收小茉莉为徒。”

  “她要是愿意,我这边没问题。”

  姜妍话音刚落,一旁的文哥插嘴说:“我先入师门的,我得是大师兄。”

  刚才文哥还在想,他赌闪电的两盆狗粮,绝对没人找姜妍拜师,没想到打脸速度来得这么快,就像一阵龙卷风。

  文哥一脸委屈巴巴,生怕被人抢了辈分。

  姜妍忍俊不禁道:“好。”

  等姜妍上了楼,齐钰的目光也往上。

  他虽然知道这些日子小茉莉在剧组过得比较辛苦,可眼睁睁看她体格恢复,胖了足二十斤,表示欣慰不已。

  看来对于小茉莉来说,姜妍真是一剂良药。有个朋友在她身边,还真有利于她的身心发展。

  三个月前,小茉莉还是一把骨头架子。三个月后,小茉莉脸颊饱满了不少,长了不少肉,不仅气色好了,性格也变得活泼了。

  今天早晨,小茉莉带着闪电在院子里玩儿扔球捡球的游戏,齐钰居然看见她脸上的笑容持续了十五分钟。他已经忘了有多少年没看见小姑娘这么开心了。

  齐正宏因为常年噩梦缠身,身体每况愈下。为了调理好身体,齐正宏去了南明省的一座古庙修行,彻底不管公司事务,而齐钰也就正式接手了齐氏控股的明达集团。

  这些年,齐钰努力想办法赚钱,努力地向父亲和公司董事会的人证明自己,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掌权,能彻底拿到在家里说话的地位,能当家做主,让小茉莉在家里可以踏踏实实,不再战战兢兢,担心自己被赶出家门。

  现在小茉莉完全不用担心了。只要有他在一天,她就不会被赶出家门。

  他不在乎小茉莉是否和他有血缘关系,他就想把一切好的东西给这个妹妹。对齐钰来讲,有小茉莉才是家,没有她,这个家便不算家。

  只要她活得开心,齐钰心里也就跟着高兴。

  ……

  设计师和手下的助理还在小茉莉房间内,帮她挑选衣服。

  齐钰让设计师替妹妹定制了八套礼服,每一套价格都高达百万。她接连尝试了五套,都不喜欢,搞得设计师和底下工作人员都很紧张。

  姜妍推门进去,小茉莉正对着镜子试一条连衣裙。

  见她进来,小茉莉提着裙摆,赤脚跑到她跟前转了一圈儿:“悦姐姐,你看这条裙子好不好看?”

  她身穿着一条白色百褶裙,因为是抹胸高腰款,不仅挤出了她的乳沟,还拉长了她的腿部线条,倒遮蔽了一些她腿短的特点。如果她穿上高跟,这条裙子在她身上的效果应该更佳。

  “呦,这是谁家小仙女?”

  “悦姐姐,你的嘴可真甜!”

  “你知道,我这人不喜欢恭维,夸人只讲实话。”

  她这么一说,小茉莉心里就更加开心了。

  姜妍正和小茉莉说话,闪电突然咬住她的裤脚,把她往衣架方向拖。

  闪电冲着一条黑色旗袍“汪汪”叫了一声。

  姜妍的目光也被这条黑色旗袍所吸引。

  她看见这件旗袍,一瞬间顿住。

  设计师看见她正在打量这条旗袍,忙走过来解释说:“杜小姐,这条旗袍是我们店里一个实习设计师练手的仿制品,您别误会,我们并不是拿次品来敷衍你们,是我们底下工作人员不小心拿错了,是他们的疏忽。喏,您看,除了这件,正好还有四件呢,您试试这四件,如果不合身,我们设计师可以连夜修改。”

  齐钰也算爱屋及乌。给妹妹订做了八套礼服,给姜妍也定做了四套。

  设计师见姜妍不说话,扭过脸打量她,发现她眼眶居然开始有些发红。

  姜妍伸出手,指腹轻轻地摩挲着旗袍的肩部线条。

  这件旗袍是“金莲旗袍”的仿制品,真品曾在上海博物馆进行过展览。

  “金莲旗袍”是女枭雄杜悦的遗物,十五年前,在香港拍卖会上被杜首富用90万美金拍下,真品如今就收藏在杜首富家中。

  在《海笙月》这部剧中,也有关于这件旗袍的剧情。剧情与现实不同的是,这件旗袍,杜悦一生只穿过一次。

  这件旗袍是程沣送的。

  上面的金莲刺绣,程沣找了苏州最好的绣娘。旗袍的裁剪制作,也找的是上海赫赫有名的旗袍大师。

  文庄战役结束后,杜悦第一次穿上了这件旗袍,她与文庄百姓军士一起,在海边送了程沣最后一程。

  这件旗袍对杜悦来说太珍贵了,程沣死后她便更加舍不得穿。日军轰炸上海,她带着养子养女举家迁徙时,仆人盗走了那只装有金莲旗袍的木箱。

  很多年后,旗袍被拿出来拍卖,居然拍到了九十万美金的高价。

  姜妍的手终于把这件旗袍摘下来,对设计师说:“就这件,其它不用试了。”

  “这……”设计师一脸为难道:“这就是件仿制品,而且尺寸也不一定适合您。您看看……”

  “就这件。”

  姜妍再次重申。

  设计师见她一脸坚定,才说:“你要是真喜欢这件,下来后您自己跟齐总说,别让齐总觉得我拿了这种货给您。”

  “好。”

  姜妍拿着衣服进了衣帽间,换好出来照镜子,侧身一转,被自己身段儿美到了。

  姜妍的身材和杜悦的身材出入不大,而这件仿制品也是根据真品的尺寸定做的,所以她穿上后正好合适。

  这件旗袍仿佛就是为她量身定做,一朵金莲在她侧腰绽放,将她臀部线条勾勒得性感妩媚。

  她这人身上没什么女子妩媚气息,可这一朵金莲硬生生将她的腰身与后臀曲线勾勒得妩媚万分,让人看得挪不开眼。

  小茉莉望着在她侧腰绽放的那一朵栩栩如生的金莲,抑制不住拿手去摸,感慨道:“悦姐姐,你穿旗袍可真好看。可唯一不足的是你这……”

  她目光落在她的板寸头上。

  因为拍摄电视剧的需要,她剃了板寸头。

  设计师忙道:“没关系,小问题,假发能解决。明天穿上这条旗袍,再弄个盘发,活脱脱画里走出来的民国美人啊。”

  虽然姜妍不是模特身材,可这条旗袍却将她修饰得明艳动人。即便是设计师,也没想到这条旗袍在她身上的效果能表现地这么好。

  “汪汪!”

  闪电仿佛也被姜妍这一套打扮惊艳,仰着毛脑袋冲她叫了两声。

  *

  翌日晚宴,在杜家别墅举办。

  杜首富说来也奇怪,不办自己的生日,每年只为太太办生。这次杜夫人生日宴,富豪排行榜上前二十都请到了位。

  杜家别墅比起在国外的那处私家庄园毫不逊色,位于a市西山半山腰,法式宫殿建筑依山坡错落往下布局,不仅有天然和人工交汇的超大瀑布泳池,还有天然温泉。根据风水格格局看,别墅建筑三面环山,属于太师椅大风水格局。

  姜妍下车后,仰头望着面前这栋建筑,感概了好一番这别墅的风水格局。

  他们下车的地方离别墅大门还有一段阶梯,阶梯上铺满了红毯,两边分别站着安保人员,让客人们很有安全感。

  齐钰和小茉莉下车后,姜妍与他们并肩往里面走,至门口处签到。

  ……

  今天杜笙母亲过生日,他被亲爹亲妈拉着四处敬酒。他对陌生人总板着一张脸,他爹让他去跟秦丰集团董事长千金打招呼,他一脸不耐。

  杜笙平时就不爱对陌生人笑,凶巴巴跟人姑娘问了声好,那架势,宛如黑帮老大哥对一个小姑娘说“打劫”。

  秦丰集团千金被他吓一跳,心想网络上关于他“暴脾气”的传言果然不假,这种公子哥虽然长得帅,但是一看就是有家暴倾向的变态。

  怕了怕了,远离的好。

  姑娘缩了缩脖子,端着酒杯脚底抹油就跑了。

  杜笙还浑不在意,完全不觉得自己态度有错,兀自喝了口酒。

  杜南这个做父亲的都快被他给气死,走过来,低声呵斥:“臭小子,你什么态度?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为自己以后打算,总不能这样吊儿郎当一辈子。今天到场的,都是各家千金,都很优秀,配你绰绰有余,你别成天眼睛往脑袋上长,挑些歪瓜裂枣。”

  杜笙当然知道父亲口中的“歪瓜裂枣”指的是谁,当下就不开心了:“什么歪瓜裂枣?我们小狮子那可是人中龙凤,我看是你眼睛长到了脚板心,才会觉得我们小狮子是歪瓜裂枣。”

  “你!”杜南这个暴脾气,当下就往儿子后脑勺拍了一巴掌:“臭小子,我当初怎么就没把你给扔进粪坑!”

  “呵。你敢扔我进粪坑,我妈不得打死你?”

  “………”

  杜南最近虽然忙,但闲暇下来也会刷刷微博,看看新闻。前阵子他看新闻,知道那个叫于杜悦的姑娘出演了《海笙月》,对她和儿子的绯闻也略知一二。

  作为父亲,他当然不希望儿子找个戏子做老婆。

  父子俩这边正说话,齐钰带着姜妍、小茉莉进了大门,这一眼望过去,不仅是杜笙,就连杜南也怔住。

  姜妍一身旗袍,一手挽着齐钰胳膊,另只手握着手包,搁在腰间。

  旗袍是真丝苏绣,金莲采用苏绣直接缝制,在女孩侧腰绽开,栩栩如生。线条勾勒着她的腰部与后臀曲线,催出恰到好处的一丝妩媚。领口处绣样和盘扣的做工也相当严谨,相互对称,将女孩藕白的脖颈修饰的很完美。

  加上她复古的盘发和明艳的口红,瞬间让她成了人群里最闪亮动人的存在。

  大厅内被吸引过去的目光太多,云逸和母亲也侧目看过去。

  宋一芬看了眼姜妍的方向,不太高兴道:“怎么又是她?”

  云逸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笑了一声,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金莲旗袍。”

  经儿子这么一提,宋一芬也认出了那件旗袍,也转而笑出声,嘲讽说:“齐家那小子这么没脑子,居然敢让女伴穿这件旗袍的仿制品,这是摆明了来挑衅杜先生?”

  杜笙看得有点呆,转而又反应过来,觉得姜妍身上的旗袍有些眼熟。

  等他想起了的时候,他扭过脸去看自己父亲,这老头果然变了脸。

  杜南当下气得面红耳赤,狠瞪了杜笙一眼:“王总的闺女在那边,你给我去敬酒!”

  杜笙:“…………”神经病吧?他们妍妍刚演过祖奶奶,模仿一下祖奶奶的穿着怎么了?

  他爹怎么小气成这样?这种小肚鸡肠的老男人是怎么娶到老婆的?是怎么生了他这么个优秀的儿子?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吧?

  杜笙被亲爹拽到了王总跟前,一个高挑美女眨着大眼睛看他,主动跟他敬酒打招呼。

  “你好,我叫王若楠,我看过你的论文,你很有才。”

  杜笙勉为其难跟她碰杯:“我有才这件事全国人民都知道,不需要你专程来夸一遍。”

  王若楠:“…………”

  杜南带着王总走开,给两个小辈留下私人空间。

  等两个长辈离开,王若楠才说:“我知道,你也挺讨厌大人们这样乱点鸳鸯谱的。”她往姜妍的方向看了眼:“小杜悦本人比视频里好看,你跟她很熟吗?”

  “你不废话吗?老年人?不看社会新闻的?我跟她的绯闻八卦不是漫天飞?”

  杜笙没好气儿道。

  王若楠:“……你的火爆脾气还真跟网上传的一模一样。”

  杜笙冷呵一声,继续看姜妍方向,她正跟齐钰一起给他母亲敬酒。

  杜笙看得直磨后槽牙。

  王若楠咳嗽一声,打断他的注视说:“杜笙,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认识你。”

  “认识我干嘛?”杜笙的目光依然盯着姜妍,压根就没拿正眼瞧她。

  王若楠紧追不舍道:“我跟你是一个专业 ,也是你学妹,以后我有问题可以问你吗?”

  “神经病,”杜笙终于把目光收回来,眼神在女孩脸上打量了一番:“有问题问老师去,问我算几个意思?我时间很宝贵的,谢谢。”

  说完,握着高脚杯去了姜妍方向。

  王若楠愣在原地抽了抽嘴角。

  什么鬼……

  *

  今天是柳琴的生日宴,她忙着招呼客人。看见姜妍穿着旗袍进来,眼底也闪过一丝惊讶,接着又替姑娘捏了把汗。

  这出去打听下就知道,杜南是杜悦的后人,而金莲旗袍也是杜悦的遗物。这姑娘不过是演了一个杜悦,还真把自己当成杜悦了?居然直接穿着金莲旗袍来了生日宴,还是件仿制品,这是气谁呢?

  柳琴心里也直犯嘀咕,觉得这姑娘不识大体,对她的好感也降了几分。

  晚宴开始,宾客入座。

  齐、云、杜三家人坐在最前排的1号桌,靠近戏台中央位置。

  姜妍坐在齐钰右手边,杜笙便挨着她坐。

  柳琴因为丈夫的影响,也爱上了京剧,所以晚宴第一个节目就是京剧大师的戏。

  姜妍时不时地拿余光去看柳琴和杜南,她发现杜南脸色很不好,气息很沉。

  她再看云逸母子,他们眼神里带着一丝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姜妍目光收回,继续看戏台,听得滋滋有味。

  晚宴结束后,宾客们被接待到后院品酒用甜点,娱乐设施也是一应俱全。

  杜氏夫妻在一起玩儿投壶游戏,云逸母子,以及姜妍等人也围在他们身边。

  投壶游戏设置点的旁边就是半天然半人工的瀑布泳池,山泉水沿着人造岩壁从上面流下来,又顺势往下流。姜妍所站的栏杆位置,恰好可以看见下面两米高的泳池。

  这个高度并没有设立栏杆,旁边还有跳水版、游泳圈。

  下面的泳池一半人工一半天然形成,天然形成的那一边水很深,而且看水势还挺湍急,不会游泳的人掉进那里面,很有可能会溺水。杜笙不会游泳,所以他从没下过这个泳池,这种泳池也不是为他修的。

  像他这种旱鸭子,顶多是在室内泡泡温泉,四舍五入就当自己游过泳了。

  杜南和云逸、齐钰正在玩儿投壶,旁边几个家属开始侃侃而谈。

  柳琴目光落在姜妍身上,见她刚才听戏很入神,忍不住开口问:“小杜,你也听得懂这京剧?年轻人喜欢听这个的可真不多。”

  姜妍还没开口,杜笙马上抢话,一脸骄傲说:“她不仅会听,还会唱。《海笙月》你知道吧?那部根据祖奶奶改编的电视剧。那电视里的插曲就她唱的,我昨天看了mv,她那戏腔一飙出来,呦喂,两行眼泪给我整出来,太特么虐心了。妈,不是我吹牛逼,小杜就是一宝藏女孩,谁娶她谁有福气。”

  宋一芬没忍住泼冷水:“会唱两句京剧就是宝藏女孩了?杜笙啊,不是阿姨说你,你要求怎么就那么低呢?杜小姐从脸到衣服,全都模仿着老祖宗,宝藏女孩?山寨女孩吧?”

  女人捂嘴笑了一声,也懒得做表面功夫。

  杜笙还没开口反驳,小茉莉就冷冰冰开口道:“老妖婆,你讽刺人不用这么明显吧?我悦姐姐是山寨女孩,你们家云一一就是蛇蝎心肠的犯罪女孩。五十步笑百步,你还真好意思。”

  “你!”宋一芬脸都扭曲了,却又不得不压低声音,“臭丫头,你说什么!我们家一一就是被你陷害的!你还敢在这里目无尊长!”

  如果不是杜南在中间当和事佬,云家和齐家早连这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别说坐在一起吃饭了。

  姜妍看着这状况,嘴角抽了抽。

  瞧瞧。这就是大孙子当搅屎棍的下场。

  小茉莉不能容忍有人骂杜悦,继续逞口舌之快:“老妖婆。”

  小茉莉平时温温柔柔的,没想到骂人这么气势凌人。杜笙看得目瞪口呆,就差拍掌叫好。

  宋一芬显然也愤怒了,再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反口骂道:“贱丫头,你自己被糟蹋地不干净,还拉我们家一一去垫背!你这狠毒心肠,强奸犯怎么就没杀了你!”

  她一出口,还不等小茉莉动手撕她,姜妍先一巴掌掴上了她的脸。

  宋一芬捂着脸,直愣愣地看着姜妍,显然也是懵逼了。

  杜笙和柳琴这母子俩也怔住,不知道为什么,母子俩都觉得一阵暗爽。

  那边正在玩投壶游戏的三个男人也停下,看向这边。

  宋一芬被一个女保镖打脸,彻底炸了,拿出了看家的泼妇本事,张牙舞爪朝姜妍扑过去,想拽着她头发狠狠揍她一顿。

  然而她还没扑过去,姜妍眉头一皱,一脚把她给踹下了两米高的泳池瀑布。

  杜笙正幸灾乐祸,却被宋一芬这个泼妇张牙舞爪地给一起抓了下去。

  两人先后“噗通”一声砸进天然泳池里。

  宋一芬掉进泳池的时候,因为慌乱和愤怒,还推了一把杜笙。本来杜笙是在人工修建的浅水区的,被这么一推,直接掉进了天然形成的深水区。

  他不会游泳,又喝了两口水,彻底懵逼了,在水里胡乱折腾了一番,脚又抽筋,直接被水流冲到了十米之外的园林里。

  小茉莉吼了一声:“笙哥不会游泳!”

  话音刚落,姜妍“噗通”一声扎进潭水里,奋力朝杜笙的方向游了过去。

  现在已经是深冬,潭水冰冷刺骨,她看到往下沉的杜笙,立刻下沉去抓他。

  杜笙显然已经有些窒息,她用手托起他的脸,往他嘴里渡了两口空气,将他往上带。

  这时候,杜笙兜里的手机来电音响了起来。

  是姜妍和袁青合唱的那首《坠阳》,为了多听会儿姜妍的声音,杜笙特地截掉了大半袁青的部分,**戏腔部分留了很多。

  伴着这首曲子和当下窒息感,杜笙只觉得胸腔满涨的都是绝望。他从小惧怕深海,惧怕水,也惧怕这种无边无际的绝望。

  那种恐惧感,像寒冰一样刺激着他的四肢百骸。

  他仿佛看见夕阳将大海烘成一片暖黄,那抹漂亮的颜色在他头顶,离他渐行渐远……

  终于,他和太阳一样,慢慢地坠入深海。

  *

  杜笙被姜妍捞上岸,手机铃声还在不断的响。

  人群围过来,有医生给杜笙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还有人感慨:“卧槽,小杜总用的什么手机?泡水里音质还这么能打?”

  说话的人似乎很年轻,被长辈拿手敲了一下,立刻闭嘴。

  被救上来的宋一芬正裹着毯子瑟瑟发抖,她指着姜妍,吩咐身后的保镖:“把她给我从这里扔出去!”

  姜妍嘴唇都冻成了乌紫色,她还没缓过气儿,就被两名保镖给架住。

  宋一芬已经想好了待会该怎么收拾她。今天这个女人必须收拾,否则难解她心头之恨。

  齐钰从人群中走出来,准备让保镖把人给松开。这时候杜笙猛咳一阵,吐出几口水,颤着手指着姜妍说:“老子在这里,谁敢扔她出去!老子还没死呢……咳咳咳咳咳……”

  大家看着小杜总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都挺心疼他。然后又看向这孩子父母,更加心疼了。

  这孩子都淹成这德行了,他父母却愣在一旁站着,一言不发。

  最先发现杜南表情异常的是柳琴,发现丈夫脸色不对,仿佛受到了很大刺激。她和丈夫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这种表情。她不知道丈夫怎么了,又担心丈夫有个什么,便没空去看儿子。

  柳琴意识到不对劲儿,赶紧让工作人员把宾客都请出去。

  等现场清空,只剩他们几人时,柳琴才开口问丈夫:“老杜,你怎么了?”

  杜南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此刻终于缓过神,把胳膊从妻子手里抽出来,缓缓地朝儿子走过去。

  几部剧里,他的双腿却如同灌了铅,似有千斤重。他在儿子跟前蹲下,抓住儿子一双肩,红着一双眼。

  “老杜,你下手轻点儿,你宝贝儿子的肩膀都要被你捏碎了!我还没死呢,不用担心。”杜笙被老爹的举动感动了,还以为他爹是太担心他,情绪变化才这么大。很快,他也发现亲爹表情不对劲儿,一脸惊恐缩着脖子道:“爸,我真没事儿,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受宠若惊……”

  杜南张口,颤着声音问:“这首歌,谁唱的?”

  这首《坠阳》,杜南做小子时,也只听那位老人唱过几次,他连调子都没学会。这首歌的背景故事也只有他知道,这首歌代表了那位老人对程沣的思念之情。

  这世上没有人会唱《坠阳》,没有人……

  杜笙以为他爹是被姜妍的戏腔音给惊艳了,又开始吹,抬起下巴尖儿指了指浑身湿漉漉的姜妍:“必须是我们小狮子啊。”

  杜南目光移到姜妍身上,一瞬间,想起了很多事。

  这姑娘的脸,这姑娘第一次在靶场跟他说的那番话,以及这姑娘今日身上所穿之旗袍。

  她的容貌,尚且可以说成是当代科学技术的成果。名字,也可以说是后天更改。而与他在靶场说的那番话以及语气,也可以解释为巧合。

  可是,这首《坠阳》该怎么解释?

看过《我成了首富祖奶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