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盛装只为错过你 > 第320章 老朋友
  礼堂突然断电,现场一片混乱,惊叫声不知是从哪个方向乍起,整个会场顿时陷入一片恐慌中。

  尖叫声,怒骂声,恐惧吵杂在一起,人潮涌动,四处奔走。

  陈安然早已觉察不对,幸好他事先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黑暗中他仿佛听到了异样的穿透声,倏然他一把推开身边的桑上,自己侧身一躲,一颗子弹从他刚刚所在的位置穿过,钉入一旁的墙上。

  此时的伊莉不知从哪里飞身过来护在陈安然身边,抬手就要朝子弹飞来的方向开枪,陈安然立刻制止,“这里是学校,不要伤及无辜,先离开这里。”

  “可是,五少爷,你……”伊莉不甘心,这些人明显是冲着陈安然来的,倘若不把他们围堵在这里,出去以后后患无穷。

  “我没事,这是命令,走!”

  伊莉愤愤不平的收了枪,陈安然过去查看桑上的情况,“你没事吧,”

  “多多,快去找多多。”桑上的声音都变了,她也看到了那一枚子弹,而子弹飞来的方向就离舞台不远,而多多就在那个方向。

  伊莉护着他们,“桑小姐放心,陈文他们会保证小少爷的安全。”

  这个时候观众席上的人都在往门口涌动,场面十分混乱,一道寒芒一闪而过过,一名面无表情的男子,握着一把匕首,倏然扎向桑上。

  陈安然动作迅速而利落,一把挡开桑上,飞起一脚就将此人踹飞了出去,对方也不恋战,起身就混入黑暗的人群不见踪迹。

  现场越来越乱,惊叫声、怒骂声四起,然而还没等他们冲出出口,里面骤然一阵爆炸声传来,火光惊起的一刹那,整个会场一片狼藉。

  桑上被陈安然护在怀里,目光刚好看到离爆炸中心不远处站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惊恐的面孔深深的烙印进她的心底。

  她倏然疯了一般的推开陈安然,转身就朝爆炸的方向扑过去。

  “桑桑!”

  陈安然几乎是同一时刻朝她奔过去,伊莉见势想要跟过去,身边却突然冒出来几名杀手将她缠住,一时间与陈安然他们断开了距离。

  爆炸的方向正是舞台中心位置,桑上看到的那个孩子形似多多,他还那么小,遇到这种事情一定害怕极了,她却没能在他身边保护他。

  那种挫败和自责,瞬间沾满了桑上的心底。

  不,她一定要找到他。

  陈安然一直紧追着她,黑暗中他不敢有一点儿的松懈,然而他似乎低估了现场的混乱,一个四处逃窜的人影将他们的距离撞开,等他再去找寻桑上的时候已经没了踪影。

  ……

  伊莉被杀手缠上,一时间难以脱身,狭小的空间更给她带来了不便,她情急之下也顾不上陈安然的叮嘱,掏出枪瞬间就解决了两个人。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已经无需顾忌太多了,这已经不单纯的只是一个意外事件了。

  等她彻底解决身边的纠缠,找遍了整个会场,竟然都没有桑上和陈安然的身影。

  会场外陈文带着多多已经等在安全距离外,多多兴许是吓坏了,他在一旁哄着,小家伙怎么都出声,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哭。

  哪怕是经历这个惊险的场面,他也只是一直攥着手,并没有特别惊恐的反应。

  伊莉一个人出来,陈文他们就明白这一次的事情怕是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可控范围。

  会场里只有陈安然留下的一块腕表,那块表里安装有他们的定位系统,看来对方早有防备。

  “需不需要通知陈部长和夫人?四少失踪可不是小事啊。”伊莉自知是她的疏忽,没能带陈安然安全撤出来。

  陈文扫了一眼车里满面惊恐的多多,还是点了点头,“你送多多回陈家,那里戒备森严,我去联系陈部长封锁附近的道路。”

  陈源身居高位多年,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然而听到陈安然失踪的消息还是愣神了几秒钟,直到结束会议他才面色严肃的了解情况。

  陈安然失踪后R市各交通要道都被封锁,严查过往车辆,这一举动在R市一时间轰动不小。

  秦家齐聚一堂,赵易阳正在检查事发现场的所有监控,吴桐锁定各个路口的监控视频,两人都是一脸的紧张凝重。

  陆秉泽紧急安排媒体和电视台理智带节奏,转移市民的关注焦点,毕竟这件事被太多人关注的话并非一件好事。

  这一次的人明显是冲着陈安然来的,无论为名为利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寻仇,恶意报复,那么陈安然的处境就危险了。

  一旦关注度上升,他们若是无处遁形,那么只有一种结果了。

  想必陈家也想到这种可能,才会这么高度重视。

  闫修容从外面推门而入,与陆秉泽投过来的目光对视了一眼,丧气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没有一点消息,五哥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联系小四的人了吗?也没有消息吗?”陆秉泽皱了皱眉,脸上似乎还透着一抹焦躁,一直不停的低头查看手机。

  “已经吩咐下去了,再等等吧……”

  闫修容扫了其他人一眼,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担忧,就连一向不怎么关心他们动向的秦天正,今天竟也出奇的安静。

  ……

  “桑桑?桑桑……”

  “醒一醒……”

  一阵混沌中,桑上只觉得有人在喊她,意识模糊中她能分辨的出那是陈安然的声音,她竭力的睁开眼睛,眼前却还是一片漆黑。

  “安然?”倏然桑上猛然被惊醒,口中的那个名字本能的脱口而出。

  一片黑暗中,她终于看到了眼前那个熟悉的身影,“我们这是在哪里?”

  陈安然皱了皱眉,“应该还在市内,不过你放心,伊莉他们会找过来的。”

  他已经留下了标记。

  “多多呢?”想到意识昏迷前的经历,桑上的心再一次提到嗓子眼。

  陈安然知道她的担心,安抚似的:“放心吧,陈文会保护他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然,对方是什么人?”桑上心有余悸,这种惊险的场面她第一次遇见,一时间还难以承受。

  陈安然早已适应房间里的黑暗,看着她依然心惊的脸,微微有些自责,“这些年出任务比较多,结仇也在所难免,他们的目标是我,但是他们敢动你和多多,我就绝不会放过他们。”

  桑上木讷的听着,她或许无法想象陈安然在执行任务时面临的是什么样的人,但想来也都是些亡命之徒。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拦他做什么,也拦不住,毕竟他姓陈。

  “不用担心,以后会……”

  “以后为了我和多多,你一定要万事小心。”

  桑上打断陈安然的话,伸开手臂抱住他,郑重的嘱咐,以后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她和多多。

  陈安然唇角绽开一抹笑,感觉自己全身心都被填满,眼前再凶险的处境对他来说都不甚在意。

  倏然一阵脚步声传来,陈安然顿时警觉,紧搂着怀里的桑上,全神戒备的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

  伴随着脚步声传来一阵沉重的开门声,紧接着灯光骤然亮起,陈安然下意识的将桑上的头按在自己怀里,抬手遮住眼前刺眼的光线。

  很快就有两个不算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门口,陈安然曾在自己的事迹里看到过他们的照片,其中一人便是R市贩毒团伙的头目马丁。

  三年前,陈安然大力打击R市地下贩毒市场,曾一举端掉这个贩毒团伙,亲手将眼前这个尼丁送去坐牢。

  “陈长官,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马丁一看就是贩毒团伙头目的样子,面容凶悍,不怒自威,陈安然皱眉,他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没什么印象,但是看过资料,当年他一心想要整顿R市地下黑市的交易,所以事情处理的有些草率。

  加之后来失忆,这些事情没再去关注过,没想到这个马丁也算手眼通天,这才不过三年就出来了。

  “我觉得你见到我并不是什么好事。”

  “那可未必。”马丁并不以为然,抬脚走进来几步,身后立刻有人搬了沙发过来,他从容的坐下,“你当年毁我一帮兄弟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陈安然冷笑了一声,马丁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怎么样?你应该想到今天会落在我的手里吧。”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这个时候论气势,陈安然绝对不虚,“就凭你这点手段能躲避我的追踪吗?”

  “我自有我的筹码。”

  马丁的话刚落,门口就有人将被捆着的乔岚推了进来,一直躲在陈安然身边的桑上惊讶的欲上前,却被陈安然一把拦下。

  她下意识的看向陈安然,目光中带着不忍,“岚姐!”

  乔岚已经失踪有些时日了,这么久她都没有一点消息,难道就是落在他们手里?

  “安然?”乔岚被蒙着眼睛,嘶哑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脸上写满了惊恐,“安然,救我!”

  陈安然目光扫了一眼地上的乔岚,神色唯有动容,“马丁,你到底想怎么样?”

  马丁猖狂的笑着,“你当年毁了我那么多兄弟,让你赔两条命不算过分吧。”

  “痴人说梦。”陈安然不屑。

  马丁冷笑这摇了摇头,一个眼神过去,身边的人就掏出枪对准了乔岚,“陈长官,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只要你的回答我不满意,我就可以一枪要了她的命。”

  “不要!”桑上惊恐的话脱口而出,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该开口,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毕竟乔岚于她而言意义是不一样的。

  陈安然似是安抚的回头望着桑上,伸手握住她一直不断轻颤的手,心知这个时候的桑上是真的怕。

  他们被人关在这里的时候,她没有怕过。

  但是她怕眼前的乔岚会有意外。

  他的桑桑,就这么的心地柔善。

  握着桑上的手,陈安然似是妥协的退了一步,“说吧,你想要什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马丁赞叹着掏出一个手机扔给陈安然,“我有一批货两个小时后会在城西的码头靠岸,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你的货进入R市?就算我现在答应了你,你的货上了岸,我也照样有办法将你们一一铲除,并且到时候可是人赃并获。”

  “那就看谁的速度快了,陈长官,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准备就请你来呢?”马丁显然早就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

  也笃定自己手里的筹码让陈安然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就算我现在答应了你,你也没打算放了我们?”

  马丁抽了一口烟,赞扬道:“聪明!”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答应你呢?”陈安然危险的眯了眯眸子,这件事并非眼前这么简单。

  “你若是答应,她还有活着的机会,否则的话……”马丁的话刚落,指着乔岚的枪就超前凑了一下,直抵上她的脑门。

  “啊!”

  “不要!”

  两道惊呼异口同声的喊出来,马丁满意的看着这一幕,“陈长官,你还可以慢慢考虑。”

  桑上紧张的抓着陈安然的手,她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的,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助的看着一脸沉着的陈安然。

  陈安然一如既往的冷静,哪怕是面对这样的选择,都难以动摇他的铁面。

  所有人都知道他对毒品深恶痛绝,他自己也曾奇怪这究竟是为什么,直到他看到桑上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似乎有了答案。

  如今马丁这样逼迫他,已经触犯了他的底限。

  而且今天的事情在他看来另有蹊跷,就算他现在答应了马丁,他一定还有后招,倘若比耐心,他未必会输。

  城西码头他早就让人盯着,一旦有异常,该着急的应该是马丁才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马丁似乎真的不着急,颇有耐心的等待着,场面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所有人都在等着陈安然的决定,桑上心急如焚,她害怕陈安然决定,更怕他没有决定。

  “陈长官果然是铁面无私。”马丁适时的开口,唇角轻蔑的笑了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说着就示意身边的人动手,桑上却突然大喊一声,“等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桑上,她深吸一口气,祈求的目光看着陈安然,陈安然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皱眉朝她摇了摇头。

  桑上一把抓起马丁刚刚扔过来的手机,颤抖着递给陈安然,“安然,救岚姐。”

  她做不到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岚姐有事,他们欠岚姐已经够多了,再让这样出事,怕是他们一辈子都难安。

  她不想岚姐以这种方式永远活在陈安然的心中,不然这会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逾越的沟壑。

  陈安然握住桑上的手,摇了摇头,“桑桑,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他有他的用意,他倒要看看马丁还有什么手段。

  “安然,我们不能再欠岚姐一条命。”

  她不要这样,也不想这样。

  陈安然自然明白桑上的意思,眸中的神色微微沉了沉,抬手接下她递过来的手机,深吸了一口气,“桑桑,我毕竟是一个执法人员,这不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游戏,职责在此。”

  纵然他们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却也并未真正的触碰法律底限,这也是陈家历代的衣钵,他不会碰,他相信陈家也不会碰。

  “好!”马丁突然戏谑的开口,脸色一片冰冷,似乎刚刚的耐心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么加上她呢?”

  他突然调转枪口对上桑上的方向,“我倒要看看你的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陈安然厉眸一寒,将桑上护在自己身后,“马丁,别痴心妄想了,就算我答应你的要求,你的货也靠不了岸。”

  城西码头一向都是运输重地,光凭他一个电话根本就不可能让这种不明来历的船只靠岸。

  “那就不是你关心的。”马丁不耐的起身,“你只要为我打开第一步,我有的是方法把我的货弄下来。”

  “陈安然,你想清楚了,你现在要救的是你身边这个女人。”

  马丁踩了一脚地上的烟蒂,冰冷的提醒。

  陈安然的眉心稍稍皱了皱,递给桑上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转过去看着马丁,“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能给我什么保证?”

  “保证?”马丁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陈安然,你害了我那么多兄弟,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这样的话我以后有何颜面去见其他弟兄。”

  “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与她们无关,放了她们,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也可以任你处置。”

  “不要!”

  “安然!”

  桑上和乔岚异口同声的阻止,这个马丁根本就是亡命之徒,就算真的答应他的要求,他也不可能遵守承诺的。

  而且更让桑上不解的是,陈安然刚刚明明那么坚决的拒绝救岚姐,为什么这么快就会改变主意。

  他说过不会打破原则,更何况他对毒品深恶痛绝,绝不可能帮着马丁祸害R其他人。

  陈安然扫了一眼地上的乔岚,深眸中划过一抹异色,良久才将目光对上桑上,似是明了她心中的疑惑,淡然一笑,“桑桑,如果选择题里面的选项是你,那么我的答案也必定是选你。”

  桑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眼前忽然变得模糊,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带着过去的恩怨和愧疚来对待他们的关系,胡搅蛮缠,折磨他也折磨自己。

  以为他只是因为陈家的愧疚才会迁就她,可是她却没有想过,他忘记过他们的曾经,错认过乔岚,但是他最终还是毫不犹豫的爱上了她桑上。

  眼泪一点点的在眼眶中聚集,桑上终于觉得长久以来积郁在心中的阴霾开始一点点的散去。

  可她终究是忽略了环境,马丁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好感人的画面,乔岚,你真应该好好看看。”

  乔岚一把挣脱手腕上的束缚,抬手抓下蒙在眼睛上的眼罩,目光阴冷的看着陈安然和桑上,“安然,你果然好狠的心。”

  “岚姐?”桑上被眼前的变故震惊,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乔岚状若疯狂的笑着,“你们为什么要逼我,安然,在你心里,我哪一点比不过桑桑,两年了,难道你就真的没有爱过我吗?”

  她不信,两年的时间,一直陪在他身边是她乔岚。

  可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形,他怕是连一点都没有犹豫。

  陈安然却是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幕,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眉眼间依旧一片淡然,对于乔岚的话他并不想回答。

  不过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乔岚,我一直觉得是我欠了你,就算你今天和马丁联手想要对付我,我也会救你,但是从今以后,你我各不相欠。”

  他后悔自己没能早点解决这些事情,从乔岚失踪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他查过她的行踪,也有所怀疑,只是一直瞒着桑上。

  “各不相欠?那么这两年我为你付出的,又算什么?”乔岚不甘心,凭什么她陪了他两年,却让桑上一个没有付出过的人得了便宜。

  此时的乔岚根本就忘了,是她抢了桑上的人。

  “够了够了。”一旁的马丁烦躁的打断他们的这场大戏,似乎他的耐心已经忍到极限了,他一把抓住桑上的手臂,将她从陈安然身边拖开几米远,“你想好了就按我说的做,我没时间再听你们谈情说爱。”

  “马丁,你别伤她。”陈安然一直从容的脸上终于有了紧张的神情,“好,我现在就通知他们。”

  陈安然握着手机正准备拨出去,马丁突然制止。

  “把他带到我们的干扰室。”

  这个时候外面早已戒严,都是要找陈安然的,他这一个电话打出去,怕是要暴露他们的藏身地点。

  陈安然被人带走,马丁也跟着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乔岚和桑上,还有一个看守他们的人。

  此时的两人都狼狈不堪,桑上跌坐在地上,依然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为什么?”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竟然是乔岚做的。

  “什么为什么?”乔岚不屑的冷哼一声,莫名的想到她和桑上之间的过去,讽刺的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和马丁认识吗?”

  桑上不明就里的摇头。

  “因为你,桑桑,当年你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还是忍不住去碰它,为了你我才跟马丁搭上了话,他有货,而我为了经营夜色,也为了让你能更方便。”

  桑上想到了这个可能,如今听着乔岚说出来,心中是百感交集的疼痛。

  她和岚姐,再也回不去了。

  “桑桑,你为什么不永远待在戒毒所里?为什么要出来?”

  如果桑上没有出来,陈安然不会取消婚礼。

  如果桑上没有出来,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桑上痛心疾首,岚姐对她的恨已经偏执到这种地步,所以才会不计后果的做出今天这种事情。

  “岚姐,你爱安然吗?”桑上抑制心底那份悲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乔岚口口声声喊着她爱陈安然,今日却让他身范险境,让他陷入这般难以抉择的地步。

  难道这就是她的爱吗?

  “你爱的只是你自己。”不等乔岚回答,桑上就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

  “你胡说!”乔岚厉声打断桑上的话,“我是爱他的,我比你更爱他,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他。”

  “那么今天呢?”桑上低沉的声音很是平静,“岚姐,马丁是什么人,你竟然联合他一起对付安然。”

  “我怎么会对安然不利,桑桑,我今天的目的是你。”乔岚突然诡异的笑了笑,“只要你死了,马丁答应过不会动安然的。”

  桑上觉得可笑,马丁那种亡命之徒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可乔岚还真的信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盛装只为错过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