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233章 未来的根基

我的书架

第233章 未来的根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平四年(公元193年)初春,天下战火再次开始点燃。

  开春之际,空气中依然充斥着一股冷意,邺城附近一片广阔的荒芜田地上,忙碌着上千的人影。

  一座座简陋的茅草屋内,飘荡着炊烟,田地里的人影各个只有十来岁左右,而屋外则有更多的顽童正在嬉戏打闹。

  五百身披重甲的士卒凝重的打望着四周,可在看到玩闹的孩童时,他们双眸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嘻嘻~你们看,我爹爹可是天下无敌,天下没有人能战胜我爹爹。”

  孩童中吕玲绮身穿锦绣服,可在一群泥娃娃中却丝毫没有嫌弃的模样,反而骄傲的向个小孔雀般,手指着远处吕布的身影傲娇的喊道。

  “哇~主公好高啊。”一双双充满羡慕崇拜的目光盯着远处那高大的身影,一副激动的模样。

  其中一名瘦弱的小男孩更是双手攥成拳状,盯着远处的吕布眼眸中充满了崇拜之色。

  “长到了我一定要从军,成为向主公大人这般厉害的将军。”

  “对对,我也要,听叔叔们说,主公天下无敌,父亲在时就说过要让我们兄弟三个一起从军报答主公之恩。”

  顽童之间的嬉戏充满了快乐,可在寒风吹动下,望着嬉戏一群一群的孩童,田地里还有那一个个十来岁的孩童他们正在辛勤的劳作。

  这一幕落入陈宫眼中后,双眸一时间有些湿润,心情充满复杂,这时再看向远处正在教育儿子的吕布,心中的排斥感渐渐消失。

  三千多的孩童,按照年龄分化的很清楚,十岁以上的每日都需要去田地里劳作,他们的吃喝几乎都要靠自己不说,还要为吕布贡献出一大半辛苦种植的粮食。

  十岁下的则每日收拾屋,捡木材干些轻点的活,这群嬉戏玩闹的孩童,他们都是战死沙场的孤儿。

  无依无靠的孤儿,被吕布收留在身旁,每年这里都会加入新的成员,同样每年这里都会走出新的战士。

  一辆辆沉重的木车达到,一箱箱沉重的物质抬下,孩子们间充满了欢喜。

  简陋的茅草屋内,吕布歉意的对着眼前的独臂瘦弱男子拱拱手,“这一切拜托了。”

  空荡荡的衣袖,脸上充满了沧桑,黑白相间的发丝,此人激动的直接双膝跪下,碰碰的扣头。

  “主公,老朽已是残缺之身,不能拼死报答主公之恩,已是惭愧不已,岂敢受主公如此大礼。”

  周老,布满皱纹的脸颊上双眸充斥着雾水,看着熟悉的面孔,吕布心中充满了愧疚,尤其是那空荡荡的衣袖。

  十五年前周老乃是掌管钱粮的刀笔吏,对于吕布的帮助不可谓是不小,凡是发送的粮草军械都是最好的标准。

  可在十年前的一场大战中,吕布率军奇袭敌军,而敌军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结果周老在战火中失去了手臂。

  “罂儿,这是周老,记住要向对待夫子那般对待周老,明白吗!”这是吕布对着身旁跪立的儿子,言辞凿凿的凝重说道。

  懂事的吕罂直接起身对着周老恭敬的拱手,“晚辈吕罂拜见周老。”

  “使不得~使不得~”双眸夹着激动的雾水,匆忙上前扶起了眼前与主公八分相像的孩童。

  屋子内只有吕布与周老还有吕罂三人,门外侍卫戒备的把手,陈宫与一同而来的文臣沉默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欢闹的嬉戏声在他们耳边却是十分刺耳,一个个年幼快乐的脸颊上,可他们相聚在这里代表着他们都没有了家人。

  “主公,当真要如此做吗?”

  周老脸色凝重的望着吕布,对于主公的命令他一般不会有狐疑,可这次当真有些疑惑。

  而吕布闻言却是郑重的点点头,“没错,布能信的只有周老,还望周老不辞辛苦,教这些孩童识文断字。”

  周老曾经也是心高气傲的文人,可惜寒门注定了没有门路,在得罪人的结局下,发配到边疆从军。

  对于吕布的做法他知道有多么难,虽然如此依然坚定的点点头,“主公放心,吾定当全力以赴。”

  “时间紧迫,待平定袁绍后,文武前百名可到府内同罂儿一同习文练武!”

  “听闻主公欲召集各大世家子弟!”说道这里时周老脸色凝重的望着吕布,他实在没有想到主公的心竟然如此大。

  竟然要让这群泥娃娃与世家子弟一同学习,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主公唯一的儿子也在。

  看到周老的神情后,吕布淡漠的点点头,“世家子弟与这群孩子文武前百名将同罂儿一起。”

  这时再笨周老也明白了一切,望着吕布坚定的点点头,“主公放心!”

  这一次已经表明了一切,吕布已经在为接班人唯一的儿子铺路,文武不管是寒门也好世家豪强子弟也罢,都将被招募入府。

  一旁的吕罂也明白父亲带他来这里的原因,这时耳边传来远处嬉戏的声音,他知道这是父亲为他准备的。

  摸着吕罂的小脑袋,吕布转过头微微一笑,“罂儿,记住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咱们吕家的未来。”

  坚定的小脸郑重的点头,虽然才十岁但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小了,并州、洛阳、再杀回并州如今又在冀州,这几年颠沛流离之下,年仅十岁的他比同龄人见识过太多的东西。

  “自明日王越会来这里教导剑击之术,军中吾也会派人前来,是时候让这群孩子学习战阵了。”

  “主公放心,吾会安排好一切,三年后这里将为主公提供源源不断的根基。”

  轻轻的一点头,吕布回眸望着远处玩闹的孩童,他吕家的霸业将在这群孩童中崛起兴盛。

  周老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从这群孤儿中挑选合适的人选,训练死士,他明白一点,才华不重要,重要的是忠诚,只忠于吕布。

  “罂儿,邺城还算安稳,多来这里转转,在府内可学不到战阵之术。”

  “恩!”对于父亲充满诱惑的话,吕罂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战阵!不正是他向往的存在吗。

  就在这时,一名急匆匆的人影进来,对着吕布一拱手,“主公,校事府传来江东方面的消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