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离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广川城外,黑压压的大军正在热火朝天的砍伐树木扎营搭寨,而城下两千铁骑肆虐,令袁绍有股憋屈感。

  夕阳下,城外的大营上空飘起了‘吕’字旌旗,这一幕落入袁绍眼中后却是十分刺眼。

  尤其是城外远处的士卒闲暇之时更是不断的嘲讽城头上的袁军,可却无一人敢出战。

  两千飞熊铁骑肆虐,为首的华雄更是在城头下狂妄的大叫着,身后一万步兵已经严阵以待,防守着敌军突袭。、

  而就在这时,后面的大军冲出三骑,乃是黄忠、张辽、典韦三人。

  “哈哈~袁绍小儿,你的金甲在此~哈哈”

  “披风在此~”

  “袁绍的头颅在此,哈哈~”

  肆无忌惮的狂妄笑声不断回荡在城头上,城下三员大将手中的兵器高高扬起,挑着巨鹿之战的战利品。

  夕阳下,昏暗的阳光照耀在三人兵器挑起的金甲上生辉,看的城头上袁绍是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更是凸起。

  而城墙上的士卒看后士气一阵衰落,愤恨之下袁绍狠狠的一拍城垛,阴沉着一张脸转身离去。

  哈哈~

  城下的黄忠、典韦、张辽看后更是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三人更是挑着袁绍的金盔、金甲、红披在城下转起来,口中不断高呼着令敌军将士看的清清楚楚。

  直至日落西山时,并州军的大营搭建完毕后,华雄才与黄忠等人率军而回。

  而赵国的杨林同样也率领五万大军赶到了常山脚下,正在与颜良率领着五万大军对峙。

  一连七日,并州军终于搭建好了营盘,而袁绍面对并州军的对策只有一个,那就是严防不出。

  东武城的麴义率领三万兵马镇守,可并州却只有千余骑兵纵横打探消息外,再无任何一支兵马前来。

  对于这一切袁绍深知吕布这是明摆着攻一城,但袁绍却不能合兵一处,要不然一支大军奇袭空虚的另一城,清河就会露出一角。

  广川与东武城成犄角之势牢牢的牵制住吕布的大军,而吕布率大军而来只有六万余,后方的巨鹿城还留守了八千兵马镇守。

  而六万对拥有城池之利袁绍的十万大军来说完全不占上风,可就是去年一战将袁军的威风彻底打残精锐尽失。

  这是一场持久战,袁绍已经决定依靠城池坚守后就已经决定了这场大战将耗下去。

  并州大营帅帐内,贾诩对于这场大战的看法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劝说了。

  “主公,如今大军连年征战,士卒疲惫,何不退守巨鹿,彻底消化冀州三地,只需等到幽州情势明了,到时袁绍必会出城一战。”

  一旁的郭嘉也是连连叹气,二人望着他们的主公,吕布却是沉默不语,历史上幽州决出胜负也是在明年时,可谁有知道他心中的急迫。

  王越从江东带来的情报,刘辩成长太快了,更有召唤的文成武将效力,给他的压力可谓是空前。

  看到吕布沉默的模样后,贾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既然主公已经做出决定,那么他也不想在劝了。

  “主公,如今我军只需牢牢将袁绍十万大军钉死在清河一带,只能期待杨将军能在常山有所收获了。”

  说道这里时贾诩突然停顿了下,仿佛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主公,听闻去年巨鹿一战后,袁绍麾下大将麴义暗下常常口出狂言,若是他率领大军出战,必定能阻截高将军麾下的陷阵营,也不至于二十万大军被破。”

  言尽于此,说道这里时贾诩不在说话,而一旁的郭嘉听后双眸闪烁着狡诈眼神,嘴角勾起一丝轻笑。

  “主公,就算开战恐怕也在秋收之后了,趁此时机不如散播留言,离间麴义与袁绍二人。”

  “如何离间?就算袁绍不满麴义,但在这等关头,袁绍不会傻到自损手足。”虽然明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可吕布心中依然抱着一丝幻想。

  而郭嘉与贾诩二人在说道离间之时,二人相视一眼纷纷看出了对方心中的想法般。

  “韩馥!”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已经离世之人的名字后,吕布突然一愣,接着看到二人神色后,眼神中一阵怪异。

  若说战场上把握战机局势,十个郭嘉与贾诩绑起来也不如一个吕布,可要说战场之外的道道。

  这既是谋士,凡是可以利用的哪怕是死人皆可利用,无所不用这就是谋士。

  “好,此事就全全交予尔等二人。”

  诺!

  三人相视一眼后,已经心知肚明,郭嘉与贾诩更是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就算无法离间成功,也能令袁绍对麴义离心。

  数日后,袁绍军中开始流传麴义在界桥时打败公孙瓒的白马从义,后袁绍麾下大将排挤,若不然去年绝对不会如此惨败。

  尤其是袁绍麾下的大将颜良去年如此惨败,今年又再次独领一军出征,而他麴义却从无这等机会。

  袁绍哪怕明知是流言,可心中却扎着一根刺,麴义乃是降将而颜良文丑跟随他多年不说,更是几次冒死相救他与战场危机时。

  去年颜良十万大军惨败,其中的详细情报他已一一得知,换做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可军中却不向袁绍那般,毕竟袁绍麾下一派是从一开始就跟随他的,另一派则是韩馥麾下将领投靠。

  尤其是去年韩馥死后,这些曾经的降将文臣,若是没有一丝忌惮心寒是假的,接着并州军频频来城前散播谣言。

  说是韩馥死前说他一生中最愧疚的就是麴义,致使其变节,还有张投靠吕布后被予重任,镇守雁门关。

  流言犹如飓风般刮过,麴义更是暗下说颜良文丑皆乃匹夫,若是他去年领兵征讨吕布,十万大军在手绝对可阻止并州军的脚步。

  一时间麴义刚强的性格令袁绍心中的忌惮日益剧增,可大战在即,袁绍压下了心中的那根刺。

  当着军中诸将的面更是频频夸奖麴义,赏赐下了无数珠宝,这才令这股飓风渐渐消散下来。

  可二人之间已经有了隔阂,或者说袁绍心中有了,而麴义犹如高顺那般的性格,更比高顺还多了一分傲慢,因此无意中得罪了更多的将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