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348章 利益熏心

我的书架

第348章 利益熏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呵,主公全赖朝中诸位大臣,瑜才方可全歼黑山贼,这等大功恕瑜不敢独领之。”

  周瑜一副谦虚惭愧的模样说着,可此时大堂内众人却感到了一阵凉意,文武大臣中不凡有人脸色惊恐。

  “主公恕罪啊,周瑜汝竟然陷害吾等~”

  “主公明察啊,吾等身为朝廷官员岂会自降身份与黑山贼勾结。”

  “周瑜孺子竟然血口喷人!”

  大骂声、求饶声不断响起,本来其喜洋洋的大堂内,一下子就变了样子,这一次来的文武百官足足有数十名官员被牵连,哀求的哭泣的怒斥的纷纷走了出来指着周瑜喝骂道。

  哪怕有些醉意朦胧的文武官员也纷纷清醒过来,惊恐的望着突如其来的一幕。

  “主公,黑山贼有几名贼首早就投靠了大军,末将在贼首张燕身上更是搜刮出了与朝廷官员联络的信函。”

  周瑜沐浴春风的一笑,看的众人更是胆寒不已,这个武将绝对不是善茬,竟然布置的面面俱到啊。

  在吕布点头的示意下,周瑜大喝一声,门外的士卒抬着木箱子缓缓走了进来。

  当着文物百官的面,木箱子被打开,里面都是沉甸甸的竹简,吕布看后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典韦直接上前一手提起箱子恭敬的送到了吕布面前,随手从箱子内取出一捆竹简翻开观看。

  哗啦~哗啦~

  一捆捆竹简被吕布打开观看,随后直接扔到了地上,足足翻看了十几捆竹简后,吕布脸上透着一股浓郁的杀气。

  “好啊~,各个都是好本事啊,不仅与黑山贼秘密联络,暗中泄露大军情报,更有人贩卖兵器与黑山贼,果然都是好本事啊。”

  怒气而笑的吕布更加恐怖,吓的堂下站出来的十几名大臣看着劈头盖脸扔来的竹简后,双腿一软,纷纷瘫软在地。

  “呜呜~主公饶命啊。”

  “主公是我等瞎了眼,还望主公饶命啊。”

  此时反驳的声音消失了,寂静的大堂内只有这十几名官员的苦苦求饶声,一个个官员脸上充满了绝望。

  角落下坐着的裴元庆却双眸闪烁着激动的神采看着他的主公,仅仅一个眼神与几句话就吓的麾下文武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吕罂却是看到了自家父亲的手段,借着这个机会不仅收取了民心,更是要铲除麾下的一批蛀虫。

  这些信件都是真的,都是他与郭嘉在张燕营帐内找出来的,一开始他们二人也是吓了一跳,这群人真是太胆大了。

  “郭嘉、贾诩!”

  “主公!”在吕布淡漠的声音下,郭嘉与贾诩直接出列拱手。

  “哼~校事府是干什么吃的,如此多的官员与当地的豪强与黑山贼联络,竟然胆大包天的贩卖兵器。”

  “主公恕罪!”这一次郭嘉与贾诩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可依然还是被吓了一跳,已经校事府竟然没有查到这么多的人暗中与黑山贼联络。

  “罚俸禄半年,勒令汝等二人重整校事府,再有此事发生严惩不贷!”

  “诺”二人吃了瘪,可文武众臣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一个个震惊不已,要知道这两人可都是主公的心腹啊,心腹都被重罚了,那么他们?

  “田丰、陈宫!”

  “主公!”二人苦笑一声拱手出列,而吕布却是脸色铁青的看着麾下的官员。

  “此事便交予汝等二人共同查办,凡是胆敢暗中与黑山贼联络的,不管官职多高,权位多重,一经查实严加惩办!”

  诺!

  好好的一个庆功宴结果转眼间变成了这样,可这事还没完,在吕布冷漠的表情下,一挥手。

  哗啦啦~

  瞬间门外的身披重甲的士卒齐齐步入大堂,在这十几名官员哀嚎声下被拖了出去。

  声音渐渐消失后,吕布沉着脸坐在首位,堂下的文武大臣各个都乖乖的低着头,酒肉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可此时再无人有心情吃喝玩乐了。

  看着眼前散落一地的竹简,吕布更是觉的刺眼,就是这些东西,令那群本就难以剿灭的黑山贼更加困难。

  这群人无视民间的痛苦,只为了眼前的利益,若说董承暗中联络黑山贼吧,也情有可原,毕竟双方乃是政敌,一个是为了自己霸业,一个是为了大汉朝廷。

  可这群人呢?完全就是为了钱财,黑山贼以高出两倍的价钱购买的兵器。

  怒气冲天的吕布直接一甩衣袖大步离去,当那个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后,大堂内传来了一阵松气声。

  我滴个老天啊,主公这火可真大。暗中嘟囔的郭嘉却是赶紧上前捡起了那一封封竹简,其他官员也紧接着上前帮忙捡取。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可也有不少人看的是心惊肉跳,好大的胆子啊,怪不得主公发如此大的火。

  “这群混账东西!”

  本来静悄悄的大堂内,田丰捡起散落的竹简后一扫后,顿时怒气冲天的大骂了起来。

  这群人可真够大胆的,不仅仅是兵器,粮食也有不少的,明明吕布麾下就缺粮,可结果这群人有粮食却卖给了贼寇。

  看着步入后堂的吕布,吓的吕玲绮和吕白娇躯一颤,赶紧躲开。

  胆子大的吕玲绮却是壮着胆子怯生道:“爹爹~”

  “又在偷看,回去!”

  吕布怒火未消下脸色有些难看,这一幕气的吕玲绮更是委屈不已,直接娇哼一声拉着吕白匆忙离去。

  而大堂内各个官员将竹简捡起来从新放到箱子内后,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副大眼瞪小眼的样子。

  “哎~苦命的我啊,刚刚从战场上回来就被责罚。”

  郭嘉却是悲戚的苦笑着,不断的摇着头叹气,突然看到了一旁的典韦,郭嘉却是横眉竖眼的大喝道:“看什么看,还不提起箱子去找主公啊。”

  典韦气的铜铃大的眼珠子瞪着这个狐假虎威的病秧子,可吕布刚刚发火前脚刚走,他可不敢大声喧扰。

  闷声下,典韦直接一把提起了木箱子,百官中只有几名重臣苦笑的跟随着典韦去书房找吕布。

  而其余人看后羡慕的同时又不由的摇头,“哎~回去吧都,这一次都长点心,让下面人的人知道,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