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穿成总裁白月光 > 114.番外 百家讲坛第二集

114.番外 百家讲坛第二集

  席瑞安升通州通判

  当然, 这个学习, 并非是指学习他人身上的修养、学识之类, 这些在他看来都是狗屁,他学习的是他人战略性的眼光,对市场把控的时机、对商场更加敏锐的嗅觉等等, 而且他只会向上学, 一旦他又爬上一个阶层,他是绝对不会回头看,更不会低头往后看身后的人, 那些人他都是不屑一顾的。

  柳家人很快便坐了一辆面包车, 拉了一车人过来,到慕家讨说法。

  慕爸爸早年因为超生了慕清, 丢了在机关单位的工作后, 就和慕妈妈在县城开了个酒楼,后来慕爸爸看中本县的发展,加上他有内部消息, 去银行弄了贷款,在离县城开车十来分钟的县郊买了二十亩地,建了一排楼房做特色民宿酒店的同时, 还搞起了农家乐。

  慕妈妈原本还不同意, 认为这么偏僻的地方开农家乐,肯定没有生意, 但家里是慕爸爸做主, 她又向来是个没什么主见的, 哪怕心里不乐意,慕爸爸坚持,她也只好跟着。

  没想到农家乐开了后,家里生意非常好,尤其是民宿生意。

  一方面,是因为后山那地方有一条五米多宽的溪流,这条溪流三年前被开发出来弄成了漂流的地方,县城可玩的地方不多,自从有了这个漂流之后,很多年轻人假期都喜欢到这里来玩,就连周边县城的人假期都喜欢开着车子带着孩子来这里度假。

  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里偏僻,一些不方便在县城里开房的人,都会选择来慕家这个农家特色民宿来……你们懂的。

  除此之外,还有政府官员们请吃喝,不方便在县城的,也会选择到慕家的农家乐来订个包厢吃野味。

  总之,自从在县郊的后山开了农家乐兼特色民宿后,慕妈妈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道了很多过去她想都不敢想的秘密,因为这些秘密的存在,也因为慕爸爸过去在机关单位,和机关里面很多人交好,他这里的生意一直很不错。

  像现在夏天刚刚过去,生意进入淡季,因为附近正在开发,不远处的一些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也会选择到慕家来吃饭,或者直接打电话来这里点餐,叫慕家送过去。

  因为人手不够的缘故,家里还请了三个帮工。

  但也因为这里地理位置偏僻隐蔽,处于各方面安全考虑,慕爸爸将周围全部用大围墙围了起来,围墙边上种满了蔷薇花、篱笆花、金银花,还有野生的枸杞等野花果,几年下来,已经十分茂密,将整个院墙都遮盖的严严实实,颇具野趣,只有正门的一个大铁门可以进入。

  大铁门日常都是锁着的,有车辆进入才会打开,平常只开着大铁门边上的一道小铁门,门边留着一只大狼狗看门,每次听到有大狼狗的叫声,便知道有人来了。

  此时也一样,一车人下来将大铁门拍得咚咚作响:“开门!快开门!”

  拴在门口的大狼狗也是狂叫不已。

  此时正值上午,除了酒店里住的零星的几个客人,其他吃饭的客人都还没到。

  慕爸爸慕妈妈出门看到是柳爸爸带着女儿女婿等一车子人气势汹汹的过来,把铁门拍的通通作响,气了个倒仰。

  家里就三个帮工,全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家庭妇女,剩下的就慕爸爸慕妈妈,外加几个房客。

  慕妈妈胆子小,看到这么一大群人不敢开门,慕爸爸也是一肚子气,直接挥手说:“不用搭理他们。”

  “可是亲家……”

  “什么亲家?有这么做人亲家的吗?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慕妈妈害怕的望着门外,她这时候已经后悔和柳家做亲家了,两家商议婚事的时候,柳家可是万分客气,话里话外都是他们家柳尚林出息了,娶了个大学生回来当媳妇儿,嫁妆装了满满两大卡车,在乡亲们中间甚是得意。

  没想到这才多久,就原形毕露。

  柳家的几个女婿性子都不算强硬的,劝道:“爸,我们是过来问弟妹下落的,不是来打架的,你搞得这么凶,人家不开门怎么办?”

  “不开门?我把他家给砸了!”柳父很横地说。

  “他敢不开门!什么人家这是?结婚不领结婚证,这才半年就跑了,既然当初不愿意,干嘛还收我们家彩礼?把五金和彩礼还回来,我让她去跑,他家一个大学生被我们尚林白睡了大半年,难道还是我们家吃亏?”柳家四姑娘泼辣地说。

  她老公连忙劝:“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们就这么打上门来,或许只是小两口吵架呢?哪有小两口不吵架的?”

  柳家四姑娘顿时眉头一竖:“人都跑了,还吵架?你见过谁吵架人跑了的?”

  柳四姐夫见劝不动老婆,也十分无奈。

  柳大姐夫道:“这跑了确实不应该,就是再吵架也不能跑了,但事情总要问清楚,是因为什么事跑的,小舅子叫我们过来是想做什么?是要问清楚弟妹的下落,还是把彩礼拿回去。”

  “就是,我看弟妹也不是那样的人,你们别事情都没问清楚,就满头火的过来找人闹事吵架。”

  “不是那样人?你对她很了解啊?”柳四姐眉毛倒竖酸气冲天地质问柳四姐夫。

  柳四姐夫做投降状,无奈地闭嘴了。

  柳父横眉竖眼:“问什么问?我就来问问她爸妈,到底是怎么教闺女的!一个女人家不好好待在家里,跑什么跑?这吵一次架就敢跑了,这要不一次给她教训好了,以后岂不是要上天!”

  几个女婿听了,心里暗暗翻白眼。

  外面的吵闹和狗叫声,将民宿里几个房客都吵醒,纷纷起床拉开窗帘,有阳台的就站到阳台上看发生了什么事,没阳台有好看热闹的就下楼,往大门口这边走,三个帮工和这里的租客也都凑过来看热闹,没一会儿门口就聚集了一小群人。

  “什么事啊?一大早的就过来闹,这才九点多呢。”被吵醒的房客们很不满地说。

  “什么事?你问问慕家是什么事?骗了人家彩礼,证也不领,还没到半年人就跑了,我看是诈骗,我非得报警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柳父气急败坏的大叫。

  柳四姑娘见有人,也收起泼辣相道:“大家都来评评理,如果不愿意结婚就不要收彩礼,收了彩礼才半年又不愿了,现在人跑不见了,十八万彩礼,不是小数目,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说这慕家是什么意思?我们今天就是过来讨个说法的,这还是大学生呢,大学生就是这样的,现在大学教的都是怎么骗钱吧?今天,要么把人给我交出来!要么把彩礼和五金一分不少的给我还回来,你家的女儿我们也不要了!我们柳家要不起!”

  把慕爸爸给气的啊,差点心脏病都犯了。

  慕爸爸从来都自诩是个文化人,斯文人,好面子,接触的群体也大多和他一样,每次出去踏个青、参加个同学会什么的,回来还要写个两首诗,附庸风雅一回,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

看过《穿成总裁白月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