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819章 裴元庆战高宠

我的书架

第819章 裴元庆战高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隆隆~

  大地都在颤抖,远处躲在草丛中的吕军斥候发现了骑兵不由的惊呼道:“什长,有大量的敌军骑兵正朝着咱们的方向重来。”

  “什么!”

  小六子的老什长惊呼一声急忙扒开草丛一看,顿时眼珠子都瞪大了,接着惊呼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快上高地隐藏起来。”

  唰唰~

  一瞬间茂密的草丛中钻出来十几名斥候匆忙朝着高地跑去,奔跑的同时小六子更是急忙问道:“老什长咱们藏的好好的为啥要跑?”

  “你傻啊,骑兵一股脑的冲来就咱们这点人马埋伏有个屁用,直接就被踩成肉泥了。”

  轰隆隆~

  大地都在颤抖,江东骑兵狼狈的逃窜一路上更是分成两队交替掩护撤退。

  后面紧跟着追逐的狼骑更是兴奋的嗷嗷叫唤着,黑色的羽箭不断升空射击,不断的有人落马。

  “快走,前方有高地分出一支百人队骚扰敌军!”

  诺!

  你追我赶下不断有江东骑兵落马,姜松更是看的眼中充满了杀气,不甘的狠狠一挥手大喝道:“加速前进,不远处就是大营了。”

  借助马镫之利虽然他们也能骑射,可面对冲锋的狼骑效果并不大,因为狼骑都是四散而追逐,更是在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紧跟在身后的可不是五千的狼骑,而是足足有上万的骑兵在追逐他们疼。

  尤其是紧跟在身后的狼骑,摆明就是引诱你反戈一击,到时身后的狼骑便会一股脑的冲上来,然后将他们死死拖住。

  最后散乱的狼骑便会直接聚集成团,前后夹击他们,这是狼骑惯用的伎俩。

  隐藏在高地的小六子兴奋的看着一支百人的骑兵正朝着他这个方向冲来,不由的惊呼道:“什长有百人骑兵朝着咱们这里赶来。”

  不仅仅是他们这一代,一路上只要有有利的地形,江东的骑兵便会分出一波来,骚扰后方的追兵。

  若是追兵想要剿灭这支敌军而且还需要最快的速度,那么必须是成倍的数量才可,这可不是双方精锐上差距能抹平的。

  “我去消灭这支贼兵,成都你带着大军追着。”

  裴元庆兴奋的一招手便带着身后的百余骑兵分裂出来朝着远处那支江东骑兵追去。

  “裴元庆!”

  扭头往后一看,顿时高宠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声,愤怒下更是直接一把将自己的头盔给狠狠扔掉,接着将身上的战甲解下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下,只见高宠大喝道:“汝等急需赶路,吾先灭了吕布的一只鹰犬!”

  在失去了战甲下,高宠率领着十余骑暗中朝着山坡方向杀去,在双方的追逐下谁也没有发现这点。

  大军依然追逐着,而远处的山坡上却汇聚了一支百人骑兵,他们百夫长回眸一望顿时一惊。

  “高将军汝怎么来了?”

  嘴角泛着嗜血的笑容,高宠狞笑道:“汝等将那裴元庆引到树林内,今日便先斩了这个狂妄的小儿。”

  诺!

  兴奋下的江东百骑渐渐放缓了速度,后方的裴元庆率领着百骑更是急速冲来,看着越来越近的敌军更是兴奋的大笑起来。

  杀啊~

  听着背后落马的惨叫声,高宠脸上泛着狰狞的笑容,看也不看直接一股脑的冲进了灌木丛中。

  十余骑接连而至,却不知暗中有十多双的黑眸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趴在草丛中的小六子暗中拉扯下了什长的铠甲,低沉的说道:“敌军只有十余骑,咱们要不要~”

  说着的同时小六子更是手掌放在脖子处一比划,而他的什长却是压着头沉声道:“先等下,你看敌军的主将虽然无战甲在身,可就是这样的人才是未知的危险,战场上敢不穿战甲的不是莽夫就是武艺高超之辈。”

  杀啊~

  远处的裴元庆更是杀成了血人,一双银锤在百骑冲挥舞,碰碰声不断,江东骑兵纷纷被砸下了战马发出了阵阵凄惨的哀嚎声。

  唰唰~

  短短片刻间百骑的江东骑兵便只剩下了十几人,接着疯狂的窜入了小树林内,后方紧跟着的裴元庆更是扑到了这片树林内。

  哒哒~

  裴元庆身后还跟随着五十多骑兵纷纷涌入小树林内,一阵追逐下突然看到了远处等待多时的高宠时更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而远处的高宠却是狞笑一声大喝道:“鹿死谁手还不知呢~狂妄的小儿快来送死。”

  “找死!”裴元庆怒吼一声,催动着战马不断的前冲,可密密麻麻草丛还有一颗颗小树马速却是渐渐慢了下来。

  杀啊~

  砰~砰~砰~

  将对将兵对兵,当双方交战到一起时,裴元庆举着双锤就是一顿狠砸。

  火花四溅下,裴元庆惊愕的瞪着对方,而高宠却是狞笑一声挥舞着掌中的长枪大笑道:“小儿力气可不小啊,不愧是吕布麾下的战将,可惜今日却要身死此地了。”

  自出道以来在力气上能比过他的屈指可数,可短短一瞬间的交锋裴元庆就知道了对方是一位绝对不逊色他的猛将,尤其是力气上比他只强不弱。

  可心中的骄傲令他不甘的怒吼一声,没有选择撤退反而再次发起了进攻。

  铛铛~

  二人不断的在树林内交手,兵器碰撞挥舞下更是将周围的小树给砸断或者扫断。

  但碰到粗壮的树干时,裴元庆掌中的双锤却是占据了上风,因为对方的长枪在茂密的丛林中受到了限制。

  虽然力气比不过对方,可他却能肆无忌惮的进攻,看着有利的地形裴元庆更是兴奋的大喝连连。

  “匹夫受死吧~”

  有些憋屈的高宠怒吼一声,一杆金色的长枪不断乱舞,越是深入丛林年代久远粗壮的树木便越多,他受到的限制便越大。

  虽然有些憋屈,但他却没有放弃,好不容易引来了敌军的一员猛将他岂能轻易放弃。

  双方的兵器也是有区别的,在面对四周的树干时,银锤轻而易举的挥舞下几乎很少能碰到,而高宠的长枪却不行,挥舞下不断的砸到粗壮的树干,甚至在对方借力打力下不断的硬磕,引诱着他碰到粗壮的树干。

  憋屈的高宠怒喝连连,掌中的长枪以刺为主,而裴元庆不仅仅仗着自己的兵器之利,胯下的战马更是利索的盘旋在树林内,显的灵活不已,而高宠胯下的战马不弱于对方,可他掌中的兵器却令他身形有些跟不上节奏。

  本来武艺有差别的二人竟然打了个平分秋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