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718章 喋血铜雀台

我的书架

第718章 喋血铜雀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诛杀国贼!诛杀国贼~”

  漫天的厮杀声下,两千多的黑衣死士从地道出现在了铜雀台内,一个个身穿劲服,手持利剑。

  不是他们不想不佩戴战甲,而是怕为了战甲而暴露自身因此训练他们的人不敢筹备战甲。

  两千黑衣死士出现后,北面同样出现了两千的死士,他们谁也不知道今夜有多少人。

  总共四千的死士出现,前后夹击朝着铜雀台的正中央杀去,一路上的守卫纷纷被击杀。

  铜雀台若从外强攻很难,可这群敌人却是突然内部出现的。

  黎明降临,天空泛着阴沉,可铜雀台内却是一片厮杀声。

  快如闪电的身影,干净利索的手段,虽没有铠甲护身,但速度上却处于优势。

  铜雀台内的守卫不住千人,中心开花后,五百死士守卫在了宫门,抵挡着士卒的反扑,至于内部敌兵不足五百人,而且还都是散落的士卒。

  虽是虎狼之士,但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有那快如闪电,完全是为了杀人而训练出来的死士手中,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天亮了,铜雀台震天的擂鼓早已惊动了野外驻扎的大军,可这支大军时间上却来不及。

  杀啊~

  到处都是黑色的人影,快如闪电的奔驰,看见士卒根本不顾忌伤亡,三五柄利剑直接刺入身躯。

  鲜血飞溅,密密麻麻的身影闪过后,地上留下了十几具身穿铠甲的士卒。

  寝宫!

  天子与武王居住的寝宫,密密麻麻的黑衣死士已经冲到了最后的位置,一个个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嘎吱~

  宫门打开,吕罂身披黑甲冷漠的注视着远处源源不断冲入来的死士,一挥手。

  哗啦啦~

  整齐的步伐声回荡在大地上,五百陷阵士卒出现,一个个身披重甲,手持强弩瞄着前方,一双双黑色的眼眸充满了冷漠,突如其来的敌军并未令他们慌乱。

  吉平!冲在最前方的竟然是太医吉平,此时手持一柄宝剑,指挥着身后的死士高喊道:“诛杀国贼!”

  突然看到远处五百重甲士卒后吉平一惊,可看到吕罂那熟悉的面孔后,更是刺眼。

  此时已没有了退路,吉平怒吼道:“对面守将乃国贼之子,杀了他!”

  唰唰~

  黑压压一片的死士沉默的一眼不发,双腿却没有丝毫停留不断的前进冲锋。

  对面的五百陷阵死士却是在一声令下,强弩射击,漫天的箭雨带起了无数的血花。

  哗啦啦~

  强弩纷纷扔在了地上,巨大的黑盾竖立在前方,黑色的钢枪搭在盾牌上,一瞬间形成了一个刺猬般的方阵。

  沉默!

  没有想象中的嘶吼,只有沉默,一双双黑色平静的眼眸望着冲来的敌军,吕罂一挥手,沉声道:“杀!一个不留!”

  轰隆隆~

  踏着沉重的步伐,五百陷阵死士开始前进,这一幕落入在了远处的瞭望台上屹的刘协眼中。

  “拖住贼兵,先冲进寝宫诛杀国贼!”

  看着五百重甲陷阵死士,吉平愤怒的大喊,五百重甲卫他知道打不过,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布衣。

  若是游戈战胜负还两说,但这是战阵冲杀,这群死士训练的只有杀人,并未经历过所谓的战阵。

  杀啊~

  短短一瞬间交手了,五百陷阵死士碾压而过,铁盾保护着他们的生命,长枪不断刺刺出出掠夺着生命。

  杀啊~

  三千多的死士疯狂的冲杀,军阵确实有优势,但他们的目标却是吕布,一旦军阵散开优势便荡然无存。

  无数的死士冲杀入寝宫,五百陷阵死士却冷静的依然保持着阵型,这一幕落入在吉平眼中后却充满了惊愕。

  瞭望塔上刘协看着冲入寝宫内的死士后,兴奋的脸色通红,更是很很的挥舞下了双拳。

  “杀!杀了吕布!”

  此时刘协双目赤红仿佛是吃人般的望着寝宫的方向,然而对面的瞭望塔上吕罂却是冷哼一声,直接举起了一张长弓。

  砰~

  羽箭射在了头侧旁的木桩上,惊惧的瞳孔看的真切,黑色羽箭的尾部还在颤抖嗡鸣。

  咕咚~

  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刘协转头侧目看到了对面那张痛恨的脸颊,满脸疯狂的大笑道:“哈哈~吕布死了,你们吕家全部都要死!”

  发泄的嘶吼下,身旁的死士已上前将天子刘协仅仅护卫住,而对面的吕罂却是发着冷笑。

  轰隆隆~

  沉重的步伐回荡在铜雀台,仿佛是千军万马般,阵阵声响下刘协仿佛已经想到了什么,惊慌的望着寝宫方向。

  咔嚓~咔嚓~

  铠甲摩擦声响起,伴随着无数的惨叫声回荡在寝宫内。

  “陛下~难道孤死了天下就是汝的了吗?”

  充满霸气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在刘协惊惧的瞳孔下,一袭火红色战甲的吕布出现在了寝宫方向。

  哒哒~

  赤兔马打着响鼻,耀眼的身影出现在了铜雀台的最高处,霸气的双眸望着厮杀的下方。

  咔嚓~咔嚓~

  阵阵沉重的步伐声响起,接着黑压压一片的大军出现,为首的则是张辽!

  手握着长刀的张辽冷漠的出现,长刀一挥大喝道:“乱臣贼子杀无赦!”

  轰隆隆~

  身后密密麻麻的大军不断涌出,仿佛是潮水般无穷无穷,看的刘协惊恐的脱口喊道:“不可能!寝宫内怎会这么多的兵马!”

  震惊的刘协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珠子,他算到了吕布定有侍卫保护,但怎们会有这么多。

  源源不断的大军踏在阶梯上不断涌现,鲜血如小溪般不乱流淌。

  杀啊~

  咚咚咚~

  突然铜雀台四周响起了震耳的擂鼓还有厮杀声,猛然这群死士惊慌失措的望着四周。

  旌旗不断摇摆出现,一张张吕字大旗出现,吕布玩味的玩着眺望台上的天子,藐视一眼大喊道:“陛下,闹剧也该结束了,孤没有时间陪你玩了。”

  杀啊~

  铜雀台被攻破了,或者说被大军瞬间反攻而下,到处都是黑色的洪流涌入,四千黑衣死士仿佛是波涛汹涌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被海水淹没吞噬,惨叫声不断响起,没有任何留情只有无尽的杀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