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郝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夕阳下的树林中千余西凉狼狈穿行,李世民更是气喘吁吁的冒着汗水。

  “大王,金城一带定有吕军,我军绕这座山林回去,定万无一失。”

  逃离战场的李世民听着手下人的话,脸上充满了悲戚,五万大军已全部葬送,若金城再有个闪失,那么西凉便无险可守。

  汪汪~

  就在这时树林中响起了一片犬叫声,李世民闻言顿时惊慌失措的喊道:“不好,这里有吕军的埋伏!”

  “哈哈~有西凉军来了,将军咱们这一次不知道能否捞个大功。”

  远处草丛一阵晃动,陆陆续续冒出了无数的人影,为首的小将面带微笑对着手下人道:“放狗一个也不需跑了,能从战场上跑出来的不是残兵也是败将。”

  其实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既然已经逃出战场,普通惊慌失措的西凉军定是直接回西凉而非绕此道回西凉。

  “郝将军,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大鱼。”

  “有!至少也是李唐的将领。”

  千人吕军从草丛中出现,一个个手持长弓,还有数百只恶犬正在激动的狂叫。

  手中的缰绳一放,顿时百只恶犬犹如脱缰的野马扑进了草丛中疯狂的穿梭。

  啊~我的手~

  该死的~

  百条恶犬出现在四周,千余筋疲力竭的西凉士卒狼狈的哀嚎不已。

  李世民在千余西凉士卒的护卫下站在中心一带,脸色难看的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大吼道:“前方的吕军兄弟们,吾等只为回家,这里有百金还请兄弟们放行可好?”

  沙沙~

  草丛一阵骚动,千人吕军一个个面面相觑望着他们的校尉,只见郝昭一挥手制止了身后的将士,面带笑容的望着远处的西凉溃兵大吼道:“先拿出百金让吾等确认下。”

  一声声嘹亮的口哨响起,百余恶犬纷纷返回,此时千人吕军一个个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望着他们的将军。

  郝昭更是伸长了脖子望着远处,在昏暗的夕阳下李世民高举着一个残破的盾牌,上面更是堆着一层金灿灿的马蹄金。

  一阵震惊的吸气声响起,吕军一个个眼冒贪婪的望着那夕阳闪烁的金光。

  郝昭见状后更是惊喜的喊道:“好,没想到区区一群残兵败将竟然有如此财物当真不凡啊。”

  虎落平阳被犬欺此时李世民憋屈不已,可自己只能强撑着笑容,喘着粗气大喊道:“对面的兄弟们,咱们当兵不就是图个果腹吗,唐王战败吾等兄弟千人从后营截取了一些财物仓皇逃窜,还请看在都是汉人的份上放一马。”

  说道这里时李世民更是高高的举着手中的盾牌,身旁的千余西凉军见状后更是脸色抽搐,低着头羞愧的不向看到这一幕。

  一场大战再仓皇逃串,他们的体力都快耗尽了,并且一日未进水,口干舌燥至于肚子就别提了。

  远处的吕军传来了骚乱的声响,李世民听后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他遇到了一群普通吕军无人识得他。

  其实李世民现在的样子,别说没有见过他的人了,就算是见过也除非仔细观看才能认出来。

  满脸的脏污不说,短须早就割掉了,身上乃是普通的校尉铠甲,一行人更是没有一个有身穿将领服饰的。

  “将军,咱们当真要收吗?”

  “该死的老三,你瞪大了眼珠子,那可是百金啊。”

  “是啊将军,敌军一看就是一群普通的西凉兵,咱们不如收了这百金吧。”

  远处的吕军一阵骚乱,李世民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一些话,顿时脸上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对面的兄弟们,吾等整整一日还未饮水,可否换取一些解渴的凉水啊。”

  说道这里时李世民更是回头对着身后的士卒摆手大喊道:“兄弟们快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咱们换取点水好回家啊。”

  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群人惊愕不已,什么时候他们的大王李世民竟然落魄到这种地步了。

  看着身后亲兵的举动后,李世民压低了声音沉声道:“不这么做如何令敌军放心。”

  他这么一搞,尤其是让身后所有人掏出身上值钱的东西,就是为了令敌军放下警惕,确定他们就是一群普通的士卒。

  李世民这么一搞令对面的郝昭也是摸不着头脑,狐疑的看着远处的西凉军,暗暗心想道,难道真是一群普通的西凉兵马?

  百金令人怀疑,可对面哗啦啦一群人掏出了身上值钱的东西,不断的放在一张张盾牌上,顿时郝昭心中的怀疑渐渐散去。

  “对面的兄弟,这场交易本将做了,你我双方各派遣二十名士卒交换如何?”

  “好!”

  顿时听到对面的声音后,李世民迫不及待的大喊一声,更是伸出了舌头舔舐着干裂的嘴唇。

  “将军咱们这么做,一旦事发那军法~”

  有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他们的将军面前提醒道,而郝昭脸上透着笑容大声说道:“兄弟们,咱们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吃饱喝好吗,快快解下百袋水囊,到时财物咱们共分如何。”

  说着的同时手掌却是对着身后的士卒不断变换摆动,顿时身后士卒见状后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好~都快点,麻蛋的一天了都快热死了,咱们在这里受苦可没有功劳啊,好不容易逮住一只大肥羊可不能这么轻易就放了。”

  只有郝昭身边的几个百夫长看到了那暗中的手势,其余士卒并未看到,有人面露喜色也有人面露忧色。

  军法无情!可同样财帛动人心啊!

  看着身后士卒神态各异的神情后,郝昭低着头暗声道:“给兄弟们都说清楚了,对面能拿出百金身上定然还有财物,咱们战功也财物都要拿到手明白吗。”

  诺!

  “快点拿来吧,啰嗦什么呢!”

  这时一名百夫长走来蛮横抢过一个水囊瞪着他的手下,这名普通什长紧张忐忑的小声说道:“咱们若放了这群西凉军,难道将军就不怕受罚吗?”

  身旁的其余人都投来了希翼的目光,而这名百夫长冷笑一声,低着头双手麻利的不断收取水囊,可嘴里却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兄弟们将军有令,待会杀他娘的措手不及,一个也不准放跑,敌军能轻易拿出百金定还有财物,到时咱们功劳和钱财一个也不放过。”

  一个个下来收取水囊的百夫长都在暗声嘱咐着,顿时一群吕军听后眼冒精光,有的更是露出了贪婪之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