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穿书之女配逃生攻略 > 174.新的开始
  么么哒, 小天使  一圈一圈的金色令牌犹如活物一样,锁在了人形灵魂四周, 蛇姬冷笑一声,青光蛇瞳高速转动,尖细的瞳仁汇聚成一道光点。

  看好时机,金色的令牌瞬间被击碎。

  解了灵魂上的印法, 如法炮制, 蛇姬又碎了其血肉上同样古怪的令牌印法。

  没了封印束约,林嫣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

  “遭了, 罗易,你赶紧稳住她的经脉,我没多余的精力了。”

  破印耗去了大量的血气, 蛇姬气血虚浮,赶紧开口催促罗易。

  一刻钟后,林嫣的身上气息完全稳了下来。

  “武者六层?”罗易愣了一下, 随即偏头看向蛇姬:“主上说她有武者八层, 印法你没解干净?”

  “你觉的可能么?”蛇姬蛇瞳危险的眯了起来。

  这一群人中, 做事最靠谱的当属她。

  阿兰除了待在主上身边, 哪都不愿意去;狱那个没心没肺的就知道守着阿兰;至于罗易,三年来整天忙着在寻花问柳。

  “那她原来的两层呢?”

  “被吞了!”蛇姬没好气的回道。

  “!”

  一日后

  清晨,阳光从叠叠云层中探出了头。

  石屋前,左手拿着一柄长剑, 右手拿着一块崭新的绢布, 林嫣正在擦拭这把用了没几天的新剑。

  蛇姬懒懒的盘坐在藤椅上, 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林嫣来来回回不厌其烦的擦了一遍又遍。

  “你需要一柄好剑,这柄”蛇姬斜瞥了几眼,开口评价道:“完全不行。”

  拭剑的动作顿了一会,林嫣抬眼:“玄阶中级的剑器现阶段够用了,我身上还有一柄玄阶高级的‘千流剑’,打算进阶到武师的时候再用。”

  把底透出来,她完全没压力,蛇姬是武皇强者,武者用的东西哪能入她的眼。

  蛇姬眉心一动,抿嘴而笑:“那柄你可以一直放着不用,我送你更好的。”

  一挥手,一柄银色的古朴长剑横在了林嫣的脚下。

  剑长三尺,无鞘。

  剑尖在阳光下凝聚出一团深邃的光华。

  “抱朴剑,深海精铁所制,地阶中级,你试试顺不顺手。”

  看了一眼抱朴剑,林嫣摇头拒绝:“不用,就这柄剑便会要了我的命。”

  “你我不说,没人知道。”

  林嫣仍然摇头拒绝,没有实力空放着,等于没用。

  还有一点,她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凭己之力拥有更好的剑器。

  “我就猜到你不会要。”

  蛇姬撇撇嘴:“这抱朴剑是殿主让我送你的,他为了挽回你师父都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连暗中收买你都考虑到了。”

  那就更不能要了,师父知道了心里铁定不快。

  二十多天下来,林嫣对月青娥与白菱嬷嬷的暗怨,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殿主的这番心意白费了,可惜这柄抱朴剑以及这两本王级风属性武技,竟一点用场都没派的上。”声音徐徐传入耳中,蛇姬翻手又甩出了两幅崭新的卷轴。

  “王级武技?还是风属性的?”林嫣身体一震。

  扔了手中的绢布,放下长剑,她小心翼翼的捡起了两幅武技卷轴。

  “两本武技我收下了。”

  抢在蛇姬说风凉话之前,林嫣赶紧开口。

  王级以上的武技她只有一门,就那本还是颜家家传的,而且与她的风属性天赋还不匹配,天罗异世界的功法武技要比利器难寻到,在这上面她一点都不含糊。

  就算她是宗主亲传弟子,现阶段宗门也不可能为她提供王级功法,这等好东西提前练习,就是压箱底保命用的。

  “师父那边我会稍微美言几句。”

  小脸微红,收起武技后,林嫣有点心虚。

  她感觉有点对不起师父。

  找机会再说吧,反正不急于一时,成秀大人都等三年了,再等几年估计也不妨事

  这样一想,林嫣心虚少了很多。

  “去后屋好好练剑,再过七天,教完你最后一课,送你出谷。”

  任务完成,蛇姬挥手开始撵人。

  后屋,刃风不止,古松枝丫簌簌扑扑。

  数百道残影围着古松打了一圈转,长剑收回,原本树上长的密密麻麻的青色松针几乎瞧不见一根。

  青色松针落地,光秃秃的古松枝丫却丝毫不见损伤。

  不仅对速度有要求,风影斩对灵魂控制力和灵魂强大程度也有很严格的要求。

  饶是林嫣日夜不停练习了五天,在这门原身的成名武技上,她的进展不是很大。

  练至大成绝非一朝一夕,她不明白前世那些小说中的主角天骄们,如何在几天以内,彻底练成了一门几百年都没人能领悟的功法或武技?

  她这具身体的天赋和领悟能力已经很逆天了,但风影斩她至少再练两个月才会有起色。

  出剑,猛然轻盈跃起,招来残影,林嫣一招一招的挥出剑式。

  当剑的速度快的外人捕捉不到剑形时,这门武技才算小成。

  至于大成嘛,那得剑直接消失才行。

  连续重复循环了十二遍,抽空了全部的武气,出剑的动作才停下。

  “还是风浪掌更好练一些,风影斩太费神了。”

  低语呢喃,林嫣开始回忆起练风浪掌时的轻松恣意。

  正午的时候,少女正倚着光秃秃的古松小憩,蛇姬没有任何预兆的来了后屋。

  一掌拍醒少女,蛇姬嘴角微微上扬:“去吧!再耽搁两日你恐怕没机会了。”

  绝崖脚下的那片囚徒驻地,今日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一名胆大包天,硬闯石院的少女。

  “好久没见这么嚣张的人,那女子是何人?”

  人人冷眼围观,反正跟他们没关系,看热闹不嫌事大。

  “听说来找周尚和穆还茬子的”

  “啊?穆还前两日刚被周尚修理过,她今日又要惨喽!”

  一群人说着说着,慢慢的围拢到了穆还的住处。

  地上躺着两个人,浑身血痕交错的是周尚,被砍断单臂的是穆还。

  周尚晕死在了风影斩的残影之下,林嫣看他如此凄惨的模样,不打算继续追究下去,毕竟他那日及时收手,走的很干脆。

  穆还就不一样了,她不会轻易放过。

  一记风浪掌将穆还打出屋子,看到此女还未来得及隐藏好的怨毒眼神,林嫣想都不想,即刻挥剑砍了穆还的右臂。

  这该死的女子,得益于照顾她,拿了不知多少蛇姬的好处,不知足竟然敢打她的主意。

  蛇姬留着她就是给自己练手用的,对穆还动手,林嫣毫无愧疚之心。

  “这里是内谷,你竟敢”

  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穆还又惊又怒,她根本想不到林嫣居然会找上门来,明明她什么都没亲自动手做。

  “有何不敢?”

  林嫣满脸阴测测:“你唆使打我主意的人一上来就把你供出来了,别以为只有你会拿别人当靶子!”

  那两人又不是真傻,万一自己出了意外,还可以顺手拖穆还下水。

  “穆真,穆绵,身为同族,你们竟然不守诺!”

  穆还忍痛抬头,一脸凶狠,寻找隐藏在人群中央那两道熟悉的身影。

  穆真和穆绵朝她幸灾乐祸的笑,穆还居然有脸提到同族,她最先坑的就是身为同族的他们。

  明明自己内心贪念无限,非要画一张饼,引他们探路。

  这下被人找上门,活该!

  又是一阵剧痛,左手猛然下垂,穆还先是一愣,而后尖叫,原来林嫣又挥剑砍了她的左臂。

  断双臂,这是林嫣对穆还的报复!

  穆还手中有蛇姬赐予的丹药,哪怕事后有人帮忙续肢恢复双臂,但她至少会受上半年的罪。

  伤口处血流如柱,穆还的四周布满了自己的鲜血。

  刃风呼啸,石屋四周飘满了血腥味与类似铜锈的味道。

  四周,众人双目赤红,血腥味的刺激,带动了囚徒们兴奋的情绪。

  围视的目光让林嫣很不舒服,耳边传来窃窃私语。

  停顿侧耳倾听,她听到了以前从未听过的议论。

  她听到有人在小声的猜测争执,是先砍穆还的左足好还是先砍她的右足好。

  甚至她还听见有人建议不如先挖了穆还的双目,然后再慢慢的砍断双足,挖心剖肝

  拿剑的手微颤,林嫣听的胃部翻腾,她没想过要这样折磨穆还。

  提剑出了人群,她觉得自己需要换一口新鲜的空气。

  回头望了一眼人群,宛如在举行极乐,林嫣模模糊糊产生一个这个地方根本不该存在的念头。

  平复好心绪,回头,人群已经散去。

  眼前的一幕让林嫣脚底生寒:周尚好好的昏迷在一边,而穆还已经看不出人样子,容颜尽毁,双目空空,双足被踩碎,胸口处还被人用短刃破了一个洞,被破坏的还有全身武气运行的脉络。

  穆还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哀鸣,林嫣走过去一瞧,舌头也没了。

  短短的几分钟,穆还就被彻底弄废了。

  生不如死。

  长剑带起残影,风影斩之下她给了穆还一个痛快。

  走出囚徒驻地,林嫣脸上没有一点复仇后的快意。

  “后悔动手了?”

  拐角处,蛇姬挑眉,用灵魂之力她可以感应到那边发生的事。

  “不后悔!”林嫣先是摇头,而后叹息:“我后悔的是一开始没直接一剑杀了她!”

  最后的那副场景她想,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不了。

  不为穆还惋惜,林嫣只是想不通。

  离开内谷的最后一个夜晚,林嫣没睡,她在石屋顶上坐了一宿,想了一宿

  第一缕阳光洒下光辉,蛇姬站在她身后,林嫣还是没懂蛇姬想要教她什么。

  但她却明白了自己以后该走什么样的路!

  青翼飞鸟越过几座低矮的山峰,掠过几片绿意盎然的峡谷,不过半个时辰左右,林嫣便看到了颜倾口中所描述的巍峨庄严的山门。

  一座巨型古老的殿堂矗立在山门之后,大殿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练武广场,青翼飞鸟最终落在了这片广场上。

  从另一只青翼飞鸟上跳下,柳惊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林嫣拉到离低调师姐很远的地方,万万不能让那哑女靠近嫣师妹。

  林嫣等人引起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周围的太澜宗弟子,许多正在练武的弟子听到声音,索性暂时不练武了,纷纷从练武广场各个角落前来围观林嫣一群人。

  好奇心是人的本性,离林嫣这边很远的弟子,即使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前方黑压压的人群,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都往这边来了。

  “啊!快看,是柳师兄!他带着颜师姐一齐回宗了!”靠近的弟子一眼就认出了林嫣和柳惊风。

  “大新闻!颜师姐居然回来了!传闻她不是成为废人了么?”有人嘴巴管不住,立刻道出了半个月来在太澜宗传的漫天飞,有关林嫣被废去天赋的流言蜚语。

  “废人?”旁边有人冷笑:“呵呵!你还真敢说!不怕被颜师姐听到,撕烂了你的嘴?”

  众人议论纷纷,窃窃私语,好的坏的什么样的话林嫣都能听到。

  目光游离在四周,林嫣脸上没有丁点儿表情,眉宇间一片清越,像是没有看到周围的人群一样。

  林嫣自青翼飞鸟进了太澜宗之后,颜倾惊愕的发现林嫣那一身气质蓦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明明是她最熟悉的人,可眼下她身上竟然有容不得人半点接近的味道。

  莫道与柳惊风都被林嫣的变化惊的一愣,特别是柳惊风,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看过《穿书之女配逃生攻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