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界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军师咱们怎么办?”

  看着颜良脸色凝重的模样,一旁的许攸为难的捏着下巴的胡须,双眸中透露出一股狠辣之色。

  “将军,吾有一计可阻吕布之势,可风险太大了。”

  一瞬间在这种绝境时传来一缕阳光,颜良猛然脸色大变,兴奋的盯着许攸,“军师果然大才,这等局势下竟然还有办法,速速道来。”

  看着脸色大变的颜良,许攸内心却是不断算计着,双眸透着一股精光,好既然你要问那便说,至于执行就是你这一军主将的事了。

  随着颜良一脸的急色不断催促下,许攸淡淡的指向了地图上赵国几县。

  “令其余四县放弃抵抗,恭迎韩馥大军入城。”

  什么!

  颜良猛然脸色露出一股震惊之色,瞪着许攸仿佛是在说你在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主公麾下的地盘,就算毛城不能守,咱们大军且战且退,拖到隆冬到时并州军再厉害也只能乖乖退军。

  哼!不满的冷哼一下,瞪了眼颜良,许攸淡淡的冷声道:“吾也是一个提议,放弃赵国之下四县,交给韩馥后,你觉的韩馥此人手握五万大军,再有赵国一地后还会乖乖听吕布的话吗?”

  “当然这只是某的一个提议,最后还是将军做主。”最后一句才是许攸内心的话,完全将自己摘了出去。

  当听完许攸的一席话后,颜良沉默了,双眸泛着血丝死死盯着地图上不断查看。

  赵国之地,邯郸已被吕布攻下,而且身后韩馥五万大军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们的后路,一旦后方被攻陷,他们可就处于包围圈内了。

  若是放弃毛城退守四县!这一想法刚刚在脑海中升起,瞬间颜良便摇头决定放弃。

  不能退守四县,一退吕布三万大军压上,将与韩馥的五万大军连城一条线,到时八万大军在手,赵国陷落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军师!”

  一双充满坚定的双眸死死盯着许攸,只见颜良一脸的凝重沉声道:“大军连夜撤军,等到大军撤出毛城范围后,传令四县投降韩馥。”

  “将军!”虽然许攸有私心,可短短片刻间颜良的一番举动却是令他动容了,钦佩同时内心充斥着一股惭愧的感觉。

  “将军高义!”此时的许攸无话可说,发自内心的只有这四个字。

  别看这一条军令轻松,可后果也是沉重的,接连失去巨鹿郡和赵国两地,对于袁绍势力的打击可谓是异常沉重,最起码他不敢担这个责任。

  “军师不用多言,既然迟早要被并州军吞并,不如冒险一试,一旦功成,韩馥将成为吕布并州军前进的一颗绊脚石。”

  说道这里后颜良更是意气风发的一拍案桌,大喝道:“军师,此事全乃本将擅自决定,与其他人无关。”

  “通知高览将军,本将不单单要将赵国四县送与韩馥匹夫,毛城本将也送出去。”

  这时的许攸震惊的望着颜良,那双充斥着一股疯狂神色的双眸,令他有些胆寒与恐惧。

  好一个颜良,胆魄丝毫不弱,他已经猜到了颜良要做什么,一时间许攸脸上充满了钦佩之色拱拱手,自惭道:“将军吾自愧不如。”

  界桥!

  袁军的帅帐内充满了压抑凝重的气息,为首的袁绍更是脸色难看的盯着战报,双眸充斥着一股怒火。

  啪~

  双手狠狠的一拍案桌,愤怒的袁绍嘶吼道:“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巨鹿、赵国各地告急,颜良、许攸二人是吃干饭的吗。”

  “主公暂歇雷霆之怒!”

  两侧文武齐齐一脸的惊恐之色纷纷拱手劝诫道,话虽然如此,可他们脸上同样充斥着一股担忧的表情。

  看着麾下诸将一脸的担忧神色后,袁绍愤怒的表情下却是暗自心惊发寒,他惊的后方不稳前军岂能众将一心破敌,寒的是并州军的锋芒简直在冀州如无人之地般肆虐。

  “报~公孙瓒下战书了!”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当传令兵将公孙瓒下的战书呈上来后,袁绍脸色更是发黑。

  公孙老贼也接到了冀州的消息,想要趁此军心不稳的机会一战而下。

  审配在看到公孙瓒下的战书后双眸却是闪过一道精光,“主公,幽州传来的消息,刘虞与公孙瓒早有间隙,更是趁着公孙瓒大军不在之时大肆聚拢军队。”

  说道这里时审配脸上闪烁着一股阴鸷的冷笑,“主公,公孙瓒同样也是心忧后方,此战乃是绝佳之机。”

  “是啊主公,既然公孙瓒要战,那正好吾等大军早已等候多时,一战击败公孙瓒,到时主公亲率大军返回冀州,并州吕布不足挂齿也。”

  一时间麾下文武纷纷出列表达出自己的意见,看着众将士一脸的踌躇斗志昂扬的神色,袁绍铁青的脸色终于有些好转。

  众将一心,方可一战!

  冀州后方不稳,幽州何曾稳了,他袁绍等不急了公孙瓒同样也是等不急了,二人情势何其相像也。

  “好,发书给公孙匹夫,三日后界桥前大军决战!”

  豁然齐声的袁绍一脸的豪情,抛开了后方的并州军之事,此时他只有击败公孙瓒方才能回军救援冀州。

  “此战我军必胜!必胜!必胜!”

  一时间帅帐内响起了如雷般的吼声,整座军营都被这股气氛所感染,士气高昂之下的袁军开始了运转。

  而公孙瓒在大营内同样不好过,脸色发黑的瞪着麾下诸将,沉喝大喝道:“诸位,刘虞老贼趁着我等率军出战时机竟然大肆招募兵马,当真是可恨!”

  大好时机竟然被刘虞这一举动给破坏的干干净净,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等到并州军在冀州肆虐下,他紧守不出袁绍必来讲和。

  他的心并不大,或者说在幽州刘虞暗中开始行动后,他就再无觑视整个冀州的心了,他只想在撑上几个月,到时讲和时能从袁绍手中夺取几郡之地就够了。

  可偏偏后方的刘虞拖了后腿,令他不得不仓促与袁绍开战。

  “主公,刘虞老儿太过可恨了,但其麾下新收的大将罗艺大肆招募兵马,万万不可小觑!”

  罗艺!这个名字传入公孙瓒耳中后,他是脸色更加难看,此人他已经招募过数次了,偏偏不给面子不说竟然还投靠了刘虞老贼。

  罗艺,幽州渔阳郡边关守将,麾下一支千人铁骑纵横塞外,凶威更是有紧追公孙瓒白马从义的气魄,一杆铁枪纵横边疆武艺非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