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919章 不安分的曹家

我的书架

第919章 不安分的曹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落座在凉亭内喝着清水,吕布轻笑的望着郭嘉道:“文和等可是每天忙的焦头烂额,唯有你这鬼才可是最悠闲啊。”

  一听到这时郭嘉赶紧放下手中的茶杯,急忙摆手道:“主公,嘉可是没有闲着啊。”

  一副生怕自家主公要给自己任务的模样更是令两侧屹立的典韦与雄阔海偷笑,别人都是巴不得被重用,这位到好每次都是躲着。

  玩闹归玩闹,可说道正事时郭嘉那玩世不恭的神情渐渐凝重下来,“主公,已查到一点蛛丝马迹了,随着主公威势越来越深,天下已经渐渐忘记大汉,天子开始怕了~”

  怕了?怕什么!

  哪怕是典韦与雄阔海二人听到这句话时脑子也明明白白,顿时二人眼中透着凝重,可本能下却是眼神望向了四周,生恐有人偷听。

  吕布听到这句话时却是不屑冷笑一声,茶杯缓缓放在石桌上,“哼~走到这个地步,已是无可挽回。”

  吕布说的是实话,就算他不想,那跟随他征战天下的文武百官也不会同意的。

  “大王,自阅武大典后,百官中可是有不少人都认为大王待平定二王后便会~”

  说道这里时郭嘉停顿了一下,后面的话却是没有说出来,但在这里的其余三人都清楚的明白接下来的话会是什么。

  “而且近日来天下夜不能寐,宫中的暗探更是来报,天子夜夜噩梦惊醒过来,噩梦中更是惊呼篡位!谋逆!逆臣等字语。”

  吕布听后更是冷笑不已,缓缓端起清水慢饮,慢条斯理的缓缓道:“盯紧了皇宫,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这位天子日夜在惊慌中度日,难免会急一次,就比如阅武大典时!”

  一听到自家主公提到阅武大典时天子的异常后,郭嘉端着茶杯的手掌微微一颤,缓缓抬起头平静的望着他的大王。

  “主公,校事府查到一点蛛丝马迹,曹家的曹丕、曹植此二人有点不对劲,更是暗中联系当年曹操留下来的旧部。”

  平静的郭嘉说道这里时更是缓缓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递了过来,推到吕布面前时轻声道:“这是校事府暗中截获送往雁门关的书信。”

  “而且联络人是曹操旧部,现雁门关守将李存孝!”

  吕布听到这话时微微一惊,可当打开书信后,信中写的却尽是一些关心问候的话,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感慨李存孝与曹操当年共患难的恩义。

  看完书信中的内容后吕布更是不屑的冷笑一声,手掌猛然发力将书信攥成一团。

  “怪不得阅武大典时天子如此反常呢,原来是有人背后出主意啊。”

  他只是禀报而已,至于怎么做却不会管,郭嘉更是不愿管这事,低着头望着茶杯中的清水,仿佛要看出花来般。

  “孤出阵在即,边疆守备减弱,明日便上奏天子封李存孝为雁门太守,同时给孤送一张飞虎将的旌旗。”

  诺!

  “同时汝暗中送一封信给李存孝,大汉战乱不朽百姓深陷水深火热当中,边疆万万不可出事。”

  吕布最后口中说的这封书信才是诛心之计啊,听的郭嘉更是暗自心惊,看来他的这位大王是要逼这位飞虎将表态了。

  用天下百姓脱离战火为由,你李存孝若是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了,不管是什么借口,但结局天下百姓必将重新陷入战乱当中。

  虽然不想多言,但想到这位刚毅的飞虎将军时,郭嘉一阵叹气摇头道:“主公,李存孝将军乃是不可多得的为国为民的大将,想必不会被曹家的恩义所束缚。”

  “再说了~当年徐州下邳城破,蹊跷太多了,李存孝不是傻子,恩义早就还清了,此时他心中的愧疚不过是河套沦陷罢了。”

  一说到当年徐州下邳破曹时,吕布微微一愣神,若有深意的一笑,“那曹安民可曾牵扯其中?”

  郭嘉听的是轻轻摇头,“自下邳献城后,曹家子孙还有曹氏旧将,都以此人为耻。”

  眯着眼听着郭嘉的禀报,最后吕布轻轻摇着头,“不管如何,此人有功与孤,调遣此人去冀州任职吧,毕竟都过了这么久,曹家也不是铁板一块了。”

  诺!

  吕布的这句话几乎可以说是为曹家保留了血脉,也就说若是曹家若出什么幺蛾子,这位曹安民血脉几乎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

  郭嘉静静的听着自家主公的吩咐,而吕布说完曹安民事后陷入了沉思中,最后幽幽的一叹气。

  “当年雁门援助之情,孤依然历历在目啊。”

  虽为仇敌,但不得不说当年在面对草原五十万大军叩关时,吕布绝对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天下诸侯的表现更是令他感慨,可那曹孟德直接率领大军北上御敌,更是令他有些感动。

  一想到已故的曹操后吕布眉头透着一股犹豫,最后深深一叹气,“那曹家黄须儿有勇名,此次便跟随大军出征。”

  诺!

  一时间有些烦躁的吕布不由重重的将茶杯放在石桌上,烦躁的同时更是透着一股杀意。

  “给孤查,凡是与天子接近之人孤都要清楚知道。”

  郭嘉更是苦笑的拱手,看来天子闹出的幺蛾子,他的主公是又动怒了。

  “同时给孤盯紧其余诸侯的子嗣,咱们的这位天子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啊。”

  一想到皇宫内那位天子后,吕布便有些恼怒,有时候他真的恨不得学董卓一套,直接在扶持一个天子,省得天天给他使绊子。

  可一想到即将展开的大战,吕布便有些无奈,此时朝堂需要的是稳定,新立天子天下必定会有所动荡啊。

  既然天子能与曹氏勾搭上,那其余诸侯的子嗣未必不会联络上。

  对于吕布的怀疑,郭嘉则是苦笑一声摊手道:“主公这点多虑了,嘉早就暗中派人盯着了。”

  “袁术长子袁耀,对于当年大王之恩可是感激不已,此人虽无其父本事,但也是一个聪明人。”

  “自来到洛阳后,从来不跟当年袁氏旧部联络,甚至当街遇到也是客气的问候一声,慢慢的当年的袁氏旧部也淡了。”

  “而且去年便被大王调遣至青州了,袁耀此人政绩虽不突出,但也算是兢兢业业,从无一丝差漏。”

  “那就好,若都是袁耀聪慧之人这般省事,孤岂会平增这么多的烦恼。”

  “对于这些聪明人,奉孝暗中探查下,若无差漏的话,该升的升,该赏的赏,孤既然敢留下这群人,就不怕有人使绊子!”

  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