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190章 韩馥起兵

我的书架

第190章 韩馥起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你们要准备撤出冀州!”

  韩馥瞪大了眼珠子,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望着下方来自并州的信使,堂内其余文武同样也是不相信的模样。

  而这名信使却是一脸的愁容叹气一声,“袁绍率领二十万大军,吾家主公麾下不过五万,如今袁军更是在巨鹿四城夯起了土丘,一副围城在即的局势。”

  “我家主公来之前曾言,若是韩使君愿意出兵他则坚守巨鹿一段时日,若是韩使君依然无动于衷,那么我家主公愿意退出冀州,魏郡、巨鹿更是心甘情愿送与使君。”

  一番话说下来后,其余文武更是不停上前仔细询问,接下来韩馥与麾下文武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

  袁绍携大胜之师,如今二十万大军围城在即,吕布选择撤退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数量上的差距,还有刚才他们询问道巨鹿的战况。

  吕布军中的投石车确实立了大功,可袁绍也不是省油灯,仗着人多势众,在四门前竟然开始夯起了土丘,一旦功成那可成了瓮中之鳖了。

  这时的韩馥脸上挂起了急色,不过还是摆手等待并州信使离去后才惊慌的开始询问其麾下文武。

  “诸位,现如今如何是好啊,吕布这厮如此骁勇无敌都难挡那袁绍,一旦吕布并州军离去,那么~”

  说道这里时韩馥更是一脸的惊慌,这幅模样看的下方忠心之人心中一阵失望,不过其中还是有人心甘情愿为此人出谋划策。

  “若吕布胜之,恐怕主公还有活路,但若是袁绍胜出将吕布赶回并州,那么主公~”

  说道这里时他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这番话也令韩馥心中的一丝侥幸荡然无存。

  韩馥无助的眼神望着麾下文武,只见众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他更是气的不行。

  他不是傻子,只不过比不过袁绍吕布这等人杰,同样也是养尊处优惯了,一时间失了方寸而已。

  当现在处于孤立无援之下,慌乱的心神竟然渐渐被冷静所替代,脑中不断思考着。

  吕布这次恐怕同样不怀好意,但局势却是真的,再这样下去,吕布并州军真的会撑不住。

  毕竟势单力薄,但唯一的一点就是,他与袁绍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吕布也恶了,心中已经没有了依靠,后悔吗?也许后悔过,可如今他再次享受到了曾经般自己做主的上位者威仪后,再也舍不得放弃了。

  “传令大军,备战收复冀州之地,将那背信弃义袁绍小儿赶出冀州。”

  此时众人震惊的望着韩馥竟然如此果断,更震惊的是韩馥此时浑身透着一股威严的气息,令他们才察觉道,原来他们的主公并不是一味的懦弱。

  七日后,韩馥整军备马,一张檄文传遍了冀州,言袁绍背信弃义,夺取冀州之地,枉顾天子之恩,枉顾袁氏一门忠烈之名。

  韩馥这一次出兵足足有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朝着常山冲去,冀州更是震动。

  原本冀州的两雄争锋,没想到韩馥竟然会异军突起,一时间竟然有股三雄争雄冀州的局势,同样也更令冀州局势混乱起来。

  韩馥占据了大义,吕布更是借着帮助韩馥收服冀州的名声,而不管是势力还是兵力最为庞大的袁绍在名声上却是受人议论。

  正所谓成也名声败也名声,袁绍靠着四世三公的名望崛起,如今却同样遭受到了来自名望上的打击。

  正在巨鹿与吕布大军对峙的袁绍脸上布满了寒芒,双眸死死盯着案桌上展开的战报。

  帐内文武更是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可众人中同样有人神情充满了复杂之色。

  韩馥这一次可是亲自领兵,一张檄文下来令他们中不知多少人惆怅不已,袁绍现在处于进退两难局面,他们中曾经跟随着韩馥的文武同样是进退两难。

  当抬起头来的袁绍,双眸冰冷的注视着麾下的文武,看着那一张张为难的表情,他心中充满了一股背叛的感觉。

  “糟糕!主公常山太守各地将领其中不乏有韩馥曾经提拔之人,当速派大军前往常山啊。”

  “是啊,主公当速速发兵!”

  许攸、郭图等人神情充斥着一股急色,不住的劝诫着袁绍,而袁绍却是冷冰冰的注视着堂下众人。

  尤其是看到田丰、沮授、张等人脸上的复杂之色后,他心中是冰冷的,背叛深深的无力感从心头升起。

  而一旁自一开始就跟随他的文武纷纷一脸的急色,才令他心中一暖,原来还是有人忠心与他,不论在何种情况下。

  “颜良、郭图听令!”

  冷冷的语气回荡在大帐内,令众人心中一惊,他们何曾见过袁绍如此可怕的面孔,冷的仿佛没有丝毫感情般。

  不过颜良与郭图还是反应过来,一拱手出列,而袁绍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尔等领兵三万前往常山,待吾击败吕布匹夫便率领大军扫平冀州。”

  诺!

  二人大喝一声退了回去,可刚才袁绍那冰冷扫视众人的眼神却令更多的人心中一惊。

  聪明点的却是反应过来,尤其是张这个被边缘化的武将,心中充满了苦笑,主公啊,吾等只是因为韩馥之因分神而已,何至于此。

  自吕布打着韩馥的旗号杀入冀州后,田丰与沮授还好,他这带兵的武将可是受了极大的排挤。

  没有任何兵权不说,每次大战他都机会被边缘化,心中的苦涩只有他能体会到,就算有再大的报复好让袁绍看出他的忠心,可却没有丝毫机会。

  袁绍一甩衣袖离去了,一干文武间此时却是泾渭分明,曾经韩馥的亲信已经被隔离排挤出来。

  错了吗?袁绍并未觉的错,只要能击败吕布,率兵消灭韩馥,这群韩馥曾经的旧臣依旧会为他效力,他也不会有任何不信任。

  可对于他们来说,此时正是建功立业之时,被边缘化却是寒了他们的心,是非对错不是他们说了算。

  若是袁绍能荡平冀州,那么他便是对的,人心也将归附,所以没有对错,只有胜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