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战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隆隆~

  骑兵奔驰的大地上,程咬金此时可谓是小心翼翼,哪还有一路上的豪爽。

  而此时蒙着面的吕布却是回眸望着赵云,沉声道:“子龙暗中可曾布置好?”

  赵云重重的一抱拳,沉声道:“放心,全部已经就位。”

  看着赵云的回答后,带着面具的吕布清点下头,转头看着曹性和郝萌二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走了,是时候回去了!”

  诺!

  三人驾着战马缓缓脱离,而赵云此时却是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挥舞手中的银枪,大喝道:“调转方向,杀向宛城!”

  轰隆隆~

  正在悲哀的杨六郎和杨七郎还未觉得,可军中却有人发现了远处的黑色骑兵的身影竟然越来越大不说,马蹄声更是越来越大。

  “不好了,少将军敌军的骑兵折返回来了。”

  一声惊怒下,杨六郎和杨七郎才反应过来,匆忙将父亲的尸首抬到战马上。

  就在杨六郎刚准备传令大军折回宛城时,猛然远处的宛城响起了震天的厮杀擂鼓声。

  “宛城!”

  军中将士一个个惊呼的大喝着,杨七郎更是看着目呲欲裂,唯有杨六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保持着镇定。

  他想起了父亲的话,在父亲断后时交代他的,敌军既然敢这么做,恐怕宛城已在敌军眼皮下,若事不可为逃回荆州。

  弃宛城回荆州重整兵马再振杨家之军威。

  “突围!传令三军将士突围。”

  今日过后的杨六郎心中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庆幸想起了父亲的话,敌人恐怕是有备而来。

  宛城外,李靖早早便率领着了五千精锐步兵潜伏在山林中,更是与城内内应做好了准备。

  他们率令万余大军出城,以至于宛城空虚,但就算不这么做,也撑不住。

  有内应的情况下,只要偷偷打开城门,他们凭借着此时的宛城还真镇不住。

  杨业战死沙场,军中七个儿子,五个死在了战场上,独留下了年轻的老六和老七,如何镇住军心,留在宛城反而是坏事。

  一路上赵云率领着骑兵追杀敌军二十里后才放弃,人困马乏下纷纷返回了宛城。

  同时兖州许昌一旦早就潜伏的兵马迅速赶来,七日过后宛城屯兵五万之众,由李靖为主将镇守,程咬金为副将。

  至于赵云在安稳住宛城后边匆忙率领着五百骑兵返回了武关。

  四月初,江东的刘辩脸色阴沉的看着殿内来自洛阳的使者,文武百官立与两侧更是散发着威严。

  “奉吾家大王之令,特千里而来送吴王几件礼物。”

  啪啪~

  使者傲慢的微微一拱手对着江东的文武,然后轻轻的一拍手,殿外几名侍卫缓缓步入。

  一个个左右两手拎着个红盒子,放在了大殿内,随后来自洛阳的使者仿佛是嫌弃般的缓缓走到了捧着什么东西的侍卫前。

  轻蔑的眼神缓缓一扫殿内文武,两根手指仿佛是嫌弃般的缓缓夹住然后一扯。

  嘶嘶~

  殿内响起了一片吸气声,接着一个个脸色通红暴怒不已。

  “嚣张!太嚣张了!”

  “大王,吕贼太过无礼了。”

  使者挑出来的是一张残破的旌旗,发黑的斑斑血迹,还有那残破下依然能清晰看到的杨字。

  虽然早就有准备,但此时看着如此赤裸裸的挑衅,刘辩眼中充斥着怒火,接着猛然露出了大笑声。

  “哈哈~好啊,不愧是胆大妄为的国贼,汝回去后记得回禀吕贼,就说孤迟早会去洛阳的。”

  怒极发笑的刘辩脸上清晰露这怒火,而下方的使者轻轻一笑,恭敬的回礼,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个闪身,哎呦惊叫下。

  只见这名使者身子一个不稳下,竟然将几个木盒子都给踢开了。

  本来吵闹的大殿内一下子寂静的仿佛落根银针都清晰可闻,而这名使者脸上透着虚假的歉意,轻柔着小腿,腼腆的拱手道:“失礼了,小人这就回去禀报吾王。”

  哒哒~

  清脆的脚步声缓缓消失,大殿内文武齐刷刷担忧的看着他们的大王,而刘辩此时脸色铁青一片,双手更是死死抓着龙椅的扶手。

  六个盒子,打开后露出的是一颗颗处理过的首级,其中那颗留着长须闭目的便是江东赫赫有名的金刀杨业。

  其余五个便是杨业的儿子,一个个铁骨铮铮战死沙场。

  “孤的大将!”

  此时刘辩愤怒的直接起身,唰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咔嚓一声,案桌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狰狞的望着殿内百官,刘辩愤怒的举起手中的宝剑大喝道:“吕布,孤与你誓不两立。”

  “传令荆州的薛仁贵,统率荆州十万大军北上。”

  “传令淮南的岳飞,统率十五万大军进攻徐州。”

  “其余各地整军备战!”

  诺!

  愤怒下的刘辩再也不考虑其他了,他要发动战争,唯有战争才能安抚他心中的怒火,也只有战争才能令天下知道他的威严。

  吕布赤裸裸了的送来了六颗首级,天下皆知尤其是杨业更是他的心腹爱将,若是处理不当,天下人岂不是要小觑了他。

  江东的刘辩震怒下不断的调兵遣将,粮草不断的开始押送前线,战争一触即发。

  蜀中的刘备接到这一消息后,兴奋的狠狠一拍手,大叫道:“好啊,吕布杀的好啊。”

  吕布如此嚣张霸道,突袭宛城不说,更是斩杀了刘辩的爱将,更是明目张胆的派遣使者送到了江东。

  此时刘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刘备高兴的则是他早就想要掀起战火了,可偏偏盟友不给力啊。

  这时刘备有些手舞足蹈的兴奋不行,而一旁的诸葛亮却冷静的分析局势。

  “主公,吕布率先出击夺取宛城后,各地整军备战,根本没有丝毫要出征的意图,反而各地开始加固关卡城池防御。”

  随着诸葛亮的不管分析局势,刘备心中的兴奋越是渐渐冷却下来,额头竟然浮现出了一层细汗。

  “军师,汝是说此战吕布是为了激怒江东刘辩,而刘辩开战不过是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诸葛亮平静的清点下头,“不错主公,吕布、刘辩还有西凉的李世民,此时都未彻底恢复过来,其中中原的那位恐怕是看到了江东的敛财能力,战火一起不过是为了破局罢了。”

  “当然,若是有机会的话,双方都会扩大战果,若两军僵持的话,恐怕秋冬之季便会收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