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1092章 一张大网

我的书架

第1092章 一张大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啊~

  “该死的江东贼兵!”

  夷陵大营内混乱不堪,纵然有关羽这等猛将在此也无法制止营内出现的哗变。

  而这时在万军护卫下的刘伯温来到军营后时露出了惊惧不敢置信的神色,只见漫天大火下江东军与蜀军疯狂的厮杀逃窜着。

  “军师,军中有细作,咱们的人已经和蜀军绞杀在一起了。”

  哗变!

  看到眼前的一幕刘伯温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颤抖的指着远处的军营脸色更是憋红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才来禀报后营只不过是小股作乱吗,怎么会这样!”

  浑身是血的江东将领悲戚的喊道:“军师,是蜀军!蜀军内细作太多了,末将刚刚制止住麾下的士卒与蜀军发生厮杀,结果其他军营内的根本顾不过来啊。”

  “蜀军到处都在呐喊罗成投降了,甚至还有关羽麾下的将领都有人反叛言蜀中五虎早就暗通了吕布。”

  噗嗤~

  咳咳~捂着嘴的刘伯温死死盯着这名回禀的校尉,手指缝隙内更是露出了点点殷红之色,可他却忍不住的急声道:“到底有多少军营出事了,汝可知?”

  “军师,到处都是杀声,末将麾下这两千人都是尽力约束,可就算这样依然有不少蜀军来冲营,若军师晚到一步,这里也要失控了。”

  听到这里时刘伯温差点没背过气去,急忙转头对着身后的将领大喝道:“速速派遣咱们人联络各部军营守将校尉,严令三军出战!”

  “若蜀军来攻只需列阵据守击退敌军即可!”

  诺!

  刚刚下达完军令的刘伯温转过头来望着这片军营内一个个胆颤心惊的江东士卒不由的急声对着下方请罪的校尉大喝道:“汝速速召集麾下士卒退守严加防范,切记莫要与蜀军交战!”

  诺!

  “走!其余将士速速退守,传令军中各部无大王军令不得擅自开战,违令者斩!”

  诺!

  “后撤十里据守,原地设立防火带!”

  诺!

  率领着数万将士急速朝着后方退去时刘伯温更是不断的大吼着,此时的他眼眸中充满了慌乱。

  哗变!这可不是小事,对于任何一支军队来说哪怕是吕布的精锐遇到哗变也只能束手无策。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将没有牵连进来的军营保存下来,将没有与蜀军发生混乱的军营守住,若不然万事皆休矣!

  “汝速速去通传大王,战事不能拖了,速决战之!”

  此时的刘伯温知道前线战事绝对不能拖了,在拖下去一旦这里的事情包不住后,对于战场上的大军打击才是致命的。

  “快!将营内的粮草运输至前营,传令各部不得擅自出战违令者杀无赦!”

  “同时给蜀军各部传令,汉王正在与大王携手激战吕布,我军已占上风,营内所发生之事皆乃吕军离间计也,关羽、罗成两位将军更是在前线率军奋勇杀敌。”

  诺!

  江东军这里还好点,后半部分军营虽然看似大火蔓延,但相对来说还算是少的,而蜀军哪里简直炸锅了。

  本来蜀军士气就不高,再加上连番惨败下军心早就乱了。

  策马狂奔的刘伯温冷汗不主动滑落,内心更是惊惧不已,吕军早就开始这一招了。

  此时的他再笨也明白过来,这绝对不是一点半点的细作能引起的哗变,蜀军中的细作数量绝对不在少数,甚至其中不知有多少人早就暗中投靠了吕布。

  从一开始荆州战场掀起时吕军的细作便不断的潜伏在了他们当中。

  荆州战场吕军屡屡做出清理沿途村庄之事,数万的百姓流离失所下逃到了襄阳城,他们一开始就是为了防止有细作出现,这些百姓皆被抽调出来充当民府。

  而紧接着新野、章陵惨败,逃亡的百姓于溃兵中有多少细作,又有多少溃兵被收买了?

  还有襄阳城破才是最重要的一点,蜀军折损过半,可剩下的兵力几乎有一半都是收拢的溃兵。

  这里面的玄机就大了,细作肯定要!但这群溃兵中被收买的更多。

  从一开始吕布便开始在编制一个大网,一个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大网。

  此时想明白过来的刘伯温心惊的同时更是充满了憋屈!阳谋!赤裸裸的阳谋啊。

  郭嘉、贾诩!定是此二人联手的手段,襄阳惨败刘备根本不会放过收拢溃兵的机会,若不然伤亡更大,纵然刘备知道其中定有不少人被收买了甚至还有不少细作潜伏其中。

  但就算知道刘备也只能接收,不接收这群溃兵蜀军伤亡更大,接收了便埋下了一个隐患。

  诸葛亮知道!他刘伯温也知道,可此时的他却充满了悔恨与挫败感,刘备以回家的诱惑下蜀军士气却是提起来了,甚至有股哀兵的气势,在这样的情况下暗中被收买的士兵几乎可以降至到最低。

  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吕布竟然有一支精通潜伏刺杀的精锐,刺杀军中一个个将领,细作这个时候便发挥了作用。

  在五虎将马超投敌的前车之鉴下,猛然一群蜀军发疯的放火厮杀,更是言罗成与关羽也投降了。

  蜀军岂能不慌,尤其是不少蜀军造反后更是打着奉罗成将令或者关羽的将令。

  人心!布局!这两样吕军都算到了,而且也彻底爆发了这场灾难。

  正在前线指挥三军的刘辩时不时的暗暗回头望着身后远处军营的火烧,交战的地方与军营还有一部分距离。

  他看不到火势,但却能清楚的看到天穹上冒着的滚滚黑烟,尤其是蜀军的方向黑烟更是浓密。

  “该死的!刘备!刘备!”

  咬牙切齿下刘辩此时恨不得生吞了刘备,虽然不是他的大营,但两军大营几乎都紧连着,一旦蜀军再不停下来,江东军的大营也会受到影响。

  “大王~大王~”

  这时一名传令兵气喘吁吁的跑来,来到刘辩身前时此人脸上更是透着一股慌乱之色。

  “大王,蜀军大营哗变了,军师让大王速战速决!”

  什么!

  传令兵轻弱的声音回荡在耳边的一瞬间刘辩脸色猛然一白,忍不住的惊呼一声。

  哗变!这么多年战争下来他早非昔日吴下阿蒙了,军营可以被偷,甚至粮草被烧了也行,可这一切与哗变可是两种含义。

  哗变在战场上可是致命的,而且这还是白天!

  想到白天时刘辩猛然抬起头望向了天穹上的太阳,此时已是下午时分。

  这时战场上双方大军厮杀的是难分难解,根本无法脱离出来,看到这一幕后刘辩铁青的望着战场。

  吕布!好一个吕布!竟然从头到尾都在算计着孤!

  吕布确实要跟他决战,但全线大军铺开交战,待双方杀的难分难解时却依然不罢休,摆明了就是要拖延时间。

  “给刘备还有军师传令,天黑之前凡是作乱者屠杀殆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