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551章 强攻白马

我的书架

第551章 强攻白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啊~

  白马城厮杀声震天响,城楼上的夏侯渊冷静的指挥士卒抵抗,河北的士卒出乎意料的凶悍,几乎可以说是悍不畏死。

  远处张字帅旗下的郭嘉一双深邃的黑眸淡淡的望着城墙上惨烈的厮杀。

  “将军,继续强攻。”

  张辽明白的轻点了下头,麾下的士卒仿佛不要钱般,根本不顾及将士的性命,冷血的将令不断下达。

  空中箭矢互相乱射,巨石、冒着呛人恶臭气息的金汁不断从城头泼下来,哪怕再彪悍的士卒都不仅发出阵阵痛苦的悲鸣声。

  大战持续到了日落西山时分,张辽才下令鸣金收兵,白马城墙上已布满了暗红色的污垢。

  人影如潮水般的退下来,城头上的曹军尽情的欢呼,在鸣金声与欢呼声下,戏志才在侍卫的保护下缓缓登上了城头。

  “妙才,可看出什么?”

  指挥大军的主将夏侯渊听到询问后,凝着一张脸沉声道:“河北军中弓弩强劲,丝毫不逊色我军,尤其是那投石机,更是比我军的还要厉害。”

  听到这样的回答后,戏志才环视了眼四周后,轻声道:“还不够,继续逼出河北军的实力。”

  而城下远处的河北军缓缓退去消失在了视线中,行军中张辽对着郭嘉沉声道:“奉孝,难道是我军有人泄露了还是曹军斥候已安插到了天工营?”

  天工营,乃吕布设立改善军械之营,其中几乎都是召集民间的能工巧匠,班底几乎都是从洛阳带出来的。

  看到张辽沉重的神情后,郭嘉却是轻笑一声,摇摇头叹气道:“应该不是我军有人泄露,曹军的暗探也无安插到此处。”

  张辽透着一股疑惑的神色,郭嘉却是沉声道:“文远,当知那曹操麾下的那支摸金校尉,既然能摸金为何不能从墓地中带出战国时期的弓弩。”

  嘶~

  听到这话后,张辽终于反应过来,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怪不得曹军的弓弩会这么强大。

  从这里就不得不说春秋战国时期的发展了,或许人口繁华上不及当今,但当时的弓弩绝对不弱。

  他们军中的弓弩几乎都借鉴甚至就是当时秦、韩两国时的技术,曹操身处中原,掘上几座王侯之墓绝对有的。

  最为著名的便是曹操麾下的摸金校尉掘了西汉时期的梁王墓,收金宝数万斤,得以养兵马三年。

  “文远,速召回张郃将军这支兵马,延津一地由子龙的骑兵牵制足以。”

  看到郭嘉突然提议要召回延津的兵马,张辽好像明白了什么,眼眸飘了眼身旁诸将后,沉声道:“奉孝是要以我军为饵?”

  饵!这个字回荡在郭嘉脑海中后,脸上露出了洒脱的笑容,轻声道:“我军粮草足以支撑到主公大军到来,既然如此那便强攻白马,无需管延津一地。”

  不管延津,那么张辽便面临着后路被绝的险境,甚至延津一地会出现在后方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一个不慎便是军心溃散,满盘皆输的下场,这已经事关五万大军存亡的情况下,容不得张辽不慎重。

  “主公大军最快也要十日才能到达,吾这就飞鹰传书,先令张郃率军返回,子龙五日后返军。”

  既然要做那就做的彻底,张辽也是心头一狠,面目坚定的沉声道。

  张辽的决断不得不说令郭嘉有种要重新审视的感觉。

  “无需十日,援军日夜兼程最多七日便会到达。”郭嘉说出了自信的一番话,在河北之地,已再无敌人,大军根本无需顾忌其他,只需赶路便可。

  战事变幻无常,本来一筹莫展的张辽却决定强攻白马,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强攻。

  同时身后后方的吕布接到飞鹰传信后,立马令军中的华雄率八千铁骑急速驰援。

  青州一地,杨林率领十万浩浩荡荡的大军进攻徐州之地,周瑜为副将,吕布则提二十万雄兵南下。

  大战的序幕才刚刚掀开,一时间天下诸侯无不侧目这场决定中原霸主的决战。

  白马苦战一连三日,张辽更是将军营挪到了城外不足十里外,更是坚定了白马不下,绝不退军的决心。

  城楼内,夏侯渊疲惫的揉着眉头,叹气道:“军师,看来张辽已看出了咱们的谋划,若不然怎会不顾后方而强攻白马。”

  此时戏志才自信的看着地图,轻笑一声,“我军本就不如河北军,决战之地也不在白马,按主公计划行事便可。”

  “军师,首战不胜直接退兵,恐军中士气后继无力啊。”身为曹操心腹爱将的夏侯渊也清楚两雄争锋,看的不是一战得失,但首战便失利,后面更难打啊。

  戏志才轻笑一声,扶着短须笑声道:“吾可没说过首战失利而败退。”

  说这句话时戏志才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斗志,“吕布大军未至,我军守城下本就占据了地利。”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夏侯渊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当即抱拳沉声道:“还请军师退至官渡,今夜本将便倾尽城内兵马袭敌营!”

  袭营!看到夏侯渊的决定后,戏志才却笑而不语的摇头,“张辽身为吕布的心腹,军营必严加防守。”

  “明日河北军强攻白马,日落西山时佯装败退,引张辽入城借巷战!”

  “我军兵力不弱于张辽军,更兼熟知地形,必败张辽!”

  说完这些后,戏志才缓缓起身拍打了衣衫上的灰尘,深深的望了眼夏侯渊,笑声道:“将军可懂!”

  “明白了,此战过后,我军趁着河北兵马主力未至撤往官渡!”

  “决战当在官渡,更在天下局势!”说完这句话后,戏志才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缓缓退去消失在了城楼内。

  戏志才趁着夜色在数百精骑的护卫下消失在了白马,现在能做的都做了,而且此时还到决战之机。

  第二日清晨,河北军营内再次响起了熟悉的号角声,漫天的士卒涌出大营,在张辽的指挥下再次强攻白马城。

  厮杀声震天响,同样军中的郭嘉早就被张辽派三百精锐护送回黎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