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16章 薛仁贵在此!

我的书架

第16章 薛仁贵在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月秋风如刀般吹瑟在天地间,洛阳城外的道路两侧一片枯黄野草随风飘荡,一辆马车左右跟随者数十名宫中的禁卫军遥遥行走。

  此时马车内安坐便是当今的皇子刘辩,也是被董卓废立当了没多久的废帝,此时却一脸的惊喜与忧愁。

  两侧枯黄的草丛中吕布率领二十名死士与华雄带来的近百名的西凉精锐严阵以待。

  此时华雄身穿一袭黑衣,一脸的凝重之色,静悄悄的走向吕布身边,轻声道:“吕将军!”说到这里更是两指对着脖子一划,表示是否行动。

  此时的吕布虽然同样一袭黑衣蒙面,黑布背后脸色却铁青一片,望着摇摇已经走入包围圈内的马车,硬着头皮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狠色。

  “杀!”

  一声令下,瞬间马路两侧涌出一阵杀声,上百名的黑衣蒙面人手持刀刃猛然从草丛中现出了身形。

  “刺客!保护弘农王!”保护马车内的废帝弘农王的侍卫猛然大喝一声,瞬间铿锵刀刃出鞘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马车的刘辩更是猛然一惊,掀开窗口后瞳孔一缩,只见数百名的黑衣蒙面人疯狂的朝着他们四面八方冲来。

  片刻后,在弘农王刘辩震惊与恐惧的瞳孔中,厮杀起来,宫中的禁卫军虽然训练有素,可在吕布麾下的死士还有华雄带来的西凉精锐豁出性命的厮杀下渐渐不敌。

  毕竟他们的人太少了,只有十几名护卫,此时的刘辩更是吓的脑袋缩回了马车内,一脸的恐惧惊怒之色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历史上他不是在今日死的,更不是死与刺客手中啊。”

  而马车外,吕布一身黑衣,手持一柄闪烁着滴血的宝剑,冷冷的朝着马车走来,此时马车前只有五名还活着的禁卫军了。

  周围的黑衣人早已将马车给围的水泄不通,华雄更是眼神一瞪,瞬间他带来的西凉竟然纷纷一点头,围在马车周围死死盯着吕布。

  “尔等什么人,竟然胆敢刺杀皇族之人。”为首的侍卫更是一脸的胆寒震惊的怒喝道,手中的长刀却在颤抖。

  望着一步一步走来的黑衣人,为首的侍卫眼眸一凝,知道对方绝对就是奔着马车内的人而来,同时也想到他们就算能走的了,身在洛阳的家人也活不了,无奈之下心中一横。

  “杀!”

  剩下的五名侍卫眼眸中闪烁着死志,怒喝一声,直接朝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吕布冲去。

  唰~

  噗嗤~

  手中的宝剑猛然一挥,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最前的侍卫手中的宝剑磕飞不说,更是余力未减,直接将此人的脑袋给斩下来。

  唰唰~

  血液四溅,剩下的四人嘶吼着冲过来,可在吕布神力之下,直接被磕飞兵器,连人给劈成了两半。

  血腥的厮杀,可这一切在一旁监视的华雄眼中却闪烁着精光,而蒙面下的吕布更是一股愤怒,仿佛在宣泄着什么,可却没有人能让他好好的宣泄一番。

  此时马车周围躺着一地血淋淋还冒着热气的尸体,只有拉着车的马匹嘶鸣预感到危机。

  望着孤零零的马车,吕布充满愤怒憋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决心,“弘农王,上路吧!”

  心中下定决心的吕布猛然大步朝着马车走去,此时他的双眸中只有赤裸裸的杀意,没有丝毫保留。

  就在这时,寂静的马车内猛然响起了一声绝望哀求般的嘶喊声,瞬间令吕布身躯一颤,瞳孔更是狠狠的一缩,震惊的望着马车。

  “该死的系统,快点吧,孤就要身死了!”

  轰隆隆~

  猛然间大地泛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猛然间失神的吕布本能的一回头,只见道路中央冲来一匹雄壮的血红色的马匹。

  而令人震惊的是骑在血红色战马上的人,身穿一袭精美的金色铠甲,手持一杆方天画戟,脸色愤怒的嘶吼着一句令令吕布震惊的话音。

  “薛仁贵在此,贼子,休要伤害我家主公。”

  随着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旁的华雄震惊过后,猛然狂怒吼道:“杀!”

  随着一声怒吼,猛然间周围的黑衣人纷纷手持兵刃一脸嗜血的冲向了来人,而此时只见薛仁贵一脸的愤怒,手中的方天画戟挥舞起无数的残影。

  噗嗤~噗嗤~

  马快,戟更快,瞬间便挥舞出无数的残影,一阵哀嚎声响起过后,只见薛仁贵已经冲到了吕布身前。

  这时震惊过后的吕布猛然反应过来,手中的宝剑直接用力一挥,铛~一阵金属交鸣声响起。

  薛仁贵连人带马直接被震的后退数布,而吕布更是因为对方借助了战马的冲力还有对方强大的臂力,一磕之下直接连连退了十步才缓下了胸膛中的那股翻涌沉闷之感。

  铛铛~

  这时的薛仁贵一脸的愤怒,手持画戟根本不给吕布任何机会再次驾着战马冲来,不断的挥舞手中的画戟。

  铛铛~

  手持宝剑的吕布因为没有马匹的缘故,一时间竟然处在下风,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宝剑完全一副硬对硬的打法。

  此时的吕布虽然在奋力搏杀,可心中却一阵翻涌,瞳孔更是充斥着一股浓浓的震惊与不解之色。

  而这时马车内的刘辩猛然冲出来,对着前方大战的两人嘶吼道:“薛爱卿,快来救孤。”

  猛然听到刘辩求救的声音后,骑着战马的薛仁贵猛然一荡手中的画戟将眼前难缠的黑衣人给击退数步,趁着大好时机直接架马冲了过去。

  刘辩此时一脸绝望过后的惊喜的表情,直接一伸手,被架马冲来的薛仁贵一扯,直接翻上了马背上。

  这时吕布脑海一阵惊涛骇浪,可此时已经容不得他思索了,大喝道:“全体围杀!”

  随着吕布的一声令下,无数的黑衣人直接蜂拥而来,而此时薛仁贵猛然大怒吼道:“贼子尔敢!”

  马背身后的刘辩死死抱着眼前救命恩人,而薛仁贵更是一拍战马,直接轰隆隆的冲来。

  战马横冲之下,再加上薛仁贵手中的方天画戟飞舞,一时间挑飞数人,令周围的黑衣人竟然无法直接阻挡。

  铛~

  迎着冲来的薛仁贵,吕布双眸中闪烁着无尽的杀意,直接怒吼道:“留下命来。”可兵刃相交后,吕布再次被震的倒退数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