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150章 飞将之威(三更)

我的书架

第150章 飞将之威(三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晨太阳刚刚升起,天地都还一副清冷之色,而并州大营内却弥漫着一股食物的香气。

  一个个身披铠甲装备精良的士卒纷纷精神饱满的模样,有的更是擦拭着自己的嘴巴,一副回味饱饭的幸福模样。

  而远处的袁军大营内,许攸与颜良一脸的凝重之色,“颜将军,今早五更时并州军上空炊烟已所剩无几。”

  说道这里时候颜良脸上透出一股凝重之色,冷着一张脸沉声道:“军师放心,高览将军早已令全军将士备战。”

  二人相视一眼点点头,一副大战在即的凝重气氛,要知道这可是第一站,九万大军中几乎有五万大军都未经历过战场。

  第一战重中之重,只有撑过第一战,这九万士兵才能算是真正的大军。

  呜呜~

  远处传来的号角声,一瞬间颜良与许攸打了激灵,直接起身朝着帐外走去。帐外更是传来颜良的怒吼声。

  “全军备战!备战!”

  哗啦啦~

  袁军早已准备整齐,营寨上站满了装备整齐的士卒,那一双双恐惧好奇的眼神望着远处那黑压压的影子,犹如蝗虫过境般黑压压一片,不断的蔓延过来。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并州军黑压压一片已经出现在了溪流对面,无尽的压抑气氛开始凝聚。

  颜良麾下的大军更是一副震惊的模样,只见远处那黑压压一片的大军,浑身透着一股肃杀之气,而袁军已经被这股气势所慑营中慌乱的却比较多。

  “冷静!冷静!敌军只有三万,吾等九万大军,都别慌!”

  营寨上不断的有校尉怒喝着,慌乱的士卒才堪堪稳住阵脚,三万大军在营寨上观看那可是一股视觉上的冲击。

  黑压压一片仿佛无边无际般,只有经验丰富的大将校尉才能一眼看出敌军有多少。

  而他们麾下临时招募的士卒实在太多了,黑压压一片的视觉感带给他们的只有压抑沉闷的呼吸。

  三万大军黑压压的来到了溪水河畔,两军遥遥相望,回荡在耳边的除了溪流声外便是这三万大军沉闷的呼吸声与步伐声。

  遥遥一望,骑在赤兔马上的吕布便看出了敌军营寨的虚实,那一个个慌乱的表情还有无数的士卒开始安抚。

  止!

  随着吕布缓缓一抬手臂,瞬间身后的三万大军为首的各个校尉看到手势后,纷纷扯着粗犷的嗓门嘶吼了起来。

  止!止!止!

  接着三万将士齐生生的吼了三次‘止’后,瞬间那铿锵有力的步伐戛然而止,黑压压一片的大军完全将不动如山发挥的淋漓至尽。

  也将吕布那挥如臂指的指挥提升到了一个绝无仅有的高度,一时间袁家上下诸将看后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的望着眼前的大军。

  仅仅一个手势,三万大军可不是三百人,竟然三个呼吸间就全部止步不说,更是没有丝毫紊乱。

  铿锵有力的步伐戛然而止,秋风瑟瑟吹动下只有旌旗摇曳的猎猎声响,三万黑色大军整齐划一的排列。

  咕咚~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见了,可此时的韩馥仍然忍不住喉头涌动,一副震惊模样。

  若有此等大军在手,当初冀州岂能被袁绍所夺,一时间韩馥不由的回眸一望,只见吕布平淡望着远处,身后大军的举动仿佛平淡无奇般根本引不起他丝毫关注。

  随着大军的整齐划一的举动,郭嘉虽然惊奇可脸上却是一股沐浴春风的感觉般,那样享受。

  微微眯着眼眸,一脸陶醉之色的郭嘉一时间感慨万千,这等大军在手何愁大事不定。

  就在这时吕布一回眸,一脸微笑的表情望着他,韩馥辛辛的一拱手,直接策着战马缓缓向前走去。

  而典韦也在吕布的一个眼神下,一个点头双腿一夹战马,护卫在韩馥身旁向前走去。

  当看到身旁如黑铁塔般的典韦恶汉在侧后,韩馥紧绷的脸颊终于松了一口气。

  哒哒~

  河畔边,韩馥与典韦的身影慢慢出现在袁家视线内,越来越清晰,当看到韩馥的面孔后,军中一些识得的校尉一时间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眸中飘散着慌乱之色。

  “诸位,吾乃冀州牧韩馥是也。”

  一时间‘冀州牧韩馥’五个大字不断回荡在两军阵前,袁军寨上的士卒还无恙,可有些校尉却是不行了,慌乱的神色掩饰不住内心的空白。

  而许攸看到韩馥的身影后,双眸闪过一道了然之色,而颜良看到韩馥的身影后却是一脸的冷漠,高览沉着一张脸。

  阵前的韩馥拱拱手,对着远处的袁军上下一扫后,脸色颇为气愤的怒吼起来。

  “颜良、许攸尔等这群乱臣贼子,吾乃天子所册封的冀州牧,而袁本初不过一方郡守,竟甘擅自夺取一州之地,此乃大逆不道之举也。”

  “不尊上位者调度,擅自攻打大汉一州之地,如此无君无朝纲之辈,真乃当今天下乱臣贼子也!”

  随着韩馥的一番怒斥后,袁军上下开始出现了骚动,毕竟说什么韩馥才是名正言顺天子册封的冀州牧,而袁绍只不过是渤海太守而已。

  愤怒的韩馥接着话音一转,一脸悲戚的指着袁军上下,悲天悯人般的喊道:“吾知军中上下官员皆乃迫与袁本初乱臣的压迫,但今日并州刺史吕将军愿助我夺回冀州,尔等只要开城投降,以往过错一概不计较。”

  说到这里时,韩馥更是意气风发的回头一指,指着秋风瑟瑟下摇曳的旌旗大吼道:“诸位,并州刺史吕将军乃是当今天下第一神将,虎牢关前十八路诸侯齐聚尚被一人杀的破军、斩将、夺旗,而如今不过袁绍一人耳,汝等觉的还有胜算乎!”

  一时间随着韩馥慷慨激昂的诉说,再加上远处那风中摇曳旌旗上的大字,袁军上下一阵慌乱。

  “那旌旗上的字都是什么啊?”

  “闭嘴。”

  而有的人却是俏声声的暗中道:“那是飞将二字。”

  一时间军中识得此二字的声音传播下,瞬间袁军上下纷纷一脸震惊的模样望着远处旌旗下那道火红色的身影。

  ‘飞将’二字天下可谓是如雷贯耳也,尤其是河北之地,要知道冀州紧连着并州,可以说飞将吕布的称号还未扬名天下之时,冀州之地已经听闻过并州吕布之名了。

  虎牢关一战,孤身一人独战天下群雄不说,更是孤身一人杀入十八路诸侯军中,当着天下几十万大军的面,一人上演了破军、斩将、夺旗这三种武将一生中最为荣耀的战绩。

  从此以后,天下第一神将的名号可谓是彻底落在了飞将军吕布头上,天下之人也无可争议。

  忠肝义胆又兼天下第一武勇,可谓是天下最为耀眼的存在,尤其对于寒门与民间来说,流传、认知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堪比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