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排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哒哒~

  闭目沉思的吕布手指不断敲打在案桌上,下方的郭嘉与贾诩恭敬的等待着主公的回复。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连番的胜利已经冲昏了头脑,再加上刘辩的崛起更是令他充满了急迫。

  缓缓起身,黑色的华服一摆,这时的吕布郑重的望着麾下二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布多谢两位先生!”

  “主公,不可!”二人连忙上前恐慌的摆手声称不可,可吕布依旧一副郑重的模样。

  “布连番征战得胜,差点铸成大错,日后还望两位先生不惜赐教!”

  连称不敢的二人心中却充满了激动与欣喜,主公如此他们岂能不效死命。

  想明白的吕布也看到了麾下的隐患,望着二人沉声道:“下面该如何整合并、冀两州?”

  这时的郭嘉激动的直接上前一拱手,“主公,当先稳定民生,整合并、冀两地兵马。”

  “还有将士连番征战,军中已有厌战情绪。”

  一时间二人将心中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后,冷汗从鬓角滑落,此时的吕布才惊恐的发现,原来他麾下已经埋了这么多的隐患。

  “解散民夫,令其回家准备春耕,同时令杨林、高顺整合兵马,决战暂且放下。”

  “召集文武,商讨要事!”

  诺!

  府邸大堂内,这次吕布召集了麾下文武齐聚一堂,文臣间一副疑惑的神色,突然的召集他们也不知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当吕布的身影出现后,瞬间热闹的大堂内静了下来,只见刺着金色精美花纹的黑色的华服穿在吕布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威压,一举一动之间都令麾下文武充满了压抑感。

  无他吕布连番的胜利不仅仅是个人气势上,麾下文武他们各自的内心也升起了一股敬意。

  跪坐在柔软的垫子上,缓缓一摆手,下方的文武齐齐一躬,“拜见主公!”

  “诸位,如今并、冀两地民间疾苦,可有良策乎?”

  吕布的话音一落,瞬间两侧文武纷纷一愣,他们早已习惯了吕布独断专行的政策,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化这么大。

  早已明白的郭嘉微微一笑,率先出列大声道:“主公,冀州之地新定,当修生养息,袁绍已是日落西山不足为虑。”

  郭嘉的一番话,瞬间众人才明白,原来主公的主意变了,或者说他们的主公已经与心腹商议过了,今日只不过是来正式询问下他们的意见。

  吕布这番的变化令他们心中一喜,不管如何最起码有他们发表意见的机会了,而且已经有人开头了。

  郭嘉的一番话已经表明,此时吕布要先休养生息,方向已经有了,就看他们怎么表现了,就算主公心中已有定策,但并未说明,这就给了他们机会。

  一个表现自我的机会,只要抓住这次机会,在主公面前展露出他们的才智,那么就有可能得到赏识。

  一时间文臣中各个双眸闪烁着火热目光,脸色潮红激动不已,这可是大好机会啊。

  “主公,冀州虽经历战火,可并未伤其根本,只需修养生息一年半载,待府库充盈,冀州可定也。”

  “主公,常山、中山两地官员短缺,当提拔官员上任,稳定当地民生。”

  “主公,黑山贼寇肆虐,当先除之,冀州百姓方可安定。”

  一时间文臣仿佛打开了话匣子般,不断的有人站出来表现自己,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此时的吕布才发现,原来他的治下隐患竟然如此多。

  “主公,开春后当已屯田为主,尤其是并州之地,大量的荒田无人耕种,哪怕是冀州连番征战下,也有无数的荒田,当以恢复民生为重。”

  最后陈宫出列,表达出了自己的意见,本来对于吕布准备出战袁绍他就反对,如今吕布的转变令他充满激动。

  看着麾下文臣间都表达一番心中意见后激动脸色潮红的模样,吕布缓缓一抬手,瞬间下方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眸盯着他,等待着决定。

  “先说各地空缺官吏,公台可有人选?”

  一瞬间,吕布的话音落下后,一个个官员纷纷激动的望着陈宫,这可是绝好的机会,他们中大多都是世家,可以说这一次就是他们的盛宴。

  “主公!”

  还不待陈宫表态,郭嘉直接出列站出来,一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只见郭嘉微微一笑,拱手道:“主公,如今招贤馆来自天下士子可不少,其中更有不乏才华横溢之辈。”

  这一次可是狠狠的打在了众人的脸上,文臣中几乎有八成以上纷纷对郭嘉怒目而视,这可是绝他们的根啊。

  别看郭嘉轻松的模样,可内心也是捏了一把冷汗,眼神不断的瞅着一旁的贾诩,打着眼色。

  而贾诩仿佛没有听到般,一副老神自在仿佛在想着什么民生大事般,这一幕落入郭嘉眼中,差点吐血,好你个贾诩,又坑我。

  “好了,招贤馆的人才还有各地世家优秀的后辈皆乃国之栋梁,那便以考校为名,招选成绩优异者。”

  这是吕布麾下寒门与世家的第一次对抗,这时他才发现,此时已经不在是曾经的并州,由他一人说了算,要考虑大局,若不然麾下文武恐怕要离心了。

  “各地空缺官员皆由此次考校为准,日后也该如何,此事就交由公台、奉孝、文和、孔璋来办。”

  根本不给众人反驳或者说商讨的机会,吕布直接一挥手下了决定。

  陈宫、陈琳二人皆乃世家子弟,只不过一个是吕布的老班底,另一个则是冀州的新秀,虽然年轻但去年的檄文可是令天下人都看到了此人的文笔。

  郭嘉、贾诩二人出身寒门,可以说此次考校,两个寒门、两个世家也算是公平,最起码冀州一系也有人啊。

  有的人虽然心有不甘,可没办法,谁让他们冀州一系并不是吕布的老班底,或者说不是一开始就跟随的。

  “主公英明。”哪怕再有不甘,可众人只能拱手表示吕布决断的英明,其实考校之下还是他们世家占据了上风,寒门才华横溢之辈绝对少的可怜,在他们眼中当真不算什么。

  他们不满的是这本是并、冀两地分刮的大会,竟然插入了外人,没错在他们眼中,招贤馆的士子就是外人,哪怕是同为世家子弟。

  排外不论哪里都有,招贤馆来投靠的还是世家子弟居多,只不过大多都是来自中原其他各地。

  也是天下世家的投注,分别投注,最起码吕布如今的威势已经令无数的人看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