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312章 挟天子以令诸侯(求月票)

我的书架

第312章 挟天子以令诸侯(求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籍上透着的一行字却看的吕白凤眸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神色。

  激动捂着小嘴,眼眶内的雾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低声哭泣的吕白望着远去的吕布,激动的哭喊道:“白儿多谢父亲大人。”

  而远去的吕布嘴角微微勾起,心中轻叹一声,至于对方是否能配上你白儿,那就看命运了。

  他吕布女儿的一生已经注定了不会平凡,武艺再高又如何,他的女儿岂能嫁一个武夫,哪怕此人有霸王之勇也不配。

  夜幕下温侯府邸内,吕玲绮乖巧的站在姐姐身后,脸上透着一股同情。

  “姐姐~”

  吕白温柔的笑了,犹如梨花绽放般哪有动人,“玲儿,父亲大人说的对,身为温侯的女儿,一个小卒岂能配的上。”

  说道这里时美丽的脸颊上更是透着一股自信之色,根本没有丝毫不甘与愤怒的表情。

  同样,亲兵的屋内,在昏暗的火烛下赵云不敢置信的望着送来的东西。

  淮阴侯韩信兵书,这几个字出现在了眼中,赵云一副震惊的模样,颤抖的手掌翻开后。

  笔墨的芬香传来,强劲有力的笔画,那一个个蝇头小字,无一不令赵云心头一颤。

  这熟悉的笔迹,在温侯的府邸内他清晰知道,这是吕布的笔迹,更是书写不久的兵法。

  震惊过后的赵云急忙寻找今日吕布击碎他尊严的竹简,散乱的竹简被他仍在了床头。

  在昏暗的火烛下,竹简缓缓翻开后,竟然是调兵令!看到这里时赵云再笨也清楚的知道了原因。

  今日吕布的羞辱历历在目,此时他终于理解了那句话的含义。

  原来是这样,想明白的赵云内心中有股深深的愧疚,对于吕布他了解的太少了,同时对于吕白的了解太少。

  温侯府邸内,严氏犹豫的望着自己的夫君,叹气道:“夫君,白儿到底是咱们的女儿,这样会不会?”

  吕布听闻后却是轻轻一笑,拍着妻子的肩膀轻声道:“夫人放心吧,不管白儿是谁,她的身份注定了不能轻率,若不然天下人会小觑为夫,更是小觑白儿。”

  第二日清晨,吕布的亲兵中赵云的身影消失了,虽然有人疑惑,但并未却深究,只有典韦还留着赵云的屋子。

  城外的军营内,一支五百的骑兵消失在了天际线上,军营内的高顺则冷漠的看着掌中的调令文书。

  时光流逝,转眼间就到了十月底,邺城温侯府邸内却文武齐聚,一股压抑的气氛充斥在大堂内。

  跪坐在首位的吕布凝重着一张脸,望着齐聚的文武沉声道:“诸位,该如何决断?”

  “主公,大好时机吾等当趁此机会。”

  “不可,主公吾等雄踞河北,何必招惹是非也,董卓可是前车之鉴啊。”

  一时间堂下文武齐齐争吵成一团,可出奇的是武将一列纷纷意志坚定的反对,只不过文臣这方面争吵的不停。

  哪怕平时脸色平淡的贾诩此时脸上也透着一股凝重之色,手掌不自然的摸着下巴的胡须,不断的思考得失。

  “将军生于将门之家,以忠义匡济天下。今天子流离失所,宗庙受到毁坏。而州郡牧守以兴义兵为名,行兼并之实,没有一人起来保卫天子,抚宁百姓。现将军已经粗定州城,应该早迎大驾。在邺城建都,挟天子以令诸侯,蓄兵马以讨不臣。那时,还有谁能抵御。”

  沮授站出来后,脸上透着一股红晕兴奋的慷慨激昂不断说着好处,身后的文官此时可不管你是不是冀州系的还是并州系的,反正各抒己见。

  贾诩看着沮授已经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好处说完后,不由的叹气一声,出列沉声道:“汉室衰微已经很久了,今天要重新振兴谈何容易!况且当前英雄各据州郡,士众动以万计,这时就是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的时候。如果我们把天子迎到自己身边,那么动不动都得上表请示。服从命令就失去权力,不服从就有抗拒诏命的罪名,这不是好办法。”

  一时间,随着沮授与贾诩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劣说出来后,麾下文武齐齐担忧的不断说着自己的意见。

  其中大多数人却认为以如今吕布的地位与势力根本不必要却躺这个浑水,毕竟吕布雄霸河北之势已成。

  最重要的是,挟天子以令诸侯风险可是极大,在这个时代来说,还真的并未有成功的案例,前车之鉴的董卓更是令他们十分排斥。

  下方文武争吵不休,最后谁也争不过谁,不由的眼神望向了他们的主公吕布。

  这一次文臣中的郭嘉却是沉默了,在没有先列在前,没人能预料到日后会怎样,因此没有人有把握。

  “主公还望发兵救援天子。”

  “主公不可啊~”

  头疼的看着麾下的文武,吕布终于知道了当时袁绍面对的是何等压力,至于曹操只不过是一个随时会被泯灭的小诸侯,当时天子就是一道护身符般,因此曹操很容易选择。

  而吕布手握并、冀两州,麾下雄兵数十万,根本无惧天下诸侯,河北之地只能在他的铁蹄下瑟瑟发抖。

  “不必多言。”心中早有定案的吕布赫然起身,脸上透着一股肃杀坚定之色大喝道。

  “高顺领兵三万,张辽率领三千轻骑火速赶往洛阳之地接援天子。”

  随着吕布拍板决定后,文武中哪怕是反对的也只能拱手,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可是一柄双刃剑,稍有不慎便会伤到自身。

  此时后堂内却有一位黑衣的儒士悠闲的望着眼前的一盘棋局,黑白相间的发丝,枯瘦的脸颊上透着一股阴鸷的错觉。

  哒哒~

  当脚步声响起后,这名文士没有回头,双眸出神的望着眼前的棋局,“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望将军莫要重蹈董公的覆辙。”

  步入后堂的吕布刚进来就听见了李儒的警示后,刚毅的脸颊上确实透着一股凝重。

  “文优,长安已经乱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希望你不会让布失望。”

  呵呵~轻轻转过头的李儒阴测测的笑了起来,看着充满霸气的吕布,眼神一阵飘忽。

  “将军,你可比洛阳时更霸气,更加决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