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1111章 赤壁!

我的书架

第1111章 赤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隆隆~

  大地在颤抖,赤壁江水滔滔,而江面上却漂流着残骸,一具具浮白的尸体被冲刷在岸边。

  轰隆隆~

  铁骑滚滚下,黑压压的骑兵赶到了赤壁前,而这里早就有了一支黑压压的大军,此时一个个都疲惫的躺在树林或者山坡等有利地形休息着。

  “将军~江东军已不远了,距离咱们这里还有三十里!”

  汗流浃背的骑兵急忙回来复命,而这里的领兵大将高顺听闻后却是冷静的点头,但对于骑兵的汇报给人的感觉仿佛是视而不见般。

  顿时这名骑兵校尉有些焦急了,再一次抱拳沉声道:“将军,江东刘辩亲率大军已距离赤壁不足三十里了,而且江东军薛仁贵亲率三万大军断后,江东军正朝着此地急速赶来。”

  面对骑兵校尉再一次的禀报,高顺却是安坐在一块巨石上,淡然的吃着干粮就着清水,而对方拿焦急满脸大汗的模样却直勾勾的盯着他。

  不仅仅是他,急忙赶回来禀报战况的骑兵们更是一个个怒视这里的士卒,那有一副大敌当前的模样,简直就是来这里休息来了。

  五万大军一个个懒散的躺在干草中或者山坡上,一个个透着刚刚饭饱的模样,看的他们更是怒火中烧。

  若不是这里领兵者乃是高顺,恐怕他们早就炸毛了,但就算是这样一个个也脸色不好看。

  而高顺的铠甲更是挂在身旁的木架上,一身淡薄的黑衣正淡然的吃着干粮。

  “将军!大王已率军朝着这里赶来!”

  骑兵校尉再一次开口,语气中更是透着一股威胁之意,但那布满汗珠的脸颊上却透着一股哀求之色,就差求高顺赶紧整军备战吧。

  咕咚~咕咚~

  清水伴着食物涌下,轻轻的将水囊放下的高顺却是不紧不慢的淡然道:“急什么,江东军别说还有三十里,就算是二十里没有一个时辰也休想赶来。”

  “左右,为骑兵的兄弟们准备干粮和水!”

  转头吩咐完身后的亲兵后,眼见这名校尉欲要再次开口,高顺却是摇着头淡然道:“江东军虽是疲师,可一旦到了赤壁便是一群望着家乡的哀兵,而大王麾下的将士从夷陵开始比江东军也好不到哪里。”

  “一路奔波下,同样也是疲师,以逸待劳,一个时辰的江东军还过不来。”

  不甘心的校尉愤恨的一甩马鞭,这一次直接怒视这位威震天下的高顺,直接大喝道:“高将军位高权重,末将不敢多言,但末将还是有一句话要告诉高将军的!”

  “大王已率领大军朝着赤壁赶来,若高将军耽误了军机,放跑了江东军,到时高将军亲自给大王交代吧!”

  说罢后这位校尉直接愤恨的转身直接翻身上马,然而这里的所有吕军将士仿佛没有看到般,一个个懒散的还在休息。

  气怒的他直接转身望着身后五百骑兵大喝道:“兄弟们,咱们走,为了大王!”

  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五百骑兵匆匆离去,而高顺望着远去的骑兵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笑容,抚下下巴的短须更是轻笑道:“给本将好好查下,这小子虽然脾气暴了点,但对于大王的忠心可是不错。”

  “诺!”

  身后的亲兵领命后却是有些犹豫,最后吞吞吐吐下望着自己跟随了近乎十年的将军没忍住犹豫道:“将军,大王已胜了蜀军,江东军也离败亡不远,将军这样难道就不怕大王怪罪。”

  怪罪!听到这两字后的高顺淡然的摇着头,“主公下令,高顺执行!其余的本将一概不管,更不会去想。”

  “三军将士一路急行军而来便于此地的江东军交战一番,若此时不趁此机会休息片刻,疲惫之师面对一群哀兵,如何完成大王的军令!”

  说道这里时高顺脸上更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转头望着身后的亲兵轻声道:“这个天下不管哪里或许都会出事,但唯独军中!”

  “军中大王令下,难道还有敢违者?”

  仿佛是自问般,高顺更是摇着头笑声道:“洛阳的大臣或许有心怀不轨之人,军中的将领或许也有,但大王麾下这百万大军却不会有。”

  坚定以及肯定的语气淡然回荡在四周,身后的亲兵听后一个个恍然大悟的点头,最后一个个抱拳领命下去了。

  “飞鹰传书给前线的将士,告诉诸将拖的时间越长,赤壁越稳如泰山!”

  诺!

  官渡对面的江面上一艘艘船只正在互相绞杀者,杀声更是回荡在滔滔浪花中。

  “将军!兄弟们快撑不住了!”

  “将军,咱们的船已被贼兵击沉近半了~”

  江面已被染红,箭矢疯狂的射击着,一艘艘残破的江东战船疯狂的撞击着前来拦截的吕军战船。

  噗嗤~

  挥刀砍死一名江东水军士卒的周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都给老子顶住,刘辩小儿已被大王围困在赤壁!”

  “周泰,汝没事吧!”

  一声高呼回荡在耳边,另一艘邻近的战船上蒋钦大声高呼着,而周泰见状后更是狂笑着高高举着掌中的长刀。

  “哈哈~老子还死不了,区区一群贼寇而已。”

  看到周泰这幅生龙活虎的模样后,蒋钦好笑的摇着头,一振手臂,臂膀上那只雄鹰展翅高飞。

  转过头的蒋钦望着江面上的厮杀,此时江东水军已占据了上风,但同样也不好过,双方可谓是两败俱伤。

  此时四周他们的战船已不足二十艘,并且每艘战船已与敌军交接缠绕着,双方士卒已开始互相肉搏起来,江面上更是有无数的士卒正在厮杀着。

  摇着头的蒋钦不有感慨道:“江东水军果然名不虚传啊,幸好蔡将军在庐江一带牵制了江东大半的精锐水军。”

  看着激烈的水面上,蒋钦摇着头叹气道:“传令下去,咱们该撤了!”

  诺~

  唰唰~

  令旗摇摆下,江面上响起了凄凉的号角声,一艘艘吕军将士听后急忙开始撤离战斗,而江东水军的将领见状后更是急忙大喝道:“莫要恋战,速速撤离战场!”

  “该死的!蒋钦你个龟/儿子,为啥下令撤兵!”

  看到船只开始游离战场时,周泰直接转头对着另一艘战船上的蒋钦大骂起来,脸上更是充满了怒火。

  听到骂声的蒋钦却是苦笑的摇着头,抬起手臂高呼道:“再不撤离,咱们可就都走不了!”

  本来想要还击大骂的周泰却看到了蒋钦掌中摇摆的信函,顿时脸色憋红的冷哼一声,嘟囔道:“该死的,大王有令也不早说。”

  哒哒~

  登上甲板的周泰骂骂咧咧的朝着蒋钦走去,此时江面上的江东战船已疯狂的朝着赤壁的方向赶去。

  而蒋钦看到周泰后,没好气道:“大王有令,让咱们速速整顿水军,尾随在后将江东水军逼至赤壁便可,要不然靠着咱们这点兵力根本挡不住。”

  “哼,江东水军也不好过,此时大小战船还剩多少!”

  江面上浪花涛涛,十七艘吕军战船开始打捞救援水中的战友,而远处的江东水军已化为了一颗颗小黑点。

  江东军那残破的战船只剩三十余艘,然而却放弃了江面上那落水的战友,而水中的江东士卒一个个无助绝望的望着四周包围而上的吕军战船,甚至有不少人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