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孽徒,别揪为师的毛![穿书] > 第126章 第126章为师会心疼的

我的书架

第126章 第126章为师会心疼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城内涌入了多的人, 星城的城主派了城主军维持城内的秩序,城中的传送阵也被守卫了起来,想要开启传送阵必须有城主的指令。

所幸顾景山之前便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提前经告知了星城的城主, 等到封奚行到达传送阵的时候, 经有人等在传送阵旁了。

这还两个人第次见到星城的城主, 出乎两人意料的, 星城的城主居然个小姑娘。

小黑猫从封奚行怀里探出头, 往下趴了趴, 才能正好看到小姑娘的眼睛。小姑娘年纪不大, 长得非常可爱, 漂亮的黑『色』眼睛, 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就像个漂亮精致的娃娃。

“……城主……大人?”小黑猫迟疑的开口。

小姑娘听到声音下意识抬起头,第眼就看见了小黑猫,原本就很漂亮的眼睛瞬间又亮了几分。

然而她还没能伸手,就被道近乎冰冷的目光钉在了原地,再抬头, 就看见了个冷冰冰的男人正微微眯着眼,冷冷的盯着她那只抬到半的手。

就像在警告她,不准触碰自己的所有物般。

“小气鬼……”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嘀咕了声, 却还乖乖的——迅速的偷偷『摸』了下小黑猫的耳尖, 然速度飞快的躲到了的守城军队长的。

守城军队长像经习惯了自家城主这种孩子气的举,非常熟练的侧了侧, 就将小姑娘整个人挡在了。

只剩下脸『色』越来越黑的封奚行,冷冷的跟守城军队长视着。

小黑猫默默的抖了抖耳朵尖,小姑娘的作快了, 他其实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反倒自家小徒弟的气压越来越低,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冷。

“好了好了。”小黑猫无奈的抬起头,轻声的哄着自家小徒弟,还主站起,在封奚行的脖颈上蹭了蹭,软糯糯的猫耳都蹭趴下了,“别气了。”

封奚行低下头,就被『毛』绒绒的触感拂过了鼻尖。他盯着小黑猫碧绿的猫瞳,不到息眉眼就经缓了下来。

小姑娘躲在旁看着,眼里满羡慕,她还想再去『摸』『摸』小黑猫,可惜现在她若再靠近,恐怕会被这个男人直接丢出去。

“你就林仙君?”小姑娘扁扁嘴,虽然有些失落,但还认真负责的确认着份,只不过……她看着封奚行问的这句话。

人猫同时沉默了下,封奚行刚想开口否认,就被猫尾巴扫过了唇角,原本要说的话瞬间顿。他微微低下头,跟怀里的小黑猫视了半晌,才点了点头。

小黑猫默默的把自己往封奚行的怀里缩了缩,他可堂堂仙君,怎么能让人发现他其实只小黑猫,仙君也要面子的好么!

星城城主狐疑的看了看封奚行,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小黑猫,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开口,“我星城的城主,纳兰。”

封奚行没有说话,只着她点了点头。

纳兰撇了撇嘴,不过她作星城的城主,倒也知道修真者大多脾气古怪,于封奚行不愿理人的态度并不介意。确定了眼前两人的份,纳兰便往退了两步,将的传送阵让了出来。

“奉点星宗掌门之命,传送阵会将你们人传送至玲珑谷。”纳兰说道,“只……”

她挑了下眉,看了眼封奚行和他怀里的小黑猫,才继续道。

“因魔气影响了天地间的灵力,所以传送阵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的情况,若运气好也许只送到别的的地方,但若运气不好,很有可能就会留在时空『乱』流之中。”

封奚行微微皱了皱眉,就算经飞升的修真者,也无法从时空『乱』流中逃离。

“不过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很低,所以林仙君也不需要担。”小姑娘耸了耸肩,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眯眯道,“时间紧迫,还请林仙君尽快上路。”

总感觉这家伙有些……幸灾乐祸。

封奚行淡淡的看了纳兰眼,起站在了传送阵之中,纳兰着的人点了点头,传送阵四周开始闪起光,很快光就将纳兰和四周的护卫队淹没。

小黑猫从封奚行的怀里探出头,向四周看了看。

每次使用传送阵,林初云都会有些许的不适,然而这次他的反应却比之前要强,就好像四周有什么看不见的事物,在悄悄的盯着他。

“怎么了,师尊?”封奚行低头看向小黑猫。

小黑猫缓缓的摇了摇头,大大的猫瞳带着几分迟疑的看了眼四周,最还乖乖的趴回了封奚行的怀里。

可能他的错觉吧。

而在光芒之外,在小黑猫没有看见的地方,不知从何出现的魔气,点点的侵蚀着传送阵的光,原本稳定的传送阵突然震了下。

小黑猫猫瞳瞬间睁大,整只猫飞快的窜到了封奚行的肩膀上,目光警惕的盯着四周。然而除了传送阵的光,他什么都没有能看见。

“怎么回事?”

封奚行轻轻『摸』了『摸』小黑猫的耳尖,目光透过传送阵的白光,落在那些魔气上。

黑『色』的魔气点点的侵蚀着传送阵的光,引起了传送阵越来越强烈的震,很快白光就开始慢慢消散。

封奚行不由眉头紧锁,周围的光芒相当于传送阵的灵力,若他强行干扰,很有可能白光会瞬间崩溃,但若再任由魔气继续侵蚀,传送阵也根本撑不了多久。

“师尊。”封奚行低头看向怀中的小黑猫,轻轻顺了顺尾巴尖,看着尾巴尖圈在自己手腕上,才轻声开口,“信任我吗?”

小黑猫茫然的看向他,总感觉自家徒弟有些怪怪的,但还认真点了点头,“自然。”

封奚行弯了弯眉眼,突然抬起手将小黑猫捧到眼前,低头轻轻在小黑猫耳尖上落下吻。

酥麻的触感从耳尖飞快蔓延,小黑猫紧张的下意识勾紧了爪尖,尾巴也忍不住甩了甩,耳朵早趴在了两侧,“做、做什么!”

封奚行没有说话,将小黑猫好好护在怀里,便抬起手。冰系灵力飞快的在他体四周围成了曾护盾,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封奚行才控制着灵力,毫不犹豫的打破了四周的光罩。

传送阵的光瞬间破灭,侵蚀在光罩上的魔气瞬间呼啸而至,却被封奚行的灵力击退,但四周的时空『乱』流却以猛烈的速度撞击着冰罩。

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封奚行眉眼冷凝,又次打散魔气之,便召出了万仞雪。无尽冰气自剑刃上腾起,封奚行将全的灵力尽数注入剑刃之中,剑刃因承受了过的灵力,开始不断的轻『吟』。

“破。”封奚行低喝声,剑刃狠狠的刺在了虚空中的点。

剧烈的抖让小黑猫炸了『毛』,然而自家小徒弟抱着他的手却始终很坚定。被埋在怀里的小黑猫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四周不断掠过什么让他『毛』骨悚然的气息,幸好很快这些气息就消失了。

等到周围的震彻底平复,封奚行的力气才微微松了下来。

小黑猫抬起头,入眼便在家小徒弟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另边的万仞雪『插』在地上,剑光黯淡,像受了重创般。

小黑猫飞快的从封奚行怀里跳出,落地便人形,将踉踉跄跄的小徒弟扶到怀里,语气焦急的问道,“你怎么样?”

封奚行微微摇了摇头,刚要开口,就感觉到胸口阵翻涌,猛的低头咳嗽了两声,在唇边落下抹血迹。

林初云底沉,顾不上再多问,作轻柔的搀扶着封奚行在旁石头上坐下,又飞快探查了圈封奚行的经脉。

所幸小徒弟并未受什么伤,只灵力消耗过大,才导致现在灵力不稳。他飞快从储物袋中取出灵『药』,毫不疼的往封奚行口中塞,直到封奚行脸『色』恢复了些许血『色』才停了下来。

“师尊,”封奚行感觉到口中不断幻灵力的丹『药』,无奈的看着林初云,“这可圣灵丹。”

堂堂天阶灵『药』,生死人肉白骨,却被用来他恢复灵力,也未免小题大做了。

林初云脸『色』沉沉的,看都不看他,声不吭的将封奚行唇边的血迹擦掉,就自顾自的站起。

封奚行里不由慌,伸手握住林初云的手腕,声音带着几分茫然,“师尊……?”

林初云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在看见封奚行咳血的时候,他里满惊慌和自责,甚至还带着自己的几分厌弃。

要他再强点,不小徒弟就不会了保护他受伤,或者至少他可以在出现危险的时候,站在小徒弟的边,而不被他护在怀里。

“师尊,弟子惹您生气了吗?”封奚行轻声问道。

林初云抿了抿唇,弯腰在封奚行边坐了下来,抬手轻轻摩挲着封奚行的眉间。还记得初见的时候,封奚行还个六七岁的少年,眉眼间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如今的小徒弟却经彻底长大了。

“……哎。”林初云幽幽的叹了口气,还没等封奚行里发慌,就抬手将人牢牢的抱在怀里。

封奚行呆愣了两秒,才缓缓放松下来,乖乖的趴在自家师尊的怀里,甚至还主伸手将林初云圈住。

“师……”

林初云开口,打断了封奚行的话。他的声音很软很轻,还带着两分疼,“下次不准再受伤了。”

“师会疼的。”
sitemap