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隋唐大猛士 > 第899章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第899章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雁门。

  数名代军校尉捧着刘武周的首级跪在皇帝面前。

  罗成看着那颗到死都还不瞑目的脑袋,不由的摇头叹息。

  “陛下?”魏征见皇帝一直发呆,小声唤醒。

  罗成回过神来。

  “刘武周的尸体呢?”

  “刘逆尸体暴晒在城头上。”一名校尉小声的道。

  “刘武周是你所杀?”皇帝问。

  那校尉点头,“罪将张伦,原义武军雁门郡鹰扬步兵校尉。”

  “你不用害怕,既然你响应朝廷号召,诛杀叛逆,那便是大功一件。此前朝廷下诏悬赏,有诛杀刘武周者封开国侯,现在朕便赐封你为五台县开国侯,赐你真封五百户,黄金千两。”

  那张伦怎么也没想到,这封赏居然真的兑现了。本来也是见势难为,不想跟着刘武周同归于尽,不料还真是搏得一个大富贵,当下激动的跪地谢恩。

  宋金刚和苑君璋这两个刘武周大将,则是开城后被迫投降。

  两人被押上来,见到皇帝时都面色苍白。

  罗成只看了两人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逆贼刘武周虽授首,但罪不可赦,诛其九族!”

  这句话一出,连宋金刚和苑君璋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这几乎是想不到的严厉。

  要知道,这株连九族,可算是罗成下过的最狠的一次手了。

  九族,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

  父族四,便是自己一族,出嫁的姑母及其儿子一家、出嫁的姐妹及外甥一家、出嫁的女儿及外孙一家。

  母族三,外祖父一家,外祖母的娘家、姨母及其儿子一家。

  妻族二,岳父一家,岳母娘家一家。

  基本上,所有的宗族姻亲都牵连了。

  皇帝对隋朝宗室都优待封侯,对王世充、李密这样的昔日对手反王,也都封了侯,可对刘武周这次却无比的严格。

  哪怕他曾对王君廓网开一面,只是贬官流放,但对刘武周却异常的狠。

  “诛刘武周九族之成丁,其余男丁皆贬为奴隶,女子皆没入掖庭宫和教坊司。”

  宋金刚瑟瑟发抖。

  就算皇帝不追究他本来的罪责,可他身为刘武周的妹夫,一样属于株连的范围了。

  何况,皇帝也没打算放过宋金刚和苑君璋。

  “宋、苑二诛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皆诛九族。”

  把这三人都定了诛九族后,罗成对于其它义武军叛将,也都做出了斩首的处置。只不过相比三人好点的是,只诛他们一族。

  伪代国三品以下至五品者,只诛本身,不罪及妻儿。

  五品以下者,皆不杀,只是处以流放。

  而无品阶者,皆赦免不罪。

  宋金刚求饶,苑君璋不吭声。

  皇帝摆手,一队侍卫过来将人拖下去。

  “陛下,如今代北之乱已平,为何不宽赦?”

  罗成冷着脸道,“恩威并济,方能让人畏威怀德,只一味示恩,又如何让人敬畏朝廷法度?更何况,刘武周身负国恩君恩,不思报效,反而背叛,还引突厥入寇,向突厥称臣,这已经不仅仅是背君,还是叛国!对此等贼子,必须严惩,方能警示后人!”

  正因如此,罗成才罕见的用出了株连九族这样从未有过的严惩。

  王君廓谋反,一来只是谋反计划中,还未有什么实际行动,也没造成什么影响和恶劣后果,再一个他也是朝廷功臣,曾经立下许多大功,他还有着皇帝曾颁给的免死券,所以才从轻发落。

  但刘武周和义武军将不同,刘武周本身没什么功劳,可皇帝却给他高爵重职,结果他一点不思感恩,还谋反。并且他向突厥称臣,引突厥入寇,且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和后果。

  为了平定此次叛乱,朝廷出动了几十万的兵马,伤亡过万将士,耗费的钱粮器械更是数以百万贯计,不严惩如何能行。

  他能赦免李密和王伯当、王薄王世充等人,那是因为对方本来就不是他手下,而且因为他们最后的归附,避免了更多的伤亡和损失,这是积极的一面,因此他对这些人还是比较优待的,可对待背叛的刘武周,就只有冷酷了。

  皇帝一番话后,重臣等再无人劝说宽仁。

  八月初七。

  雁门城下,对一众叛将行刑。

  先是把刘武周的尸首拉出来,虽然他已经被部将暗杀,但依然还是被拉了出来。

  皇帝命人把刘武周的首级先缝合起来,然后以木桩立起,让刽子手先把刘武周的皮整张剥下来,原来再让百官诸将对着没皮的刘武周射箭。

  中者还有赏赐。

  等射的全身都是羽箭后,再让刽子手对其千刀万剐,最后还一把火烧了,连尸骨都要挫骨扬灰。

  只留下了一副人皮,被填充稻草,然后立在雁门城外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让人皮刘武周永世跪在那里。

  雁门城下,当天斩首千余人。

  数十万将士百姓一起围观,甚至一度出现了百姓抢食这些叛国者肉的现象,还有许多人拿着蒸饼去蘸这些人的血吃。

  场面一度差点失控。

  而一些突厥贵族被押上来当众控罪后,更是直接被百姓们给扔石头砸死了。

  李世民和柴绍、李叔良李德良等李唐俘虏,也全程被迫参观,看着雁门城那些军民的狂热,一个个吓的面无人色,连李世民都不由的汗湿全身。

  他可不想被那般一箭箭一刀刀的弄死,更不想自己的皮做成稻草人,更不愿意自己的肉被人吃掉,自己的血被人蘸饼,也不愿意自己的骨头烧成灰被扬掉。

  从刑场回来后,几人全都是目光呆滞,面色惨白,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开元二年。

  八月。

  皇帝还在雁门,但使者已经到达河间乐寿城。

  使者宣读了皇帝的诏令,封窦建德为崇礼侯,并册封其女窦红线为九嫔之昭容,迎接入宫。

  窦建德召集乐寿文武。

  一众夏国臣子们发现今天皇帝没有穿龙袍冕服,只是身着一件黑色的圆领袍衫,头戴一顶黑色的软脚幞头。

  “罗氏据有天下,是历运所属,如今中原天下三分已有其二。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如今除去帝号,北向接受册封,可否?”

  曹宝不满的道,“隋亡天下,英雄竞起,称王和帝,瓜分鼎峙。秦国也不过是拥有关外和河东河南淮南之地,这天下依然还有我河北夏国,关中李渊,朔方梁师都、江汉萧铣、江南林士弘、沈法兴、淮南李子通等,大夏自处河北,何况陛下已为天子,又怎么能再接受别人的官爵呢?如非要以小事大,臣以为,可依照当年西梁之例,自称梁帝而称臣于周。”

  曹宝身为窦建德皇后之兄,也是朝中武将派的代表,他们的意思都是不甘心就这样臣服于秦。

  他们愿意向秦称臣,但只能仿当年西梁与北周例,最多当个属国,而绝不甘心就此彻底称臣归附。

  毕竟大家打下的这块地盘,当王封侯岂不乐哉,为何要去投秦呢。罗成虽势大,可也没到一统天下的地步,还有那么多家势力呢,罗成也未必就一定能统一天下。

  说不定,哪天罗成就死了,他的秦国就崩了呢?又或者罗成如付坚一样南征,一场大败,他的秦国就崩了呢?

  还是有各种可能的,为何急着投降,大夏还是有二十万之兵,依然可以一战的。

看过《隋唐大猛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