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祭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快快~”

  “哈哈~来了,这一次咱们定能练出神兵。”

  铁匠兴奋的喊着,一个个都激动的将锻造兵器的材料放置火炉内,当做完这一切后,众人才发现吕布的身影,一个个紧张的赶紧出来迎接。

  “拜见大王!”

  其中五名铁匠透着一股害怕之色,“大王,我等用的乃蛮夷奴隶,都是买来的。”

  吕布淡漠的摇着头,有些无奈,这些人为自己的事业奉献了一辈子,只要有机会完成自己的梦想,哪怕让他们跳入火炉也有人敢这么做。

  为了一个区区的神兵,一个能流传千古的神兵!

  “好了,日后若再祭炉便用蛮夷奴隶,切记不可用咱们汉人,违令者斩!”

  吕布无奈的警告后,匠人一个个兴奋不已,而老者脸却拉下来的,怒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别浪费了,若是此次火候没掌控好,老子非扒了你们的皮。”

  “是是是~”

  老者在众人中还是有威严的,一句怒吼后,吓的众人赶紧跑进了石屋内。

  “主公!”这时这里的守将闻名赶来,远远见到吕布后便大呼起来。

  来到吕布身前,什么也不说直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眼眸中透着一股炽热的崇拜神色。

  吕布看到此人后,眼中有些暗淡还有一丝愧疚,刚要伸手扶起眼前之人,只见此人匆忙起来,一副激动的说道:“岂敢令主公相扶。”

  此时典韦才看到此人的腿有问题,或者说是一个瘸子,不过他却识趣,知道此人身份恐怕与主公乃是旧识,恭敬的抱拳一下,独自一人走到了石屋外看着里面的匠人锻造兵器。

  “你啊你~”吕布无奈的拍拍对方的肩膀,而对方一副激动的模样,反复是一个狗腿子般,充满了讨好之色。

  可熟知的人却知道此人,尤其是吕布更是充满了愧疚,就是眼前此人对他可是有救命之恩。

  洛阳城外,五马分尸时,就是此人暗中将给了丁原一箭,才救了他的性命。

  “小六,这里如此枯燥,不如去邺城吧。”

  每一次见面吕布都会开口劝,可对方却傻笑一声,摸着后脑勺,“主公,我一个瘸子,回城也是吃干饭,徒惹人笑话,这里挺好的,还能给主公办点事。”

  明明都年过四旬了,可一个小六叫的他是激动兴奋的不行,仿佛和小孩子被家长夸奖了般。

  每一次吕布都无奈的摇头叹气,“小六你啊你,若再这样下去,恐怕并州的老兄弟会说本将不体恤~”

  还不待吕布说完,小六猛然一怒,左手握着刀柄怒吼道:“主公,那个龟儿子敢乱嚼舌头,老子非劈了他个狗日的。”

  突然暴怒的模样,吕布一阵无奈叹气,摆手道:“好了,不说这个了,邺城内给你留了一座房子,还有五十亩良田,就算你不去,日后你家儿子也得去继承家业,懂吗。”

  “嘿嘿,主公放心吧,家里的兔崽子能跟随早少主身后就行。”

  他有三个儿子,两个儿子跟随着吕罂当个亲兵,三儿子还小。

  为了转移话题,小六突然看到了一旁的老者,一瘸一拐的对着吕布告状道:“就是这个老家伙不听话,主公你赐予的东西,都让这老匹夫换成奴隶祭炉了。”

  说道这里时他更是气愤不行,恶狠狠的瞪着这个老者,要知道那可是主公赐予的,竟然敢换东西。

  老者听后一阵憋屈,脸色通红的指着小六,最后憋屈不甘的瞪眼道:“你丫的昨天才喝老子的酒了。”

  吕布却脸色有些难看,看着二人,最后在二人有些害怕后,才松口气,回眸对着小六沉声道:“日后凡锻造之物,不准个人出资。”

  说道这里时吕布突然停顿留下,看着这个满头白发却倔强的老头,叹气道:“日后若还要祭炉,打个招呼,蛮夷的奴隶会送来的。”

  “多谢大王!”

  随后在二人恭送下,吕布与典韦骑着战马来到了出口处,三百铁骑早在山口处等候多时。

  这里乃是禁地,无武王之令谁也不能私自进入,所以他们都在山坳口等着。

  “恶来,去府中调一批物资过来,该赏的就得赏,孤不能令忠心之人心寒!”

  诺!

  三百骑驾奔驰在大地上,一路上又去马场、军营视察了一番才返回了邺城。

  哒哒~

  刚踏入府门,郭嘉便从里迎来,脸上透着一股喜色,刚刚翻身下马的吕布,直接挥手将马鞭递给了典韦。

  然后二人大步朝着府内走去,一路上郭嘉更是不断笑着。

  “主公,军备物资已准备完毕,差不多可以了。”

  边走下吕布听着不住的点头,“不错,此次出征正好藤甲也能用上了。”

  “藤甲!嘿嘿~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主公咱们只需一口气拿下曹操,中原可定也。”

  看着郭嘉一副轻松的笑容,吕布却是轻轻的摇了下头,“奉孝对付曹孟德可有计策?”

  这时郭嘉左右看了下,然后小声嘀咕道:“主公,那曹操长子已去徐州征调粮草,平时出没与各地世家。”

  听到这句话后,吕布脚步猛然停顿住了,抬头淡漠的盯着眼前之人,最后轻飘飘的说道:“全力为之。”

  说罢后吕布直接一甩披风大步朝着府内走去,而原地停留的郭嘉笑眯眯的看着远去的主公。

  当吕布身影消失后,郭嘉低头看着掌中的一枚金色令牌,眼角透着一股诡异的笑容。

  当天下午时分,一只雄鹰从校事府飞出,嘹亮的鹰唳声回荡在冰天雪地的城池。

  武王府吕布屹立在大殿门外,双眸深深的望了眼天穹上那只消失的雄鹰,然后转身朝着殿内走去。

  校事府内阴暗的屋内,郭嘉正笑眯眯的与王越对立而视。

  “此事必万无一失!”

  “不!万无一失的不是任务成功否,而是虚虚实实,与大王河北之地无任何关系也。”

  王越有些看不懂眼前的浪子了,一阵摇头叹气道:“郭军师,这不像你的风格。”

  “风格?呵呵~看到的未必是真,露出的也未必是假,为了主公霸业,谁挡之便是嘉眼中刺!”前半句还笑眯眯着,可说到后半句,郭嘉的那双黑色眼眸则流露出了噬人的腥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