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24章 第124章你咬一口吧!

我的书架

第124章 第124章你咬一口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妖界消息就这么断, 之后派去探查消息弟子都法再进入妖界,所幸之前进入妖界弟子魂灯还一直亮着。

林初云本想直接去妖界寻爹娘还有哥哥,不过最后还是被顾景山劝下来。妖界现在情况不明, 更提里面可能还有魔界掺, 若是冒然前去反而有可能打草惊蛇。

更何况, 之前两人毕竟在鬼界呆许久, 就算在限定时间里离开, 身上也难免沾上些许鬼气, 这些鬼气虽然影响不大, 若是一直法祛除, 也对之后修炼造成影响。

祛除鬼气需要去灵池中清泡, 而灵云峰后便有着一个灵池。

这么想着, 林初云便乖乖安分下来, 每日除安心修炼,就是去山后灵池里泡着。

——用小黑猫形态。

没办法,谁让他小徒弟每次都用一种可怜巴巴表情看着己,仿佛己拒绝他一起入池是一件多么过分事,导致林初云根本没办法下定决心拒绝。

让他跟小徒弟一起……咳, 林初云还是怕己忍不住想要偷溜,最后两个人能各退一步。

虽然作为一小黑猫,林初云并不喜欢『毛』被水打湿感觉, 每次泡完澡之后, 小徒弟都好好将『毛』『毛』上水迹擦干,还手法娴熟给他按摩, 林初云也就越来越放松。

而且,咳咳,虽然他作为师尊, 肯定是不故意去偷看徒弟,这池子就那么大,他……他发誓,他就看到一点点腹肌而已!

想到这,趴在池壁上等着封奚小黑猫,却是突然翻个身,蹲坐起来低头看看己小肚子,不过他现在是小黑猫,再怎么看也都是一团湿乎乎『毛』。

“师尊?”封奚随意将头发上水擦擦,就附身将上小黑猫抱起来,“等急吗?”

小黑猫甩甩尾巴,目光却是下意识往下飞快扫一。

一、二、三……

“师尊……”封奚语气奈,就算师尊再怎么装作不经意,那目光也太过明显。封奚轻咳一声,能庆幸刚刚泡灵池是凉,将小黑猫换个姿势直接抱到怀里,顺手遮住小黑猫那碧绿猫瞳,“去。”

小黑猫不甘心甩甩尾巴,伸爪想要把前障碍物扒拉开,然而他努力半天,最后发现己已经被小徒弟紧紧抱在身前。

耳边小徒弟心跳声传来,感觉比起以往都要快上几分,小黑猫迟疑低低叫一声,“喵……?”

“咳。”封奚深吸一口气,将声音里异样都压去,将小黑猫护好抱竹屋之中,才松手,“弟子先换身衣服。”

小黑猫飞快甩甩尾巴,之前小徒弟可是都先给他擦『毛』。不过想到刚刚小徒弟表情,林初云也忍不住有些心虚,倒是乖乖蹲坐在床榻上,然而目光炯炯——盯着封奚后背。

“……”封奚都不知道己是怎么将衣服脱下,又是怎么换上一件衣服,又是怎么面带微笑转过头,动作轻柔给师尊擦擦『毛』。

小黑猫难得安安分分趴在床榻上,偶尔用尾巴尖擦过封奚手腕,带起一阵痒痒触感。封奚垂眸,像是没感觉到小黑猫在捣『乱』一般,认认真真将小黑猫擦干,递给小黑猫一杯水,又将东西都收好。

然后微笑着转过身,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对,师尊,掌门之前似乎有事叫您。”

小黑猫本被封奚手法擦昏昏欲睡,强撑着把那杯水喝完,根本没注意到是什么味道,到封奚说话,下意识在脑子里过一遍。

大师兄找他有事,要去大师兄——这么想着,小黑猫从床榻上坐起身,就要往外面跑。

封奚连忙将人拦住,语气奈,“师尊要就这样出门吗?”

小黑猫低头看看己,呆愣一,才猛然反应过来,化成人形。

然后下一刻,就被等待许久某人,给结结实实压倒在床榻上。

林初云因为太过困顿,大脑反应总是慢上半拍,都被小徒弟压住,还一脸茫然盯着他看半晌,“你做什么?为师要去找……”

“找?”封奚俯身,语气温带着几分笑意,“师尊要找什么?弟子帮师尊找好不好?”

林初云终于感觉到几分不对,下意识缩缩脖,声音也有些发软,“你……你不是说大师兄找为师……”

声音渐渐沉默,林初云终于意识到,大师兄怎么可能大晚上找他,若是真有急事,肯定就直接传音。

他小徒弟又开始骗人!

“你、你居然骗为师!”林初云试图摆出作为师尊威严,目光非常、异常、相——凶——凶——软糯瞪着封奚,“快放开为师!”

封奚却是微微一笑,目光顺着林初云双往上移,最后停在林初云头发上。

林初云心里突然感觉到几分不妙,他飞快抖抖耳朵,才微微松口气,刚刚小徒弟那个目光,看上去就像是要把他耳朵吃……

抖抖……耳朵?!

等等!

林初云飞快睁大睛,头顶猫耳飞快抖动着,身后尾巴……算,尾巴已经被吓得紧紧贴着床榻,一动都不敢动,“你居然偷偷给为师喝果酒!”

怪不得他一直觉得己今晚困得出奇,根本就是因为那杯“水”!

“弟子可没有偷偷,弟子是光明正大给师尊。”封奚缓缓笑道,果酒气味跟水并不一样,是林初云对他太过信任,才根本没有注意到己喝果酒。

而且喝果酒事他明明天桥南跟师尊说过,结果也不知道师尊在想什么,转就给忘。

还理直气壮把锅丢到他身上。

林初云残留神智慢慢变得恍惚,不过小小一杯果酒,就成功让林初云醉。

“师尊真是……一点都没有防备呢。”封奚看着身下,目光开始游离小师尊,唇边却是带着几分笑意。

喝醉林初云比平时要软糯许多,到封奚话,下意识抬头看他一,确定前人没有威胁『性』,便又闭着往封奚怀里钻。

封奚伸手轻轻『揉』『揉』林初云头顶那对猫耳,也没能让林初云再睁开,到林初云似乎嘀咕两句什么,然后还主动把尾巴甩到他怀里。

“……”

喝醉师尊实在是太过直,封奚盯着手里猫尾巴,一时竟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师尊?”封奚小声叫道,“师尊?睡着吗?”

林初云微微皱皱眉,看前人还在闹他,心里忍不住有些气恼,还有些许委屈,“困。”

“那,师尊亲弟子一下,然后就睡觉好不好?”封奚耐心哄着。

林初云在心里默默算算,亲一下就能好好睡觉,起来似乎挺划算。他飞快点点头,像是唯恐封奚反悔一般,然而在要亲时候,林初云却是有些犯难。

亲……哪里呢?

林初云看看前人,睛也好看,鼻子也好看,嘴巴也好看,好像每个都很好看。林初云一时竟是取舍不,最后非常愉快决定,那就都亲一遍好。

封奚林初云凑近己,就乖乖闭上,没过一,睛上就传来一片温热触感,还带着几分醉意。

虽然对林初云亲吻己睛有些惊讶,封奚心里还是很高兴,等到那片温热离开,他便睁开,“好……”

“我……”

林初云声音含糊嘀咕一句,依旧闭着,又一个吻轻轻落在他鼻尖。

“我……”

封奚声音停顿住,他略微有些惊愕看着小师尊,然而林初云依旧闭着,又一次凑上来吻到他唇边。

“也是我……咦……?”

林初云停住。

封奚也不知师尊要做什么,能乖乖停在那里。过几息之后,原本落在唇边温热,突然多几分湿润。

封奚瞳孔猛睁大,耳边热度飞快往上飙升,脸上温度也开始压制不住。

“师、师尊……?”封奚磕磕巴巴开口。

林初云没有搭理他,依旧认认真真『舔』『舔』他唇角,就像是小猫,尝到喜欢小鱼干一般。

“甜……?”

封奚整个人彻底僵住,任由林初云在己唇边『舔』来『舔』去半天,最后——一口咬下去。

“……师尊!”封奚奈,然而咬一口之后林初云,已经在果酒威力下彻底昏睡过去,徒留封奚一个人顶着个大红脸,对着已经沉睡过去林初云束手策。

说起来,明明已经喝过一次果酒,没想到师尊酒量居然还是这么差。

越想越气封奚,能低下头,愤愤不平——却又舍不得用力,在林初云唇边落下一个吻。

然后,非常小心翼翼,在林初云唇角,轻轻『舔』一口。

好像……确有点甜。

封奚飞快坐起身,整个人耳根已经彻底红,若不是体内灵力在一直降温,他可能要重新去灵池泡一圈才。

就这么坐着深呼吸好几次,封奚才将脸颊热度压下去,是心跳却怎么都控制不。

他伸手将林初云身上衣衫整理好,又俯身将人抱到床榻上,将林初云安置妥后,刚想要起身,就又被尾巴尖给困住。

“……”封奚失笑,明明都已经睡着,居然还下意识想把他锁在身边。

不过他倒也没有拒绝,而是乖乖坐在床榻边,一手轻轻拨弄着师尊头顶猫耳。那猫耳也不像以往那么害羞,被拨弄两下,还是委委屈屈凑上来,任由某人上下其手。

反倒是尾巴,似乎对己被忽视有些不满,不高兴在床榻上甩甩,结果一不小心甩到一旁床柱上。

撞到柱子瞬间,尾巴疼都炸『毛』。

“呜——”睡熟林初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觉得己尾巴尖突然疼起来。他委屈伸手到处『乱』『摸』一圈,好不容易『摸』到己尾巴尖,直接抱在怀里吹吹『毛』。

封奚清楚那一下绝对撞很疼,心里不由心疼不,等到林初云又一次睡着过去,就将尾巴从他怀里一点点给扒拉出来,撞疼小尾巴己也不敢『乱』甩,乖乖趴在封奚手心。

“撞疼吧。”封奚心疼道,却是拿出一瓶『药』膏,小心翼翼抹在尾巴尖上。

那『药』膏闻起来有股奇怪香味,抹在猫尾巴上有点凉凉。林初云半睡半醒之间,下意识把尾巴往怀里一甩,低头『舔』一口……

“唔……?”林初云飞快把尾巴甩开,这个味道好奇怪,绝对不是他尾巴。

封奚不过一没看到,就发现『药』膏被师尊给吃一口,所幸这『药』膏外敷内用都可以。

折腾一晚上,封奚也有些累,将东西都收好,又把师尊好好抱在怀里,仔细将猫尾巴护在己掌心,封奚才算是心满意足闭上。

第二日林初云醒过来时候,已经完全忘前一日睡前发生什么。他就像往常一样起床,伸个懒腰,然后……发现己今天居然是化成人形睡觉。

林初云飞快转过头,发现另一边床榻上并没有小徒弟,一向跟他一起赖床小徒弟,今天竟然难得早起。

奇怪……

林初云低头看看己,也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己……恩……尾巴好像有点疼,问题是他现在是人形,为什么感觉到尾巴疼?

确定猫耳朵被好好收着,尾巴也没有『乱』跑出来捣『乱』,林初云才松口气,从床榻上站起身。

“奚?”林初云起身推开门后,便在院子里看正在练剑小徒弟,“今日怎么起这么早?”

到林初云声音,封奚便收起手里剑,向林初云走过来。明明小徒弟看起来跟以往一样帅气,然而林初云却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到底哪里不太对呢……

等到封奚走到身前,林初云目光才终于停在封奚唇角。小徒弟唇角不知是被谁咬一口,竟是结结实实留下个牙印……

“咳。”林初云『摸』『摸』鼻尖,以小徒弟脾气,能在他唇角咬下一口,除己不作他想。

说起来,他昨天好像确是梦到己钓到一条香喷喷鱼。他该不是昨天半梦半醒时候,把小徒弟成烤鱼给咬吧!

“师尊,早。”封奚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己唇角伤一般,淡笑着跟林初云打着招呼。

林初云『摸』『摸』鼻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封奚收拾好衣服,转身似乎是要出去,他连忙挡在封奚身前,“你你你你你去哪?!”

封奚有些惊讶看向林初云,“师尊忘吗,掌门今日找您过去,说是有事要说。”

“额……”林初云飞快记起,好像大师兄确说过今日让他去主殿一趟。问题是,从灵云峰到主殿,可是至少要经过三座峰,封奚那唇角被人一看,不就都知道是他咬吗!

“要不……我们先把伤遮一遮?”林初云略微有些心虚开口。

封奚依旧眉都是笑意,闻言带着几分疑『惑』,“什么伤?师尊受伤?”

“……”林初云忍不住磨磨牙,果断伸手把这个调戏师尊逆徒牵竹屋内。

到竹屋,林初云直接将玉镜放到封奚面前,目光炯炯盯着他,想要看看这下他还要怎么装傻。不过这一次,封奚倒是并没有装傻,而是一副恍然大悟语气,“原来师尊说是这个。”

林初云刚刚松口气,就封奚又一次开口。

“师尊放心。”封奚笑乖巧,“这是不小心被小猫咬到,一点小伤而已,不用管他,过几日就好。”

过!几!日!

那不是整个点星宗,都知道、知道、知道他把己徒弟唇角咬破吗!

还有,什么叫被小猫咬到!

林初云磨磨牙,却又对这个小恶魔式徒弟没辙,能语气凶狠道,“说吧,什么条件!”

“……咳。”封奚突然想到昨日林初云在睡着之前,给他留下那个未尽吻,耳根却是不由红红。

林初云状有些狐疑看着他,总感觉在己不知道时候,似乎发生什么事。是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起昨晚都发生什么。

“一个吻。”封奚顿顿,又小小声补充道,“像昨晚那种。”

昨晚那种,哪种?

林初云茫然看着封奚,刚想开口询问,就马上顿住。

不对,小徒弟这么狡猾,他若是问出口,这伙绝对为证明给他看再亲一次,然后亲完还要说这次不算!

没错,绝对不能落入这个小坏蛋圈套!

林初云决定力更生,他盯着封奚看半晌,觉得能让没脸没躁小徒弟如此害羞,肯定是……亲到唇角,问题是之前不也亲到好几次,难道还有什么不同吗?

因为咬一口?

“师尊不答应吗……?”封奚像是有些失落,低着头叹口气,“那弟子就走……”

“你给为师站住!”林初云一把握住封奚手腕,却是一抬头,结结实实亲在封奚唇上。

原来小徒弟唇这么软……

林初云脑海里第一反应便是这个,下一刻便感觉到心跳开始加速,他紧紧闭着,在封奚唇瓣上摩挲半晌,然后张口在封奚唇角轻轻咬一下,才往后退退。

“可、可以吧!”林初云都不敢看封奚。

封奚『摸』『摸』己唇,然后对着师尊微微一笑,“可是……师尊昨晚并不是这么亲弟子。”

“……”林初云认真思考,要不要把这个欺师逆徒直接丢出师门。

封奚感觉到几分危机,不由『摸』『摸』鼻尖,非常乖巧主动低头,“那要不,弟子给师尊演示一下好。”

没有等到林初云开口,封奚吻就已经轻柔落下来,轻轻、细细落在林初云唇边,林初云被这么温柔亲吻抚去恼怒,到最后已经乖乖趴到封奚怀里。

是……这跟平时亲吻有什么不同吗?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闪过,一道温热湿润触感就在唇角划过。

林初云飞快睁开,里慢慢都是震惊羞涩,他耳尖红一塌糊涂,耳边像是响起一阵阵轰鸣声,若不是被封奚抱在怀里,他能直接腿软倒在上。

之前每次亲吻虽然很久,从没有过如此……如此……他不知该如何形容,却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胸口。

等到封奚松开他,林初云已经完全呆住。

“师尊?”封奚伸手在林初云前晃晃,又晃晃,再一次晃时候,林初云才像是猛然反应过来,飞快往后退两步,下一刻,直接变成小黑猫。

“忘今日可是要去大师兄。”封奚一句话,成功把打算跑路小黑猫定在原。

然而论如何,林初云坚决拒绝化成人形,至少变成小黑猫……不让人看出来己在脸红。

小黑猫微微甩甩尾巴,相……相坚定看着封奚,却不知那已经红透耳尖,早就暴『露』他全部情绪。

“走吧。”封奚轻咳一声,装作没看到小黑猫那通红耳尖,“让顾掌门等着急。”

小黑猫轻轻喵一声,跳到封奚怀里,然后把己盘起来。封奚奈『摸』『摸』小黑猫探出来耳尖,起身带着师尊出门。

至于唇角上伤痕早已经不——那么轻微咬伤,若不是某人强留着,一晚上早就已经好。

躲在封奚怀里小黑猫,略微有些迟疑甩甩己尾巴,又甩甩尾巴,然后才是真确定——他尾巴为什么真在疼?!

难不成……昨晚他咬封奚之后,封奚一时生气就咬他尾巴?!

小徒弟这也太过分!!!

一想到己早上又被封奚摆一道,林初云决定要给小徒弟一点教训!

等到主殿之后,封奚刚刚跟顾景山打招呼,还没等开口,小黑猫就从封奚怀里跳出来,整猫连滚带爬往顾景山向跑去,就像是被封奚欺负一般。

顾景山:“……”

封奚:“……”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古怪,两个人盯着那小黑猫看半晌,顾景山抬,目光有些莫测看封奚一,“林师弟这是怎么?”

“……弟子也不知道。”封奚奈答道,他哪知道师尊又在搞什么鬼。

顾景山明显不是很相信,俯身将小黑猫抱起来。以往被抱就跑小黑猫半点都不一样,这一次小黑猫乖巧话,甚至还主动把尾巴放在他手心。

封奚看着师尊被顾景山抱着,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吃醋。他上前一步,还没等说话,小黑猫就顺着顾景山衣袖飞快跑到他后背。

顾景山:“……”

封奚:“……”

他确定,师尊就是故意!

小黑猫趁着顾景山看不己,特得意对着封奚摇摇尾巴。等到顾景山看过来时候,却看小黑猫委屈趴在己肩上,一向活泼尾巴也乖巧不对劲。

顾景山沉『吟』片刻,伸手轻轻给小黑猫顺顺『毛』,“需要大师兄找几个人教训教训他么?”

“……?!”小黑猫完全没想到大师兄这么直接,闻言连忙摇头,急尾巴都跟着摇,“不用不用,我就是……”

他顿顿,看那边奈小徒弟一,声音越来越小,“没事……”

顾景山倒是对小黑猫前后不同态度并不在意,他是知道小黑猫是在跟他演戏,师弟不是任『性』『性』格,若是真想要教训封奚,也定是封奚做过分事。

小黑猫蔫蔫从顾景山肩上跳下来,小小猫步走半天才走到封奚面前,低着头有些心虚,“小徒弟……”

“弟子知错。”封奚声音在他身前响起。

小黑猫惊讶抬起头,就看封奚正半跪在上,右手安静放在他面前。小黑猫下意识甩甩尾巴,却又因尾巴上刺痛而停下来。

封奚注意到这一点,眉带着几分担忧,“尾巴又疼吗?”

“……所以尾巴为什么疼?”小黑猫闻言一愣,抬起头小声问道。

封奚奈,伸手在小黑猫头顶轻轻『揉』『揉』,“是弟子错,弟子忘用灵绸将床柱护起来,才让师尊不小心撞到尾巴。”

所以……其实是他撞到尾巴才疼,根本不是小徒弟咬他尾巴。

小黑猫低着头,乖乖跳到封奚手上,等到封奚将小黑猫抱到怀里,就看小黑猫叼着己尾巴递给他。

封奚茫然接过尾巴,就到小黑猫开口,语气坚定,“你咬一口吧!”

封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