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761章 传闻刘皇叔擅跑

我的书架

第761章 传闻刘皇叔擅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啊~

  漫山遍野的吕军从山林中杀出来,诸葛亮看到这一幕后脸上浮现出一股深深的不甘长叹不已。

  此时双方隐藏的兵马皆露了出来,诸葛亮沉默的看着战场,此时只能期待另一支奇兵了。

  蜀军撤往山谷土丘一侧,占据着高地而吕军仗着人多势众开始强势的冲击。

  而远在数十里外的吕军大营此时同样冒着滚滚黑烟。

  辕门处一座瞭望塔上,郭嘉自信的看着远处营寨的大战,不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啊~救命啊~

  两万蜀军突袭吕军大营,一开始还顺利一股脑的冲杀了进去,可接着才发现中了埋伏。

  一把大火下吕军半个营寨冒着滚滚黑烟,天空的火箭延绵不绝的下着,营内的蜀军更是争相恐后的逃散。

  “休要放走一个蜀军!”

  郭嘉轻飘飘的一句话,在令旗摇摆下顿时左右两侧杀出了两支伏兵,两万蜀军更是惨叫不已。

  看着大局稳定后,郭嘉身后的司马懿却冒着冷汗,终于松了一口气。

  “军师,此计也太过冒险了,若敌军冒死反扑下,咱们军中可没有多少兵马!”

  吕军虽然兵多,可留在大营内的兵马只有三千之数,也就说若蜀军疯狂冲锋下,只要冲过火海便能杀入大营。

  看着司马懿后怕的表情,郭嘉轻轻的摇着头,“大不了烧了大营便是,咱们拼的起,但刘备却拼不起。”

  看着蜀军的混乱郭嘉却是叹气的摇头,“诸葛亮用兵果然谨慎,布置这么多最后留下的只有两万蜀军。”

  郭嘉不满意的叹气看的司马懿却不以为然的摇头,兵者凶器也,关乎国家兴亡,他不喜欢这么冒险。

  远处战场上吕罂指挥着三万大军杀入战场,而这是天穹上一支雄鹰盘旋,不由的抬头一看。

  雄鹰脚掌上绑着一根红布飘扬,看到这一幕后吕罂脸上闪过一道喜色,挥手大喝道:“传令白马义从兵分两路。”

  诺!

  “张郃领兵攻打山谷。”

  诺!

  兵对兵,将对将此时战场上双方的兵力几乎已持平。

  侯君集这支骑兵诡异的游戈在战场上,没有直接加入战斗同样也没有撤退,而吕罂率领着三万大军出现后却没有一股脑的冲锋,反而稳扎稳打的前进。

  远处侯君集看到吕罂大军的举动后,脸上闪过了一道可惜的神色,他知道计划落空了。

  战场上华雄亲自率领着三千骑兵看着远处吊着的李唐贼兵,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笑容。

  “儿郎们狩猎开始了~”

  吼吼~

  三千白马义从散乱无章乱哄哄一片的游戈的战场上,漫天的箭雨不断与李唐的骑兵攻击,但就是一句话不和你们硬磕。

  侯君集气恼的狠狠一挥兵器,大喝道:“给刘备发令旗,咱们撤啊!”

  远处的李世民眯着眼看着战场局势的变化,轻轻的摇着头叹气道:“给侯君集传令准备撤吧。”

  “二~二哥,不~不打了吗?”

  拎着两杆黑色铁锤的李元霸看着远处战场的厮杀充满了不解,李世民听后无奈的摇着头。

  “这是刘备的战场,不是咱们的战场,不能白白损伤了咱们的兵力。”

  看似是对着李元霸解释,但何尝不是对麾下诸将的解释呢,他李世民来这里不过是助阵罢了,但绝对不会为了刘备而赔上自己的精锐铁骑。

  噗~噗~

  山谷内两杆亮银锤飞舞下一个个蜀军擦着便伤磕着便死,裴元庆疯狂的杀戮着。

  前方宇文成都更是一马当先,一杆凤翅鎏金镗舞的是虎虎生风,看的张飞更是暴躁如雷的怒喝不已。

  “宇文成都纳命来!”

  暴怒下的张飞直接驾马冲来,铛的一声黑色的丈八蛇矛与金色的凤翅鎏金镗碰撞在一起。

  战马吃痛下连连后退了三步,宇文成都强忍着胸口的翻涌,咬紧牙关怒吼一声,掌中的凤翅鎏金镗疯狂舞动起来。

  “成都、元庆坚持住!”

  “三弟速速领兵撤退!”

  先后两声大喝声回荡在战场上,裴元庆与宇文成都听后脸上浮现出一股喜色,同时麾下仅存的将士爆发出了疯狂的气势。

  而张飞听到熟悉的吼声后,不甘的一扫丈八蛇矛荡开了敌将的兵器,怒视着对方吼道:“小儿今日暂且留下汝之性命!”

  轰隆隆~

  一扬丈八蛇矛张飞不甘的怒吼道:“撤!”

  山谷内张飞率领着兵马与关羽大军汇合开始撤退,紧跟在后的张郃急忙冲来。

  “哈哈~”

  狼狈的裴元庆与宇文成都相视一眼后纷纷露出了嘶声力竭的笑声。

  “列阵!列阵!”

  张郃对着身后的大军怒喝连连,身后的兵马开始整齐的列阵防备着敌军的突袭。

  远处撤退的关羽回眸一扫,一双丹凤眼中浮现出一股赞赏之色,“好一个张郃,不愧是吕布麾下大将,用兵之谨慎天下少有。”

  敌军并没有追击,张飞与关羽率领着蜀军轰隆隆的消失在了崎岖的山道内。

  此时张郃凝重的望着眼前的地势,山道崎岖不说道路更是有数条,若在里面设伏恐怕他们很难走出去。

  徐晃也领兵杀来,一时间数万大军立于土丘下遥遥望着山谷内消失的蜀军。

  “报~少主有令,张郃、徐晃两位将军救出裴将军和宇文将军后不可追击敌军!”

  三万吕军黑压压的出现在战场上,一张张黑色的吕字旌旗更是迎风飘展,山谷上的诸葛亮看后轻轻的一摇头,羽扇摆动道:“传令竖起大王旌旗。”

  一瞬间山谷、山林内摇旗呐喊声响彻天地,吕军将士更是惊慌的不住四处张望。

  帅旗下的吕罂见状后却是不屑的一摇头,“虚张声势罢了,传令喊话!”

  数千雄壮的士卒纷纷出列,吕罂大笑道:“听闻刘皇叔要走,侄儿特来送行,可满意否?”

  听闻刘皇叔要走,侄儿特来送行,可满意否?

  数千将士的呐喊声回荡在山谷内,山谷上方刘字旌旗下刘备缓缓出现,嘴角透着满意的笑容道:“备诚惶诚恐啊,岂敢劳烦冠军侯大驾。”

  汉军同样呐喊回应,而吕罂却是轻笑一声道:“民间常言天下诸侯唯刘皇叔擅跑,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言啊,刘皇叔走的也太急了,竟然抛下了数万将士的性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