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632章 贾诩之谋

我的书架

第632章 贾诩之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啊~

  轰隆隆~

  许昌大地上充斥着震天的厮杀声,直至半晚时分随着清脆的鸣金声回荡在战场上,厮杀声才渐渐让弱下来。

  经历一夜苦战后许昌内的江东兵马一个个疲惫瘫软的靠在城头上喘着粗气,杨业更是凝重的看着城外缓缓退去的河北兵马。

  “河北雄兵威震天下果然名不虚传。”

  今日一战令他见识到了中原士卒与江东一带不同,中原诸侯连年征战骑兵、步兵更是配合默契。

  江东一带虽战火频繁,但相对来说对于整个中原大地,确实在根本上还是有点差距的。

  尤其是今日攻城的兵马,杨业深知这几乎都是曹兵,真正的河北精锐还未出动。

  很明显的差距就是士卒的体格上,中原尤其是北地的河北士卒,一个个人高马大,而江东一带士卒的体格却显的有些瘦弱矮小了。

  这不是后世交通发达,在古代不同的环境生长着不同的人。

  “父亲,这就是河北兵吗?果然一个个悍不畏死,尤其是杀红眼后更是疯狂。”

  一场大战过后杨家七子一个个心有余悸的,虽然今日守城并未出现太大的危机,但相对下却是看出了双方的差距。

  他们江东兵马兵不弱,但却比河北军少了一分底蕴,少了一分自信。

  仅仅一个未曾谋面吕布的威名足以将河北军的士气提升三层,这就是古代名将之威,尤其还是威震天下的第一诸侯第一武将。

  看着七子一个个心有余悸的模样后,杨业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抚摸着长须笑声道:“今日之战汝等要深记,莫要小觑太下人。”

  “河北军中区区一个宇文成都为父都未必能拿下,还有今日之战真正的河北精锐并未出动。”

  “什么!”杨家七子一个个惊诧的喊道,而杨业却是微笑一声,摆手道:“兖州的曹军可不少,这群兵马不过是河北军刚刚收降的曹兵而已。”

  “而且河北军最为恐怖的骑兵还未出动,一旦骑兵出动后那才是真正的雷霆之势。”

  “父亲何必长他人之威,咱们有坚城在手,难道骑兵还能飞到城内吗。”最小的老七明显有些不满的说道。

  而杨业却是虎目一瞪,怒斥道:“为将之道岂能逞个人之勇,若河北大军到来,无需其他,只需数千铁骑便可断我军后路,何须攻城。”

  “父亲你的意思是说,今日攻城乃河北军有意为之,为的消耗军中的曹军!”老大瞬间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后,杨家七子一个个心惊的面面相觑。

  太冷血了吧!或者说竟然将数万将士的性命看的这名清淡,仅仅为了掌握兖州兵马,就要消耗数万的曹军将士。

  杨业冷笑的摇头叹气道:“慈不掌兵,日后汝等要切记为将之道,若参悟不透这个道理,汝等日后便跟随在为父身后。”

  说罢后看着有些低沉的七个儿子,杨业老怀欣慰的抚着下巴的长须,笑声道:“好了,大王令吾等来许昌仅仅是见识下河北军的实力,但因突厥奇袭长安,数日前大王更传来了军令。”

  一开始刘辩却是想的是试探下河北军的实力,但那也是有前提的,便是李唐也在威胁着河北,到时河北军三面为敌,绝对要势弱。

  可谁能想到突厥奇袭李唐,将李渊数年的积累耗费的一干二净,此时别说李唐率兵来威胁河北了,能稳住治下安稳就算不错了。

  若不是中原诸侯战事已到紧要关头,别的不说最起码河北还有荆州绝对首当其冲要趁火打劫攻打长安李唐。

  只能说李唐太过幸运,吕布河北军眼看就要拿下曹操,不想为了一个李唐而放弃到手的胜利。

  同样江东的刘辩也是,都不想多生事端,拿下袁术再说其他。

  突厥搞了下李唐,其实暗中也令刘辩与吕布轻松不少,最起码他们征战几乎不用再担心后方,再担心其他诸侯势力来进攻。

  这一次刘辩与吕布可谓是放开了手脚,彻底进攻中原一个想要灭曹操,另一个则想要灭掉袁术占据淮南之地。

  因此在得知李唐被突厥搞了一通后,刘辩已经放弃了兖州许昌,书信早就送达,趁着河北军还未彻底站稳兖州时早点撤出去,退回宛城坚守。

  现如今,吕布也不想多生事端与刘辩交战,免的给曹操喘息之机,同样刘辩也是下令放弃许昌一地,两家暂时保持安稳。

  在这里便不得不说贾诩的毒辣,尤其天下知道此事的吕布与郭嘉,二人更是暗自心惊。

  仅仅一计,废了李渊退了蒲坂一地的大军不说,更是令中原战事稳如泰山。

  可以说贾诩的眼光很是毒辣,郭嘉在得知后的第一时间便心中钦佩不已。

  搞废李唐,简直就是一石多鸟,这等布局已不仅仅局限在河北战事上了,而是天下局势都因贾诩这一计产生了变化。

  李唐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不管是出兵也好,坐镇长安也罢,长安的李渊就是一个威胁。

  函谷关出兵后,能威胁中原的兖州之地,同样也能威胁刘辩刚刚打下来的荆州之地。

  这一举动下,李唐最起码没有三五年时光休想翻过劲来,可以说三五年后的局势,呵呵~

  李唐被贾诩一计搞废不是虚言,天下局势变化多端,若无太大的变化,李渊只能龟缩在长安一带,而蜀中的刘备想要出来,刘辩打不起,更是同宗,唯有攻打长安了。

  毒士贾诩!郭嘉每每想来都不由的一叹,这种事也只有文和能做的出来,或者说还有哪位隐藏在邺城的李儒也能做出来。

  二人很相似,为了成就霸业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背负骂名也在所不惜。

  像他与戏志才这等谋士,不管任何计策心底都有一个底线,或者说考虑更多。

  这么做会不会影响到中原安稳,或者说他们各自主公治下的安定,考虑的多局限性便多。

  而贾诩和李儒站在的角度永远是天下大势上,从不局限与一地,胆大心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