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486章 卧龙岗(中秋节快乐)

我的书架

第486章 卧龙岗(中秋节快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三月底,刘备封天子令,率领三千精兵从邺城出发。

  捧着天子诏书,一路上过关,横渡官渡后,曹操更是勒令各地兵马放行,刘备一行人可谓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荆襄之地。

  天子诏书勒令刘辩退兵,同时册封刘表,已正刘表统治荆州的正统,而刘辩只不过是反贼罢了。

  荆州文武一片欢呼,庆祝刘备的到来,说是庆祝刘备倒不如说是庆祝大汉天子的态度。

  刘表亲自设宴款待刘备,宴后更是将自己的坐骑的卢赐予了刘备,同时送了无数的粮草物资。

  荆州毕竟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战乱,因此府库粮食堆积如山,在荆州或许没有所谓的百战雄狮,但要说粮草,绝对是天下富裕的大州。

  得到粮食的刘备更是感激涕零,勒令张飞、关羽在荆州边境之地招兵买马,同时也是给刘表一个讯息。

  一个他无心扰乱荆州之心,令刘表放心,他只需要征募些兵马便会走。

  这一番举动也是令荆州上下文武满意的点头,对于刘备的种种举动也是大开方便之门。

  张飞、关羽招兵买马,而刘备趁此机会却遍访荆州各大世家,同时借机打听荆州之地的人才。

  六月炎炎夏季下,刘备恭敬的从司马徽府邸走出来,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爽气色。

  此时他的身后却多了一名银甲小将,拜别了当时大儒司马徽后,此人冷声道:“使君,咱们接下来去哪?”

  看着此人,刘备眼中充满了希望,感慨道:“咱们去卧龙岗!”

  自脱离吕布从叶城离开后,仿佛是运气来了般,一路上先是收了罗成这等武艺不逊色他两位兄弟关张的猛将,更是一路高歌猛进,同荆州各大世家处的相当不错。

  不少世家的庶子投靠,说是投靠其实刘备心里也清楚,这些都是看在吕布的面子上,毕竟他现在还挂着吕布麾下大将的招牌。

  江夏已被攻下,前线袁绍领兵与江东的刘辩苦战,荆州虽然还平静,但已经有了一股风雨欲来的暗潮。

  这些世家一个个都在投篮,鸡蛋岂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便是世家的生存之道。

  本来是准备投靠吕布的罗成遇到了刘备,也是有种没有功劳平白来头,白手而来怕被人小觑,因此借此机会想立功。

  刘备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注意言辞,心中却充满了憋屈,等着吧,这群文臣武将一个个他都会收入麾下。

  罗成也是倾佩的看着刘备,这段时间来,刘备的洗脑功力不可谓是不深厚,同床共寝下,当真是拉近了二人的关系。

  甚至有些时候罗成都认为刘备乃是成大事之人,刘备也在华语中偷偷的暗示出吕布不尊天子,弑杀等恶性。

  卧龙岗!

  一座巨大的庭院,耸立着一座茅草屋,琴声悠悠回荡在田野间,屋内更是不时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走在山间小道上,刘备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这一幕看的罗成不忍的出声道:“使君,还是上马吧。”

  虽然累,但刘备却透着一股精神头,微笑的擦拭着额头的汗珠,“若不如此,卧龙岂知吾之心意。”

  这一幕落入在罗成眼中充满了倾佩,不由的对刘备的好感大升,而恰在此时刘备回眸一笑。

  “汝虽身强体壮,但为了保护备的安全还需保存体力,当上马才是。”

  这句话说的罗成充满了感动,这完全就是借口,此地难道还有兵马要杀他们吗。

  可拧不过刘备的好意,罗成被扶上了战马,当刘备牵过马匹的缰绳后,罗成急忙喊道:“使君怎可!”

  在罗成的惊呼下,刘备却是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摆手示意道:“小将军护送刘备一路,备为报答只不过为将军牵牵马而已算什么。”

  最后在罗成非要下马的动作下,刘备绷着脸仿佛是不满的说道:“将军可是嫌吾否。”

  最后当真是无奈下的罗成坐在马匹上,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看的刘备心中充满了窃喜。

  不管真也好,假也罢,在这个时代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当真是少有,不得不说刘备的人格魅力。

  虽罗成有真本事,但换作其他诸侯未必能拉下这个脸,没有任何怨言的为一个白身的小将牵马。

  刘备一副欣喜的模样,看的罗成充满了愧疚与感激,虽然明知此人是在拉拢他,但不得不说刘备的一言一行,当真令他内心有些触动。

  “先生~先生~”

  突然看到远处有一名身穿儒服的矮小男子身影,刘备一阵轻呼。

  走近后此人面貌后,刘备与罗成眼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惊讶。

  只见此人身材低矮不说,面黑短髯,浓眉掀鼻,也就说这个人吧个子低,脸色发黑,胡须短,一双浓眉下鼻子孔却是朝外翻。

  一句话就是张的丑陋,而此人却不知般,在看到刘备后,反而一副傲慢的细细打量。

  刘备身穿华服,一副尊贵的模样,身后已经下马的罗成却身材高大不说,更是面容俊朗。

  “汝有何事还唤某?”

  刘备恭敬的拱手道:“还请问先生可知卧龙居住之地?”

  听到有人找卧龙后,此人脸色一变,细细打量二人,露出了恍然之色,然后点头笑声道:“汝是想请卧龙出山是否?”

  刘备被这直接的话问的尴尬不已,然后点头,此人却是无礼的摇头叹气道:“出山又有何用,如今天下大势已明了,出山不出山又有何作为。”

  罗成还未怎么样,刘备听后却是心中闪过了一道轻视,但还是有礼的回道:“不然,看似天下大势已明了,但天下诸侯大多不尊天子,无视大汉天威,如何说大势明了。”

  看到刘备反驳他的话,此人也是一阵惊奇,罗成在一侧一抱拳,傲然的冷声道:“眼前的便是汉室宗亲,刘玄德也,汝当真是无礼。”

  听到这话后此人却是大笑一声,摸着短髯摇头轻笑道:“原来是刘使君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