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乱斗水浒 > 八二章 却休要 巧舌如簧

八二章 却休要 巧舌如簧

  阮小七带着众水军到得涌金门前,借着月光一看,不由大吃一惊,眼前所见的,恰恰却跟自己想的相反,涌金门非但没有打开,反而却是闭的紧紧的。

  阮小七见状,不觉叫苦起来“苦也看来俺阮小七这下却坏了各位哥哥的大事了”

  阮小七想到这里,急忙令所有船只调头,四下前往围堵乱,窜贼兵的船只。

  就在此时,随身军校指着前方说道“七爷你看那黑暗处,好像有一只小船藏在那里”

  阮小七闻言,急忙顺着随身军士所指的方向看去,黑暗处隐约还真有一只小船藏匿在那里。

  阮小七见状,急忙令各船点起火把,在火把的照耀下,果真有一只小船隐匿在那里,阮小七急忙令所有船只靠上前去。

  就在此时,涌金门上一片大亮,邓元觉带领汤逢士,王仁,崔彧,廉明,张道原及众贼兵一起临城,用强弓硬弩射住阵脚。

  众军士见状,急忙对阮小七说道“七爷城中贼兵已经发觉了我们,我们还是返回吧”

  阮小七不由笑着说道“哼我等只在这里,谅他的箭失弓弩也打不到我们,若是他们出城前来迎战,我们正好一举抢进城去你等休要惊慌,只管跟俺上前看个究竟,若那那只小船上人是反贼的话,我们只管将他们拿了”

  原来那暗处的小船之上,正是最后出城的茅迪和几个贼兵,城上廉明见阮小七引着众船往茅迪靠去,不由对邓元觉说道“邓元帅不好了那宋贼好像已经发现茅迪他们,正在往茅迪他们靠去,我们理当速速出城相救茅迪他们”

  邓元觉闻言,不由大喝道“你这厮休要乱叫,此时茅迪等人已经扮作渔夫装扮,那宋贼不一定能分辨出茅迪他们的真实身份,若此时出城相救,岂不明摆着告诉那些宋贼茅迪他们的身份,只会白白送了他们的性命还有若宋贼此番趁水门打开之际,一举抢进城来,那就大事不妙了”

  崔彧却说道“邓元帅话虽如此,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茅迪落入宋贼之手吧”

  邓元觉听了崔彧这话,不由火冒三丈“邓元觉刚才已经说过,那些宋贼不一定能分辨出茅迪他们的真实身份还有到底是那茅迪重要,还是这杭州城重要若是失了杭州城是你这厮担当的起,还是我邓元觉担当的起就算我们现在出城相救却也来不及了,此番茅迪是生是死只有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你们只管随邓元觉坚守杭州城便是若敢再有人建议邓元觉出城相救茅迪的,定然军法从事”

  众贼兵听闻邓元觉这话后,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阮小七带着众军士围上茅迪的船只后,只见船上人皆是渔夫的打扮,而且皆吓的,在那里不停的哆嗦。

  阮小七不觉开口问道“你等究竟是何人,三更半夜驾船在此作甚”

  只见为首的答道“将军饶命啊我们只是附近的渔夫,为求生计,才出来打些鱼过活,却不想碰到两军厮杀,这才藏匿在这里”

  那人说着捡起船上的渔网,抖了几下“将军不信可以看,我们船上除了渔网却无别物”

  阮小七闻言,再看那人手中的渔网,便对随身军校说道“既然是附近的逃过活的渔夫,那俺如何能与他们为难快快让众船散去,放他们离去”

  那船上的人听闻阮小七这话,急忙拜谢道“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阮小七随身军校之中,也不乏精细之人,听闻此言,急忙劝道“七爷万万不可大意啊他们若真是附近渔夫,又如何敢来方腊反贼的杭州城打渔”

  那个为首的,听闻阮小七随身军校这话,急忙解释道“军爷我们原本是在这涌金门外十余里外打渔的,只是听闻有厮杀才会跑到这里暂躲的”

  “七爷这就更不对了若是普通百姓听闻厮杀,肯定是躲的越远越好,又如何敢靠近方腊反贼的水门来藏匿还有方腊贼兵抢出城来之事,我们也是刚刚知晓,而这厮却好像早就知道了一夜从这厮一口一个躲避厮杀,就能看出这厮分明就是刻意搪塞依小弟看,这厮九成是方腊反贼手下的贼兵”

  那渔船之上之人,听闻阮小七随身军士这话,急忙齐声说道“军爷万万不可乱说,而害了我们的小命我们真乃附近的渔夫”

  阮小七见渔船之上的人,说的竟如此整齐,顿时心中生疑,急忙取过军士手中火把,往渔船上跃去。

  借着火把的照耀,船上其他之人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唯独为首的那个满脸皆是锅灰,阮小七不由大叫道“兄弟们,速速将这些人拿下”

  十余军士闻言,急忙一起抢上渔船,将船上渔夫全部按倒缚紧。

  只听船上的渔夫一起大叫道“将军饶命啊我们只是附近的渔夫,为何却要绑我们”

  城上汤逢士见状,不由失声对邓元觉说道“不好邓元帅,此番茅迪等人,已让宋贼给拿了我们该何去何从”

  邓元觉闻言,不忿的喝道“前番邓元觉就已说过,茅迪是生是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你们休要管他,只管跟邓元觉守好这杭州城,若那些宋贼胆敢靠近,只管乱箭一起打下”

  众军士捆翻茅迪和贼兵所扮的渔夫后,阮小七掀开船上鱼篓,木桶,却不见一条鱼,只有些许锅灰,不由怒喝道“好啊你们这些反贼,老爷差点就被你们给骗了若是你们真是出来讨生计的渔夫,那怎么船上连一条小鱼也没有还有这些锅灰又作何解释”

  那些贼兵所扮的渔夫,经阮小七这么一问,顿时哑口无言。

  只听茅迪说道“将军真是天大的误会啊我等真是这附近的百姓,只因天黑刚刚出来,还没来得及打渔,便碰到了这场厮杀只因平时我们家中能吃的皆被方腊抢夺了去充作军粮了,却没有一点粮草可作鱼饵,权且就只好拿这些锅灰充当鱼饵了”

  阮小七闻言,不觉大怒“你这厮却休要巧舌如簧既然你这厮多穷的拿锅灰当鱼饵了,为何还要将锅灰抹在脸上,莫不是怕人认出你这厮不成”

  “将军真是天大的冤枉啊小的这不是怕被贼兵给拿了,这不才将这些锅灰抹在脸上,藏在黑暗之处,让贼兵不宜发现我等,只可惜他们还没来的及抹锅灰,便被将军你带人将给我们拿了”茅迪依然不肯死心,只管巧舌如簧的分辨道。

  阮小七随身军校闻言,急忙对阮小七说道“七爷这厮不但巧舌如簧,而且临危不惧看这厮气势,想必不是贼兵小喽啰,定然是一个贼将,若是这厮真是贼将,费保,倪云,卜青,狄成四人自当相识,七爷只管将他们押回去,让费保,倪云,卜青,狄成四人看后,便能知晓”

  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反正各种求,谢谢,你懂的

  本章完

看过《乱斗水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