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518章 斗兽场

我的书架

第518章 斗兽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传令高顺领兵镇守并州,开春后一旦李贼出兵,攻之!”

  诺!

  对于李唐,吕布不得不防,能与他疆土接壤的只有曹操和李渊。

  “并州五万兵马,青州七万兵马,开春后吾亲率二十五万雄兵南下与曹操一决雌雄!”

  “大王威武!”

  对于出兵攻打曹操,百官早就迫不及待了,中原的战争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还未动兵戈罢了。

  十月秋收之时,河北四州之主的武王吕布便下达了明年即将到来的战争指令。

  而邺城内,各路使者随着婚礼结束后便早就走了,然而孙策与曹昂二人还在邺城内游走。

  一座圆形宏伟的建筑物内,回荡着阵阵兴奋的吼声,石座上的曹昂兴奋的拍着手掌,看着场地中央的厮杀。

  斗兽场!

  在河北四州新兴的销金窟,比之青楼还要出名,几乎每次开场人数场场爆满。

  此时场中央两名强壮的草原蛮夷下半身之裹着一件破布,手中拿着刀剑互相厮杀着。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土黄色的大地上依稀可见那点点殷红,人与人之间的厮杀,还有人与野兽间的厮杀搏斗。

  “该死的,快点啊,老子可是压了重金,杀啊~”

  “草原狗子,杀啊~砍啊~”

  倾斜的石阶上坐满了人影,一个个满脸通红兴奋的嘶吼着,而四周皆有士卒看守,一个个冷漠的注视着四周兴奋的人影。

  虽然他们激动不已,甚至怒视对方,因为他们双方所下的注不同,可却无一人敢动手。

  四周的重甲侍卫可不是让看的,一个个手握着腰间的钢刀,谁敢闹事!要知道这可是武王府的产业。

  一开始所谓的斗兽场,只不过是草原蛮夷奴隶与野兽间的厮杀,如今的汉人根本不将草原蛮夷当人看,因此这里得名斗兽场。

  而后来有人不满了,一位来自中原的大汉嚷嚷着说凭什么只准蛮夷显露武艺,最后规矩也因此更改。

  只要有本事,不怕死的皆可报名,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次都不乏有高官贵族,展露出自己的本事,那些高官却从中看到了商机,或者是仕途升迁,一个个兴奋的几乎每次开场都要来观看。

  只要发现任何一名武艺不凡的汉人,他们便连手将此人举荐给招贤馆,谁谁武艺不错,更是在斗兽场徒手厮杀了三名草原蛮夷,或者与虎狼搏杀。

  不过能与虎狼搏杀而活下来的,几乎少之又少,而汉人也不傻,除非自视过高的,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选择与虎狼厮杀。

  汉人可以选择,但草原蛮夷却没得选择了,斗兽场内那饥肠辘辘的虎狼一个个冒着绿光,嗜血的看着移动的食物。

  “近日来河北兵马频繁调动,出兵中原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子脩留在河北之地乃不智之举也。”

  看的正兴奋的曹昂目不转睛的看着下方鲜血淋漓的厮杀,兴奋的不停的大吼,头也不回的直接说道:“伯符,那武王何等英雄也,若真汝所言般对吾出手,哈哈~吾还巴不得呢,证明吾父必胜也。”

  看着曹昂根本不将这当回事,孙策不由的一阵摇头叹气,他不走是因为有其他事,而曹昂不走却一直在打探河北的情报。

  再留下去,恐怕那武王吕布再豪迈,但对于战争可是什么手段也会用上,到时想走也走不了。

  “该死的,混蛋!”顿时场内响起了一阵兴奋的大吼还有一半人的唏嘘声,曹昂站起身来狠狠的一跺脚,懊恼的一阵大吼。

  这一幕看的孙策更是嘴角一阵抽搐,只见斗兽场中央二人已分出胜负了,但从曹昂的神情便可看出,他输了。

  “坐下!统统坐下,不尊令者驱逐!”

  分出胜负后,胜的众人一个个兴奋的大吼,败的一个个暗恨怒吼,这时四周的侍卫一个个拔出了刀剑,爆发出一阵冷喝。

  四周的侍卫一个个指着因兴奋或者愤怒而情绪失控的人怒斥着,不乏有人失控下根本不理会,最后被侍卫强押着驱赶了出去。

  但这只是少数人,当观看厮杀的众人情绪慢慢安静下来后,侍卫一个个点头,再次回到了自己看守的位置。

  而场内主持这事之人笑呵呵的看着,当观众情绪稳定下来后,一挥手,布满血迹的铁笼子再次打开。

  一个个衣衫不整的蛮夷走出了囚笼,一个个如野狗般疯狂的向前冲去,疯狂的抢夺圆形斗兽场四周散落的兵器。

  中央的斗兽场高达五米,别说人了,就算是野兽也未必能扑上来,而且边沿一圈站立的则是一个个身披铠甲的士卒,手中的长弓可不是摆样子的。

  谁敢惹事,直接射杀,只要走上了斗兽场,那么便不可逃跑,或者翻墙出去,只要有这个异动者,哪怕是畜生都会直接铁血射杀。

  当然也有例外,只要是汉人出现在斗兽场,是可以投降的,只要投降那么便有士卒涌入,然后保护着此人出去。只不过日后此人再无资格报名。

  虽然输了一场有些懊恼,但转眼间便恢复过来的曹昂扭头看着孙策,“伯符得到想要的了吗?”

  孙策有些沉默,他不想欺骗对方,但同时此事又有些事关重大,最后无奈默默的点点头。

  曹昂却是轻笑一声,“那武王果然如传闻如神人般,你看看曾经令边疆百姓苦不堪言,令大汉都蒙羞的蛮夷,如今却落到了牲畜般的地位,竟然供咱们汉人享乐。”

  听到这话后,孙策也是露出了叹服的神色,双眸透着一股相望之色,“是啊,北疆战神!好大的名号,但却名至实归。”

  “策有幸在虎牢关下目睹过武王的神威,却深憾去年未能亲至,当真恨不得时光倒流,深入草原千里哪怕马革裹尸也无憾了。”

  孙策一阵感慨,令曹昂心生向往,在这个时期汉人是自豪的,可自汉武帝后,草原蛮夷已成汉人仇寇,年年叩关骚扰,汉人恨之。

  灵帝时期也曾令大将率军征伐过草原,可惜惨败而归,逃回来的只有几十人,自此以后大汉闻草原蛮夷虽愤怒,却也充斥着一股恐战情绪。

  可去年雁门一战,侵略来犯的五十万大军尽皆被屠,武王吕布亲率铁骑深入草原千里,更是马踏鲜卑王庭,彻底将草原霸主鲜卑给拉下了神坛,甚至草原上此时已再无鲜卑之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