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920章 李存孝的决心

我的书架

第920章 李存孝的决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雁门关!

  阅武大典前李存孝便被封为雁门关的守将了,夜幕下火烛摇曳,看着掌中书信中的内容,眉头更是透着一股愁容。

  曹丕频频与他联系,书信中从一开始的回忆崇拜当年他慷慨赴义随曹操赴死的恩情,接着慢慢便转到了一些家常还有洛阳的趣事。

  可近日来书信中所谓的聊家常内容却令他透着一股烦躁,因为书信中隐隐约约透着一股悲戚。

  仿佛再说当年曹氏之威已荡然无存,曾经的曹氏旧将都一个个看不起他们,更有朝堂上百官骄纵。

  还说什么当年他父曹操一生为复兴汉室,可如今天子令几乎出不了宫门,大权被吕布牢牢握住。

  天子纵然有武帝之报复,却无施展之地。

  他不是一个莽夫,这么多年下来,勾心斗角见也见多了,李存孝更是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奈。

  这位曹丕公子所图不小啊,他虽在边疆但却清楚的能看到也能感受到大汉这几年来发生的变化。

  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这座雄关透着一股悲伤的气氛,关上的汉军一个个眼眸中的仇恨更是有股麻木的感觉。

  可短短几年,雁门关上的士卒杀气依在,可眼中的麻木却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自豪。

  每日从雁门关穿梭的商旅,还有那一辆辆囚车内因犯事的蛮夷被抓捕当做奴隶贩卖,更是吸引了无数来自大汉腹地的商旅。

  战火漫天下百姓面黄肌瘦无助麻木的眼神,如今战火依然在,可一个个农田内的百姓透着一股骄傲。

  也不复当年面黄肌瘦时的麻木场景了,遇到官兵时更是一个个骄傲的望着,那有一丝曾经恐惧的神情。

  哪怕当年他跟随曹公征战四方,百姓遇到士卒都透着一股恐惧,尤其是在听到征募令时,那简直就是脸上死灰,仿佛家中要办丧事般。

  可如今呢,一听到征募令,老百姓一个个兴奋激动的交头接耳互相传递着,家中男人多的,更是不用提了。

  武王令,征募士卒,家中独子者不准征调,无后者不准征调。

  现如今一封征募令下达后,尤其是边关一带,简直就是家家户户仿佛是碰到了喜事般。

  甚至还闹出过几次斗殴事件,一家七个儿子,就因为了去当兵而打了起来。

  当兵便有伤亡,这是不争的事实,可老百姓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邻居或者好友家的情况后,便不一样了。

  就因为对方家中有人当兵立功了,不仅当地奖励了田地不说,更有象征着荣誉的功勋奖章。

  现如今家门口钉着一枚军功奖章更是荣誉的象征,哪怕是战死都有一枚烈士的奖章牌,当地县丞亲自送来给订到你家大门上。

  还有的家里穷的偏偏有七八个儿子,结果呢两个去当兵,回来时却抱着异国风情的媳妇回来了。

  一个个骄傲的说都是说战场上立功,攻打某某小国,然后这些战利品便给封赏下来。

  当兵比之曾经更有诱惑力了,不仅能吃饱饭,甚至你敢拼便有机会拼出一个天地。

  一时间尤其是家境不好的,顿顿吃不饱的家庭,几乎都有人去参军。

  这一切的变化,李存孝更是看在眼中,今日的华夏百姓比之曾经多了三分生气,更是多了一股他从未见过的魂。

  来自华夏子孙骄傲自豪的魂!

  无奈的叹气一声,李存孝挥笔在回信上刷刷的写了四个大字!

  莫要自误!

  七月!

  炎炎夏季下,大汉的战争机器几乎已经准备就绪了,边疆之地再次迎来了百国的使者。

  一个个使者恭敬的再次踏入大汉的土地,纷纷来到洛阳朝圣,纷纷上书他们的国王愿意出多少多少兵马随同武王平乱。

  尤其是高句丽的使臣,更是带来了他们国王诚恳的态度,愿称大汉武王为万王之王!

  这句话也不知是怎么传出来的,结果一个个各国的时辰纷纷上书,愿称大汉武王为万王之王。

  一时间万王之王这个称呼更是犹如飓风般开始传遍天下。

  距离远的小国更是开始出兵了,国内的将士朝着大汉的方向前进。

  一路上所到之处,其余小国也纷纷跟随踏上了这条万王之王所征召的道路。

  洛阳本来因阅武大典盛世刚过去渐渐有些萧条时,结果百国使臣又来了,而且这一次带来的消息更是震惊。

  百国亲送上称臣降表不说,更是尊称大汉武王为万王之王。

  一时间洛阳的繁华不仅没有凋零下去,反而开始回暖,商人的眼光是多么毒辣,一个个都盯着洛阳这块肥肉了。

  商旅再次齐聚洛阳,洛阳城更是再次喧哗热闹起来。

  曹府!

  有些阴暗的书房内,曹丕有些激动小心翼翼的打开书信,可在看到书信上四个黑色大字后,顿时脸色铁青起来。

  更是愤怒的咬牙切齿道:“该死的,枉为吾父爱将!”

  愤怒过后的曹丕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却不得违心在开始回信,信中的内容却与脸上的表情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

  心中一副纳闷解释的言辞,接着不断说当今武王治世,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他只不过是有点为父亲曹操感慨罢了。

  毕竟他的父亲曹操当年开始出了名的忠臣,讨伐董卓召集十八路诸侯,这点可做不得假。

  一通解释下来后,也算能说的通,书信中再也没有提到对于现在的不满,更是一字不提天子有雄才大略之事。

  当书信写完后,曹丕暗中赶紧联络曹植过来,接着在曹府内二人再次当着下人的面冷嘲热讽后不欢而散。

  在所有人看来,二人是因争曹氏继承人交恶的,曹丕胜利了,曹植却心有不甘。

  几乎所有人都未发现气怒的曹植从府内走出来后,胸膛衣衫内却藏着一封书信。

  怒火冲冲的曹植踏入马车的瞬间,冷汗便不住的从额头滑落,紧张颤抖的手臂连忙擦拭额头的冷汗。

  该死的!希望这件事可别捅出去啊,一想到这时曹植便迫不及待的赶紧回到府中。

  书信送出去后,曹植更是暗中期盼着,希望李存孝并未发现什么,同时也记得一点当年的旧情。

  同时他们暗中的小动作也纷纷停了下来,恰巧正逢百国使臣到来,他们也有些庆幸,仿佛天助也,却不知他们之间的书信几乎都落入了校事府黑暗中的一双眼眸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