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25章 第125章若是敢闯入不该闯的地……

我的书架

第125章 第125章若是敢闯入不该闯的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 ”顾景山默默的咳嗽了一声,表明了一自己的存在感。

小黑猫见状,只能先收回自己的尾巴, 过了这么久, 他脸上的红晕慢慢褪了去, 便直接化成了人形。

今顾景山叫他们两人过来, 其实是因为修真界就出了一件事——玄阳谷的弟子在众目睽睽之入魔了。

玄阳谷是修真界数一数的门派, 平与点星宗相交甚密, 顾景山曾见过那位弟子, 此人『性』情温和, 关爱同门, 修炼极为认真刻苦, 从未过任何魔, 根本不可能会突然入魔才对。

此事惊动了各门派,很快各个门派就现,不仅是玄阳谷的弟子,自门派出现了弟子无故入魔的情况。

这种情况……与当年白凌晗的情况非常相似。

“是引魔石。”主殿内,林初云听完顾景山的话, 非常肯定的道。

当年白凌晗就是因为从树妖的洞府偷出来了一块引魔石,加上自己道不稳,才在弟子比上入了魔, 如今不究竟去了哪。

只是按照小徒弟所说, 引魔石会一点点引出修真者底的贪念,最终致使修真者入魔, 但除非修真者自己道不稳,否则需要的时间绝对不会短。

这么多弟子,究竟是何时接触到的引魔石……

“其实一件事, 当年弟子就觉得奇怪。”一旁封奚行突然开口,语气却很平静,“那雷鸣洞府乃是点星宗所看护的试炼之,其中妖兽多本就生活在洞府之中,既然如此……白凌晗为何能在雷鸣洞府中寻到引魔石?”

顾景山的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不由一沉。

若是按照封奚行所说,那便只一种可能,那块引魔石是故意放到雷鸣洞府的。

部分弟子都从未去过魔界,更不引魔石的存在,若是这些弟子进入了试炼之,从中寻到了引魔石的话,很可能把引魔石当成了宝物。

可是能够接触到本宗门的试炼之的,只宗内的弟子,或者是……

顾景山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脸『色』变得些难看,“此事事关重,你人切忌不可此事告他人。”

林初云茫然的点了点头,随后顾景山便让他们两个人离开了。出了主殿,林初云才不解的看向封奚行,语气带着疑『惑』,“师兄想到什么了?”

封奚行眉眼缓和,轻笑着『摸』了『摸』林初云的梢,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弟子不道。”

林初云只能狐疑的点了点头,回到灵云峰后,乖乖的喝完小徒弟给泡的灵茶,转头继续打坐修炼了。

封奚行东西都收拾好,见林初云已经专打坐,表情才微微冷了来。

他走到窗边,看向院外,因为林初云懒得收徒,不喜欢身边太多人,所以灵云峰直到现在只他们师徒人。

但就算如此,灵云峰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闯入的方。

除了入口处弟子看守,山上还层层结界,若是林初云不愿,就算是顾景山无法悄无声息的进入灵云峰他带走。

然而前世那个冒牌的林初云,却区区一个金丹期弟子从灵云峰掳走,交到了魔界的手中。

原本封奚行并未在此事上多想,只以为是那个冒牌货处事太不得人,才导致了众叛亲离。然而如今魔界的事一点点暴『露』出来,封奚行却不得不怀疑,点星宗内……很可能魔界的卧底。

“会是谁呢……”封奚行目光微沉,看向不远处主峰的位置。

——

顾景山回去之后,先派人引魔石的事告了各个门派,之后便开始调查封奚行所说之事。而就在顾景山着手调查着宗内卧底的时候,整个修真界越的不平静。

修真界的许多方都出现了魔物,天间的灵气莫名的变得污浊,许多凡人在沾染上这些污浊之气后,开始变得暴躁易怒。

——甚至连点星宗附近,都出现了魔物肆虐的情况。

点星宗的弟子接连派出清除魔物,然而随着出现魔物的方逐渐增多,点星宗内的人手越不足。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魔气?”林初云看着远处匆忙外出的弟子,眉头微微皱起。

出现魔气的点几乎遍布了整个修真界,就好像……这些魔气原本便藏在修真界内,现如今只是一起爆出来了一般。

“师尊可,魔界究竟在哪?”封奚行浅笑着问道。

林初云眨眨眼,他一直以为魔界跟妖界和鬼界一样,与修真界是相连的,只是结界隔开了,然而小徒弟这么问他的话,难不成魔界并非如此?

“我记得……白叔叔说过,极北冰原附近便是魔界的边界线?”林初云迟疑道。

当初他们要去极北冰原救爹娘的时候,白南衣曾说起过这么一句,当时他还在想,小徒弟入魔之后要逃那么远,才能进入魔界。

“师尊这么说,倒不能说是不对。”封奚行温柔的伸手『摸』了『摸』林初云梢,“不过准确的来说,另一面的极北冰原才是魔界的边界。”

“另一面……?”林初云不解的看向他。

“师尊可以理解为……修真界的倒影。”封奚行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小池塘,池塘的水面上飘着几朵落花,一旁还雪白的灵鸟在低头梳理着羽『毛』。然而在水池之,落花的颜『色』变得晦暗,灵鸟变得几分古怪。

“修真界就像是这水上的世界,而魔界则是水的倒影,极北冰原……就像是这池壁。”封奚行解释道。

林初云听他这么说,倒是隐约能明白了几分,但若是这么说的话……

“那要是魔界想要入侵修真界,不是很简单?”林初云问道。

封奚行笑着摇了摇头,俯身林初云揽入怀,林初云的指尖轻轻点在水面上的一片花瓣,“魔界与修真界之间的阻隔,并不单单只是一层结界那么简单,想要从修真界前往魔界只需要坠入“水中”,但若是想要从魔界回到修真界……”

一边说着,封奚行一边轻轻林初云的指尖往压,林初云点住的花瓣缓缓压入了水。然而林初云收回指尖后,花瓣却并没重浮起,而是缓缓的向落入了水池深处。

林初云盯着那花瓣,不在想什么,竟是一时出了神。

周围路过的弟子看到人,都是一脸偷笑的表情,还几个对着封奚行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咳。”封奚行自己倒是无所谓,但他怕自师尊回过神后,会想要离出走。趁着林初云还没注意到,封奚行起身那群弟子挡住,低声问道,“师尊,回去吗?”

林初云回过神,刚要点头,却感觉脚的面猛的一震,身子意识跟着一歪。一旁的封奚行飞快抬手扶住自师尊,见林初云站稳,才皱着眉看向不远处的主峰的位置。

“生什么了?”林初云目光茫然的顺着封奚行看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主峰之上尘土飞扬,整个峰顶都尘雾遮盖,竟是完全看不清峰顶的情况。

封奚行缓缓摇了摇头,却是隐约些猜测,怕是卧底之事了结果了。

两人在去主峰的路上,遇到了淡离。

之前因为师尊飞升之事,林初云情绪一直低落,淡离难免些担忧,现在见林初云情绪好了许多,才算是微微松了口气。

“生什么事?”林初云跟淡离见过礼,才开口问道。

淡离微微摇了摇头,他是听到了声音才过来看看,还没见到师兄呢。

主峰上的尘埃此时开始慢慢散去,倒是隐约能看到些许景象。然而几人看了半晌,目光却是都不由些惊愕,只见那主峰的峰顶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剑痕。

那剑痕近百米,几乎横贯整个主峰,一直到主殿之前才停了来。

主峰为点星宗最重要之,其山峰之坚固,连灵石峰都无法比拟,就算是顾景山全力劈,不可能在此山上留这么的剑痕。

“师兄!”淡离的目光落在主殿之前,瞳孔猛的一缩。

只见那剑痕停的附近,一道身影正半跪在上。

林初云一沉,几人飞快落在顾景山身边,只见顾景山低着头半跪在上,双眼紧闭,身前还着低落的血迹,身上的衣衫已经剑气划破。

“师兄?!”几人不清楚顾景山的情况,根本不敢『乱』动他。

淡离一手搭在顾景山的脉象上,确定了顾景山只是灵力枯竭,便直接取出了两个瓷瓶,不管其中的灵『药』多么珍贵,直接就往顾景山的口中塞了三颗。

灵『药』入腹,顾景山低低咳嗽了两声,紧闭的双眼才缓缓睁开。他抬眼看了一眼四周,见是林初云他们四人,脸『色』才微微缓了缓,淡离还要给他塞灵『药』,顾景山摆了摆手拒绝了。

顾景山从上站起身,不刚刚究竟是生了什么,顾景山的脸『色』惨白的吓人,唇边的血迹一衬,更显得整个人气『色』差的可怕。

“师兄,你怎么样?”淡离眉头紧皱,顾景山的脸『色』就像是受了重伤,然而从脉象看却又只是消耗了过多的灵力。

“无事。”顾景山刚说两个字,就又低声咳嗽起来。

几人连忙人扶进了主殿之中,主殿虽然换了主人,但面的摆设却是丝毫没变。顾景山坐在主位上,见几个师弟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眉眼闪过几分欣慰,“师兄无事,只是……让那人跑掉了。”

“那人?什么人?”林初云不解,“师兄说的是谁?”

顾景山看着自六师弟,却是想到在师尊刚刚飞升出关之时,让他调查的那件事。

当时师尊道六师弟夺舍之后,就让他去调查当年六师弟夺舍之前,宗门内究竟谁接近过师弟,然而因为时间太久,加上六师弟已经失去了那些记忆,所以顾景山最后没能调查出结果。

然而这一次……

许是因为那人太过急切,或许是那人以为马上便要成功,竟是留了一些痕迹。是顺着这些痕迹,顾景山才能查到这幕后之人的身份。

“是……师伯。”顾景山低声道。

林初云茫然的看着顾景山,整个人完全没反应过来。师伯……就是说是师尊的师兄……?可问题是,那又是谁?

“流云师伯?”淡离却是记得这人,语气难免几分惊讶,“流云师伯不是已经闭了死关吗?”

淡离记得自己拜自师尊为师的时候,自师尊还不是点星宗的掌门,那时候点星宗的掌门是他们师祖。师祖一共收了六个徒弟,其中师尊排名第五,往就只跟他一起拜入师门的林江月了。

而流云师伯则是师祖的徒弟,是师祖的亲生儿子。

淡离拜师的时候,流云师伯就已经是化神期,那时点星宗的人都夸流云师伯天赋异禀,定会是一任掌门,只是后来不为何,师祖掌门之位传给了师尊……

顾景山微微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他只是名义上在闭关,但其实一直都在以化神形态外出,甚至曾附身于我门弟子身上。”

一旁的封奚行闻言,目光不由微微一动。

“附身弟子……”淡离惊愕的看着顾景山,“为什么?”

顾景山沉默了片刻,却是抬眼看向林初云。

林初云跟他的目光骤然对上,整个人都些蒙,不明白师兄为何不回答三师兄的问题,反而先看了他一眼,“师兄?”

“此事……师兄需要替师尊与你道一声歉。”顾景山深深的叹了口气,微微一抬手,便主殿的门关上了。

主殿内负责照明的灵石一一亮起,显得整个殿空旷安静。

“当年林师弟夺舍一事,其实与流云师伯些许关系。”顾景山开口第一句,就众人镇住了。

唯独封奚行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微微垂眼眸,安抚的『揉』了『揉』自师尊的梢。

“虽然林师弟可能已经不记得了,但当时林师弟曾见过流云师伯。”顾景山道,“当年林师弟到点星宗时刚逢变,失去亲人,经常一个人在后山呆,而那段时间后山的看守弟子中,一人其实便是流云师伯所变。”

这些事查起来并不容易,当初他去查探之时,只是查出了弟子疑,却查不出究竟与谁相关。若非这一次锁定了人选,恐怕根本想不到,堂堂点星宗的老,竟是会化普通弟子,去害自己的师侄。

林初云愣了愣,明明他没这段记忆,然而在顾景山说出这段话的时候,他的脑海竟是意识浮现出了一张面孔。

那张脸看着憨厚老实,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但不为何,这个笑容却令他遍体生寒。

“之后可能便是那个时候,流云师伯……便对林师弟了手。”顾景山叹息道,“只是师伯没想到,林师弟的神魂刚散,便不哪跑来的孤魂野鬼夺了舍。”

“不过虽说夺舍之事是意料之外,但反而林师弟害一事掩盖了。”

因此,他们直到现在才道了当年的事。

“可是……为什么?”林初云很小声的问道,“我与师伯无仇无怨,甚至在那之前并未相见,为什么师伯会这么做?”

“这……”顾景山看了一眼淡离,见他似乎隐约猜到,便没隐藏,“原因。”

“其一,便是因为师尊。”顾景山垂了垂眼眸,“点星宗的掌门之位一向能者居之,当年流云师伯年纪轻轻便已是化神期修士,彼时的师尊不过元婴后期,然而师祖不为何,力排众议,掌门之位传给了师尊。”

“流云师伯因此而闹了一场,虽然最后看起来是和好了,但……”顾景山的话渐渐沉默,最后只剩一声叹息。

“那……其呢?”林初云问道。

顾景山回过神,目光却是落在林初云的眉眼上,林初云的眉眼间和林师叔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若是不仔细看,还会两人错认。

“其……是因为你是师尊救回来的。”顾景山飞快移开了目光,像是在遮掩着什么,“所以流云师伯才会对你手。”

林初云皱了皱眉,他总觉得师兄原本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原因。

然而他还没能继续追问,顾景山便已经看向一旁的淡离,语气凝重,“我已派人调查清楚,导致白凌晗入魔的引魔石便是流云师伯所放置,流云师伯身上已经了入魔迹象,我怀疑他与魔界所勾结,而且时间并不短。”

淡离愣了愣,旋即脸『色』沉了来。

“传掌门令,暂时封闭所试炼洞府,派遣管事逐一排查。”顾景山沉声命令道,“还,召回游历的门弟子,若一个月之内未回者……可能已经不在了。”

淡离脸『色』不太好看,他俯身领命后,便快步离开了主殿。

“你先回去吧。”顾景山看向林初云,对着这位六师弟,他的语气总是强硬不起来,“好好休养身体,想那么多。”

“初云……道了。”林初云只能乖乖点了点头。

封奚行跟着林初云退出主殿,在最后要离开的时候,他却是回头看了顾景山一眼,张口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顾景山瞳孔微微动了动,却是不动声『色』的对封奚行点了点头,等到两人离开,他才微微闭上眼,不免些懊悔。

其实他并未查出全部的真相,便因为动太打草惊蛇,又在见到流云师伯的时候『露』了情绪,才让流云师伯现了端倪。

只是他却是真的没想到,流云师伯竟是因为当初之事,一直憎恨着师尊,甚至……恨不得想要劈碎这座象征着掌门之位的主殿。

点星宗的主峰之上刻着整个点星宗的山门阵,阵便是这座主殿,若是当真让人破坏了主殿,等到魔界攻入修真界,点星宗根本无力抗衡。

幸好……他守住了。

顾景山微微放松一些,体内的剑气却是瞬间翻涌而至,一直压制着的剑伤终于无法克制,他猛烈的咳嗽了几声,掌落了几抹深红。

“哎……”顾景山血迹销毁,却是并不惊讶。

流云师伯的境界远在他之上,若不是流云师伯不为何,神志突然混『乱』,恐怕他接不来那惊天一剑。

只是他虽然接来了,体内却还是残留了剑气,除非更厉害的剑修替他祛除剑气,否则这一身修为,怕是顶不了多久了。

——

走出主殿之后,林初云还在小声嘀咕着,“奇怪……师兄到底想说什么?”

封奚行看着自师尊,却是想到之前方天元曾说过,自师尊真的很像林夫人。林夫人样貌不俗,『性』格温婉坚定,想必……在点星宗是许多人偷偷喜欢的。

只是这些上一辈的隐秘之事,却是不用说来给自师尊多添烦恼了。

流云师伯叛出点星宗一事,淡离以最快的速度通了去,同时所试炼洞府都关闭,部分管事都领命进入其中巡查,若是现异常便要立刻禀告。

另一边,无数点星宗的弟子收到了召回令,正加快脚步回到点星宗。

然而比这些弟子更先一步到的,却是玲珑谷的信。

“玲珑谷?!”林初云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小徒弟,又迟疑了一,才伸手接过了那封信。信上的字迹些凌『乱』,明显可以看出是在焦急的情况出的,“是东方谷主的字迹?”

“没错。”顾景山『揉』了『揉』额头,表情带着几分疲惫,“信上所说,在玲珑谷附近出现了魔界入口,入口附近已经魔气侵占,东方谷主无法消灭这入口,只能用阵法强行压制。”

林初云一边听着,一边已经飞快的信看完。

信上的内容跟顾景山所说相差不多,只是对那魔界的入口多了些许描述,还他们之前在外城现的魔界之人的痕迹。

当初林初云跟封奚行为了救穆摮和林江月,便是去的玲珑谷求助,那时他们便在玲珑谷的外城现了魔族的痕迹,只是没想到……就算如此,魔界居然还是选择玲珑谷为最先攻克的方。

“现在宗内的情况你们道,虽然已经在召回弟子,但人手还是不够,更何况……”顾景山的目光落在那封信上,“东方谷主虽目不能视,但却是化神期的修士,然而连他都无法处理,恐怕派普通弟子前去没什么用。”

现在点星宗内,几乎每个弟子都分派了任务,各个峰主都每忙的不可开交。

淡离每除了要管理『药』田之事,还要帮助顾景山处理宗内事务,巡查洞府之事是他在负责。烛炎听说才处理了一处魔气,就已经领了的任务,带着炽炎出了门。

江烽墨依旧每呆在炼器室,只不过炼造的灵器全都是普通弟子可用的,部分都是保护型的灵器。

小师弟人还没回来。

至于凤五——在方天元飞升之后的第七,凤五便一声不吭的离开了点星宗,听说人曾在妖界的入口见到他,只是没人道真假。

还那位他从未见过面的师姐……

“青黛才是最忙的。”顾景山无奈道,水系灵力和木系灵力对魔气的压制效果最好,部分魔气侵蚀的弟子,都是由青黛和灵水峰的弟子负责救治。

这么算来,就只林初云时间前去了。

“我道了。”林初云信收好,对着自师兄点了点头,“初云这就回去准备,即刻出。”

顾景山点了点头,倒是并不太担,毕竟……他目光看向站在林初云身后的男子,微微眯了眯眼。

虽然自师尊在留的信件,告诉他此人可以相信,但顾景山却始终对封奚行留一丝怀疑。不过虽然他怀疑封奚行的目的,但却相信这人一定会保护自六师弟的安全。

“快去快回,若异常便给师兄传音,等师兄前去做决定。”顾景山叮嘱道。

林初云乖乖点了点头,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师兄自己才是要好好休息。”

不是不是林初云的错觉,自师兄的脸『色』比起前几更苍白了,让他总感觉师兄像是在硬撑着一般。

顾景山对着林初云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林初云的头,虽然没能『摸』到『毛』绒绒的『毛』团子,但算是触感不错,“放,师兄无事。”

等到顾景山离开,林初云才无奈的皱了皱眉,转头又带着自小徒弟,跑去了灵『药』峰。

灵『药』峰如今是整个点星宗最忙的山峰,林初云一落,就看见一群弟子匆匆离开。他不由微微一沉,在峰顶七拐八拐才找到了在炼『药』房的淡离。

“六师弟?怎么了?”淡离手中的丹『药』放,快走两步,习惯『性』的抬手就搭在林初云的脉象上,确定他的脉象并没异常,才松开了手。

林初云无奈的看着淡离,开口道,“不是我,是师兄。”

“师兄?”淡离一愣,这几他一直忙着在炼『药』室准备丹『药』,已经几没去主峰见师兄了,“师兄怎么了?”

林初云他这么一问,却是不由一顿。其实他不确定顾景山怎么了,但他就是莫名的感觉顾景山不太对劲,可能是因为师兄的脸『色』太难看,可能是……一种奇怪的预感。

“反正……三师兄你时间的话,就去看看师兄。”林初云道。

淡离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见状,林初云才算是稍微放来。

这已经是两人第次前去玲珑谷了,等到封奚行两人的东西准备好,林初云便化成了小黑猫,一出山门便直接趴在小徒弟怀。

封奚行失笑的『摸』了『摸』自小师尊,乖乖的召出万仞雪,一手好好的护着身前的小『毛』团,飞快的御剑飞到了星城外。

然而刚一在星城外落,封奚行就忍不住皱了皱眉。

只见星城的入城口处着许多人在排着队,部分都是没什么修为的凡人,数几个是修真者,这些人身上都着伤,像是野兽撕咬了一般。

小黑猫从封奚行怀探出头,看到眼前的一幕,勾着衣襟的猫爪不由缩了缩,“这些……都是逃难的人吗?”

封奚行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声音轻柔,“应该是吧。”

虽然各个门派都派了弟子前去解决魔气,但终究人手限,很多方的人根本等不到修真者来救,就那些沾染了魔气,变得残暴不已的野兽夺去了生命。

这些人应当是为了寻求点星宗的庇护,才一路逃到了这,只是星城虽然是座城,却不可能容纳的那么多人。

封奚行思绪飞快转过,却是护着小黑猫很快进了城。城中的情况比城外还要严重,几乎整条街道上都或坐或靠着人,部分的人都衣衫褴褛。

小黑猫趴在自徒弟的怀,碧绿的猫瞳一眨不眨的看着,整个星城都映入了眼中。一直到两人快到了传送阵前,小黑猫才微微甩了尾巴,抬头看向封奚行,“小徒弟,要怎么才能把魔界赶回去?”

封奚行的脚步一顿,旋即继续往前走,手上安抚的『摸』了『摸』小黑猫的头顶,“魔界与修真界本就是相生相克,魔界不可能完全消灭,就像是阴影永远都会存在。”

小黑猫明显不喜欢这个回答,张口就是轻咬在了封奚行的指尖。只不过那两颗尖利的猫牙在封奚行的指腹上磨了半天,却是连个皮都没能磨破。

“不过……阴影只要永远呆在阴影该在的方就好。”封奚行声音温柔,但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冷厉,“若是敢闯入不该闯的方……就让他们来无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