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207章 家眷入邺

我的书架

第207章 家眷入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隆冬之际,华夏大地陷入了短暂了和平,各路诸侯纷纷等待着来年开春。

  大雪过后,大地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外衣,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更是有些刺眼。

  邺城!

  宽阔的城门敞开,城外耸立着一群身穿黑色甲胄的士卒,为首的一人骑着火红色的雄壮战马。

  来自并州的两千士卒护送着一辆马车到来,吕布冷漠的脸颊终于露出了一丝温暖,催促着赤兔来到马车前。

  帘布猛然被掀开,吕玲绮看也不看直接跳下了马车,而在这时一个宽阔的臂弯将即将落地的她搂在了怀内。

  闻着的熟悉的味道,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好看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爹爹~”

  吕玲绮短小的双臂直接搂住了眼前之人的脖子,亲昵的不断撒娇叫唤着,而吕布却是一阵大笑。

  “你个鬼丫头,就你最调皮,这么跳下来也不怕滑到。”

  吕玲绮才不怕他父亲的责骂了,亲昵的不断用小脑袋拱着,小嘴巴更是甜腻的不断叫唤着爹爹。

  吕布宠溺的摸着怀中的丫头,而这时马车内严氏露出了身影,身旁还有吕罂的小脑袋露出来。

  看着父亲怀内姐姐的撒娇,充满了羡慕,小脸颊上一副想要学姐姐一样撒娇,可又有些不好意思或者说不敢。

  吕布看到后心中一阵愧疚,眼前的儿子从小体弱多病,他身为父亲又常年在边关,给儿子的印象严父多与慈父。

  哪怕是体弱多病时也是匆匆的回家一躺,然后将买来的珍贵药材交给夫人,在吕罂脑海中父亲的回忆大多都是训斥他不准乱跑,要好好休息。

  一支有力的胳膊直接将马车内的吕罂给拎了出来,狠狠的抱在了怀内,吕布一阵大笑。

  马车内的严氏看后却是宠溺的瞪了俩个孩子一眼,泛着白眼道:“都是一州刺史了,怎么还不知道在外人前注重下身份。”

  哈哈~

  看着自家夫人的教训,吕布一阵大笑,然后翻身下马,将两个孩童放到雪地上,双手缓缓伸出,一副要接自己夫人下车的模样。

  看的严氏一阵瞪眼,可吕布强壮的手掌已经拉住了他的臂弯,无奈的她只能反了一个白眼,狠狠的瞪了自家夫君一眼。

  而这时马车内一双凤眸羡慕的望着一家团聚的景象,心中充满了吃味,可不管如何他只能心中一叹,缓缓走出马车。

  而一旁的严氏却是眼神一瞪示意了下自己的夫君,就在貂蝉刚要下车的时候,温暖的手掌扶在了她的臂弯。

  瞬间貂蝉满脸通红,赶紧下车,眼眸都快露出了水来,而这时一旁的两个鬼灵精却不住的拉扯着吕布的衣角。

  回眸一望,只见吕玲绮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瞪着他,而吕罂则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哈哈~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后,吕布一阵大笑,手掌狠狠的揉在了一双儿女的小脑袋上,吕罂是一副幸福的样子,仿佛很享受,但他的女儿可不行了,直接一摆手打掉父亲的手掌,嘟着嘴不高兴的喊道:“爹爹,打了胜仗了难道就没有礼物了。”

  说罢后吕玲绮不高兴的嘟着嘴,直接跑到貂蝉身边,撒娇的的喊道:“二姨娘,你看爹爹不疼我了。”

  女人的脸说变就变,哪怕她还小,滴溜溜的眼珠子就蒙上了一层雾水,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节奏。

  “玲儿。”

  母亲严氏的一声可是吓的吕玲绮直接躲在了貂蝉背后,怯生生的望着自己的母亲,而貂蝉则一副尴尬的模样刚准备开口说什么,严氏就打断了她的话。

  “蝉儿你别管,这鬼丫头现在越来越放肆了,日后还怎么嫁人。”

  貂蝉年龄可是比严氏足足小了差不多一圈,看起来此时的她才不过刚成年,但在这个时代早就该成人母了。

  看着母亲的训斥,鬼丫头水汪汪的大眼珠子望向了自己的父亲,一副我要哭的模样。

  吕布看后却是宠溺的赶紧上前,将小丫头搂在怀念,“好了,你个鬼丫头,给你。”

  被搂在怀里的吕玲绮在听到爹爹的话后,一双大眼珠子充满了激动,可看到后却嘟起了小嘴。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爹爹的画戟,我不要这个呜呜~”

  原来吕布手中的拿着的是一个梳子,而且还是十分珍贵的玉梳,上面镶嵌着三颗宝石。

  看到这精美的玉梳后,貂蝉与严氏凤眸中都充满了惊喜,可在听到吕玲绮的吵闹后,二人脸色都黑了下来。

  看到自家夫人变脸后,吕布赶紧一摆手,久别重逢他可不想今日惹恼了这个鬼丫头。

  “好好~,只要玲儿听话乖乖与你母亲还有二姨学女红,爹爹就将这个送你咋样。”

  这时吕布手掌中出现了一柄闪烁着金光的匕首,刀鞘一看就是黄金打造,那细密的花纹,还有镶嵌着的几颗指甲盖大小的宝石,看的另只手抱着的吕玲绮直接兴奋的扑了过来。

  看到捧在怀内的直接拔出利刃喜气洋洋的鬼丫头,貂蝉与严氏深深的叹了口气,对于女儿简直看的他们还有些嫉妒。

  就差送星星月亮了,而吕布看着得意洋洋的女儿,可是不满的瞪了一眼,“鬼丫头,你要是敢伤到自己或者别人,统统没收知道不。”

  唰~这句话吓的吕玲绮赶紧抱紧了自己的宝贝,一旁的母亲瞪过来的眼神,吓的她利索的直接将匕首归鞘,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模样。

  这一幕看的一旁拽着自己父亲衣角的儿子可是充满了羡慕啊,自己的姐姐简直就是要什么就给什么,而且还是想怎么就怎么的小魔王。

  虽然知道父亲对于他的疼爱丝毫不弱与姐姐,可看到自己姐姐随意的撒娇闹腾,他真的压制不住心中的羡慕。

  从小父亲长时间不在家,母亲常常端着一碗难喝的药汁喂他,郑重其事的说这都是父亲从战场上得到战功换来的珍贵药材,更有一次他记得,他的父亲抢了一个鲜卑部落。

  得到了一匹雄壮的战马,透过门缝他看到自己的父亲眼中充满了不舍与留念,最后还是送人了,只为换取一根百年的人参。

  百年人参可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询问母亲后才知道,原来父亲将战马与一个世家子弟交换才得到的人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