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隋唐大猛士 > 第646章 为谁而战

第646章 为谁而战

  “什钵苾,我问你,等你长大了,你是否有一天会来杀我?”

  “不会。”

  “你不恨我吗,我杀了你父亲!”

  “我父汗叛乱大隋,死的罪有因得。”

  “哈哈哈,小子,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倒是挺有心机成府的。不管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也不管你有多恨我,请记住你现在的隐忍,也请记住,没有足够的实力前,千万不要做傻事。你若真想杀我,那就好好的跟在我身边,多学多看多等,或许你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杀我,或许你等的久了,最终能等到机会。”

  什钵苾若有所思。

  大业十一年,十一月初。

  罗成终于开始率忠武军返回辽东。

  出来时忠武军一万二千骑,契丹、奚骑八千骑,返回的时候,原来的一万二忠武军骑兵还剩下八千,奚契军更只剩下了三千。

  不过契丹汗咄罗和奚汗可度者都没后悔,他们的付出得到了酬谢。

  罗成给了他们不少牛马,还分给他们不少的军械和钱帛。

  这其中军械最让他们高兴,虽然在隋军眼里这些都是些破烂而已,可对于缺铁少匠的奚契两部落来说,这一堆堆的破烂,却是十足的宝贝。

  既要马儿跑,总得让马儿也吃点草的。

  罗成很清楚,要驾驭两部,让他们卖力驱使,总得有好处给他们才行点。罗成没有给他们突厥奴隶,而是给了些马和钱,还有部份破损和陈旧军械。

  他也没太担心两部因此会反过来威胁他,现在最大的北方威胁还是突厥人,然后才是高句丽人,再排下来也是铁勒人,再后面则才会是契丹人、靺鞨人、室韦人这些。

  离强合弱,这才是最佳策略。

  至于罗成的忠武军,折损四千骑兵,但此战后,罗成从铁勒人中补充了六千骑,又从漠南归附的突厥人中,补充了六千骑。

  于是来时一万二,回去时反变成了两万。

  更别说,还有十余万匹马,以及近十万的突厥俘虏奴隶。

  返回的路线依然是来时的路线,经大同然后过军都陉入河北,再经临渝出关。

  老四骑着马跟罗成并辔而行。

  他打量着罗成马后不远的四个新收义子。

  阿史那什钵苾、乙利咥夷男、大贺摩会、莫贺弗苏支四个年轻人骑着马,神情各异,都比较沉默。四人最年长者为摩会,最雄壮者为夷男,最小者为什钵苾。

  老四翻了翻白眼。

  “我说你之前收的阚棱他们三个做义子,确实挺有眼光的,现在那三小子都已成长起来,可堪大将之才。可你这次是怎么回事?还收四个胡种做义子,还全是胡酋之子?你就算不怕御史弹劾,可你就不怕养几头白眼狼,将来反噬?”

  罗成笑笑。

  “那也得他们有那个实力的时候才谈反噬,现在他们可没这力量。”

  这四个少年现在没能力反噬自己,可他们的名字,却代表着不小的影响力,罗成把他们收在身边做义子,既是质子,同时也是借用他们在各自部族中的血脉影响力,来对诸部施加自己的影响。

  “你要是嫌他们胡名不好听,我可以给他们改个名字。”罗成把四个义子叫了过来。

  “从今天起,你们便改名叫罗全忠、罗守信、罗顺仁和罗归义了,在你们之前我还收了三个义子,他们是大郎阚棱,二郎王雄诞,三郎西门君仪。现在大贺摩会就是四郎罗全忠,莫贺弗苏支便是五郎罗守信,乙利咥夷男你就是六郎罗顺仁,阿史那什钵苾你就是七郎罗归义。”

  “我希望你们义兄弟七个,今后能够相亲相爱,互帮互助。”

  夷男四个面面相觑,想不到罗成给他们改这样的名字。

  老四在一边笑的差点成猪叫。

  忠信仁义,还真会取名字。

  这倒跟他们六兄弟名字有点像,继祖承宗嗣业存孝士信士诚。

  秦琼等人听说罗成给义子取的名字,也都是大笑。

  晚上,兵马驻在路边,就着打扫战场时取的死马肉,喝着粥,马肉纤维粗糙,而且不论是煮还是炒,里面总会有酸水出来,肉酸还带着股腥臭。

  马肉也只有晒干了还好吃点,可行军之时,大家也没那么多挑的。

  能有肉吃都很不错了。

  连忠武军的那些将士们,也因为出来时间太长,带的肉松也早吃完了。

  “你说朝廷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破了汗庭,堵了始毕归路,皇帝也不派兵来援。你说当时雁门兵少也就罢了,可到了太原,那里汇集了三十万大军,皇帝为何还不派兵来援?”

  说起这事,一群忠武军大将们都有些愤慨不平。

  要不是他们这次仗打的好,罗成指挥得当,硬生生的困住始毕,然后再拖的他士气全无,最后好不容易才在偏关下一举将疲惫万分的突厥军击溃,突厥人可就跑了。

  而他们在马邑打了两个多月。

  结果从头到尾就没有援兵过来。

  甚至他们这仗都打完了,捷报也一封封的发回去了,可依然没有消息。

  最让他们不解的是,他们现在才知道,皇帝居然在他们得胜之前,就已经御驾南返东都了。而且在此之前,还因为遣散勤王军给的赏赐不能兑现,导致出现了太原兵变。

  最后皇帝硬生生的把一万多勤王军当成了叛军砍了脑袋。

  这天下间,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我就感觉好像咱们都不是在为朝廷打仗一样!”

  “是啊,咱们千里迢迢来勤王,从头到尾连皇帝面都没能见到一面,更别说赏赐了。赏赐在哪,什么是赏赐?”

  大家嚼着烤马肉,都在吐露着心中不满。

  罗成坐在那里听着,也不发表意见。

  确实,这都算是难以让人置信的事情。

  可这一切,却都发生了。

  他们在马邑跟突厥人决战,兵力悬殊,可皇帝却带着十几万大军从雁门跑到太原去,然后还没等他那边决战结束,皇帝又直接把三十万勤王军遣散回家,连一兵一卒都没给他们派来。

  搞到现在,仗都打完许久了,也没听到朝廷半点回复。

  大家不禁都在问。

  他们到底是在为谁而战!

看过《隋唐大猛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