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聂小妖之灵火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花圃鬼影

第二百五十八章 花圃鬼影

  “面具人?”柳扶风惊声说道。

  聂小妖点点头。

  柳扶风说道:“我见过那面具人对付‘鬼判’妖兽的情景,他的威力比这要大多了,而且不是从后向前攻击,而是从上到下攻击。”

  胖猪插道:“会不会是因为他面对的只是普通的人类,所以才没用绝招类——‘首当其冲’的招式?”

  聂小妖说道:“不管怎么说,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了。我估计,主角就要登场了。”

  “谁!”

  莫菲比较警觉,她发现花架后躲着一个人。

  那人转身想跑,被胖猪一闪身就拦在了前路。没想到胖猪的这个突然的举动,将那人直接吓昏。

  “他是这苗圃的老板——老刑头,你别吓到他。”柳扶风说道。他家就在这边上,对这些邻居还是很熟的。必竟,谁都有请民警帮忙的时候。

  胖猪听了,一举右手,道歉道:“对不起,是我忘了原则了。”

  柳扶风和胖猪两人把老刑头搀扶到他的宿舍,平放在床上。胖猪轻掐老刑头的人中。老刑头慢慢醒来。

  当他看到柳扶风后,有一些茫然,问道:“柳警官,出了什么事?”

  柳扶风轻轻问道:“傍晚时分,你都看到了什么?”

  老刑头这才清醒过来,惊吓过度地说道:“鬼,我看到了鬼!就在我的花圃中。”

  “鬼?什么鬼?”柳扶风问道。

  老刑头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其他人,当看到胖猪时,吓得一骨碌坐起来,双手抱着头,叫道:“鬼呀!就在你身后。”

  原来他说的是胖猪。

  胖猪无奈地做了个“拷”的手势。

  柳扶风看了胖猪一眼,极有幸灾乐祸的意味。然后对老刑头说道:“老刑,他是我的同事,朱株警官。不是鬼。你别害怕。”

  莫菲也进入工棚来,说道:“我已经打电话给局里了,他们马上就会到。鲍叔也会赶来。”

  柳扶风点点头。

  老刑听到大家说话,才敢把脸露出来,满脸惊恐。

  柳扶风问道:“老刑,在你这里出了命案,你知道吗?”

  老刑猛地点头。

  柳扶风继续问道:“是谁干的你知道吗?”

  老刑头猛地摇头,叫道:“鬼,是鬼干的。”

  这下,三人也是感觉一愣。

  柳扶风问道:“鬼?长得什么样子?”

  “看不清,看不清。模模糊糊,一会能看到,一会看不到……一会儿在左边,一会儿在右边……太邪乎了……太邪乎了……”老刑说道。

  莫菲问道:“能不能看到他的长相?”

  老刑说:“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柳扶风追问道:“有多吓人?”

  老刑说:“脸煞白!没有眼珠子,只有黑眶眶,却总感觉它在看着你,无论你躲在什么地方都盯着你看。它的眼眶里流出血来……就一张脸,还有黑乎乎、影绰绰的身子……像是穿着黑色的大袍子,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看来果真是他!”胖猪说道。

  他的话,又把老刑头吓了一跳。都说老年人已知天命,晓生死,不会怕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果真遇上,还是受惊非小。

  ******

  在外边保护伤者的蓝竹正在运功检查伤者的生命体征。她忽然感觉有一种强大的存在,就在自己的后上方。

  她猛地回头,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她慢慢地回过头,继续检查伤者。

  这时,她更清楚地感觉就在车旁边有人在偷看。

  她猛地抬起头,竟然认识。

  ******

  外边警笛声大作。

  局里已经派人过来,胖猪出去对接,莫菲留下来与柳扶风一起安慰老刑头。同时打听更多的细节。

  “小柳,行呀!最近案子好像都是围着你转啊!别人等死了都碰不到一桩,你却是日夜不停呀。”赵黑子科长也来了,见面后他就这样不冷不热的挖苦了一番。

  “有目击证人吗?”他继续问道。

  柳扶风还未回话,莫菲迎了上来,回道:“科长,这苗圃的老刑头目睹了全过程,他可能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赵黑子一怔,问道:“真的?那太好了,对破案有极大的帮助。老刑头,你要把看到的如实说出来,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

  他边说着,边看向莫菲身后的老刑头。

  老刑头赶紧点头,唯唯诺诺称是。

  “报告科长,外边还有一名幸存者。”赵黑子的跟班跑过来向他汇报。

  “我知道了。”

  赵黑子立即转出苗圃而去。

  ******

  一夜也未合眼,才把现场处理完。

  受伤的那个马仔已经被送医院抢救了。死了的老甩的尸体也被移送到医院。

  受惊的老刑头被带到警局,作进一步的调查和心理康复。

  一灯、柳扶风和胖猪都守在医院抢救室。“大拿张”亲自挂帅指挥抢救。

  莫菲回到了班上。而聂小妖和蓝竹不是警务人员,所以回家休息,等候消息。

  一直抢救到下午,“大拿张”最先出了抢救室,对着大家摇了摇头。

  “这次创伤非常严重,左背部五根肋骨缺失性骨折,左肺部不可修复性创伤,已经切除,严重失血。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估计救回来的可能性不大。”

  一灯听了,问道:“多久?”

  “大拿张”回答道:“估计还能存活四十八小时。”

  “这其间,他还能醒过来吗?”一灯问道。

  “大拿张”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后,回道:“不知道。”

  说完,疲惫地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一会后,其他参与救治的医生和护士也相继出来,只留下主治医师与护士一起将那个马仔移送到重症监护室。

  这重症监护室是不给非医护人员进入的。

  “得知他还未死后,面具人还是会来杀死他的。”一灯说道。

  “所以,我们要守株待兔。”

  他看了看柳扶风和胖猪。

  两人均点头表示同意。

  “而且,我们还要随时等待伤者可能的醒来。所以——需要你们俩参与值班。”一灯说道。

  胖猪听了,立即向前一步,说道:“放心吧,鲍叔。这就交给我和阿疯吧。”

  柳扶风也点点头,说道:“师傅,放心。我与小朱两人轮流值班。”

  一灯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依你们所说,这个面具人——蠃猎人行为诡异,法力惊人,手段凶残,所以,这里实在危险。要不然……请莫菲、小聂她们过来协助。”

  胖猪接道:“鲍叔,你放心,嫂子已经在做部署。”

  一灯听了,笑了笑,说道:“那就好,这丫头做事,我放心。你们多加小心!”

  “您也多加小心!”两人送走了一灯。

  局里又安排了两个民警前来看护,这样,柳扶风和胖猪得以喘息。

  “这招式太残忍了,直接把人的半边身子就给搅没了。”

  “是啊,这人绝对是个变态。”

  “听说是恶鬼呀,太邪门了。”

  “嘘——别乱说话。”

  “真的,是花圃的老刑说的。他的供词我都看到了。”

  ……

  两个看守的民警坐在门前闲聊,医院专门为他们俩搬了两张椅子。

  柳扶风与胖猪呆在对面的医生办公室里。

  “你先在这呆一会,我去看看周边的情况。”胖猪说着,就起身出了门。

  与两位民警打了个招呼,就向走廊里走去。

  一直到天黑,伤者都没清醒过来,医院也平静得很。

  莫菲打来电话,说死者老甩原名赵帅,“昌邦社”社团下属昌海洗浴中心项目的合伙人,总经理,在他们社团内部是大档头。伤者是他的心腹跟班,外号叫克维,本名刘奎,也叫大奎。

  另外,还有一名跟般也被杀死。

  “按说以面具人的本事,这些普通的凡人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跑,更不会留下刘奎这个活口。到底是什么目的呢?”柳扶风感觉这案子陷入了困境,独自念叨道。

  “要么是面具人故意看着这些人受折腾至死,就如猫玩老鼠一样。要么……就是有更多的惨案。”他继续说道。

  “还有更多的人被害?那岂不是帮内火并?”柳扶风继续自言自语地说道。

  胖猪听到他自言自语,问道:“什么人被害?”

  柳扶风说道:“看来‘昌邦社’内部在火并。连大档头都被害,可见这次他们社团内出了严重的分歧。”

  “说不定是仇杀呢?比如,这个老甩抢了别人的生意?再比如,看上了别人的老婆而且产生了事实性行为?”胖猪用他的八卦用语猜道。

  柳扶风摇摇头,说道:“我感觉没那么简单。”

  “是不那么简单。”

  背后传来了聂小妖的声音。

  “嫂子,你来了?”胖猪立起来打招呼。

  聂小妖说道:“给你们送饭。”

  :。:

看过《聂小妖之灵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