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932章 兵分两路

我的书架

第932章 兵分两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啊~

  夜幕下的厮杀依然继续,可黑暗中来犯的敌军数量却诡异的减少了一半左右。

  看着前方惨烈的厮杀,秦琼虽有有些急躁,但还是按住了自己的脾气,对着身旁的亲兵沉声道:“天亮前必须设置好陷阱!”

  诺!

  后方三千多的江东军在树林中汗如雨下的疯狂劈砍树木,一个个简易防御骑兵的鹿角不断被搬运出来。

  在黑暗中距离敌军大营不足一里外,密密麻麻的鹿角不断铺成一条条防线,还有千余士卒疯狂的挖着陷阱。

  “报~将军,援军到了!”

  听到后方的四万援军到达后秦琼难看的脸色终于松了一口气,接着急忙对着亲兵大喝道:“速速调遣三万大军支援关将军!”

  诺!

  关羽从一开始带走的只有两万大军,后方第二批渡过汉水的大军到达后,秦琼便急忙下令支援关羽。

  随着时间流逝下,夜幕渐渐泛起了亮光,双方将士的视线更加清晰了。

  立于营寨上的徐晃透过依稀的亮光模糊的看清了敌军的部署,眼眸中闪过了一道欣喜之色,急忙挥手大喝道:“兄弟们天亮了,传令打开营门,骑兵冲出去击溃这支贼兵!”

  诺!

  而远处的秦琼在看到天开始泛起的亮光后急忙大喝道:“鸣金!召集三军将士退守!”

  叮叮~

  战场上响起了清脆的鸣金声,在吕军兴奋的欢呼声下,沉重的营门嘎吱嘎吱缓缓打开,接着响起了震耳的马蹄声。

  轰隆隆~

  这时战场上的荆州兵马已经开始撤退,但同样吕军的骑兵也冲了出来。

  骑兵并不多,只有两千骑,但在战场上的威胁根本无法计算。

  两千骑兵疯狂清晰而出,顿时散落的贼兵不断被践踏冲垮,惨叫哀嚎声更是不断响起。

  率领两千骑兵的则是手持一对梅花亮银锤的裴元庆,此时战欲滂湃的冲杀了出来。

  “哈哈~贼军速速投降~”

  “元庆敌军已设置了鹿角,切莫追击!”

  营寨上的徐晃见状后急忙大喝一声,而战场上的裴元庆高高的举起了掌中的银锤大笑道:“公明放心!”

  接着裴元庆兴奋下带领着身后的骑兵迂回在战场上肆虐,远处立于鹿角后的秦琼更是脸色难看不已。

  身后两万大军分布成六个方阵,弓弩、鹿角一应俱全,可此时秦琼眼睁睁的看着战场上准备后撤的兵马被追杀,岂能不愤怒。

  可愤怒下的秦琼却知道,他绝对不能与这支骑兵死磕,在宽阔的战场上,两千冲起来的骑兵足以凿穿十倍的步兵。

  “列阵迎敌!”

  一声大喝后的秦琼更是指挥着不断后撤回来的大军不要冲乱己方的阵型。

  “从军阵缝隙而过,冲撞军阵者杀无赦!”

  “督战队!”

  虽然有军令但在追杀下有的人早已丧失了理智,在看到援军后一个个疯狂的往回跑。

  这时秦琼更是冷静的下达了督战队出列,顿时一群两千手持大刀的督战队出现在阵前。

  凡是胡乱冲撞阵容的自己人被冷漠的砍杀,而两千督战队虽然在杀戮,但同时也在大喊。

  “冲撞军阵者杀无赦!杀无赦!”

  在血淋淋的教训下,后撤回来的大军一个个被惊醒过来,分别从军阵的缝隙而过,再也不敢胡乱的冲撞军阵了。

  肆虐在战场上的裴元庆率领着两千骑兵冲杀了一圈后,战场上的贼兵几乎已不多,只剩下了一些零散的贼兵正在疯狂逃窜。

  一勒战马喝令身后骑兵停下后,一身的银甲早已染成了血红色,血水更是不断的在银甲上流淌低落在地上。

  “哈哈~贼将可敢一战!”

  兴奋的裴元庆直接举着银锤指着远处的敌军大喝,身后的骑兵更是与敌军的军阵相差了足足有五百米的距离。

  而秦琼看到敌将的挑衅后,不由的冷哼一声,不屑的大喊道:“汝便是那银锤太保裴元庆吧,今日一见原来不过一逞匹夫之勇的莽夫也!”

  面对敌将的不屑,裴元庆听闻后顿时脸色一沉,有些愤怒的大喝道:“贼将可敢报上姓名!”

  骑在战马上的秦琼手持双锏,遥遥指着对方大喝道:“匹夫挺好了,吾乃江东吴王麾下大将秦琼是也!”

  而裴元庆听后愤怒的脸上竟然露出看来诡异的笑容,接着更是猖狂的大笑起来,笑指着对方。

  “秦琼?本将从来没听过,小爷只知江东贼将中那薛仁贵还有姜松武艺不错,其余人皆是土鸡瓦狗之辈!”

  面对裴元庆的嘲讽,秦琼冷笑连连,却是没有回应,反而不断指挥着后退回来的大军列阵。

  “哈哈~汝这所谓的江东虎将,却斗不过一个匹夫,看来某这个匹夫都能赢过江东所谓的大将,江东无人也!”

  嘴毒的裴元庆可不会放过机会,不断的叫嚣挑衅,看着远处城头上的徐晃也是露出了好笑的笑容。

  这个元庆当真是半点亏也吃不得。

  策马在狼藉的战场上肆虐的裴元庆耀武扬威的举着掌中的银锤,对着敌将更是挑衅道:“虎将!快点出来与你家小爷一战,让小爷见识下江东所谓虎将的实力如何。”

  不仅不吃半点亏,裴元庆更是想要激怒对手,也好立一大功。

  看着后退回来的大军已列着了军阵,秦琼冷笑一声,不屑的大喝道:“汝营内还有多少兵马?识相的话速速下马投降,若不然待吾家大王百万大军渡过汉水兵临城下时,到时便悔之晚矣!”

  裴元庆听后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在战马上更是有些颤抖,脸上强装处一副害怕的模样,用有些怪异的调调喊道:“喔喔~小爷好怕啊,寿春城外逃跑的小儿刘辩要率领百万大军来了,小爷该怎么办呢~”

  哈哈~

  身后的两千骑兵瞬间泛起了一片哄笑声,一个个大笑不止,而这时裴元庆脸上一变,强硬的大喝道:“待吾家大王亲自到了后,小爷倒要看看刘辩小儿还有那织席贩履的大耳贼如何率领百万大军兵临城下。”

  哈哈~

  一时间吕军大笑不已的同时,脸上更是透着一股自信的狂热。

  装出狂妄模样挑衅了半天,看着敌将还是不出战后,裴元庆暗中点头,这个所谓的江东虎将秦琼看来不会上钩了。

  看着贼兵布置好的军阵,裴元庆暗中一摇头,看来这一次是真没戏了。

  不由的高高举起银锤,对着身后的两千骑兵大喝道:“贼兵不敢来战了,兄弟们回去吃饭了,待吃饱喝足再来杀贼!”

  “哈哈~将军说的对,待回去吃饱喝足再来杀贼!”

  “哈哈~杀了一夜的贼兵了,肚子却是饿了~”

  哈哈~

  在一片嚣张的哄笑中,两千骑兵趾高气昂仿佛是得胜的大军般,缓缓返回去了营寨内。

  嘎吱~

  当敌军大营紧闭后,秦琼凝重的脸色才松下来,挥手沉声道:“埋锅造饭,同时戒备敌军!”

  诺!

  “斥候继续打探!”

  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