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部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连数日张飞没有来挑战,可吕军大营内的士卒却一个个说着八卦。

  “嘿~听说了吗,蜀军的张飞被刘备给训斥了。”

  “哼~这个张黑子嘴太毒,活该。”

  蜀军张飞被刘备训斥责罚的消息早已传遍了三军,同样也有刘备准备退兵的消息也开始流传。

  蜀军军营内,一群群士卒推着辎重粮草开始运送,营内更是透着一股喜悦的气息,他们普通士卒可不管什么大义不大义的,他们只知道要回家了,退兵对于他们来说便是安全的回到家乡与妻儿相聚。

  咕咚~咕咚~

  营帐内的张飞大口大口喝着美酒,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更是独自一人哼着小曲。

  唰~

  当帐篷被掀开的瞬间,张飞抬头一望急忙放下酒水,脸上透着尴尬的笑容。

  “二哥,你咋亲自来了呢?”

  看着张飞尴尬的模样仿佛在掩饰什么,关羽无奈的轻叹一声,摆手道:“三弟汝可当真会借机享受。”

  “嘿嘿~二哥你也来点。”尴尬的笑着,张飞腆着一张脸,军中上下他就怕两个人,一个便是刘备另一个则是眼前的关羽。

  看着推来的酒水,关羽淡然的跪坐而立端起了清水饮用,在军中关羽对于自己还是很克制的。

  “三弟,罢了正好待会了你这幅酒气冲天的模样去外面溜一圈,也好迷惑下军中的暗探。”

  哈哈~

  看到关羽没有训斥他后,张飞大笑起来,关羽则无奈的摇头。

  “三弟啊,不是二哥说你,这酒虽是好东西,但统兵打仗日后切记军中的规定。”

  “哈哈~二哥放心,翼德晓得。”

  看着自己的二哥喝着清水,他张飞也不好意思独饮,一同端起了清水饮用,同时拐开话题的说道:“二哥,到时若遇到了吕军,尤其是哪个一身金甲手持凤翅鎏金镗的小将莫要留手,当全力除之。”

  看着张飞再一次提起吕军的将领,关羽的一双丹凤眼中充满了好奇,脸上透着一股好笑的神色道:“三弟,莫非这宇文成都武艺当真有传闻中厉害不成?”

  看着自己二哥关羽好奇的笑容时,张飞凝重的一点头,沉声道:“二哥,你也知道三弟吾平时谁也不服,但吕军的这两名小将当真需谨慎对待。”

  “若是大意下,敌军将领中的裴元庆小子和这个宇文成都,翼德碰之恐怕都会惨败。”

  张飞越是夸奖敌军将领,关羽越是好奇同时心底升起了一股斗志,傲然道:“那便看看关某的长刀是否锋利否。”

  “哈哈~若是二哥全力以赴的话,还真不好说。”

  说道这里时张飞一阵摇头叹气,“当年虎牢关天下诸侯聚首时,除了那个吕布外,本以为天下豪杰尽皆此地了,可这几年天下竟然蹦出了这么多的猛将。”

  “李家的四傻子,还有那从未蒙面过的李存孝,江东的岳飞、高宠之流简直数不胜数。”

  张飞的一阵摇头叹气,仿佛在感慨是否自己老了,而关羽却透着一股傲然抚着下巴的长须,眯着丹凤眼淡淡道:“天下群雄多了更好,如此吾等才不孤独。”

  看似傲然看不起天下猛将,可关羽脸上却透着一股凝重,吕布自然不用多说,李元霸他可是亲自体会过,一身的怪力简直恐怖如斯。

  至于其他猛将,哼!说到底没有亲自体会过,至于传闻谁又会服气呢,最起码他关羽亲身领教过才会认可。

  此时吕军大营内内一名斥候兴奋的护着胸口内的密函快速的朝着中军大帐跑去。

  就在张飞醉醺醺的在营内撒野了一圈后,吕军帅帐内却聚集了除去当值外的所有将领。

  “诸位,咱们的暗探来报刘备准备今夜子时撤兵。”

  “哈哈~刘备小儿也怕了咱们。”

  “就是,李世民小贼都撤了,刘备在不走恐怕就走不了。”

  哈哈~

  帐内诸将一个个大笑不已,而吕罂却轻笑的看着一个个自信满满的将领,挥手道:“好了,诸位今夜咱们便送送这位汉王可好?”

  看着吕罂充满笑意的表情,帐下诸将一个个磨拳擦掌兴奋的模样,纷纷抱拳大吼道:“任凭少主调遣!”

  “好!”

  大吼一个好字的吕罂透着一股浓郁的刚烈神态,“暗中传令三军将士,今夜子时发兵。”

  “宇文成都、裴元庆!”

  看着吕罂郑重的神态下,二人齐齐出列双手抱拳大喝道:“末将在!”

  “汝二人今夜子时率领军中万余精锐趁夜攻打刘备蜀军大营。”

  诺!

  “张郃、徐晃汝二人率领三万士卒左右两翼杀入蜀军大营。”

  诺!

  待张郃与徐晃抱拳退回去后,吕罂最后凝重的眼眸看着一身银甲沉稳的赵云,沉声道:“子龙,汝亲率八千白马义从吊在后方,一旦发现蜀军埋伏后,只需率领骑兵冲杀蜀军帅旗方可。”

  诺!

  这时诸将虽然领命了,但还缺一个最重要的部署,只见吕罂冷笑一声,拍在案桌上大喝道:“本将亲率两万精锐吊在汝等身后,一切依计行事!”

  诺!

  对于这样的部署没有人反驳,至少吕罂统率的这支大军处于战场上最安全的位置。

  当诸将散去后,郭嘉一人笑眯眯的看着他的少主,懒洋洋的模样渐渐凝重起来。

  “少主今夜用兵却是考虑的面面俱到,但却漏掉了最重要的两点!”

  不知是出于考验还是其他,郭嘉虽然开了口,但却眯着眼嘴角透着笑容。

  而吕罂却缓缓抬起头直视着郭嘉,脸上透着神秘的笑容道:“不知军师说的是那两点?”

  看到吕罂神秘的笑容后,郭嘉一愣神接着一阵摇头,露出了好笑的神色。

  “看来少主暗中早就做好了打算,就别逗微臣了。”

  而吕罂却摇着头叹气道:“罂并无逗军师之意,实属不放心啊,今夜还需军师统率营内大局可好?”

  搞了半天原来还算计着他啊,哑然失笑的郭嘉并没有反对,反而轻笑的点头,“少主放心吧,有嘉在营内,定保军营无碍,但少主也需答应奉孝一件事方可。”

  “军师明言!”

  此时郭嘉笑眯眯的看着吕罂,嘴角勾起了一丝轻笑道:“若战场上出现了那个李家四傻子,还请少主安心的调动三军将士便可。”

  虽然是条件,但吕罂心中却是暖的,这都是为了他的安全,不由的笑声道:“军师放心吧,罂很小心自己的安危。”

  二人相视一眼后纷纷露出了笑容,都清楚的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