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23章 第123章他可能要去妖界一趟了……

我的书架

第123章 第123章他可能要去妖界一趟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主峰上陷入了片死寂, 只剩下不断飞落的竹叶,证着时间还在流动着。林初云怔怔的看着顾景山,像是时没听懂他的话般。

师尊……飞升了?

林初云直知道方天元早已渡过了飞升的雷劫, 只是因为放不下些事, 才强行停留在了修真界。他也知道师尊因为强留在此界, 天道直严防死守, 甚至几次出手都天道训诫, 但他直以为……离别还很远, 至少会等他从鬼界回来, 甚至等他和小徒弟结为道侣后, 师尊才会离开。

在他的想象中, 他与师尊的告别应该是在切结束后, 某个普通的下午, 师尊突然想去仙界看看,便与他笑着道别,然后离开修真界。

而不是……如此仓促,甚至连句话都没有留下。

林初云抿了抿唇,底像是压着块巨石, 他从未想过离别会这么快。

顾景山像是不在意样,说完后就自顾自的坐在了石桌旁,桌上还放着方天元平时最喜欢的那副棋盘, 上面的棋只下了半。

“大师兄……”林初云声音顿了顿, 不知该说些什么。

顾景山抬起枚棋子,静静看了半晌, 开道,“放,师兄无事。”

他的声音异常平静, 甚至连起伏都没有,就像是真的丝毫不受影响样。然而林初云看着桌上那下半的棋盘,还有顾景山两鬓的白发,怎么都无法放下来。

原书里顾景山在方天元飞升失败后,没过多久便也因雷劫陨落。现在的方天元虽然飞升成功,也样离开了修真界,除非自家大师兄也渡劫飞升,否则……

但飞升成仙又谈何容易,自古修仙途便是逆天而行,无数修真者在这条路上挣扎前行,最后能够踏上那云霄人也不过寥寥。

“师尊他……”林初云斟酌着开,“离开时有留下什么话吗?”

顾景山拿着棋子的指尖微微用力,目光有些出,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般,情竟是缓和了下来,目光也带上了几分暖意,过了半晌他轻轻点了点头。

林初云瞬间提起精,目光炯炯的盯着顾景山,然而他等了半晌,顾景山也没有开的意思。

“师兄……?”林初云茫然。

顾景山目光微微移开,再开是转移起了话题,“师弟此去鬼界路途辛苦,既然回来了,不如早些回峰休息。”

虽然自家大师兄的语气很委婉,但林初云还是听懂了——

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多做什么!

“师兄——”林初云语气怨念,但看顾景山似乎提起了几分精,他还是松了气。想了想,林初云又开多说了两句,“其实……在我去鬼界前,师尊曾跟我说过几句话。”

顾景山抬起眼,目光看向林初云。

“他说,你大师兄虽然看着清冷淡漠,其实是你们师兄弟几个中最重情的个,也是为师最放不下的,所以——若是为师有日不得不暂时离开,你可帮为师照顾好你的大师兄。”

顾景山沉默了半晌,开道,“师兄知道了。”

见状,林初云便没有再在主峰停留,带着自家乖乖等了许久的小徒弟离开了。

顾景山人坐在竹林里,看着面前停在半路的棋局,指尖的棋子摩挲了许久,他轻轻的放了回去。

那日他照常在主殿处理着宗内事务,师尊突然叫来此地与他对弈,知道自从自己的棋艺超过师尊后,师尊便很少会与他起下棋。

他『性』子耿直不知变通,哪怕是与师尊下棋也毫不留情,所以每次都把师尊气的嚷嚷着把他逐出师门。

——不过直现在,他还好好的呆在了点星宗里。

然而那日,他与师尊下棋直不宁,像是有什么事发生,平常早就会结束的棋局,竟是持续了两个多时辰,最后……

师尊离开了,只留给了他这未下完的棋局,以及句像是承诺般的话。

“等为师回来,再陪你将这盘棋下完。”

顾景山知道,从古至今从未有飞升人回修真界的先例,但他莫名的相信自家师尊的话,毕竟从小大,方天元从未失信于他。

……

后的几日,封奚行显能感觉自家师尊有些低落,每日早就变成小黑猫跑去主峰的竹林里,有时会趴在方天元常坐的石椅上,有时会去方天元曾钓鱼的池边发呆。他知道方天元对于自家小师尊的重『性』,所以也没有多说,而是安安静静的陪着小黑猫起发呆。

日子像是下子缓慢了下来,小黑猫无聊的看着水池里自己的倒影,尾巴尖小翼翼的触碰水面又飞快的抬起,只留下水面圈圈的涟漪。湿漉漉的尾巴尖不太高兴的甩掉沾上的水珠,随意的往旁的石头上轻轻搭,然而过了没会,就又不安分的往水面凑了过去。

前不久他还在鬼界里处躲藏,转头就可能撞上个鬼怪,担忧着哥哥的安危,也不知怎么才能从鬼界离开,现在可以安安的在这里晒太阳。

“师尊?”封奚行正在旁打坐,突然感觉小黑猫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由有些疑『惑』的睁开眼。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尖,突然问道,“小徒弟,你还有多久渡劫?”

前为了从极北冰原脱困,封奚行曾强行突破了大乘期,后灵力便直不稳,静修炼了许久才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结果没过多久就又陪着他跑去鬼界转了圈,也不知小徒弟现在的境界如何了。

封奚行闻言,缓了缓眉眼,“师尊放,弟子不会丢下师尊。”

小黑猫耳朵抖了抖,目光下意识的飘走,语气超凶,“为师才不是怕这个,为师只是关下你的境界,怕你偷懒而已!”

只是就算话是这么说,但小徒弟的修炼速度的确太快了,都是同样修炼的时间,小徒弟的境界是提升的飞快,不论他怎么努力都追不上,现在的他才是中期,还不知多久才能进入大乘期,若是小徒弟也渡劫飞升留他自己在修真界的话……

“师尊。”封奚行眼就看的出来,自家师尊怕是又在『乱』想了。

小黑猫的耳朵已经垂下去了,尾巴也没有再『乱』动,而是有下没下的拍在岸边的石头上。那石头虽然已经水磨去了棱角,但也样坚硬,自家师尊那么柔软的小尾巴打在上面肯定会疼。

封奚行伸手接住又次拍在石头上的小尾巴,另只手则是轻柔的将小黑猫抱起,也不知为何,师尊平时灵果吃的也不少,但本体直都长不大,“师尊不信弟子?”

小黑猫对封奚行的怀抱已经很习惯了,相当熟练的换了个姿势,尾巴圈在了封奚行的手腕上,懒洋洋的瘫成张猫饼,“不是不信你,只是……”

渡劫飞升是所有修真者的毕生追求,有那么多人穷尽生都无法成功,而小徒弟的天赋如此出众,怎么能因为自己的私而束缚在此。

“师尊。”封奚行是抬手,直接将小黑猫抬在眼前。

小黑猫看着自家小徒弟近在咫尺的眉眼,下意识的抬爪拍在了封奚行的唇边,语气带上几分慌『乱』,“你你你你你做什么,为师现在可是只猫!”

“……”封奚行无奈的看着小黑猫,伸手在那小脑袋上弹了下,他没用力气,说是弹其实更像是轻抚,小黑猫还在他的指尖蹭了蹭。见自家师尊这么乖巧,封奚行又气不起来,只能无奈的开道,“师尊认为……弟子最在意的是什么?”

小黑猫闻言轻轻抬头,从他这个角度,能看自家小徒弟漂亮的眼睛,而在那双瞳孔里满满的都映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为师怎么知道!”

炸了『毛』的小黑猫尾巴拍在封奚行的鼻尖,在原地伸缩了几下爪尖后,低着头小声道,“那你……稍微等等为师,为师很快就会追上你的!”

“其实……”封奚行看着小黑猫这么软糯的模样,底时起了坏念头,故意拉长了声音道,“弟子还知道个方法,定能加快修炼的速度。”

“是什么?”小黑猫瞬间上当,抬起头期待的看着封奚行。

封奚行笑咪咪的低下头,在小黑猫耳边吐出两个字,原本乖巧的小黑猫瞬间炸了『毛』,爪直接拍在封奚行的眉,自己则是转头在石头上跳动两下,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看着跑远了的小黑猫,封奚行眼里的笑意才渐渐散了去,他微微侧过头看向身后的竹林,语气虽不算冰冷,但也没有了前的温和,“顾掌门找弟子有什么事吗?”

顾景山的身影从竹林后走出,相对于前两日,他现在的情倒是缓和了许多,只是看着封奚行的目光带着几分迟疑和打量。

封奚行任由顾景山看着,情非常淡定。

他其实知道顾景山在怀疑着什么,毕竟他曾经历过世的事,在点星宗也只有林初云和方天元知道。以方天元的『性』格,绝对不会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此事告知顾景山,所以在顾景山的眼里,他还只是个修炼速度很快的普通弟子罢了。

然而魔界入侵在即,方天元必定会安排顾景山做好准备,而在这些安排里,定然会有与他有关的事,顾景山因此而怀疑他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你果然知道些什么。”顾景山目光微微沉了沉,因为封奚行是自家六师弟唯的徒弟,所以他对于封奚行的印象还算不错,只是没想他竟是也看走了眼。

封奚行表情变都没变,依旧静静的看着顾景山。

顾景山盯着他看了半晌,才微微垂下眼眸,抬手取出了个竹简递了过去,“这是师尊让我交给你的。”

“虽然我不知你究竟是何身份,但有点……”顾景山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自己的灵剑,剑刃微微震,便引得山林震动,“若是你敢对林师弟不利,本尊定不会饶了你。”

封奚行看着眼前的男子,半晌轻笑了声,点了点头,“弟子白。”

不远处,感觉山林震动的小黑猫正往这边飞窜着,顾景山看了那道黑『色』身影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灵剑。等小黑猫跑了回来,就只看见自家大师兄的背影,和地上莫名落了地的竹叶,他茫然的扒拉两下竹叶,『迷』『惑』的问道,“发生了……什么吗?”

封奚行俯身,将自投罗网的小黑猫抱回怀里,伸手轻轻拨弄了两下耳朵尖,“没事,大师兄可能是觉得这里竹林的竹叶太多了。”

小黑猫总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太对,但他还没能细想,就封奚行熟练的顺『毛』给吸引了注意力,小黑猫连秒都没撑住,就已经下意识的打起了呼噜,不是知道这里不是在灵云峰,小黑猫可能都已经开始打滚了。

“师尊,我们回去吗?”封奚行轻轻『揉』弄了两下小黑猫『毛』茸茸的下巴,轻声问道。

小黑猫回过头,看着身后空『荡』『荡』的竹林,还是样的景『色』,已经没有了那个他熟悉的人,他静静的摇了两下尾巴,才回过头道,“嗯,回去吧。”

回灵云峰的竹屋,小黑猫也没像以往再去晒太阳,而是乖乖的在旁打坐修炼。

封奚行无奈的叹了气,还是将灵石给小黑猫准备好,自己则是安静的去了旁,打开了顾景山给他的竹简。

竹简里的内容不多,看字迹应该是顾景山所写,其中调查了魔界近几年的异动,甚至包括了魔界的几个魔将都曾出现在了修真界。想来应该是方天元离开前,让顾景山派人去查探的,这些内容倒是与封奚行记忆中的所差不多,只是……

封奚行看着最后那段文字,微微皱起眉,在顾景山的调查里,魔界已经又次出现了所谓的魔主。只是与他不同的是,这位魔主显『性』情残暴,对于修真界有着极大的仇恨,甚至比起那些魔将更急切的想入侵修真界。

“白凌晗……”封奚行低低的开,“会是你么?”

封奚行边思考着,边将目光又往下移了移,是看见了最后句话。

“魔主与妖主有所接触,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

……

林初云本打算回来见见方天元就去妖界寻爹娘,然而现在师尊飞升,大师兄刚刚接任了掌门位,林初云再怎么也不可能这个时候离开,便也只能乖乖的呆在宗门里。而也正巧,灵火峰的大师兄和二师姐定在这两日举行道侣仪式,林初云便带着封奚行起去了。

阳炎跟自己的未婚妻从小青梅竹马,两人这么多年直恩恩爱爱,也算是给宗门内弟子喂了不少的狗粮,如今终于修成正果,倒也有很多人前来庆贺。

林初云对这人的印象不深,只记得在弟子大比的时候,阳炎自家小徒弟给欺负了。现在想想……总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那时候的他还没解决身体问题,不得不靠吃丹『药』才能维持人形,还差点因此殒命。

那当日边暴躁边担忧阳炎的女子,今日脸上也满是甜蜜,低头浅笑间就能感觉她里满满的幸福感。

林初云跟封奚行施了法术,没有让其他人注意自己,等仪式结束便悄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林初云看着天上的繁星,突然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小徒弟。

封奚行他盯得看着有点『迷』茫,不由眨了眨眼,歪了下头,“师尊?”

“……没事。”林初云哼哼唧唧的开,里忍不住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小徒弟什么时候才能跟他结为道侣啊。

封奚行看着自家师尊边走边小声嘀咕,完全把自己的事都吐『露』的干二净,里忍不住有些失笑。

回住屋的林初云显有些失落,刚碰床榻就直接成了小黑猫,独自在边盘成团,连尾巴尖都好好的压住了,离远了看就像是个『毛』绒绒的『毛』线团样。

“师尊?”封奚行侧过身坐在床榻边,故意伸手在小黑猫的头顶轻轻『摸』了『摸』,又在小黑猫的后背轻轻戳了戳,最后还拨弄了两下小黑猫的尾巴根。

小黑猫的脑袋已经埋了起来,感觉后背上那根捣『乱』的指尖,忍了又忍,然而等封奚行『摸』尾巴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转过头咬了上去,“不许『乱』『摸』!”

封奚行是趁着小黑猫没注意,亲在了小黑猫的头顶,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前还气势汹汹的小黑猫,转眼气势就弱了下来,叼着他指尖的尖齿也松开了,还有些虚的轻轻『舔』了『舔』咬出小坑的地方。

“……不对啊!”小黑猫『舔』着『舔』着,突然意识了不对,是这家伙处『乱』『摸』的。猫的尾巴根哪能『乱』『摸』,自己没给他爪子都不错了,就咬了怎么了!

这么想着,小黑猫果断又叼了上去,还特别理直气壮的咬着,大有种咬就咬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气势。

“师尊生气了吗?”封奚行看着小黑猫,指尖连挣扎的意思都没有,而是乖乖的任由小黑猫叼着,甚至还怕小黑猫叼的太累,非常主动的自己抬着手。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还是松开了封奚行的指尖,蹲坐在了床榻上。

他认认真真的看着面前的小徒弟,从他“穿越”这本书后,封奚行就直陪在他身边,妖界鬼界甚至极北冰原,都是封奚行直在照顾着他。他才是名义上的师尊,好像直都在小徒弟照顾,甚至……甚至连两人的关系,也是小徒弟点点努力下,他才看清了自己的思。

自己身为师尊,总也做些什么才对。

这么想着,小黑猫身后的尾巴飞快的甩动了两下,“小……唔……”

封奚行抬起手,根指尖轻轻落在小黑猫的唇边,将小黑猫原本想说的话挡了回去。

小黑猫不解的看着他,封奚行眼里满是笑意,他轻轻摇了摇头道,“师尊莫急,还不时候。”

他为自家师尊准备个足够盛大的道侣仪式,让鬼界、妖界、修真界——甚至仙界都为他们而祝福,但这需在解决掉魔界的事后。

想这,封奚行又想了那竹简中的信息,那句话后他也去问过顾景山,然而顾景山知道的也不多。

前去妖界打探消息的弟子早在半个月前就失踪了,直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魂灯虽然微弱下去,但也未熄灭。后顾景山也派了弟子前去营救,始终找不那名弟子的下落,甚至……根据刚刚顾景山传来的消息,妖界和修真界间通过的结界,竟是妖界单方面关闭了。

顾景山和封奚行都知道妖界定然出了什么事,然而他们也无可奈何,两界间的结界本就是关闭的,只是因为林江月嫁过去后才打开,如今也不过是恢复了最初的模样罢了。

“怎么了?在想什么?”小黑猫见封奚行眉头紧缩,不由里沉,前爪直接趴在封奚行的怀里,直直的站在封奚行的怀里,“出什么事了吗?”

封奚行犹豫了下,还是主动开,将妖界的入关闭的事告诉了小黑猫。

“关了?!”小黑猫尾巴下子僵住,瞬间想去了妖界的爹娘和哥哥,还有早便回妖界的白南衣和玄冥,妖界可是有着前任妖主在,林初云可是知道那人手段有多恶毒,语气难免带上几分焦急,“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就是这两日。”封奚行安抚的『摸』了『摸』怀里的小黑猫,又捏了捏小黑猫的爪垫,轻声道,“放,穆先生他们不会有事的。”

穆摮虽然境界弱于现任妖主,然而他的妖气也在慢慢恢复,更别提……妖界可是最为看重血统的,若是让那些人知道,现任妖主非老妖主的孩子,恐怕妖界的几大妖族瞬间就会倒戈大半。

他比较担的反而是竹简上提的,关于魔主与妖主私下接触的事。

若是魔主当真是白凌晗,那他绝对不会怀疑这人对他以及师尊的恶意,若是这人和妖主联合起来,恐怕……

不、不对。

封奚行突然想起,在去玲珑谷前,他们曾在旁边的小城里遇的吸血虫。当时他们都以为是魔界想入侵修真界,才去妖界偷出了吸血虫带入了城中,但若是……那个时候两边的人便已经接触了呢?!

“小徒弟?”小黑猫又叫了两声,发现自家小徒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表情越来越严肃,目光甚至带上了几分杀意。

这杀意不是针对他,所以小黑猫也只是感觉屋内的温度降低了许多,见自己实在是叫不醒封奚行,小黑猫无奈的成人形,忘了自己前是站着趴在封奚行的怀里的。

骤然变大的重量,封奚行完全没有能反应的过来,就怀里的人给直接压倒在床榻上。不过床榻早已封奚行用灵绸护的好好的,就算直接躺下去也不会有丝毫不适,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师尊,封奚行终于回过,眉眼带着几分笑意,“没想师尊里对于修炼如此急切,倒是弟子疏忽了。”

“……等等,你听为师解释。”林初云顶着红耳尖,整个人羞的都冒烟了。

封奚行是依旧躺在床榻上,双手在林初云后背微微用力,就让林初云直接趴在了自己的怀里,“嗯,弟子听着呢。”

“……你、”林初云抬眼看着小徒弟近在咫尺的唇角,只觉得从脖颈路烧耳根,他目光都不知道往哪放,声音也越来越小,“你先把为师松开!”

封奚行闻言,是有些失落的垂下眼眸,束在林初云身后的手点点的收回,就像是拒绝了大型犬般,里难过还是乖乖听话

——个鬼!

林初云看封奚行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打算做什么了,咬牙切齿的开,“不许装可怜!”

“是……”封奚行语气低落的应道。

“……不许难过!”

“哎……”封奚行深深叹了气,还没等他再开,唇角就已经落下了个轻柔的吻。

林初云里边恼羞自己又次软,边又无奈自己的小徒弟简直吃定了自己。

得了自家师尊主动亲近的封奚行,这才满意足的坐起身,不过他还是把林初云抱在怀里。

林初云见他不愿松手,也只能顶着红耳尖,任由他抱着自己,努力把话题掰了回去,“妖界还出了什么事吗?”

封奚行轻叹了气,知道这件事糊弄不过去,便开将白凌晗可能是魔主,甚至还与妖主接触了的事与林初云说了。

林初云听的认真,眉头微微皱了皱,在原本的世界线里,白凌晗直呆在点星宗,几乎从未离开过,所以他也不清楚白凌晗若是成为魔主会变成什么样。

但……想在妖界的爹娘,林初云目光微微沉了沉。

若是白凌晗敢伤害他的亲人,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